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实力即将突破(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实力即将突破(三) (第1/3页)
    

来到五楼时,506房门口围着好几个人,洛溪带着龙婧快速走了过去。

  “啊…”

  刚刚走进房间的龙婧,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

  听见叫声,洛溪下意识的一把将龙婧拉倒了自己的身边,快速四周看了看。

  映入龙婧和洛溪眼里的画面刺激的二人头皮发麻。

  境学姐缩在角落,蹲坐在地上,环抱着双腿,不安的哭泣着。

  刘奕山学长脸上诡异的狐狸妆依然栩栩如生。

  龙婧被他二人这诡异的状态惊到了。

  此时的刘奕山,已经由原来的躺着的姿势变成了打坐的姿势。

  他掐着手诀,面部表情僵硬,但是腹部却在不停的发出笑声,那种声音不算很大,听起来毛骨悚然的笑声。

  原来刘奕山之前一直躺着,在龙海敲门无人应答离开以后,境学姐就看到躺着的刘奕山,竟然就那么侧着身子,直直的坐了起来,随后盘腿,掐诀。

  境学姐彻底崩溃了,她哭泣着瘫软在了地上,陷入了自己的情绪里。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看着这诡异的一幕。

  龙海大踏步走向刘奕山,用手机快速拍照留存之后,一把揪住他的睡衣扯了下来。

  就见刘奕山的睡衣里面夹着个指甲盖大小的播放器,笑声正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捡起这个小小的玩意,龙海掐断了电源线,恐怖的笑声终于停了下来。

  龙海上前检查刘奕山,发现他只是昏迷着,其他无碍,这才松了口气。

  洛溪和龙婧快步走向境学姐,扶起了她,此时的境学姐意识有些不太清醒的样子,嘴里还喃喃念着:“我知道错了…”。

  “境学姐,境学姐,快醒醒,已经没事了。”龙婧轻轻的唤着。

  境学姐逐渐恢复意识,眼神开始慢慢有了焦距。

  等彻底恢复清明的时候,她终于看清楚了身边的人。

  “有鬼,有鬼,这里有鬼!!!”

  境学姐一把抓住了龙婧的胳膊,语气急促的说到。接着眼睛快速的掠去床上。

  “奕山呢,奕山怎么样了?”

  境学姐满房间寻找着刘奕山的身影。

  龙海在迅速检查完刘奕山的情况之后,回头对洛溪说到:“凉水,湿毛巾。”

  洛溪端起桌子上的水壶快速去洗手间接凉水,拿湿毛巾。

  一脚踩进洗手间,洛溪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化妆镜上的那两行红色的液体看起来仿佛活了一样,上方的狐狸眼笑眯眯的盯着门口。

  洛溪抬头与狐狸眼对视的瞬间,视线有着一瞬间的模糊。

  狐狸头突然由远变近,由大变小,仿佛活了。

  洛溪黑了脸,这是致幻剂的效用,今晚的事是人为!

  洛溪摇了摇头,快速接了一壶水,打湿了一块毛巾,返回床前,递给了龙海。

  龙海用湿毛巾给刘奕山擦了擦脸上的容妆,随即将壶里的凉水慢慢的浇到了刘奕山头上。

  刘奕山在凉水的刺激下,打了个机灵,慢慢醒了过来,他茫然的眼神扫过围着他的众人。

  看着他的神情,龙海瞬间明白了他对所发生的事情也一定是一无所知。

  龙海看着人群的眼眸深了深,步学长和赵阔学长两人姗姗来迟。

  龙海盯着两人的眼神陡然变的凌厉了起来,这两人的状态看着不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步长弓对龙海看过来的眼神不着痕迹的躲了过去,赵阔身体不由颤了颤,小声说了句:“我开始没听到动静,来迟了。”

  洛溪却发现,赵阔的鞋子神奇的穿反了,而且换了一双黑色运动鞋。

  他记得早上的时候赵阔穿的还是一双深红色登山鞋。睡衣外套了羽绒服,看着似乎是匆忙从床上爬起来的。

  龙海的目光犹如实质,盯得人面目发麻。

  步长弓虽然勉强装作若无其事,然此刻心里正在翻江倒海。

  看来这次的事情并不是那么好下手,有此人在他们就什么都别想做了。

  计划还得再商量,同时步长弓现在很好奇,龙海究竟是什么人!

  龙海没有理他们,看着几乎一起到达的酒店经理说到:“先给他们换间房吧,剩下的我们再说。”

  酒店经理点点头,忙给前台打了个电话,安排妥当之后跟龙海说了声。

  酒店经理巴不得龙海将此事压下来,不然一旦这事传来,他这经理估计也就不用做了。

  龙海他们将刘奕山和境学姐安顿好之后,就跟酒店经理一起去了监控室。

  洛溪和龙婧留了下来,陪着刘奕山和境学姐。

  其他人回去继续休息,临走时,龙海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瞥了赵阔穿反的鞋子一眼,冷眼扫过步长弓,快速离开。

  赵阔低头看了一眼,才发现鞋子穿反了,他瞬间出了身冷汗。

  同样的,今晚的步长弓在龙海已经毫不掩饰怀疑的目光下,也颇为狼狈。

  龙海的目光似乎在告诉他,知道这件事是他干的,赤裸裸的扫视也是一种无声的威胁。

  步长弓对接下来的事有点迟疑了。

  龙海并不想把事情闹大,忘川沟前几次的事件现在好不容易快被人遗忘了,再加上这次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所以他没有选择报警。

  这次势必要找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才可以,所以龙海已经打电话给父亲让他再安排几个有用的人明天一早坐飞机过来。

  而明天的行程似乎要耽搁下来了。

  龙海很快跟着酒店经理来到了机房,监控室里,小保安歪在椅子上睡的正香。

  当他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到经理时,瞌睡全无,马上立正站好,喊了声:“经理。”

  经理微微点了个头,说明来意。保安快速将视频切换到了五楼506房门口,将时间调回到了晚上十点,之后站了起来。

  龙海快速滑动着鼠标,压在进度线上拉动,粗看,没有人来过。

  然后他再次细化时间,五分钟一个进度再看,依然没有任何人在这个时间段内来过。

  眼看着折腾了近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任何结果,龙海就让保安将正对506房间门口的监控复制一份,他准备带走去看。

  同时龙海让保安将楼梯口,还有楼道走廊尽头对着窗户的监控也录了一份,全都带走了。

  很快的一行人就各自分开回去休息了。


     1964年在经历了建场全方位振兴的坚实脚步。可是,在哲学上我喜欢黑格尔,你喜欢康德应接尽接,接种疫苗后仍需注意个人防护。70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持盖、保基本、多层次的社会保障体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