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再度谋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再度谋夺 (第1/3页)
    

辖底悠闲地在新搬迁的自家营地里踱来踱去,看着年轻人们手忙脚乱地搭建毡房。

这新营地,完全由剌葛按照军营制式设计,中营大帐、外围防护、训练场,安排的井井有序,一丝不苟。

辖底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全程参与。

滑哥一反往常的堕怠,全力支持,不但积极鼓动少年们前来集训,还最先将弟弟绾思带到了营地。

剌葛的弟弟寅底石、安端、苏,妹妹余卢睹姑,最先来到了营地。

过去参与过挞马军集训,由于年龄小,没能出征的少年,听说又要练兵,全都带着刀枪弓箭,来到营地集结。

营地里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年轻人聚集的地方,总是笑声不断。

辖底心里清楚,这些青少年名义上是在练兵,实则是自己的卫队,他可以命令他们做一切事情。

辖底觉得,身逢乱世,现在,他要比钦德和释鲁幸运。

钦德和释鲁都在战争的最前沿,不但吃不好睡不好,并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而他在大后方,掌握着契丹的国政,又有儿子相伴,兵士护卫,悠哉乐哉。

人生有此生活,足矣。

对于如何施政,辖底心中早有主意,只待营地建成以后,逐步实施。

悠哉间,辖底已步至营地外围,突被马蹄声惊醒。

辖底举目观望,两匹快马已来到近前,骑者竟然是两名浑身戎装的女子。

辖底正待问询来意,其中一名女子已大声发问道:“迭剌是否在这里?”

辖底心中立时犯堵:这两名女子好生狂妄,好生无礼,好生不懂事理,目无长辈,目无尊者。

辖底正要大声呵斥,那两名女子见他不回答,已经越他而过,向正在搭建毡房的人群跑去。

辖底非常恼怒,快步尾追了过去。

两名女子来到众人面前,飞身下马,一名女子大声喝问道:“迭剌,我们在你家营地外等了你两天,你却躲在这里。我问你,你为何还不动身回军营去?”

女子这一喊喝,立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全都停下手里的活,围拢了过来。

滑哥在独自游荡时,曾遇到过这两名女子,也在打嘴仗时败过阵。

现在看到竟然是这两个女子,哈哈大笑,说道:“原来是你们这两匹小野马呀,怎么疯到这里来了?”

两名女子将围上来的人看了一巡,其中一人高声道:“今天真是奇了怪了,不敢上战场的懦夫,怎么全都聚到了这里?”

滑哥、台哂、奴瓜相互传递眼神,顿时脸红。

巧言善辩的奴瓜想与女子争辩几句,又深知这两名口无遮拦的疯女人的脾气,不定会说出什么更让他们难堪的话来,只好作罢。

其实,迭剌早已看到了飞马而来的神速姑和涅里衮,猜想她们一定在自己营地附近转悠了两天,又到营地打问,才寻到了这里。

迭剌心中美滋滋的,呵呵一乐,道:“你们俩不是要自己去军营嘛,还等我干嘛?”

神速姑辩道:“路上有个伴,总比我们俩瞎走乱撞好吧。你不赶快回军营,怎么来这里帮人家搭起毡房来了?”

涅里衮向四下张望了一周,问道:“你们为何要在这里搭建这么多毡房?”

迭剌大笑,道:“我已经来军营了呀,这里便是军营。”

涅里衮仍然不解,问道:“你们要在这里建军营?为何要在这里建军营?”

迭剌得意地晃了一下脑袋,问:“听说过挞马军吗?”

神速姑头一仰,道:“当然听说过,挞马军已经随阿保机出征了。”

迭剌道:“过去的挞马军已经随我大哥出征了,并正式改名为鹰军。我们要在这里组建新的挞马军,练兵强军,待练成后,再开赴战场,奋勇立功。”

涅里衮一怔,立即拍手道:“那太好了,我们在挞马军练兵,不是一样在军营里嘛。我们不去找军营啦,就和你们在这里一起练兵。”

这时,辖底也气喘吁吁地来到众人面前,听涅里衮说要留下来练兵,立即呵斥道:“你们捣什么乱。”

神速姑反驳道:“你这老头一把年纪啦,怎么也在挞马军营地里瞎转悠?我们年富力强,为啥就不能和挞马军一起练兵?”

剌葛急忙制止道:“你们不得对叔叔无礼。”

神速姑毫不示弱,抢言道:“他是你叔叔,又不是我们的叔叔,我们为何要敬他?”

迭剌急忙给辖剌己使眼色,小声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契丹三杰之一的辖底。”

神速姑和涅里衮不由得一怔。

辖底的名号,她们当然听说过,与可汗、释鲁是拜把子兄弟。

神速姑上下端详着辖底,说道:“大名鼎鼎的辖底,原来就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呀。”

神速姑的话虽然声音不高,却清晰地送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不知自己是谁的时候,不敬也还罢了,现在已知自己身份,这两个疯女子仍然出言不逊,辖底更加生气,怒道:“不知天高地否的小娃娃,赶快回家牧羊去,这里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涅里衮抢言道:“看来你这糟老头子什么都知道呀,那你告诉我,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辖底正待怒斥,只听辖剌己道:“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听说,你身为大迭烈府夷离堇,在赶赴战场的路上,丢下挞马军的娃娃们,带着儿子逃命去了,可有此事?”

这是辖底的短处,最怕人提及此事。

如今,自己的丑事,竟然被两个女娃娃当面说出,可见,契丹人已经人人都知道此事啦。

辖底顿时面红耳赤,羞愧难当,想发作又找不到理由,气的胡子乱颤,尴尬至极。

迭里特和朔刮并不认识神速姑和涅里衮,此事看到父亲无端受辱,顿时大怒,举着拳头向神速姑和涅里衮冲去。

神速姑和涅里衮也不含糊,利落地拔刀在手,做出了进攻的姿势。

迭里特和朔刮都没带兵刃,心充顾及,哪敢大意,立即向后退了两步,收胸弯腰,举拳防护。

众人大惊。


     “你的难处我能理解,有怨气也情有可原体验,展览还原了很多真实的历史场景。作为川藏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6月25日大,要形成合力构建强大的网络诚信防护网络。文章强调,现在,是国际社会共同努力、采上下同欲者胜,风雨共舟者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