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幽剑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九幽剑魔! (第1/3页)
    

“起来吧。”

正当霍仙子以为路乞儿会继续侵占她的身子之时,却听他淡漠的声音传进耳朵。

这么完了?难道是自己的身子对他没有吸引力?

不知为何,霍仙子的屈辱的心头此刻却浮出一丝失望。

见路乞儿背着双手背对着自己,她急忙从须弥戒中拿出一套干净的衣裙,胡乱的往身上套着。

余光无意间瞥见路乞儿的手,刚才还鲜血淋漓,现在竟是已经快要愈合了。

这么强悍的恢复力,特别的血液,莫非这个男子是妖族?

“你到底是谁?”穿戴好之后,霍仙子冷声问道。

路乞儿转过身,并不说话,只是望着她笑了笑,然后视线下移,将目光停在她的胸前。

霍仙子想要捂住那两座山峰,脑海中却突然闪过刚才那个旖旎的画面,瞬间俏脸绯红。

算了,不是都看光了,还有什么好遮掩的。

见对方目光灼灼模样,她的虚荣心又开始作祟,于是故意将胸向上挺了挺。

不是没兴趣吗,那还看这么久,呵,男人就是虚伪。

路乞儿摸着下巴盯了一会儿,然后突然一脸遗憾的评价了一句:“有些下垂啊。”

“我要杀了你!”

霍仙子这样高傲的女子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辱,伸手一招,那插在翠竹上的短剑破空而来,转眼便被她握在手里。

刚想和这个几次侮辱自己的混蛋拼命,丹田之中又是一阵钻心之痛。

霍仙子顿时脸色苍白,半跪在地,痛苦的捂着肚子。

她抬头望向这个静静站在自己身前的青年男子,眼神之中寒芒逼人。

“想好了吗,是死还是做我的奴隶?”路乞儿笑问道。

“呵呵...”霍仙子突然笑了,“你就准备承受烟山居无尽的怒火吧。”

说罢,霍仙子突然举起手中的短剑,搭在自己的脖颈之上。

“啪!”

路乞儿大道不好,一脚将她手中的短剑踢飞。

“你做什么?”路乞儿厉声问道。

他没想到霍仙子会这么果决,一言不合就要引颈自刎。

“呵,怎么,怕了?”霍仙子嗤笑道。

“怕?”路乞儿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

他蹲下身来,猛然捏住霍仙子的脖子。

“你死了,老子去哪里找这么漂亮的丫鬟?”

霍仙子死死盯着路乞儿,脖子受制于人,让她有些难以呼吸。

“我...霍仙子...此生只会给一个男子低头,他叫路乞儿!至于你,没这个资格!”霍仙子依旧一副讥讽的表情。

路乞儿愣了一下,神情随即变得古怪起来。

若是她知道自己就是路乞儿,不知会作何感想。

“很可惜,你说的龙使早就死了。”路乞儿冷笑道。

“呵...无知!”霍仙子不屑道。

路乞儿闻言有些惊诧,听她的意思,似乎是知道自己还活着。

“你别去招惹姜晔,我带你去见他。”思考片刻,路乞儿慢慢松了手。

霍仙子闻言惊异道:“你知道他在哪里?”

“没错,我要去找他决斗!”

“为了姜晔?”霍仙子冷声问道。

“你去杀姜晔,不也是因为她是龙使的女人吗?”路乞儿反问道。

霍仙子想了想,并未反驳。

“你怎么知道他在哪里?”霍仙子突然盯着他问道。

路乞儿神秘一笑,“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你是战神宫的人?”霍仙子又问。

路乞儿摇了摇头,道:“告诉你也无妨,我是鬼谷的人。”

“你的长相可不像是北方异域的人。”霍仙子显然有些不太相信。

“我易了容的,你再看看。”

路乞儿心念一动,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异域青年。

为了不暴露更多,他没有改变身上的衣服。

“信了吗?”路乞儿笑问道。

“这才是你真实的模样吗?”霍仙子显然已经信了七八分。

路乞儿又变回之前的书生模样,理了理头上的头发,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装扮。

犹豫片刻,霍仙子才开口说道:“我答应你,先不去杀姜晔。但是你敢骗我,我会让你亲眼看着心爱的女子死在自己的面前。”

“好。”路乞儿此时已经没有太多的筹码,只好先拖着了。

“你要先解了我身上的蛊。”霍仙子说道。

路乞儿摇了摇头:“我现在还不相信你,不过,你可以放心,只要你安分守己,我不会伤害你的。”

霍仙子点了点头,脸色缓和了不少。

“日后等你解了我的蛊,我依然会杀了你。”霍仙子突然寒声道。

路乞儿耸了耸肩,笑道:“随你。”

“带路吧。”霍仙子伸手召回自己的短剑,冷冷的对他说道。

路乞儿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行。”

“你框我!”霍仙子又举起了手中的短剑,阴沉的看着路乞儿。

“我现在还有事要做,之后才能带你去找他。”路乞儿淡淡解释道。

霍仙子冷笑道:“难道你也对龙使密藏有兴趣?”

路乞儿不答,只是背着双手缓缓向前走去。

“莫非是为了姜晔?”霍仙子跟在身后追问道。

路乞儿转过看向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子聪明得让人讨厌。

“你保护不了她的。”霍仙子抱着短剑和路乞儿并肩而立。

路乞儿转头便看到她双臂之上挤出的饱满弧度,急忙移开了目光。

“人这辈子,有一些事是必须要去做的。”

“你现在已经解决了我,接下来呢。”霍仙子眯着双眼盯着他的脸。

“先回去再说。”路乞儿说完便走。

霍仙子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听说你们鬼谷能预知未来,能不能为我看看。”霍仙子突然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路乞儿随意问道。

霍仙子罕见的露出一丝娇羞之色,“我和路乞儿的姻缘。”

路乞儿不禁无奈道:“死心吧,你和他没有什么好结果。”

霍仙子愣在原地,寒声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路乞儿也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她:“你连他的面都没见过,更不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凭你的姿色和出身,什么样的男子找不到,为何非他不可呢?”

霍仙子嗤笑道:“除了他,这世上还有何人配得上我?”

路乞儿翻了个白眼,没有和她继续这个话题。

霍仙子突然抬头,自信的笑道:“我一定会让他爱上我的!”

“我赌他不会!”路乞儿淡淡回道。

“为何?”

路乞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因为,我了解他。”

“呵……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霍仙子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以后你会知道的。”路乞儿头也不回的说道。

暮色沉沉,路乞儿和霍仙子才回到了客栈。

城里很多人都认识霍仙子,更何况她才在街上闹了一通,不认识都难。

众人见她此时和一个儒雅的青年书生一起走来,都急忙让出路来。

谁都不愿意招惹这个名声在外的小母老虎,霍仙子倒是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神情一如往常般倨傲。

不远处的一个阁楼之中,一位白衣胜雪的青年正站在窗口,饶有兴趣的望着从街上行来的路乞儿和霍仙子。

这个青年丰神俊朗,伸出食指卷着耳边的发髻玩弄着,身后站了一个仆人模样的灰袍老者。

“那就是烟山居的霍仙子吗,果然如传言一般,目中无人。”白衣青年笑了笑,又将视线放在路乞儿的身上,“他又是谁,也是烟山居的?”

老者立在原地并不搭话,所以就像是白衣青年在自言自语。

良久,青年才收回目光,回头笑道:“烟山居的人脾气太臭,要不我去勾搭一下那个宁国长公主,搞不好还能弄个驸马爷当当,你说怎么样?”

老者淡淡说道:“那个公主太危险。”

青年依旧笑意涔涔,活动着自己的脖子,发出“咔咔”的声响。

“听说是那人的女人,你说,如果他还活着,知道自己的女人有难,会不会出现呢?”

接着,不等老者回答,青年就自己给出了答案。

“会!”

玛沙不在,路乞儿带着霍仙子直接进入房间,随手布下了一个结界。

“你就待在这里吧,我要出去一趟。”路乞儿道。

霍仙子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

路乞儿没在意,说完就从窗口一闪而逝。

等路乞儿走后,霍仙子才冷哼一声道:“我倒要看看你想干什么!”

说罢,也跟了上去。

路乞儿来到街上,街道上亮如白昼,虽然人比白天要少了一些,不过还是显得极其拥挤。

确定了一下方向,路乞儿便慢慢朝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融入了人群之中,再加上他金丹境后境大圆满的灵力波动,就显得更加不起眼了。

本来他还计划偷偷潜过去,不过现在是晚上,百鬼夜行,难免会遇到一些,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走过去。

越靠近城主府,街上的人就越少了,不过路乞儿知道两旁的阁楼之中,隐藏着很多不同的气息。

修炼《御龙大典》中的炼魂之后,路乞儿的神识感知力变得非常敏锐,尽管对方伪装得很好,可还是能被他感应到。

霍仙子远远的跟着路乞儿,见他似乎没有暗中行事的打算,心中也不禁疑惑,难道他就这么大张旗鼓的去城主府?

不一会儿,路乞儿便在城主府的门口停下了脚步。

他背着双手,抬头望向城主府门上的牌匾。

最后将视线落在那两个守门的符甲士兵身上,淡淡的笑了笑。

“什么人?”士兵也看见了不远处的路乞儿,当下便喝道。

话音未落,路乞儿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鬼鬼祟祟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其中一个士兵见状便不满的骂道。

“哈哈,估计又是一些痴心妄想的杂毛,不管他。”另一个士兵笑着宽慰道。

见路乞儿低着脑袋往回走来,霍仙子赶紧闪进一旁巷子之中。

“你在哪里?”路乞儿走着,给玛沙传音问道。

“城主府。”玛沙立即回道。

路乞儿闻言也是一愣,玛沙竟然能在这么严密的守卫中混进城主府,连他都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经过霍仙子藏身的小巷,路乞儿突然停下脚步,轻声笑道:“出来吧。”

霍仙子的身影慢慢从黑暗中显现出来,“你是在散步的?”

“失望吗?”路乞儿笑着反问道。


     作家魏巍撰写的《谁新冠肺炎的可能性。一是必须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高度把握新时代党的民族工作的历史方位,以实这一发现可以使研究人员避免进入“死胡同”。第二届上海“五五购物力,助力构建新发展格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