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叶澜妹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叶澜妹妹 (第1/3页)
    

……

来到了湖心的一处小亭,看见这飞棱翘脚五爪向天的亭子,王平凤就更不满意了。

这亭子修的棱棱角角,看得非常扎眼,于是他对后天命令:“明天带人来给我把这亭子修得圆润一些,要不然我妹妹在这里实在是太痛苦了。”

对此吕凤并没有意见,因为湖中间扎了一个四棱四角的亭子,她一直看着不顺眼。

因此他她曾多次给太师提出这亭子修的柔美一些,这样看着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可江太师却态度坚定,表示这样很好,如今王平凤要把这小亭子改造一下,吕凤心里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

就这样一路走来一路转,整个太师傅的一切都被王平凤说的一文不值,且出于对前任亲人家吕凤的友好她决定对一些地方进行修饰前任亲家吕凤的友好,她决定对一些地方进行修饰。

最后来到了太师府的书房,太师府的书房上挂了一个牌匾,是两个用隶书书写的大字“德律”。

然后王平凤边站住了脚,虎视眈眈专盯着这个牌匾,众人不知道这个牌匾怎么惹上了这位强者。

十几个呼吸之后,王平凤终于发布命令:“俟天!明天带人到这把这个牌子给我拆了,换上两个字《安心》,记得要用行书写的,不要用这种窝窝囊囊象虫子爬一样的隶书了!”

可怜的太师府连书房上的牌匾都不能自己做主,王平凤这真是霸道到家了,真是欺负人也欺负到家了。

假使江太师在府里藏着,估计此时也会憋不住火,非得跳出来,说上两句:

“那叫隶书好不好,古朴风雅极有韵味,怎么能像虫子爬呢!”

跟在后面的侯天管家叫苦不迭,本来是来抄家拼火的,怎么还替人家装修房子,而且这些活儿还都落在了他自己的头上。

半个时辰过后,王平凤已经折腾够了, 看到江太师这个大妖果然没有在,自己在他的府邸这么折腾,他也没有出现,那就只能证明一个问题,他真的不在。

于是王平凤终于决定告辞了!

临走的时候,她一脸和善十分亲热地搂着吕凤的腰说道:“不是我说你妹妹啊,你看你活的简直是太没自尊了,你得好好收拾那个江老妖才行,不然你在这家里一点儿地位都没有,家里出了事,他一个大男人还跑了,让你一个女人家家的在这顶着,以后你可不能凡事都听他的,我们妇道人家也是要有尊严的,那个老妖再犯浑,你就跟我说,看我怎么收拾他……”

王平凤最后这句话说得声音很大,江府的家人和家了听了都是心中无比寒冷。

大庭广众之下明目张胆的地挑拨太师夫人和太师的夫妻关系这种事恐怕也只有王平凤能做得出来。

此前,众人经常听说王平凤厉害,今天可总算见识了,连太师都要收拾,这普天之下恐怕只有皇帝才能降服得了她。

只是这些人不知道的是,皇帝陛下拿王平凤也是没辙。

王平凤为什么敢这么嚣张?

她到底依仗的是什么?

难道仅仅是路王爷吗?

江府的管家此刻想的却是,不管她以前有多大的背景和靠山,现在人家能攀上外星亲戚,仅凭这一点便可以在冥界横着走。

因此,江府的管家报其羡慕地看着侯天,贼精的侯天自然感觉到了别人仰慕地看着自己的目光,他的腰板挺得更直了。

人听起来很是逆耳,只有在吕凤的耳朵里听起来很是动听。

不仅如此,经常处于江大妖水深火热折磨之中的吕凤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她自从嫁到太师府以后,整天被太师以及太师的女儿或者说自己的那个女儿折磨,已经焦头烂额,生无可恋了。

如今听到王平凤竟然愿意对自己鼎力相助,她立刻便感激起了王平凤,竟然把王平凤抄家带来的不快一扫而光。

仅从此处,便可见王平凤做人实在是有一套,左手一个巴掌,右手一个枣。

踹上一脚,发张银票,正所谓恩威并施,刚柔相济。

侯天儿在一旁看得是眼中之放光,心中更是佩服不已。

看着吕凤被自己忽悠的可以,王平凤竟然擅作主张对江府的家人说,你们跟着也忙活了两个时辰了,都挺配合的,回头我让侯管家每人给你们再发50两赏金,今天我做出来给你们放个假,说到这里他扭头看向搂在怀里的吕凤说道,你看如何啊妹妹,今晚你就甭待在这阴气森森的江府了,跟我回路王府让你也爽快爽快。

听到王平凤这番话的江家的家人一个个喜笑颜开,他们在江家干了多年,从来没领过赏金,逢年过节那红包也就是几十文钱。

吕凤听了这话,心里暖洋洋的,脸上也有了不知是真是假的笑意。

看到吕凤脸上开了花儿,王平凤竟然盛情邀请,他去路王府住上一阵,于是两个女人竟这样相伴的一同上了王平凤的轿子,打道回府了。

半个时辰以后,江大妖江太师才听说府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心中暗暗佩服这王平凤,果然是个人才实在是了,得抄了自己的家,还给自己家人发赏金,这还出人出力出钱给自己家要搞绿化和装修, 而且还成功的把自己的老婆也拐走了。

江太师对于自己的成功逃离庆幸不已,因为即便他在场又能如何?

对于王平凤这个女人来讲,自己斗赢了也落不了什么荣光,毕竟对方是个女人。

自己要斗败了,当朝太师输给一个女子,恐怕更是灰头土脸没脸见人。

无所谓机,不与狗斗,男不和女斗,太师大人觉得自己怎么斗似乎都落不下什么好名声。

江太师痛苦地琢磨着这件事儿该怎么处理,他脑中不禁浮喻言起了自己向皇帝告御状的画面。

比如说他去见皇帝陛下,控诉王平凤在自己府中为非作歹,搞得天翻地覆。

那 皇帝陛下就会问:“他带人去你家干什么了?是打伤了你的家人,还是伤害了你家夫人?还是说他砸坏了你家什么东西?”

江太师总不能说:“他跟我老婆相处甚欢,还把我老婆接到他家去玩儿了,我的家人他倒没伤害,还给每人发了赏金,什么东西也没砸坏。”

如果皇上有耐心会问:“那她还要干什么呢?”

太师只好如实回答到:“她还要出钱出人给我家搞搞绿化和装修。”

皇帝如果听了这样的回答,皇帝会怎么说?

估计皇帝八成会说:“太师,你没事儿吧?你今天的智商是不是出门了啊?”

预想到这里,江太师很是无奈。

看来今天这个亏自己也就只有认了,想报复恐怕是没有什么门道的。

他决定忍了这口气,人说宰相肚里能撑船,这太师的肚子里再怎么说也得装上一条游艇才行。

再加上他听到了路公子要去娶外星皇族的事情,他觉得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如果一旦是真的,那这冥界的形势便会大变。

路王府恐怕就会惊天崛起,同欲四方,即便是冥界皇帝,估计都得要惧他三分。

不对!

不是畏惧三分,估计以皇帝陛下的懦弱性格恐怕从此后对路王府会唯命是从也说不定。

这么一来,他这个太师恐怕就更没地位了。

于是,心机似海的太师立刻忙活了起来,他先是派人去宫里打听消息,准备抽空去见一下皇后。

不到两个时辰,宫里的消息就出来了。

特别是他从皇帝陛下身旁的那几位太监那打听到皇帝对王平凤,那可是言听计从及其尊重,而王平凤却是飞扬跋扈目无尊上。

听到这样的消息,太师心中对王平凤传出来的那个信息更加相信了三分。

于是他决定干脆不去见皇后了,皇后一向与王平凤不是太对付王平凤现在既然要如日中天,自己何必去接近那个即将不得势的皇后呢?

江太师这是终于想起到了自己的女儿,是啊!女儿就在那个世界。

这些事情是真是假,找女儿问问就行,前些日子不是说通讯线路已经打通了吗?

可自从这两个世界的通讯线路畅通了以后,一直处于非常繁忙的状态。

所以太师动用自己的权利硬生生地插队,也是到了三个时辰以后才得到了和自己女儿通话的机会。

结果当通讯线路接通以后,只有女儿的玄黄二老向太师汇报了基本情况,只是他们对于路正行和小萝莉婚姻的事情不太清楚,但他们认定的确有一个外星小姑娘和路公子接触甚密。

只是这些人还告诉太师,路正行和星际联盟的人似乎正在搞什么名堂。

一向是搞阴谋出身的太师,此刻心中很是焦急。

他首先是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危,啊当他打听到王平凤一个多月前用过这个线路的时候,他顿时来了精神。

于是他花重金买通了负责通讯的技术人员,终于和路正行的那辆明越3000取得了联系。

在太师的连蒙带骗之下,月慕云不得不让江霖儿和太师进行了通话。


     谭克非指出,东盟防长扩大会机制创立以来,聚焦解决地区现实安全问栬鑼冨寲銆佸叏闈㈡彁楂樼粍缁囧伐浣滆川閲忥紝鍏锋湁閲嶈鎰忎箟銆夏季风暴发和盛行期间正值我国的雨尼亲眼见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此次,习近平亲临塞罕坝考察,既是对“塞罕坝人”数十年如一日艰苦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