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科学家都是疯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科学家都是疯子 (第1/3页)
    

让苏轶想起的这个人,也十分擅长画符,本事了得。只是自从元化星几年前醒后,这个人便一直云游在外不知所踪。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元化星的父亲元友。

苏轶心中顿时有些感怀,当初元叔为了救他,被囚乙和秦士甲要挟身陷生死,那份恩情,真的无以回报。

这些年,虽说元叔出外云游,但苏轶觉得,那也是在外找寻关于他们这类异人的线索。

此时,他不由想起了那个叫申行的男人刚才说的话。

“组长,申行他能看出顾雨和我不是普通人,他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他似乎对咱们是什么都了解。”

冷戎做完最后一个动作,站了起来,他边把小瓶收好,边问道:“哦?他说什么了?”

苏轶将那些话大概重复了下。

冷戎听后,默默地将幽窅之物放到了图案的中间位置。

“那这个人必须得抓住!”

冷戎和苏轶都退到了图案的后方。

苏轶看着还在昏迷的顾雨,有些自责。

“其实今天是我失误了,我没想到鱼塘主真的有问题,害的顾雨出了意外。”

冷戎看着前方,面色平静。

“你们已经很不错了。

像你在没成为阴舛人之前,还是有一些社会经验和经历的,而顾雨,就和一张白纸一样,丢在这样的特殊环境里,不给添乱就不错了。

你看元化星这样厉害的阳爻人,不也是跟你一样,经历了那些难以承受的痛苦,才成长起来的吗。

代价总是成长的催化剂,特别是我们这类特殊的异人。”

冷戎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变成阴舛人才几年,还没到五年的交病期吧,以后你要面对的,远比现在残酷的多。

所以这点小灾小难的,对于咱们这类人,根本不算什么。”

苏轶的眼睛微微颤动了一下,他看向远方,沉默不语。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天色已暗,远处堤坝上亮起了灯,那点光,对于这一大片的水域来说,还不如天上的月亮星辰。

一切看似稀疏平常并无异样,但不知何时,月亮隐在了云中,远处泛起的一层雾,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慢慢往他们这边的水域推近而来。

薄雾过来的速度不快不慢,但周围已经弥散开来。

冷戎从地上起身,小声说道:“这雾不对劲儿,你就在这里守着顾雨,不要轻举妄动,打起精神,小心一点。”

“好。”

突然,一种声响传入他们的耳中。

“咚咚咚”

“咚咚咚”

这声音就在近前。

冷戎几步走到斜堤的边缘,看着前方的水面,眯起了眼睛。

雾已经将他们包围,但是位于水面和浓雾的交界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水中浮动,忽上忽下,飘摇不定,就像是倒扣着的木瓢在水中沉浮一般。

“咚咚咚”

声音又一次传来,就像是催促着什么,令人焦躁不安。

冷戎依旧看着水面,斜堤前的水不是很深,那些漂浮着的东西能是什么?总不会是哪飘来的垃圾吧。

正在思索间,冷戎警觉的发现,右侧举目可见的雾中,似乎有什么什么来了。

一股浓重的鱼腥味儿扑鼻,冷戎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突然,他听见苏轶在一边惊呼了一声。

冷戎来不及回头去看苏轶那边究竟怎么了,因为这一刻,一只滑腻的胶质触手,带着腥风已经戳到了他的面门前。

他反应极快,歪头侧身向一边躲了开来。

随着侧过身的刹那,冷戎也明白了为何苏轶会惊呼,因为不远处的地上,幽窅之物的盖子不知何时开了,并且从其中流出了黑色的物质。

不容他细看,空气中震动而来的感觉说明,又有什么朝他前胸攻击来了。

冷戎猛的又是一闪,又一次躲开了一击。

然而等他身形摆正,同时攻击他的东西也完全出现在了他的近前。

冷戎不由瞳孔一缩。

那是一个身高两米以上的人形怪物,在弥漫着雾气的夜色之中,显的尤为恐怖。

它的头部只能看见两只血红的眼睛,并没有其它的五官,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头上戴着一个只露眼睛的长帽。

这怪物也没有手臂,取而代之的是四条舞动的粗壮触手,而胯部以下也绝不是人类的双腿,而是一种弯曲且支撑着整副身体的触须状下肢。

冷戎的目光,凌厉的在瞳间凝聚。

这是什么东西,他从来没见过。

然而那怪物接下来并没有再攻击他,而是径直朝幽窅之物走去。

如果石盒没有打开,怪物这一举动,冷戎求之不得,因为地上图案属于困魔符阵,只要进去,就无法出来。

但是现在里面的石盒竟然打开了,还出来那些黑泥怪,而且明显被困在那圈中,所以这无疑提醒了怪物。

果然,怪物走到符阵前,并没有踏入。

冷戎心想这可坏了,这怪物还挺聪明,看出圈套来了。

但是怪物随后用四条触须手臂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而这个动作让冷戎不但冒出了冷汗,也同时惊讶起来。

因为怪物的动作和点入的方向地点,是这个符阵的法门,也就是专门破符阵的方法。

冷戎心说,这是内行啊!怪物也会破阵?

冷戎赶忙朝怪物奔去,如果符阵破了,里面的黑泥怪和外面的怪物一起联合,那就更危险了。

然而他还是晚了一步,只听见“噗嗤”一声,符阵周围散出一层肉眼可见的薄薄烟雾,这说明符阵失效了。

石盒中流淌出的黑色物质,如同大赦般的膨胀,就像失控了的发酵面团,瞬间变的很大,拦在了冷戎面前。

这玩意儿的样貌让冷戎不由想起了跟它差不多的东西,那是蟆呱神殿门前的黑泥怪。

不过它们虽然都是泥状也呈黑色,但眼前这个似乎更加邪恶,外观有些难以言说。

它看上去就像柏油构成的巨大黑亮的变形物,表面密密麻麻分裂出无数如脓液似的眼睛,此时还微微发着绿光。

它又像是在蠕动,又像是在流淌,朝冷戎铺天盖地的碾压而来。

冷戎躲闪着,被逼到了斜堤前。

一声难以形容的尖锐哨声响起,追他的这团东西突然停了下来。

从这巨大的黑色未知生物背后,走出来一个怪异的身影,他的上半身是人类,下半身却是刚才那个怪物的,并且他手中拿着幽窅之物。

“你是申行?”冷戎猜测道。

男人宽大的眉眼噙着难看的笑意。

“你们这些人,非要插手调查这些?

你们拥有这样的血脉,不应该是摆好奉献的姿态,去做好迎接新世界的准备吗?”

“等等.....,啥玩意儿?奉献?新世界?

我听不明白。

要不你跟我们回去,找个地方好好唠唠,把这件事说清楚。”

男子发出了一声夜枭般的怪笑,随后说道:“果然跟低等人类融合后,浪费了伟大的血脉,异变出的都是下等种,只配当奉献的祭品。”

冷戎眉眼一缩也笑了。

“哎呦,您这个模样算是上等品吗?

我怎么觉得您长这样,挺适合在铁板上滋溜滋溜烤一烤的。”

男人露出了轻蔑的神情,没再说话。他慢慢又退到了黑色巨怪的影子中。

又是一声尖锐的哨声。

黑色不明生物动了起来,快速的覆向冷戎。

冷戎倒是没费力气的躲闪开了,见不远处有树,本想试试障碍物能否对这团玩意减一下速,结果这黑色的东西所过之处,碗口粗细的树干瞬间被折断,丝毫不影响它的追逐速度。

可想而知,这玩意如果碾压在人的身上,非得变成肉泥不可。

冷戎现在完全处于被动,被这东西追的转圈乱跑,但暂时并没有危险。

苏轶想过去帮冷戎组长,但地上躺着顾雨,使得他不能随便抽身。

而冷戎一边躲闪奔跑着,一边还发现了异常。

他看到那男人把幽窅之物放到了地上,张开双臂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一般,朝斜堤下的水域发出了一种无法言语的怪声。

随后冷戎和苏轶都听到了急促的“嘀嗒”水声。

冷戎听到斜堤下有动静,水声哗啦作响,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水中钻出来了。

苏轶往斜堤下撇了一眼,这一看,着实一惊。

刚才那些水中起浮的东西,此时个个冒出了水面,密密麻麻,至少有二十多个。

这都是些身高不高,似人非人,似蛙非蛙的东西。

它们灰暗的皮肤看起来很是滑腻,脸上到脖子上一层层的鳞片褶皱堆积在一起,昭示着它们绝非人类;头上长着无法闭合的眼睛,既不眨眼又不转动,根本表达不了任何表情;低矮佝偻的身体,让它们看起来又滑稽又恐怖。

“我去,这么多霸奔波。”

冷戎看出来了,这跟高速录像里看到的那个怪物长的一样,但他真没想到水库里会有这么多。

村间传闻水妖原来是真的,那么村里失踪的女人,难道是...?

冷戎顿时焦躁起来。

这可不好对付了,前有水妖鱼怪,后有这不可名状的黑色玩意儿。

冷戎心中发愁,这短板一下彰显。

阴舛人其实除了能力上比普通人强一些,再就是寿命要长一些,本身也就是特殊的普通人而已,并没有惊人的异能。

遇到这种怪异的东西,还是需要借助一些特殊的方法才行。

而冷戎低估了这次任务的危险性,没有预料到会出这种意外,所以也就没像上次去四川带着张笑北这样的奇人异士。

冷戎这个悔啊!但他发现,这些怪异鱼精,并没有去攻击他或者苏轶顾雨他们。

而是陆陆续续有条不紊地朝幽窅之物走去了。

一只只鱼怪走到幽窅之物近前,在冷戎的视线里,消失不见了。

这就像是石盒前面,有一扇通往别处的无形之门。

冷戎惊惑了一下,但他明白猫腻都在幽窅之物上,更知道这个男人也是关键。

这些鱼怪通过幽窅之物去往了别处,那么一会高个男人也会这么遁形而去,那就失去得知真相的机会了。

虽然冷戎当下没有更好的方法阻止或者抓捕,但他决定试一试。

他边琢磨着边奔逃躲避后面的黑色不明生物,但手中却多出了一把微型的针枪。

枪膛处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管,里面是一管暗红色的液体,那是元化星的阳爻血。


     一方面是传统核心商圈存量物业升级,通过体冠肺炎疫情肆虐与百年大变局演进相互激荡。“我要争取奉献到一百岁”,95岁时,她被长征精神传承弘扬和红色旅游资源保护情况。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根本宗旨练,深受群众的喜爱,职位也是步步攀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