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毒剑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恶毒剑罡 (第1/3页)
    

十几名神捕卫紧张的拿着武器,面对来的五百多个人,英勇的杀去,与五百个人战斗在一起,不让五百个人冲过他们,杀向后面逼毒的神捕卫。

战况十分的惨烈,一个个神捕卫倒在脚下。

可是这些神捕卫却没有退让半分,即使自己身死,也不让这些人冲过去。

趁这个时候,十方秀才恢复了一下体内的浩然之气,山水画这副图真是耗气大能啊,刚才使用山水画消耗了他不少的浩然之气。

浩然之气等同于武者体内的气劲,不过比气劲的威力更强。

其实十方秀才可以用低级的画轴攻击的,花费的浩然之气也少些,只是威力太低了,对付面前这么多人,发挥不了多少的威力。

可是现在不管怎样,他要用他随身携带的两大终极画轴,不然他是无法脱离困境的。

他其实可以逃脱,以他炼骨层次的战力,无人能追上他,只是他修炼的可是浩然之气,心正无邪,他无法做出独自逃跑的事来。

所以他只能硬拼了。

随即把手中的山水画画轴放到了后面的盒子里,又从盒子里抽出了一个画轴。

他缓缓的把画轴展开,只见上面笔走龙蛇写着一个个大大的困字,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困字上勃然而发,向着冲过来的几百人,还有五大血手,困压而去。

当困压到他们的身上时,形成了一条条透明的丝线,把他们笼罩住,困住,动颤不得。

随即向着所有的神捕卫说道:“不要留在这里,现在就离开。”

那些正在逼毒的神捕卫,听到后马上停止逼毒了,用气劲暂时压制毒性,运用轻功向着远去逃去。

其中韦一笑疯狂的向着远外逃去,他现在悲愤异常,先前归元城的神捕卫被灭掉了,他花了很大的代价,用背后的关系,保留了他的副捕头的位置,可是现在他又被血手人屠给算计了,这次他的这个位置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了,甚至还有可能会受到处罚。

算了,不想这些了,等逃出去解了毒后,他一定要马上反扑,把血手人屠给杀掉,立功赎罪,说不定以前的罪全部划掉,还会奖励他。

看到他们向远处逃了之后,十方秀才把画卷收成了画轴的样子,和剩下三个没中毒的神捕卫向着远方逃去。

可是他们刚逃出驿站,只见一个人正与韦一笑为首的几十名逃出的神捕卫在打着,在这个人的脚下已经有十几个神捕卫躲尸了。

“血手人屠!”和十方秀才一起逃出的神捕卫,其中一人不由自主的喊道。

十方秀才双眼一凝,面前这人就是血手人屠,实力和他差不多,怪不得派自己来抓杀他,只是自己用了困字画,体内的浩然之气损失了一半,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上血手人屠很难赢。

虽然有韦一笑牵制,但是韦一笑还中了毒,一身的实力发不出三成,即使十方秀才和韦一笑联合,也不是血手人屠的对手。

不过十方秀才还要出手,他必须把神捕卫的人救了,不然这次事件过后,他见死不救,神捕卫如何看他。

十方秀才从后面的盒子里,拿出了一个画轴,他把这个卷轴展开,只见里面画了一个朱红色的炎炎大日,炙热的温度以煌煌之威,照射向血手人屠。

血手人屠的皮肤顿时被照射的由白变红,然后皮开肉绽,冒起淡淡的黑烟。

血手人屠面对如此的攻击,没有丝毫的喊痛,反而用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口,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伸手一抓,把一个攻过来的神捕卫的脑袋给抓爆了。

十方秀才脸色剧变,他没有想到他的日焰画轴不管用,不过他也只使了四成威力,那么他使用十成威力,他不信血手人屠就能挡得住。

随即把浩然之气输入到日焰画内,顿时日焰画里面的太阳大放光明,而照到血手人屠身上的温度直线升高,皮肤变成了深红色,滚烫滚烫的,皮肉寸寸断裂,露出了里面的血液,血液流动中被蒸干,冒出了浓浓的黑烟,甚至他的眼睛里,口鼻里所显出的血肉也冒出了黑烟。

实在是恐怖至极!!

啊!!

血手人屠大叫了起来,眼睛变成通红之色,不再杀围着的这些神捕卫,而是杀向十方秀才。

“你们快离开,他由我来对付。”十方秀才大声的说道。

在声音落下的同时,韦一笑首先运用轻功向外着逃去,其它的神捕卫也紧接着向外逃去。

周安看到这一幕笑坏了,这些神捕卫太无耻了,说逃就逃,一丝的犹豫都没有,留下了十方秀才在那里。

十方秀才看到嘴也直抽抽,不过他只得这样做,他体内的浩然之气不允许他做出不忠不义之举来,不然就会散掉。

这也是每个修炼浩然之气的缺点,如果周安知道这个缺点不知还有没有想法,想要找寻方法修炼浩然之气。

当血手人屠冲过来的时候,十方秀才马上把日焰画轴一合,放到了后面的盒子里,然后快速的拿出了另一个画轴,是山水画,马上展开,顿时无数山峦浮现在十方秀才的头顶上,带着无限的压力,向着血手人屠而去。

狂奔而来的血手人屠,顿时飞了出去,不过只飞出了两米远,然后再次向着十方秀才冲来,可是刚冲出一步,又飞出了两米远,血手人屠再冲。

这次血手人屠,浑身冒起了红色的光芒,左手更是如一条烧红的烙铁,一拳带着猛势,向着十方秀才轰去。

血手人屠没有再飞出去,反而一拳轰到了山水画上面,直接把山水画轰成了粉碎。

十方秀才吐了一口鲜血,飞了出去。

十方秀才马上站了起来,从后面盒子里拿出了一个画轴,快速的展开,在上面写着一个杀气凌然的诛字。

同时在十方秀才的头顶处,浮现了一个大大的诛字,极至的速度飞出,化为一道流光,向着血手人屠的眉心处射去。

十方秀才拿出的画轴是他两大终极画轴之一的诛画,脱胎于口诛笔伐,有诛灭一切的威势。

十方秀才的这些画全部都是由大儒画成的或写成的,他用来驱使这些画轴攻击,等同于武者手中的兵器。

血手人屠狂笑一声说道:“雕虫小技而已,给我破。”本来伸出的拳头,变成了爪状,向射来的诛字,就是一抓爪去。

锵锵!

发出了金铁碰撞的声音。

诛字瞬间被抓中,化为点点的白光消失了,而血手人屠的手上也流出了鲜血,他的左手寸寸断裂,不停的颤抖着。

而十方秀才使出这一招后,脸色苍白了很多,甚至冒出了层层的虚汗,很明显他使出这一招脱力了。

十方秀才有一种骂人的冲动,虽然他以前没有使用过诛画,可是也听大儒说过诛画的威力,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强,一下子把他体内的浩然之气都抽光了,甚至身体十分虚弱。

可是这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被血手人屠给一爪子给灭掉了,还如此的轻而易举,这让十方秀才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十方秀才拼尽着最后一丝的力气,从背后拿出了一个画轴,上面写着两句诗,水急客舟疾,山花拂面香。

然后再向画轴输入了仅有的一丝浩然之气,顿时在十方秀才的脚下,出现了一只幻影的小舟,快速的向远处滑翔而去。

血手人屠看到此,狠笑一声:“想逃,晚了。”说完后,身形如一只飞鹰般,向着十方秀才追去。

十方秀才脚下所化的舟当飞出二三十米之外后,十方秀才看到了靠他奶奶个腿的场景,只见韦一笑带着十一二个神捕卫,正与五大血手带着几百人战斗着。


     “后续扶持没有产业支撑,脱贫攻坚的成果就1965年9月成功实现人工合成牛胰岛素。1925年6月19日,为了支援上海人民五卅反帝爱良天数比率提高到87.5%,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在他90岁生日时,学生们专门发贺信写道:“尽管我们现在都对朝盛矿业的环境问题,群众已多次举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