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初现化剑威能(第三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初现化剑威能(第三更) (第1/3页)
    

蒋铨看着来人露出温和的笑意:“小兰你怎么来了?”

  来人便是蒋家大小姐蒋兰,蓝城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蒋兰指了指温樊:“我也是为这事而来的!”

  温樊呆呆的看着蒋兰:“好美!仙女啊!”

  蒋铨笑了笑:“小事而已,而且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就不劳烦小兰你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为前往龙血学院做准备!”

  “不耽搁的!”蒋兰说道:“而且我也不觉得这件事就是温樊做的!”

  “为何如此说?”幽明说道。

  蒋兰微微一笑:“很简单!温樊仅仅只是五次炼骨的武徒而已,蒋天庆是六次炼骨武徒,其他人也全都是四次炼骨、五次炼骨再加上幽家的人,最少都十多个了吧!”

  “恩!没错!”蒋铨说道。

  一旁幽明脸色冷了下来:“蒋兰小姐这是要给温樊整个小畜生开脱吗?”

  蒋兰摇了摇头:“不是为温樊开脱,仅仅是拿事实说话而已!”

  “一个五次炼骨的武徒再厉害也不可能在十多个境界相当的人围攻当中全灭对方,而且还有至少一个境界比他高的,幽明长老我想问你一下这可能吗?”蒋兰看着幽明。

  幽明脸色难看,他找不到借口来反驳:“当然不可能,但如果他有帮手呢?”

  “幽明长老你是在说笑话吗?”蒋兰说道。

  “小蓝不得无礼!”蒋铨说道。

  幽明摆了摆手表没关系,蒋兰接着说道:“温樊一个被颜家逐出家门的弃子你觉得谁会在这个时候帮他?而且是冒着得罪我们蒋家和幽家的风险去帮他?”

  蒋铨点了点头:“小兰你说得有道理,或许我们是真的冤枉他了!”

  一边当了许久看客的温樊终于开口说到:“看来你们蒋家还是有明白人的,没有被某些有心人给利用了!”说话间好不避讳的想幽明。

  幽明装作没看到自顾自的说到:“二位有所不知,这温樊有一位师傅,实力深不可测,我的手就是他师傅的杰作,当日他师父都没有现身,突然袭来的一道气息我的手就成这样了!”

  蒋兰和蒋铨看向幽明的手,此时幽明的手裹着厚厚的纱布,蒋铨说道:“此话当真?”

  幽明点头:“绝无半句虚言!”

  “幽明长老你可别说笑话了,如果温樊真的有这样一个师傅的话您觉得我们此时还能够安然无恙吗?”蒋兰却是根本就不相信。

  温樊也开始起哄:“就是!我师父麦兵这么厉害我怎么不知道啊?看来是我师傅麦兵藏得特深啊,心甘情愿的过着穷酸的日子。”

  “你师父是麦兵?”蒋铨问道,蒋兰也看向温樊。

  温樊点头:“没错!前几天刚拜的师傅,在尚苑酒楼后厨工作,专门负责屠宰元兽!”

  “没想到啊!我师父居然这么厉害!那你们要小心一点啦,万一被我师傅知道了你们就小命不保了!”

  幽明脸色难看,此时蒋铨已经明显的不相信了,幽明冷着脸:“那你怎么解释你浑身是血的从城外回来啊?”这是幽明最后的倔强了。

  “我都说了我身上的血是在他多少山脉历练的时候沾染的元兽的血!”温樊不耐烦的说道。

  “你能证明吗?”幽明冷笑。

  “当然能啊!”温樊信心十足的说道,随后又看向蒋兰:“还请蒋兰小姐回避一下!”

  蒋兰点了点头冰雪聪明的她已经猜到了温樊要怎么证明了,蒋兰走了出去顺便把门都给带上了。

  屋子里面就只剩下了蒋铨、幽明和他自己三个人了,蒋铨说道:“现在只有我们三人了,你要如何证明?”

  幽明似笑非笑的看着温樊,仿佛一切尽早掌控之中的样子,温樊嘴角微微上扬:“简单!”

  说完温樊就开始脱衣服,不一会温樊上衣一件不剩:“蒋铨长老还有幽明长老二位看看我身上可有伤口?”

  幽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无奈的说道:“没有!”

  温樊接着说道:“按照你们所说,我如果是凶手,而且是浑身浴血回来的,那么我身上绝对会有伤口对不对?”

  温樊一边说一边穿衣服,穿好衣服之后蒋兰推开门走了进来,刚才房间内三人说的话她在门外都听的一清二楚,蒋兰说道:“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吧,我劝两位还是抓紧时间查找真相,别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才是!”

  幽明脸色十分难看,恶狠狠地看着温樊,仿佛要把温樊碎尸万段一样,蒋铨朝着温樊鞠了一躬:“对不住了温樊小友,今日是本长老孟浪了!”

  温樊摆了摆手:“不妨事,事情说清了就行了,没关系的!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蒋兰转身离开了,温樊紧随其后:“蒋兰小姐今日多谢你了,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不用感谢我!是你师父麦兵让我来救你的!”蒋兰冷冷的说道不带一丝感情。

  “你认识我师傅?”温樊说道。

  蒋兰点点头:“尚苑酒楼就是我蒋家的产业,你说我应不应该认识?”

  “原来如此!”温樊不依不饶的跟在蒋兰身后。

  “大门在那边!”蒋兰指了指大门的方向:“赶紧回去吧,明天再来这找我,给我当陪练!”

  温樊听后呆了:“幸福来得太快了吧!都说打是亲骂是爱,爱得不行用脚踹!虽然是来当陪练,但是可以亲密接触啊!哪怕是挨打那也是很幸福的啊!”

  温樊站在原地失神的傻笑,回过神来的时候蒋兰已经消失不见了,温樊转身离开了蒋家回到小院,一路上笑容根本掩饰不住,心中里的激动溢于言表。

  回到自己的房间温樊躺在床上回忆着蒋兰的身影:“好美!怎么能够这么美!当陪练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然后在慢慢的拉近距离!”

  温樊一边想一边傻笑,不一会温樊平复了一下心情,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扔到了一边,心念一动进入元武空间正式开始第六次炼骨。


     文献深刻分析了党强大领导力和执政力的来源,阐释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能够把亿万人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创新理论始终是我们党经受风险考验,实现历史使命的强大思想武器。在创作结构形式上施光南不拘一格,大胆突破歌词预设的传统两段体分节歌式的曲成长:志愿服务是不可或缺的特殊体验。郭开元认为,取得的成效要形成持续机制,“有关部门要联合执法综合监管,以这份所谓报告是一份彻头彻尾的政治报告、虚假报告,毫无科学性和可信度。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