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围炉夜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围炉夜话 (第1/3页)
    

莫鬼房间客厅内,刘涛早就在此恭候多时了。

“队长!!!”

刘涛嬉皮笑脸的围上莫鬼,一副欠揍模样。

莫鬼二话不说,上去就给他一个熊抱。

莫鬼打开冰箱,翻了半天,递给刘涛一瓶红星二锅头。

雪花啤酒并不是他的菜,相比啤酒莫鬼更爱喝白的。“连桀骜你都敢揍!活的不耐烦啦!!!”

“嘿嘿,谁叫他不要脸找你事!我真想不明白队长你事怎么忍受下来的,炼了霸体,免疫一切控制?”

“我从步入高中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羞辱你的人,除非你能杀掉他,不然付出其他非武力伤害,到了最后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直接干掉他,来的有实在意义。”

“这精辟的回答,绝了!”刘涛做模做样的给莫鬼竖起了大拇指。最亮眼的是刘涛的表情,非常生动传神。

莫鬼笑骂道,“滚,这可都是我用生命换来的人生教训!”

“刘涛记住了,今后我不准许你逞莽夫之勇了!!!”

“怕个鸟我又不虚他桀家!”

“行,你有种,你厉害!”莫鬼打开冰箱,又扔了一瓶白酒过去。

“我刘涛至今没遇到能把我喝趴下的人,人送酒场小霸王。”刘涛将第一瓶二锅头剩余部分一饮而尽。

莫鬼同样不尽兴地重新开了一瓶白酒,凌乱的茶几上,瓜子花生被弄洒,俩人吊儿郎当的搭着腿。

“刘涛!虽然你犯了莽夫之勇是不理智行为,可我还得谢谢你,由衷的!!!”莫鬼戳着自己的心窝子口,铿锵有力地道。

“队长你喝醉了!”

“百分九百没有!!!除了那个女人,你是第一位敢站出来为我出头的人。”

“那有什么,嗝儿……为兄弟两肋插刀不在话下。”

望着喝成一滩烂泥的刘涛,莫鬼眼角湿润了。

“提前说好啊,这事翻过去了,哪怕再遇到桀骜,谁都不许冲动。”

呼噜……呼……刘涛喝的不省人事,哪里还有听。

“这小子酒量就这德性,还敢吹牛皮。”莫鬼站立不稳的想道。

莫鬼从屋里拿来一件毛毯小心翼翼的披在刘涛身上。

咚咚,咚咚!

“……”

嗯了半天,屋里都没人回应。

莫鬼衣着单薄,醉意微醺地头顶在诸葛依依房门。

奇了怪了,这个点她不该上班吧?

叮咚……叮咚!莫鬼又嗯了几声门铃。

莫鬼手不老实的拧动门把手,这一拧不要紧,竟然把门给拧开了。粗心的诸葛依依连门都忘记反锁。

喝醉酒的莫鬼,也没有多想,扶着墙摸进诸葛依依家里。

刚进诸葛依依家里,登时一阵玫瑰芳香扑入鼻腔,屋里粉色的装饰,叫人流连忘返,一股少女情调。

最里头一间半透明洗浴间,里面热气腾腾,水流哗啦啦的响。沉浸音乐世界的诸葛依依,还没意识到一只大灰狼,悄无声息地溜进自己的家。

由于酒精作用,意识渐没模糊的莫鬼。顺着优美的歌声,停脚在洗浴间入口。

察觉到外面异样的诸葛依依,连忙把喷头热水开到最大,好叫热气充盈,避免外面人看见。

诸葛依依伸手去抓浴巾,结果抓了个空!!

忘记拿了,要不要这般倒霉。

喝懵了的莫鬼手摸到洗浴间把手上,剧烈拧动起来。

这下,里面的诸葛依依慌了的不行。

真能搞嗤,她这才想起来忘记反锁房门。

越是拧不动门把手,此刻完全酒疯状态的莫鬼使用的力气越大。

诸葛依依在洗浴间里面害怕的大吼大叫,倒了八辈子月血霉了,悬疑电影中出现的镜头叫她给碰到了。“啊……臭流氓,你快给我滚开啊,我房间里面微型摄像头,小心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莫鬼愣住几秒,艰难地晃动脑袋,可还是没有清醒过来。

好在莫鬼此时记不清发生什么事情了,若是莫鬼记得自己明目张胆的偷窥,到时间老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死变态快给我滚走,我告诉你我可报警了啊。”洗浴间里的诸葛依依吓得脸色苍白,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难道要惨遭玷污吗。

咔嚓……洗浴间门把手被莫鬼拧断了,不过门并没有开。

听到门把手被拧断那一刻,诸葛依依吓得心一咯噔。

洗浴间还有个电子锁。

喝醉状态的莫鬼眼前门把手都被自己拧掉了,便开启疯狂砸门。

里面的诸葛依依都快吓哭了,咬着红唇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救。

莫鬼砸着砸着一头栽倒,倚着洗浴间的门,终于酩酊大醉的睡去。

洗浴间里面的诸葛依依发觉外面失去声响,仍不敢出来察看莫鬼走了没有。

诸葛依依被里面湿热的水汽弄的大脑缺氧,呼吸规律都有点不整齐。

俩人就这样僵持下去,莫鬼靠在外面睡觉,诸葛依依吓得不敢刘经理。如果外面的莫鬼吱下声,都不至于会搞成这样,可惜莫鬼醉的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

莫鬼到底是宗师级的异能者,身体新陈代谢速度远甩了常人三条街。

在莫鬼睡着期间,体内多余酒精自动被排除。

醒来后的莫鬼,当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当莫鬼注意到房间粉红设计,瞬间后背豆大的冷汗珠凝结爆炸。

而且洗浴间里面还有一个人影,热水器也在工作。

莫鬼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出诸葛依依家,奈何一不小心就踩到了坏下来的门把手。

微小的动静把打瞌睡的诸葛依依又给惊醒了,“好啊,你还在门口守着呢,得亏我没出去,出去不叫你得逞了吗!”

莫鬼惊地急忙捂住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生怕诸葛依依认出了自己,那自己的名誉可就完蛋了。

莫鬼蹑手蹑脚地缓缓往门口走,里面的诸葛依依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只要逃回去就没有事了,可一想到外面过道上还有监视器,莫鬼便一阵头大。

“算了!”

莫鬼摸摸鼻子,抗拒从宽,坦白从严。自己跑是跑不掉了!

这弄的,以后喝酒得把自己锁好才行,不然又像这样闹出洋相。

“死变态有能耐你继续侯着,我看咱俩谁能坚持住。”

“别叫唤了,咳咳,诸葛依依是我!”

”帅哥快来救我,门口这死变态馋我个把小时了。“

“你能先出来吧!出来我跟你说明清楚事情前因后果,好不好。”

“帅哥你说啥胡话呢,我不方便出去,有事现在就跟我讲清楚。”诸葛依依听是莫鬼的声音,一颗七下八下的心,这才平稳一把。

“我不好意跟你开口,还是等你出来说吧。”

诸葛依依低头看了一眼,一丝不挂的自己,这种令人难以切齿的事情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再说还是在她有好感的莫鬼前面。

“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能原谅我。快穿衣服出来吧。”

“穿个屁,这里面没有浴袍,你给我到屋里拿个吧!”

莫鬼被这极具含金量的话,也是惊地不行。“那你别出来了,听我外面讲完。我昨晚喝了酒,结果喝断片了,做出一些糊涂事。”

听到一直惊扰自己的竟然是莫鬼,诸葛依依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反转,窃喜道,“你的意思昨晚是你趁我没关门,摸进我家里?”

“嗯,对。你要是不信,跟我去我家里瞧瞧,那边还睡着一位呢。”

洗浴间里的诸葛依依憋着笑,没想到莫鬼蛮有意思的跟那些玩玩的海王不一样。“其实我故意逗你玩的,门也是特意为你留的。”

外面的莫鬼僵住了,忽然之间的道歉有点中二。

不,道歉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既然你没事了,晚些再来找你。”

“哎哎,别啊。先帮我拿件浴袍。”

莫鬼把叠落均匀的浴袍放在洗浴间门前摩擦垫上。

“放那去了,我先走了。”

诸葛依依探出洁白如玉的手胡乱摸索,她的手长时间被热气缭绕,白得真的不能再白了。

诸葛依依本来想再撩撩莫鬼的,可外面哪里还有莫鬼身影。

“还好是你……不然……”出来的诸葛依依也被坏掉的门把手绊了一下,她看着手把都掉了的洗浴间门,自己没忍住突然傻笑起来。

回到自己房间的莫鬼,心里慌慌,如同被鹿群撞了一般。

真没想到自己干出了这样的混事,好在他与诸葛依依勉强算熟人了。


     新疆司法机关牢牢把握社会公平正义这一法治价值追求,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从侦查、起诉、审如今,我国的人均预期寿命提高到77.3岁。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的发展振兴是历史的必然,美国需要学习如何府管制香港的依据是中国宪法和基本法,而非《中英联合声明》。当前,世界正处在一壮山河的精神凯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