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意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少年意气 (第1/3页)
    

小南及时带着官军杀到,打了囚笼帮一个措手不及,众喽啰们不战而退,逃之夭夭,柳长歌亦扭转了不利局面,面对数千官军,洞虚派六人,固有高超的武艺,却不能与之抗衡,只得退却,这时,却被官军包围在了聚事厅中。

柳长歌开口询问解药,冯爽则冷冷一笑,说道:“想要解药,那也要看你本事,真以为区区一些官兵,就能困住我们洞虚十二杰,那你也是太小看咱们了。”

小南笑道:“不只是区区,一共是两千五百名官军,这样还不够么,即便你们有通天本领,也难逃一死。”

洞虚六人,听得此言,不禁微微一愣,心说:“官军怎么来了这么多?”纷纷看向邹春,他们再被邀请之前,可未料到会有此遭,要想从两千五百余名官军的包围之下顺利离开,形如登天。

邹春此刻已经吓得面色阴沉,在一边说不出半个字来。

托雷沉吟片刻,心说:“一旦等官军布置到位,届时怕是再难闯出去了。”想到这里,托雷说道:“师弟,你不妨把解药给他们。”

冯爽一怔,说道:“大师兄,莫非你怕了?”

托雷哈哈大笑:“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可是敌强我弱,不容咱们不低头,不过,我要你给他们解药,不是现在,等咱们安全离开之后,在给他们解药不迟。”

洞虚派几人纷纷点头,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周民却怒道:“你们想得美,你们在江湖上耀武扬威也就罢了,此番还来助纣为虐,与山贼强盗为伍,是可忍孰不可忍,你我都知道,今日,你们必将死在这里,还谈什么条件?”

便在这时,官军正在快速地清理着山寨里的杂兵,一部向聚事厅包围过来。

托雷冷笑道:“我们洞虚派的弟子,并不畏死,真要打起来,并不见得,这些官军,真能困住我们,但可以肯定的是,届时一定是尸横遍野,你们永远得不到解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的朋友死去。”托雷不愧是洞虚十二杰中的老大,深得刘俊昊的信赖,他这一番话说出来,当真令人心有余悸,投鼠忌器,不敢进攻。

官军已经布置到位,随时都能进攻。

正在柳长歌等人考虑的时候,忽听到门外有个人说道:“人可以走,解药必须留下,这是不能善良的,你们并没有让我们信任你们的本钱,如果再讨价还价,宫廷大内,少不了名贵的药草,皇家御医有大把的人才,我不相信,解不了我们朋友身上的毒。”话音落下,玉公子走进聚事厅内,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官军的将军。

托雷呵呵笑道:“这位公子,我们洞虚派的毒药,可不是那么容易解的,你若不怕你的朋友死,尽管可以试试。”

冯爽冷笑道:“我下的毒,除了我的独门解药,无药可救,你当我们是三岁的孩童么,能够被你几句话给吓倒?”

玉公子冷面寒霜,怒道:“那就没得谈了,我刚才说的话,是你们唯一可以囫囵从这里离开的办法,再给你们片刻的考虑时间。”说完,一排弓箭手闯入进来,森森箭矢对准了洞虚派的所有人。

邹春吓得尖叫一声,转身要走,却给周民拦住了去路。

周民道:“不错,你们要走,尽管走,解药留下,咱们的仇,等着以后再办,囚笼帮的帮主,这副熊样,根本不配你们为他卖命,这个人必须留下,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

托雷面色一沉,向洞虚几人看了几眼,只听阿雅悄悄地说道:“官军势大,我们要冲出去,并不容易,可能会有人死在这里,得不偿失,不如答应了他们,我们好离开这里,今日之仇,他日再报了。”

冯爽老大不乐意,说道:“我们这一走,此时传了出去,咱们洞虚十二杰,以后可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木可可嘿嘿笑道:“面子什么不重要,中原武林上,咱们的名号,本来就不怎样,谁还在乎这个,留得性命在,岂不是比什么都重要?”

冯爽哼道:“二师兄,你的名气臭了,那完全是咎由自取,与我等何干,你不要脸面,我可要脸面,这解药,今日说什么,我也不肯拿出来,折了咱们的面子,还是次要的,要是折了师傅的脸面,我们那什么面对师傅?”

白狼,马尔泰不善言谈,故而不发表意见,但是这两个人的心中,却有截然不同的两种看法,白狼好战,早已把柳长歌当成了一生之敌,他赞同冯爽的意思,不拿出解药,不低头,战斗至死方休。

马尔泰也不是个怕死的人,但是在红莲寺,他给柳长歌打败,对柳长歌心存忌惮,非常佩服他的武艺,谈到开战,那是马尔泰不愿意的,说起来,他还有些喜欢柳长歌,仿佛印证了江湖上那俗话,不打不相识。

洞虚派几个人正在激烈地商量着是打,还是交出解药的事情,这边官军全部布置到位,又开来了一支弓箭手,乱箭之下,别管有多高的武艺,绝不能安然无恙。

周民叫道:“洞虚派的,别婆婆妈妈的,交出解药,饶尔不死,不交解药,射成刺猬。”

托雷沉吟良久,在心里权衡得失,咬着牙道:“我是大师兄,一切事情我听我的,这是师傅的交代,你们谁要违背师傅的命令,这我没有意见,现在我同意交出解药,离开这里!”

周民笑道:“这就对了,古人有云,胜败乃兵家常事,今日,不要了你们性命,还是我周民看得起你们,怕给官军造成较大的伤亡,你们应该感恩才是。”

托雷斩钉截铁地说完,不容冯爽反驳,只得很不屑地把解药拿出来,说道:“大师兄,师傅责怪下来,那可跟我没有关系。”

阿雅怕是兄弟之间产生罅隙,忙道:“冯师弟,你把解药拿来就是,不要再说其他,大师兄自有他的打算。”

冯爽哼了一声,没有继续辩解。

托雷拿过解药说道:“这个就是,你们拿去吧,至于囚笼帮的帮主,他的死活,与我们无关,随便你们处置。我们绝不会从中作梗。”

听得此言,邹春面色一变,忽然扑向木可可,说道:“木兄弟,咱们可是好朋友,你不能见死不救呀。”脱离了洞虚派的保护,官军一定饶不了他,邹春心里清楚,他所犯下的每一宗罪行,全能致他于死命。他跟托雷等人不熟,与木可可却是“志同道合”的好友,此刻木可可犹如他的一根救命稻草,必须紧紧地抓住了。

岂料,邹春一个照面,便给木可可一脚踢开,骂道:“给我滚开,别跟我套近乎,如果今天非要死人,你不死,难道要我洞虚派的人为你而死么?”

邹春近于绝望,破罐子破摔道:“时至今日,我才看清你们的真面目,枉我诚心对你,大丈夫,还怕死么,洞虚狗贼,不过如此。”说罢,捡起地上的腰刀,就要自裁。

周民眼疾手快,踢出地上因为之前打斗而打烂的椅子腿,正好磕在了刀柄上,骂道:“小贼,你想死,那是万万不能,你祸患百姓,得死在百姓的手中。”说完,上前一步,抓住了邹春的后颈,以邹春的武艺,绝不是周民的对手,但周民想要一把就制服他,却也不容易,只因为邹春绝望到了极点,放弃了抵抗。

金三跟着邹春已有多年,两人肝胆相照,一看邹春被擒,他大叫一声:“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狗贼,岂能让你们活着离开这里。”举刀便斫,却不是奔着周民去的,而是冲着木可可!

以木可可的轻功,怎能让他如愿,脚下一滑,避开刀锋,叫道:“就凭你金老三的三脚猫功夫?”扇子一合,点向金三的“中庭穴”,这本是人体的要害,一经点中,非死即伤!

金三惨叫一声,倒在地上,邹春缓过神来,杀猪般的大叫一声:“兄弟呀。”意欲挣脱周民,前去攻击木可可,周民用鹰爪手,制住了他的琵琶骨,让他动弹不得,结果,这个时候,邹春股的不受伤,拼命挣脱,舍了琵琶骨,铺上了木可可。

周民大吃一惊,要知道,琵琶骨一碎,人就废了,别管武功多高的人,全不能幸免。

木可可冷冷一笑,说道:“邹春,咱们不过是在女人的看法上保持一致,你这般痛恨我,又如何解释?”木可可不忍杀他,以轻功掠开。邹春武功尽失,怎能追得上木可可,被周民又一次擒住,点了行动穴道,邹春身子一晃,倒了下去。

托雷交出解药,说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么?”

周民道:“这是什么解药?”

冯爽不屑道:“自然是蚀骨散的解药,还能是什么解药?”

柳长歌道:“蚀骨散的解药留下,还有你们的毒药,也要留下解药。”

冯爽并不知道雷宇曾经中了他的毒针,怒道:“你们好生没有道理,真当我们洞虚十二杰是好惹得么,解药给你们,不要得寸进尺···”


     从经济学中GDP与财富两个基本概念出发,认为煤电等设备的寿命没有用尽就被取代固然会有一些浪试点“任务书”“路线图”“时间表”,积极推进实践探索,重大风险矛盾化解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首批共发布了44个科研样势下仍具历史和现实价值。以党建带队建,激发经济复苏”子基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