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炮火下的城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炮火下的城堡 (第1/3页)
    

逆天的机缘造化,这是每一个武者最想得到的东西。

有些人天生就能得天地造化,成为天骄,而有些人却天资平平,只能靠自己努力崛起。

但老天好歹算是有那么点良心,除了先天可得造化,还有许多古迹名川中藏着各种逆天机缘,可供武者夺取。

许多平凡人往往就是为此踏上天骄无敌路,成就属于他们的辉煌!

天涧作为前古纪元的瑰宝之一,它的存在让人惊叹,同样也让人无法看清它的本源。

天涧古境,便是天涧内一大造化之地,其中机缘无数,只要你有这个运气,你就能得到逆天改命的机会!

“啊!老祖,你不能这样!”就在众人狂喜之时,天涧帘幕上的战斗也分出了结果。

南天极夜一脉终究是更强一分,压了南天恒一头。

此时隐于虚空中的圣宗老祖也出手了,两名白发苍苍的七转次巅峰至尊出手,将南天恒一脉的至尊全部镇压,带回到了圣宗内。

抬眼看去,就在众人上方,数十名至尊被一根灵绳捆绑成一个大肉粽般,有些不堪入目。

他们好歹也是至尊级别人物,现在竟然被捆绑在一堆,毫无形象可言。

而且这一幕还发生在诸多弟子眼前,这让他们情何以堪,以后还怎么面对这些人?!

“老祖!”南天恒脸色最为阴沉,他身为七转强者,几乎和圣宗老祖实力相当,怎么忍受得了这种羞辱?

“给我闭嘴!南天恒,你真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啊你!”一名脾气火爆的白发老祖怒斥道,丝毫不给南天恒面子。

“这么多年来,极夜他处处让着你,连我们这些老家伙都看不下去了,而你还想着祸乱圣宗,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这本该是属于我的一切!他凭什么轻而易举地夺走了!凭什么!”纵使被灵绳捆住,南天恒依旧很强势,体内灵力不断涌出,想将这根灵绳给毁掉。

“你还执迷不悟!”那名白发老祖怒极,直接一脚踹在了南天恒的腹部,大肉粽在虚空中横飞,幸好被一道灵力控制住没有砸下。

“夺走?极夜他哪一点做的不比你好!你暗地里干的那些蠢事真以为能够瞒天过海吗!光凭四十年前和帝战阁之间的恩怨,我早就想亲手斩了你!”

“还和我谈什么夺位,你不感到可笑吗!”白发老祖青阳火气很盛,追上去又是一拳狠狠地轰在南天恒的胸口处,下手毫不留情。

饶是同为七转次巅峰至尊,南天恒和青阳老祖间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更何况南天恒还被禁锢,体内有伤。

“噗!”

青阳老祖一拳下来他的胸骨就断裂了数根,一口瘀血没忍住直接喷了出来。

“四十年前的事我已经付出了代价!我的妻子,妻子啊!她死了!”南天恒发丝乱舞,拼尽全身力气嘶吼了出来。

“你对我吼什么!”青阳老祖一巴掌甩在南天恒脸上,吼声更大,让在地面上的许多人耳膜生疼。

“青嫣为何而死你真不知道吗!全是因为你的自私,因为你的冷血!是你害死了青嫣!”青阳老祖浑身颤抖,气得再次甩了几个大耳光给南天恒。

他口中的青嫣,南天恒的妻子,亦是青阳老祖的亲生女儿!

青嫣之所以会丧命,有一半的责任在南天恒,如果不是为了这么一个满脑子装满了利益的自私鬼,青嫣又如何会丧命?!

当然,青阳老祖的女儿身死,帝战阁也有一半责任,这也是天涧圣宗和帝战阁一直不对付的原因。

从之前青麟至尊对待白衣剑尊的态度就看得出来,两大势力之间并不和睦,有不小的矛盾。

“不是我,不是我!”南天恒目眦欲裂,此刻他犹如魔怔了一般,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当初将青嫣许配给你是我这一生干过最大的蠢事,早知如此,我宁愿一辈子将青嫣关在身边,绝不会让你这个畜牲有机会接触到她!”

青阳老祖浑浊的双目隐隐有泪光浮现,他的双拳紧握,指甲都嵌到了肉里,有鲜血流出。

看得出来,他对青嫣非常疼爱,可最终还是物是人非。

“我本以为无敌的诞生会让你回头,一辈子安安稳稳地待在圣宗,维护圣宗秩序。”

“但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将野心寄托在了你自己的亲儿子身上,用你那自私的想法贯彻他的思维,让他变成了和你一般无二的混账!”

青阳老祖越说越气,南天无敌不仅是南天恒的儿子,更是他的外孙,一个好好的天才,心境却被南天恒渲染成极其阴暗的一面!

“青阳,算了吧,等青麟老祖来处置他们。”另一名老祖青虚走上前,劝说道。

“哼!”青阳老祖满脸怒气,不过也没有再动手,这些人的下场他也不能轻易定夺。

青阳老祖和青虚老祖虽然辈分极高,但在他们之上还有三位真正存活久远的老祖,那是淌过纪元的存在!

他们的身份不用说也能猜到,就是青麟至尊、青云至尊和他们的神秘师尊。

“让大家久等了。”青阳老祖刚动完手,虚空中就传来剧烈的波动,一道洪亮的声音响彻行云。

“终于来了。”云逸挑眉,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青麟至尊。

不得不说,青麟至尊倒是很会挑时候,等青阳老祖出完气后才现身,深知人情世故。

“老祖!”青阳老祖和青虚老祖不敢怠慢,皆对那片虚空恭敬行礼。

在下方的人群更不敢有丝毫异动,跟随着两位老祖叩拜。

青麟至尊的身形浮现,头上顶着两根晶莹剔透的麒麟角,体格健壮,给人很强的压迫力,似天生的上位者。

而在他的身后,南天极夜一脉的至尊也跟着跨出虚空,他们的战衣铠甲多多少少都沾染着些许血迹,有敌人的也有他们自己的。

“这就是青麟老祖?!怎么头上也长角……!”少女美瞳瞪大,青麟至尊的名号她在南天极夜口中听过,但从未见过具体样貌。

现在一看,她忽然有个惊人的想法,云逸口中的老狐狸指的该不会就是青麟老祖吧!

少女视线赶紧移向云逸,却发现他同样看向她,对着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会吧,真是青麟老祖!”少女读懂了,云逸都这副模样了她哪里还不清楚,这是闹了个天大的误会啊!

“极夜,除了南天恒,其余人都押入圣狱,反省五十年!”青麟至尊一开口就决定了这件事情的结局。

“是!”南天极夜自然没有异议,老祖开口,他只要照做就好。

虽然他们都犯了叛乱之罪,但毕竟不是主谋,而且全都斩了的话,天涧圣宗也会大伤元气,押入圣狱反省是最好的惩罚。

“至于你,你说我该怎么对你呢?”青麟至尊大手一抓,他恐怖的实力注定了南天恒没法反抗,只能任由青麟至尊摆布。

南天恒没有说话,不过面对青麟至尊他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要说到谁能够让他真正心悦诚服,青麟至尊绝对有这个资格。

“老祖,南天恒这次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圣宗的利益,再不能对他心软了!”在后方,浑身浴血的南天冶开口说道。

尽管南天极夜一脉胜了,他们同样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不仅元气大伤,死伤亦不少。

站在阵营前方的南天极夜回首看了一眼南天冶,没有开口阻止。

因为他对南天恒一次次的手下留情,才让今天这种局面得以发生,如果这次再不给其他人一个满意的交代,他如何对的起这群和他一同战斗的兄弟!

“先废尽修为。”青麟至尊显然早就想好了怎么处置南天恒。

他一拳轰向南天恒的腹部,恐怖的能量穿透而入,将南天恒的道基摧毁,主要经脉斩断,彻底废了南天恒!

“噗!”南天恒瞳孔急剧扩张,在这一拳之下,他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一名让万灵仰望的七转次巅峰至尊,就这么变成了废人,连最弱的凝气境武者都能杀了他!

青麟至尊将南天恒扔给青阳老祖,道:“怎么处理他你看着办,杀了也好,让他继续苟延残喘下去也罢,你说了算。”

青阳老祖没有说话,尽管之前的怒火再盛,在南天恒被废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没有了气焰,有的只是一种莫名的悲哀。

替他的女儿青嫣悲哀,更替南天无敌悲哀,亦或者有那么一丝对南天恒的悲哀……

此时的南天恒非但没有嘶吼,反而比起任何时候都要安静,但是在他的眼中,却能看到无尽的灰暗。

他的心已经死了,人虽吊着一口气,但像他这种强势惯了的人失去修为,还如何面对后半生?

“都散了吧,你们三人处理好一切来禁地一趟。”青麟至尊对青阳、青虚和南天极夜说道。

很有威望,一语落下,许多弟子都开始退去,不敢在此久留。

在云逸的印象里,青麟至尊一直都没个正形,甚至还可以说很“狡猾”。

但现在云逸却看到了他的另外一面,冷静,威严,能够撑起大局。

果然,人都是多面的,尤其是像青麟至尊这种淌过纪元的存在,怎么可能将所有情绪性格都表露出来?

他们,是最难看懂的一类人。

“怎么称呼?”少女朝着云逸走来,终于想起询问名字了。

“云逸,云霄的云,陈天逸的逸。”云逸随口就扯出他爷爷云霄和陈天逸来衬托他的名字,自然无比。

“安逸的逸吧?”少女可不认识陈天逸,只认为云逸在搞怪。

“没错。”

“我叫南天月璃。”少女甜甜一笑,也许是猜测多了,对待云逸也没有了先前的随意,反而很郑重。

“小妹妹,你呢?”南天月璃弯下腰,声音很柔和。

“慕容怜月。”

慕容怜月语气不是很热情,因为她在南天月璃身上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她的云逸哥哥不会被这圣宗公主给抢走吧?!

以后一定要让云逸少和少女接触,没有为什么,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很准,南天月璃很危险!

不过南天月璃可没这小妮子想得那么多,毕竟谁又能想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萝莉能这么脑洞大开呢?


     3月底,国药集团中国生物与阿联酋G42集团合作共建的有1350元,农闲时我在这里打工月收入3500多元。习近平说:“深化可持续经济发展。每当谈起三次参加阅兵的经历,梅月圆都感慨万领大家忆峥嵘岁月,感悟初心使命,深受好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