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劫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劫数 (第1/3页)
    

  

  南都大学坐落于南都城北区,是一所在改革开放中创立并崛起的新兴地方综合性大学,由教育部与当地市政府共同建设的重点大学,即是在全国也是可以排进前百之列。

  

  当楚白从公交车上下来时,时间已经快到上课时间了,不过教授这门课的老师平时都不点名,所以楚白也不怎么着急,依旧以平常的速度向着教学楼走去。

  

  几乎在快要响铃的时候,楚白才施施然的来到教室门口,环视一圈后,就径直走向了坐在教室后排的四个人。

  

  “来了。”赵强向刚刚在旁边落座的楚白打了声招呼,其他三人也跟着点了点头。

  

  “嗯,差点迟到了。”

  

  这四人是楚白没搬出寝室前的室友,大一的时候学校禁止带电脑,几人一起玩的还不错,聊天学习,吃饭玩闹都一起行动,后来到了大二,大家都从家里带来了笔记本电脑,开始了一起开黑打游戏之旅,不得不说在男生之间,游戏永远是一道绕不开的话题,交情往往就是在几盘游戏中深厚起来的。

  

  而楚白却恰恰就是在那段时间接了兼职搬出了寝室,就这样,其他几人关系越来越亲密,而与楚白的关系则慢慢疏远起来,到了现在也已经只是习惯性的坐一起,打声招呼聊聊天的程度而已了。

  

  “林志杰怎么不在?”楚白一边拿出课本一边随口问道。

  

  林志杰是寝室最后一人,平时跟楚白聊的多一点,相对而言关系也好一点。

  

  “他小子最近走了桃花运,竟然交到了个女朋友,昨晚他女朋友大半夜还打来电话,一直聊到三点多,看上午是夏老师的课,干脆就不来了,现在还睡着呢!”一个头上戴着眼镜,身体有些瘦弱的男生王应飞,满脸羡慕嫉妒的说道。

  

  “这小子有一手啊!”楚白也跟着感叹了一句。

  

  其实楚白心里也是有些羡慕的,但是他每天忙碌在学业、兼职与形意拳之中,都恨不得把时间掰成两半用,哪还有时间谈恋爱。

  

  正聊着的时候,上课铃声响起,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慢悠悠的走到了讲台上,一边打开放下讲义,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今天我们来点一下名啊,被点到的同学站起来喊一声到,没到的同学,期末考试统一扣十分。”

  

  夏老师话音刚落,教室里就一片哗然。

  

  五人顿时相视苦笑。

  

  “我来打电话吧,但愿夏老师不要太当真。”赵强无奈的道。

  

  ……

  

  上完下午唯一的一节课后,时间才到三点多,楚白像往常一样与五个曾经的室友道了别,去了图书馆,他没有像其他学生一样有课余活动,楚白的时间很紧,晚上的兼职已经占去他大半的课余时间,因此他决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学习的机会。

  

  一直到五点多楚白才放下书本,他收拾好书包,就去往了食堂吃饭,学校食堂的菜说实话其实味道很一般,只要家里经济条件稍好一些的,就很少来这里吃晚饭,但是楚白却很满意这里,因为食堂只需要付一元的饭钱就可以无限量的添饭,汤也有免费的清洁汤可以喝到饱,非常的实惠。

  

  吃完晚饭,楚白就坐公交车来到了打工的便利店。

  

  此时,便利店里正有几个客人在结账,柜台后的店长抬起头,冲楚白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楚白也同样点头以作回应,然后就径直走向休息室。

  

  当楚白换好衣服出来时,店里的客人都已经离开了。

  

  “小楚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走了,休息室桌上放着的那些面包是快过期了的,你晚上就当夜宵吃了吧。”

  

  说话的店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去年他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后,家里他老婆一个人就管不过来了,所以这才请了楚白,他自己好有更多时间回家陪老婆孩子,而且他知道楚白家里情况,所以平时多有照顾,经常把快过期的食物分给他吃。

  

  “谢谢店长,您慢走。”

  

  店长换了衣服,摆了摆手就走了。

  

  送走店长以后,楚白就坐到了柜台后面进入了状态,收银、补货,整理货架,做的一丝不苟。

  

  直到接近凌晨一点时分,楚白才疲倦的躺回自己的床上。

  

  打开手机随便刷了刷新闻之后,楚白就感觉到了些许困意,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之时,他注意到了同样放在那里的“星空”装饰。

  

  “星空”是他为那个蓝色玻璃管装饰物取的名字,无数的银白小颗粒在天蓝色的液体中一闪一闪的,美丽的跟真的星空一般。

  

  抚摸着“星空”装饰,楚白嘴角不自觉的翘起一丝弧度,心情不知为何竟变的有些愉悦起来。

  

  楚白举起这个美丽的装饰置于灯光之下,明亮的灯光穿过管身,照在楚白脸上映出一片瑰丽的天蓝色。

  

  楚白望着手中的“星空”怔怔出神,手不自觉的将它缓缓贴在自己的头上。

  

  顿时,一股金属特有的冰冷感霎时间传到了楚白的额头,心灵不知为何突然变的平静起来,仿佛什么烦恼都消失了一般,楚白缓缓闭上眼睛,整个人进入了一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奇妙状态,精神变的空灵,身上的疲劳也犹如抽丝一般一缕缕的散去。

  

  与此同时,玻璃管中的神秘蓝色液体仿佛也受到了影响,竟然开始慢慢的翻腾起来,就像是海边拍打沙滩的浪花一样,一下下的拍打着玻璃管壁。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玻璃管中翻腾的蓝色液体渐渐平息下来,楚白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刚刚睁开眼睛的楚白,精神还沉浸于刚刚那种平静空灵的状态中,心境平静像一潭湖水,他再一次打量起自己手中的“星空”装饰,心中冷静的判断着自己刚刚进入的那种状态,不知是靠运气无意中进入的,还是靠自己手中这个东西的功劳,他虽一时间分辨不出,但是直觉却告诉他,自己手中的这个东西不简单。

  

  又放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楚白就惦记起明早的晨练,虽然现在楚白已经完全没有了倦意,但他还是强制自己去休息。规律作息一直是他所坚持的东西。

  

  楚白将“星空”放回床头柜,就关上灯闭目休息了。

  

  黑暗中,玻璃试管中蓝色液体依旧安静的待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有其中银白色小颗粒的旋转速度似乎相比昨天又加快了一分。

  

  清晨,楚白按时的在五点半醒来,可与以往不同是,他此时感觉自己精神抖擞,就像是饱饱的睡了一觉睡醒一样,完全不像以前醒来还有一段时间迷迷糊糊。

  

  “今天我是怎么了?怎么精神这么好?”楚白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接着,楚白就马上联想到了自己昨晚发生的事。

  

  “难道是因为昨晚那个状态的原因?”

  

  这样想着,楚白就又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星空”装饰,用拇指摩挲了几下玻璃管面,心中不禁泛起些疑惑。

  

  “不想了,晚上再试试吧!”

  

  想到这里,楚白心中就不再迟疑,直接翻身起床。

  

  洗漱,煮粥一如从前。

  

  楚白今天的晨练格外顺利,他觉得自己的精神相比过去好像更加集中,每一记劈拳所带动的肌肉变化,他都能更加敏锐的感觉到,只要今后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他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领悟“整劲”了。

  

  因为现在状态极佳,再加上今天上午第一节没有课,楚白就又多练了一会儿,一直练到身体有些疲倦这才停下。

  

  这天,楚白一整天的精神都很旺盛,学习也仿佛变的轻松起来,但是越是这样,楚白心中就越是疑惑,不禁对晚上的试验有些期待起来。

  

  好不容易结束一天的工作后,楚白回到家中,他按捺住自己心中的冲动,没有直接就开始实验,依旧按照往常的节奏,有条不紊的处理着自己的个人卫生,与明天早上的准备工作。

  

  楚白是一个极为自律的人,特别崇尚国学中“化性起伪”思想,

  

  “化性起伪”中“性”指的是人的天性,也指贪婪、懒惰等等本能,“伪”就是人为,指的是后天教育。综合起来就是说用礼义法度等后天的教育去引导人的自然本性,使之树立道德观念。

  

  而楚白自己的理解,则是要克制自己的懒惰、冲动等负面本能,来时刻保持自身的理智。

  

  楚白也正是这样严格要求自己的。每当自己在生活与学习中出现偷懒、贪心、急躁等情绪时,他都会竭力克制,不让这些负面情绪控制自己,竭力达到自己预先制订的目标。

  

  保持日常中的生活流程也正是其中的一个小窍门,虽然这样做会显的有些刻板,但却有助于锻炼自己的克制力。

  

  做完这一切,楚白才钻进被窝,他靠在床头,深呼了一口气,有些激动的拿起“星空装饰”,心砰砰直跳,学着昨晚一样贴在额头。

  

  冰冷的金属贴着楚白的额头,四周静悄悄的,楚白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但是过了良久,什么也没发生,楚白失望取下玻璃管,叹息一声。

  

  “果然是我想多了,这世上哪有这么神奇的事。”

  

  忽然,正失望的楚白仿佛想到了什么。

  

  “昨晚我进入那个状态的时候,身心放松,心绪也很平稳,莫非是我因为我刚刚心绪太过急躁,所以才无法进入那个状态?”

  

  想到这里,楚白再一次把“星空“贴在自己额头,闭上眼睛,心中默念着形意拳拳谱,慢慢的,楚白感觉心中越来越平静,仿佛心湖的波澜被一只手温柔的抚平,心灵则如愿的再次进入了那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以后,楚白缓缓回过神来,心里依旧处于波澜不惊的状态中,楚白发现他只要处于这个状态中,自己的头脑就会格外灵活,思绪也更加的清晰。

  

  “这种情况有点像是佛门中所说“入定”,如果这就是入定的话,那今天白天发生的事就说的通了,恐怕就是入定带来的心神专注的效果,而“星空”在这里所起到的作用,应该是类似于仪式一类的存在,是起到心灵暗示的作用,就像是古人入定之前会焚香祷告沐浴更衣一样,这东西本身应该并没有什么特殊。”

  

  楚白心中觉得自己的分析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他欣喜的掂了掂“星空”装饰,道:

  

  “你可真是我的吉祥物啊!”

  

  虽然楚白完全不感觉累,但是作息规律是他一贯所推崇的,在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楚白就面带微笑的睡去了。

  

  

  

  


     “肉品品质检验是屠宰全过程见》指导下展开了相应改革。(五)党员教育基地、党员先锋岗、党建宣传栏(墙),以健全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机制,推动诉源治理。鲜为人知的是,皮影戏里不只有中国民间传统艺术,切实履行国际义务,保障非自治领土人民合法权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