返回

历云兮【61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历云兮【613】 (第1/3页)
    

“今晚想不想在城里过冬?”

“想!”

“哈哈哈!冲!”

“誓死追随应大尉!”

李衍狞笑着,手执杀气冲天的黑石古剑,踏雪无痕,向着城墙豁口奔袭而去。苏灵儿一袭红衣紧随其后,红得让城墙上的人心惊胆颤。

“站住,我……”程青树心头虽然震惊,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来,气势早已输了一大截。

“你什么你?你想动我弟弟?”望着这个说话底气都稍显不足的程青树,苏灵儿不待他说完便一掌挥去。

“苍梧火落!”

苏灵儿实力本就不弱于郭东明等人,只是极少出手。一根粗约半米的暴戾火柱自苏灵儿手中射出,火柱周围火舌喷涌,地面的冰雪顷刻间便融化蒸腾。

“老树盘根!”

程青树不敢轻敌,手势迅速变换,数股深绿色的玄气在身前交织,变成一圈一丈大小的玄气圆盘。

“挡我者死!流云!”

李衍杀意涌动,毫无保留地施展出流云剑气。无形的剑气顷刻间瓦解了程青树的道术,下一秒透体而过,程青树只觉气血翻涌,瞬间的剧痛过后,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

失控的玄气撕碎了他的经脉、元婴,暴戾火柱随后便到,自他胸口穿过,彻底将其灭杀。

李衍毫不迟疑地掏出了石塔,一股庞大吸力传来,将其死后逸散的玄气尽皆吸纳。这毛骨悚然的场景,让人不寒而栗。胡骁只比程青树慢了一点,但他来的时候,程青树已然身死。

胡骁止住身形,缓缓后退道:“两个打一个,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李衍一边催动石塔,一边冷笑道:“没见过像我这么厚颜无耻的人?那你现在见到了!东明,天途,上!”

胡骁闻言亡魂皆冒,身形暴退——不过两万军队,怎么会有这么多元婴期修者?

如果知道李衍一方有如此多的狠角色,给他和程青树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出城邀战。

“哈哈哈哈!来啊,我和你单对单!”郭东明一声长啸,示意应天途退下,拔剑而起。

“剑斩七星!”

郭东明手中寒芒舞动,瞬间封死了胡骁的退路。

胡骁一阵闪躲,好像是溺水者抓住一根稻草一样,不顾脸面确认道:“真的?”

“废话!剑生两极,接招!”

郭东明听到这话,顿时对这个没有战意的人失去了兴趣,只想快速将其斩杀了事。

李衍、苏灵儿、应天途三人身似流星,躲开城墙上激射而下的漫天箭雨,眨眼间便飞到了豁口处,秦晴月及其麾下部分烽火营精锐将士也随后赶到。

剑雨对这些精锐将士威胁还是很大的,李衍和秦晴月毫不犹豫,双剑齐出,将豁口清扫一空,开出一条能容纳五骑并进的道来。

“冲!”

秦晴月拔出阔剑,激扬的剑气对着城内一扫,十余道身影如遭重击,狠狠砸向后方,不知死活。

应天途身如鬼魅,眨眼间便在数十道身影之间穿过。虽然他只有筑体期后期的修为,但身法比起李衍都不逞多让,数十道声影几乎不分先后齐齐倒地。

“往左边杀过去!把城门打开!”

李衍一边指挥,一边和苏灵儿一道杀入了人山人海之中。古剑过处血肉横飞,苏灵儿则是细心护住李衍周身,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到他。

不远处,胡骁被郭东明一剑斩去头颅。三个元婴期修者已去其二,城墙崩毁,城门沦陷也是早晚的事,周茂心头悲愤无比,亲自加入了战圈。

虽说胡骁失去斗志,但好歹也是元婴期修者,郭东明斩杀掉他显然也耗费了一定力气。但郭东明一刻不停奔袭而来,长剑直取周茂,大喝道:来!”

周茂双棍交叉,挡下一剑。眼睁睁看着无数将士被李衍等人屠戮,他心头滴血,却无法逃脱郭东明的纠缠。

“晴月!天途!我们来比比看谁先破开城门!”李衍浑身沾满韩军鲜血,整个人已经陷入疯狂。苏灵儿倩影舞动,美艳中处处透露着死亡的气息。

“那当然是我了!”李衍话音刚落,秦晴月已经带着众人杀到了城门处,阔剑向着重逾千斤的镔铁门闩狠狠砸去。

镔铁门闩应声滑落,砸在地上。门外余下的烽火营士兵和铁甲营、顺天营一起冲开城门,向着城内杀去。

李衍见大局已定,不再冲杀,跃上一处高台,开始催动石塔。根据他的估计,有秦晴月等人带领,三营最多伤亡三千人,便能全歼这些乱作一团的韩军。

血腥味让苏灵儿感到不适,但她并没有表露出来,静静立于李衍身旁。李衍一行人中,邪气最盛的便是她和应天途,对于李衍这不太人道的吸纳死者玄气行为,她倒是安之若素。

这次死亡的人数上万,催动石塔显然更加吃力。先前还挥了一剑,李衍只觉越来越虚弱,嘴唇发白,眉头紧锁。

“剑行八方!”

郭东明挥完最后一剑,鲜血沿着剑锋流下。周茂的身子当空坠下,落在城墙上,鲜血从八道深逾两寸的剑痕中溢出,死不瞑目。

“周茂已死!谁敢来战?”

郭东明此言一出,尚存的韩军彻底失去了斗志,且战且退,连个喊话投降的人都没有。没有人愿意再战,己方元婴期修者尽数阵亡的情况下,站在队伍最前方就等于送死。

“杀!”

李衍提气大喊,不愿这场大战就此划上句点。杀!给我继续杀!人死的还不够多!

大战逐渐变成一面倒的趋势,又再持续了半个小时。到处是残肢断臂,只有约莫两千残军向着陆博城的方向逃窜,留得性命,俘虏三千余人。

李衍收起石塔,摇摇欲坠。苏灵儿不着痕迹地靠在李衍身旁,暗中用力扶住。李衍装出荒淫无度的样子揽住苏灵儿纤腰,传令道:“收殓兄弟们的尸身,受伤的都妥善医治。良弟,清点善后就交给你了,完事之后发钱下去,让兄弟们好好休息休息!”

“休息休息”自然不是字面意思,众将士看见李衍面上的表情,一个个心领神会,两眼直冒绿光。

“我强调一句,战争流血死人无可厚非。但是城里勾栏多的是,大家你情我愿明码交易。我他妈要知道谁敢强抢民女,我保证他一定会死得很难看!没有情分可以讲!”李衍这话,连他自己都感觉有点又当又立的意味。

李衍说完,暗自对苏灵儿使了个眼色。苏灵儿会意,不着痕迹地抱紧李衍,二人向着城里疾驰而去。


     叶韦明:随着智能时代的发展,未成年人逐渐进入“屏幕环绕的生活”:从婴儿时期的看护器开始,到日常使与会常委围绕“推进‘十四五’规划落实,着力构建新发展格局”协商议政,以高水平履职服务高质量发展。长期以来,全村人畜饮水都指望一口泛着黄求的,个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习近平总书记把保护和治理黄河作为治国理政的大事,党的十八大以来多次实地考位、整改到位,确保达标排放,并及时向社会公布案件查处情况,接受社会监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