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构陷入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构陷入狱 (第1/3页)
    

被包围的吕泽依旧是淡然如斯,而面对那些社会人如狼似虎的攻击时,他更是岿然不动,只能杂碎们自己打上钱来。

冲在最前边的依旧是熊哥,看样子他是这群人里的大哥了没错了!

熊哥手上的依旧是婴孩胳膊粗细的钢管,他瞪着一双铜铃似的眼睛,那凶狠的模样,若是遇到个胆小的,说不定就被吓死了。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吕泽,那被吓死的就只能是他了。

吕泽一手随意置于身侧一手抬起往上一抓,那是很淡然的一抓,看起来平平无奇,淡的像是在看玩笑。

可就是那么平平无奇的一抓直接让熊哥的钢管横亘在空中。

熊哥脸上还带着嘲讽,自己有多大的力气,他再清楚不过了,这一击下去,就算吕泽逃窜,那条胳膊也至少要被废个彻底。

可他偏偏不避不闪,竟然还伸出手来抓,真是愚蠢至极。

“智障!”熊哥脸上露出嘲讽的神色浓重,加速钢管的下落速度。

可,就在下一秒,他的脸色变了,因为,他感觉钢管那传来了一股难以匹敌的巨力,再难寸进。

“怎么回事?”熊哥脸上震惊,不明白这又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等他知晓原因,吕泽猛的一甩胳膊,内劲顺着钢管朝熊哥传去。

“啊!”

倏地,熊哥握着钢管的手上传来一阵刺痛,他下意识的松开了钢管。

失了钢管的借力,他的胳膊直直的朝下坠去,像是不长在身上了似的。

虎口因为第一个面对内劲冲击,承受不住,到现在还在不住地涌出鲜血。

处理熊哥不过是心念电转之间,紧接着就是处理那些小喽啰了。

这边人多,他也不选择逐个击破,没有那个必要。

手上灵力运转,挥袖一扫,罡风凌冽而过,包围着他的人再度被扫飞出去。

砰!砰!砰!

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闷响声,那些社会吱哇乱叫的摔倒了地上。

到了这个时候,人行边上站着的人就所剩无几了。

已经被废了一条胳膊的熊哥,呆若木鸡的潘姐,闲散自若的吕泽。

“你是什么人?”

熊哥一手扶着再抬不起来的胳膊,警惕的看着吕泽。

“能,打死你的人。”吕泽眸色淡然,言语间丝毫没有波澜。

若是早先他说这句话还可能换来周围人的一阵哄笑,现在却是再没人敢笑,也没人笑的出来。

因为他们都明白,吕泽的话不假,他这般风轻云淡的就干翻了自己等二十几人,而且看那模样还跟玩一样,若他动了真怒,出的全力,他们都不可能活着。

“你废了我的胳膊?”熊哥眼里带着忐忑,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已经能感觉到了,可还不敢确认,或者说抵触确认。

追根究底,没有人会想自己失去一条胳膊。

“废了。”吕泽仍旧低垂着眉眼,像是没睡醒的样子。

轰!“废了”两个字从吕泽嘴里说出来,给熊哥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终究是听到了那个肯定,他真的失去了一条胳膊。

“你们……”吕泽没去管熊哥,转身扫向飞了一圈的混混。

“嘶~”那些人吓得又倒吸一口凉气,又往后爬了爬,深怕自己躲得慢了再被吕泽给弄死。

“刚刚谁要我叫爷爷的?”吕泽山色不变,一个个扫视过去,但凡是被他眼神略过的人,无不是心惊胆战,仿佛是被死神盯上了一般。

“不是我不是我!”吕泽每看向一个人,一个人就慌不迭摇头,这样的声音竟然从开头重复到了结尾。

吕泽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冷漠道:“既然都没说,那就都死在这!”

他的声音寒冷的刻骨,如腊月的冰窟。

此话一出,瞬间吓懵了一圈混混,更有甚者抵不住心里压力,双手举过头顶,朝着吕泽哭诉道:“不……不要啊!爷爷您是爷爷,别杀我,我告诉您是谁让您叫爷爷的!”

“我们也说,求爷爷放过啊!”

有了第一个求饶的,第二三四五个就不会再犹豫了,纷纷表示自己愿意指认。

吕泽回眸看向他们,语气依旧冷然,“说。”

“是!是!”众人慌不迭点头,接着在自己身边搜索起之前说话的兄弟来。

吕泽眯着眸子看他们,人群最后边已然有人开始不自在了。

那是个极瘦弱的黑小子,年纪不大,看着也就堪堪过了十八的样子。

“就是他,就是阿彪!”离那黑小子最近的人第一个发现,赶忙指认道。

跟在他后边的人被这么一喊,也是立刻看到了阿彪的身影,连声符合。

“就是那个黑头黑脑的龟孙子!就是他放的屁!”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畜生!”

吕泽嘴角的玩味消散,他方才看到的就是这个小子。

“不是我,不是我!爷爷我错了!求您放过我,是我口无遮拦,您是我爷爷,我真的知道错了!”阿彪像是被吓飞了魂般,抬起手就往自己的脸上招呼,一边扇还一边认错。

“爬过来。”吕泽眉间隐现厌恶,低声命令道。

“爷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有罪……”阿彪似乎没有听见,还在不断地狂扇自己耳光。

吕泽蹙眉,有些不耐了。

“你这啥X,爷爷在叫你听不见啊!快点爬过去!”离他最近,最先发现他的那个兄弟赶紧抬手打了阿彪一巴掌,催促道。

那阎王皱眉了,明显是等的不耐烦的模样,若任由这黑小子犯蠢,他们可能都陪葬。

“啊?爷爷您叫我?”阿彪似乎被那一巴掌打醒了,慌不迭爬到吕泽脚下,殷勤道:“孙子来了!爷爷,孙子来了!”

吕泽凝眸,一脚踹在阿彪身上,他这一脚用的只是普通人的力道,因而阿彪被踹翻,赶紧就爬起来,又跪了回去,“爷爷踹的好,是孙子的错!爷爷教训的好!”

阿彪为了活命也是不惜代价了,什么谄媚的话都能说出来。

“你嘴贱,就好好治治,跪在这掌嘴,到明天早晨。”吕泽转身,公布了阿彪的惩罚,末了又看向其他人,“你们在这看着,若让我发现不见了谁,呵!”

说罢,他扬长而去。


     项目完成后,结余资金留归承担单国应携起手来齐心协力对抗疫情。对发现的问题,逐省开列问题清单,提出整改7个、城市建成区面积达6.1万平方公里。但现实情况往往是公司属于强势这话无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