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比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比笛 (第1/3页)
    

至于这份10元盒饭的来历,这又不得不提到单医生。

赵龙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医院后面有这样一家饭馆。

如果没有那次意外,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走进这家饭馆。

但现实总是没有如果。

他是被单医生带进这家饭馆的。

那时候,他还是个才入社会的小青年。对于住院要办理的各种手续之类的东西,他都全然不懂。所有的一切都是单医生颇为耐心地指导他完成的。

为了感激单医生,他坚持要请单医生吃饭。

单医生起初一直不肯,一直找借口没时间,往后推。但赵龙不傻,他知道没时间只是单医生找的借口。

一是怕影响不好,二是不愿意占他便宜。

放在以前的赵龙或许不会那么坚持,但赵龙那个时候已经有了些走火入魔的味道。

单医生越是推辞,他就越坚定了请单医生吃饭的念头。

推辞了两次之后,单医生以为他忘了这件事。但事实上,赵龙一直都没忘,一直在盘算着把这顿饭请出去。

这好像是他唯一能做的能让自己感觉到片刻心安的事情了。

等了一个星期,赵龙终于等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

梧桐市电视台例行公事,在流行病多发季节,找医院合作拍一期健康科普讲座栏目。

这次合作的医院定在了梧桐市第一医院,也就是赵龙父亲入住治疗的医院。

既然地点选择在了梧桐市第一医院,那么主讲医生毫无疑问是单医生。

赵龙并没有感觉到奇怪,也不会有任何一个梧桐市人感觉到奇怪。

也许单医生放在全国范围内可能没什么名气,但在梧桐市,单医生一直是一个传奇。

任何一个梧桐市人或许没去找单医生看过病,但他一定会听过单医生的名字。

因为考虑到节目更真实,采访的地点就放在了单医生的办公室。

这也给赵龙一个很好的机会。

他很轻易地就溜了进去,然后当着镜头的面给单医生跪下了。他没有哭闹,只是很平静地说了自己的来意。

如果单医生不接受他请单医生吃饭的要求,他便长跪不起。

这当然不是赵龙的一时冲动之举,他也有着自己的算盘。

他很清楚自己短时间给不了单医生太多金钱上的回报。即使能给单医生,单医生也大概率不会要。所以他想通过此举能给单医生一些名声上的回报。

其实以单医生在梧桐市的知名度,他完全不需要赵龙炒作的这点名声。赵龙此举从某种程度上只是多此一举。但赵龙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了。

赵龙的父母给他起名为龙,但是他们望子成龙的期盼其实只能排第二。

赵父赵母最大的期盼还是盼着赵龙能成人,而知恩图报,这是一个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

这是赵龙父母言传身教给赵龙的东西。

这些东西赵龙或许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过。

但这不代表它们不存在。

单医生苦口婆心劝了几次都没能劝动,最后百般无奈之下,只好勉强答应了。但他也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吃饭的地方他定。

赵龙目的既然达到,当然没什么其他意见。

于是单医生便领着赵龙进了这家阿婆饭馆。

阿姐饭馆只是一家普通的苍蝇馆子,这样的馆子在梦之国这片土地上数不胜数。

赵龙看了看摆在门口的菜单,也都是很普通的食物,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价格也都很实惠。他有些犹豫,想让单医生换一家。

只是没等他开口,单医生便看出了他的想法,提前阻止了他,说道:“你别看这店看起来不咋样,但是东西味道还是可以的。特别是鸭腿饭,我吃了很多年了。怎么都吃不腻。你有兴趣可以试一下。”

赵龙有些怀疑,站在门口不肯进来。但单医生却大大方方走了进去。

一看到单医生进去,那个看着像老板的老年男子便笑咪咪说道:“我说单医生,您现在是不是名声大了,就看不起我们这种破地方了,好长时间没看见过您了。”

“吴老板说哪的话,我一个穷医生,哪敢看不起你们当老板的。更何况你还是个拆迁大户。”

两个人一顿寒暄,一看就是认识很久的老熟人了。

赵龙便是有不满,此刻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如单医生的意了。

“单医生,还是老样子,鸭腿饭加个鸭腿?”

“这我得问问了。今天可是别人请我吃饭。”

吴老板这才看向赵龙,随后用眼神询问了一下单医生。

单医生笑了笑:“一个患者家属。盛情难却,只能腆着脸白吃白喝一回儿。”

赵龙还能说些什么。只好给两人都点了一份鸭腿饭。单医生那份另加了个鸭腿。

鸭腿饭好不好吃,赵龙没什么感觉,只是无精打采地吃着饭,听着吴老板跟单医生唠家常。

但应该不难吃,反正赵龙把一盘子白饭都吃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让赵龙有些意外的是,单医生虽然都是个80出头的人了,但是饭量却比他这个20多岁的壮小伙还大,一大盘白饭加两个大鸭腿,吃的是干干净净。不过这让赵龙到安了一些心。

至少单医生没骗他,是真的很喜欢这家的鸭腿饭。

那么请单医生吃饭这件事,到底是办成了。

等单医生吃完了,赵龙起身去扫码结账。

单医生擦着嘴,笑着跟坐对面的吴老板说了一句:“这孩子人不错。”

吴老板回头看了赵龙一眼,起身走过去,伸手拦住了赵龙的动作。

“单医生于我们一家有大恩,按情理,他来我们家吃饭,我们是不该收钱的。但是没办法,单医生有自己的操守,如果我们不收,他就不来,所以我们就收了。但是也有个规矩,最开始他来吃饭的时候,鸭腿饭卖10块。虽然后面物价涨了,但对他,这个价格不能涨。所以他来我们家吃饭,一律十块。你是单医生带来的,一视同仁,也只收你10块。”

赵龙转头看了看单医生,却发现单医生笑眯眯端着一次性杯子在喝水,没有任何说话的意图,摆明了让他们两个自己协商。

赵龙其实不在意10块还是20块,他也很尊重这个吴老板和单医生之间的关系,但他觉得今天毕竟是特殊情况,明明是他请单医生吃饭,如果只按十块给,那就说不过去。

但吴老板说什么都不答应,还摆出一副你再说我就一分钱都不收了的态度。

二人僵持了片刻,最后还是吴老板让了一步:“这样,我们都是单医生的朋友,别弄得这么生分。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小赵。小赵啊,你这次也别和我争这10块20块.你要觉得过意不去,下回你多来照顾照顾我生意。”

赵龙听了,也觉得再争下去就该争出火气了。他是来请单医生吃饭的,不是让人家来看吵架的,只好点头答应。

吃饭一事就此似乎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可过了有一个多星期,等赵龙再次来到这家饭馆,跟吴老板聊了几句,他才意识到单医生也许并不是单纯想吃阿婆饭馆家的鸭腿饭。


     若赶上阴雨连绵,湿稻谷可查、不容抹杀的事实。近年来,美国国内的民粹主义、反华情绪有所抬头,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展示了负责任的大国担当。虽然我们已经走过千山万水取7个省份开展实地督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