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孔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与孔丘 (第1/3页)
    

于是啊!就有了女子坐于床上,脸颊通红,只是静静瞥向窗边,都不敢转头,而男子坐在小桌子前,拿出葫芦画符的场景。

女子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转头道:“我给你磨墨吧!”

江尘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如果还跟那两位在一起,江尘绝对连一张空白符纸都不会拿出来,更何况是这支他隐隐约约觉得很不简单的君行笔。

而高语仙在他觉得信得过,其实不知不觉间少年还真有了很多改变,会开玩笑,会安慰人了。

经过这几天遇到的诡异事,江尘决定多画张符纸备用,他可不想再像今天一样临时磨刀,一画符就把自己的精神力抽空,之后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如果今天不是高语仙临阵突破,那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江尘要趁现在有时间,多画几张符箓备用,所谓:“有时需做无时观,防范于未然而已。”

至于那时神海里出现的那个高大女子,他隐隐约约觉得跟阿婆有关,所以他暂时也没有去多想。

于是江尘在招呼高语仙,可以先睡不用管自己后,他便开始画符,他先是拿出一张比较初级的黄三寸符纸,他没有一开始便画今天已经画成的七寸符纸,威力是大可消耗也大啊!

他可不想只画一张就抽空了自己全身所有的真气与精神力了。

他缓缓的拿出了那时林云画好交给他的四章符纸,金色三寸为云纹火法抹笔书写的五雷符,蓝色五寸为玉字决书写方象符,红色七寸为龙章书写的阳泉破障符,黄九寸为丹书写就开山符。

至今哪怕经历与那个老人那场最惊险的战斗他都没有使用,一是因为他知道江湖中生死自负,这种没有门槛就可以使用的符箓,必须做为自己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

二是当时的江尘隐隐约约感触到了那种拳不出不痛快的奇怪境地,如果他不出那一拳,他要再进一境恐怕就不知道要再等多久了。

有些突如其来的明悟与机会往往一线之隔却是天壤之别,抓得住与抓不住是两回事。

江尘开始提笔先模仿那张九寸开山符,果然品秩太高,无论是神意的流动还是那对真气的把控都不是他现在能够把控的。

所以啊!他只能将桌子上的所有符箓收起,还是老老实实练习道法枢纽中最基础的符箓。

至于那些需要蓬勃真气的想都别想,至少要等到自己蕴气境再说吧!

于是少年开始提起那支被林云抹去知行合一四字的君行笔开始画符,最基本的三寸荧火符还好一点,但是若要画五寸的就难了。

女子在旁边不动声色,要么缓缓磨墨,要么痴痴看着面前男子,一些淤青已经慢慢消散,还是那张脸好看,要么她就看向窗外,自从遇到江尘后她第一次有些想家了。

灯微暗女子便赶紧替油灯加油从始至终,她从不打扰江尘,这个皇家出生的好看姑娘此刻反而有了小家碧玉的体贴温柔。

灯已过两盏。

这种画符好是好,不太耗费精神力,但就是太慢,这不已经两三炷香怎么就画了三张,两张三寸荧火符,一张五寸荧火符。

感觉手热后,江尘终于决定再画最后一张七寸的焚尸符,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在精神力耗费完之前真能给他画出来。

于是少年开始摒气闭眼,睁眼开始就是火法抹笔,终于还是给他画了出来,但刚画完就是满头大汗身体颤抖,无端的困意汹涌而来。

幸好白天画过一次,不然现在想必他已经昏迷不醒了吧!

高语仙看他收笔,她眼睛一亮画完了?

江尘拿出四张符纸,他抽出其中两张,一张三寸荧火符,一张七寸焚尸符道:“这两张符以你如今蕴气境的体魄勉强能够使用,虽然威力不算太大,但好在能克制那种鬼尸。

因为接下来的道路难免又会遇到那些鬼尸,所以得多做一手准备,如果到要换气时你可以先以荧火符退敌然后换气或逃跑。”

高语仙见过江尘用符的气象,所以一听说少年给他,她便开心的笑了:“她可半点不客气,不知道怎么的她总会下意识便不跟江尘客气。”

她开心的收下,睁大水润眼眸,拿着两张大小不一的符箓手舞足蹈道:“到时候只要把符纸丢出去就能把这些鬼物炸成灰飞是吧?”

江尘尴尬差点忘了这一茬,他招了招手示意女子把头凑过来,女子愣了一下还是乖乖的歪过脑袋,只是动作极慢。

这种咒语一般都是极大的秘密,哪里是能随口说的,所以江尘才会有这个举动。

江尘偏过头颅,咫尺之隔,他轻声呢喃:“ 小的一张叫荧火符,咒语是,荧火流星,焚阴灭魂。大的一张叫焚尸符,咒语是天绝妖气氛,神火灭四野。”

声音细腻,暖气弄得姑娘耳朵有点痒,可不知怎么的,女子脸却红了,身体丝毫不敢动弹。

江尘说完了,她依旧歪着身子,一动不敢动。

直到江尘问:“没记住?”她才反应过来赶紧回过头道:“正在记。”

江尘听闻便脱了鞋睡在床上:“高姑娘,你就慢慢记吧!我要先睡了,太困了?”

女子满脸震惊这个人,怎么没有半点风度,不应该是他说:“自己不睡觉都可以,然后让自己睡吗?”

想说话可发现男子居然往里挪了挪,说了句:“姑娘记住了就赶紧睡了,明天我们还要早起呢!”

意思很明确让出了个位置给女子睡。

女子转震惊为娇羞再为发怒,她拉了拉江尘。

江尘微微眯眼,满脸疲倦:“高姑娘有什么事吗?”

女子是好气又好笑啊:“你起来。”

江尘没有理她,又闭上眼睛往里挪了挪:“快睡吧!高姑娘有话明天再说,啊…明天还要赶路,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你记好了也赶紧睡了。”

高语仙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其实她也是走了一天路,还打了一架,刚才又给江尘磨墨,现在也是又累又困了。

她坐了良久还是没忍住,只能小心奕奕的上床,可是上了床反而难以入眠,浑身燥热,头脑空白。

她总觉得江尘还没有睡着,于是她用手在床上随意划了一条线道:“江尘我可告诉你,不准超过这条线,没人回答只听粗重呼吸声。”

她半撑起身:“你听没听我说话啊?”

江尘早已睡着。

见此她反而有些气馁,看着江尘熟睡的脸庞她冷哼一声,再次躺下。

窗外清风快哉,有蟋蟀赏月,小唱雅奏,原来少年终究太过木讷,十五载小镇,十二载于葬墟之中,看过的书多是圣贤典籍,山水神藏就是没有艳情小说,原来少年依旧不知事世,很多莫名的举动除了身体本能,就只有以往积累的经验,这辈子没见过也没人告诉他,男女不能睡在一起啊!更不知道亲情之外,还有那世人求之不得的爱情,更别说男女之间的卿卿我我了。

只是少年白衣,女子背剑这人间有眼福了。


     深入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过翻译将中共和中国的故事融入世界文化之中,架起东西方文明交流之桥?。一盏油灯照亮的题,相信你很快会看到有关消息。赵立坚表示,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始终本着开放、务中心,开展了12—14岁学生专场疫苗接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