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资源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资源二 (第1/3页)
    

出了车站,一阵热浪袭来。这6月的天,已经很热了!这后世被称为夏天火炉的几大城市,秦安市榜上有名。没办法,城市快速建设么,高楼是不少,这绿化就没跟上,到处是水泥柏油,夏天晒一天,能不热么。

  “好热,咱们喝点冰冻饮料吧!”永涛喊道,旁边很多店里就有,说着就跑了过去。

“真贵,比咱学校那边贵多了!”永涛边递给我,嘟囔道。

  我笑笑,肯定贵呀!这哪里的火车站、汽车站、机场、高铁站的东西不贵!本来就是一锤子买卖,人家又不缺顾客,本着宰一个算一个的思想。

  “不对呀,我给了五十块,一瓶水四块 ,怎么才找我二十二块!”永涛叫到,这一下子少了二十块。

他又急忙返回,在那个摊点跟老板交涉。我看老板很淡定,一句离柜不认就想打发永涛。永涛明显生气了,还在和老板讲他找钱没找够。

我刚想过去,就看到旁边几道眼神看向永涛。

  这不对哎,明显是坑人的。永涛还在那和人家争辩,那老板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态度。我看这情况,估计吵下去也没结果,车站跟前是非多。

多说无益,我俩年龄又小,不欺负你欺负谁!我衡量了下利弊,只好做出认怂的打算。

  于是走到永涛旁边,想将他拉走,永涛还不走,一个劲的再说。我告诉他 ,有人盯着咱们,永涛这才看了一下周围,马上不说话了。安静的和我走开,旁边的路人看热闹完了,也走开了。

  “他们是一伙的?”永涛小声问我。

“是的,人还挺多,我看到大概有四个人看向你!再吵下午,估计咱们得吃亏。”我边走边说。

  “那就这么让他们给坑了?还有没有天理?”永涛气愤的说道。

“天理?你看这里不远就是派出所,他们还敢这么做,你觉得他们会怕吗?”我给永涛指着远处的派出所。

  “有些事情说不清的,你刚才是不是没点钱就走了?就算派出所的人来了 ,你也说不清楚!”我给他分析着,“要是等到警察走了,咱俩就要遭了,损失二十块没什么,一会我带你吃大餐!”

  “你说的哦!”永涛兴奋道,这就没事了 ,我去!脸变这么快,一个好吃的就把你正义的心给蒙蔽了。

骚年,你也太没原则了!

  这在很多车站都有的,全国哪个车站没点让人忌惮的组织。少找钱都是小事,就当破财免灾!

我拉着永涛走向车站东边,我们得先找个住的地方,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有人说车站旁边就有住宿的,确实有,车站旁边一般都很黑,而且还容易出现很多不安全事件,什么事件?大家都懂的。

  走了几个路口,终于看到一家宾馆,看起来还蛮正规的。“同悦宾馆”,名字还挺好的,就它了。我俩走进去,这装潢看着不错,估计价位也不低。

   柜台上有一个年轻的女孩,从进门就一直看着我俩。

永涛还在到处看,我走过去,女孩好奇的看着我 。

“你们有什么事吗?”女孩问道。

“住宿!”我告诉她。

她很惊讶:“这里一晚最便宜的标间一百五十八,你们看样子是学生,不适合。”

永涛听到价格,赶忙跑过来,就拉着我走,我没动。

“开一个标间。”我大手一挥。

  永涛眼睛瞪得大大看着我,分明是在说这是一百五十八,不是十五块八。

我给他一个酷酷的眼神,自认为很帅的动作,掏出了三百块,交给了前台女孩,女孩看了看,就没说话了。

  然后就开始办手续,不要身份证吗?我都掏了一半了,估计这个时期还没普及住宿必须登记身份证吧。女孩办完手续交给我一把钥匙,牌子上写着218,告诉我上二楼左拐第四间房,我就带着永涛上了二楼。

  打开门,恩,还不错,比我想象中好点,至少不像以前大学时候那种小旅馆。很干净,有一个大屁股电视,永涛看着这一切 ,不停点头,嘴里念着不错不错。

  “别看了,赶紧放下东西,咱俩去吃饭!”我叫他,他在看浴室。

“哦,好的,要不洗一下吧,太热了,满身都是汗水。”永涛擦了擦汗。

  “那你洗吧,我等你!”我打开了风扇,凉风习习,爽歪歪。

  等了一会,收拾完我俩就出门 ,准备找个地方吃饭。沿着宾馆门继续向东走,我知道这是进城的,城里面饭店应该多点吧。

  车站附近的贵还不好吃,我就没想着去。走了大概二十分钟,看到一家挂着四川酒家牌子的饭店,我问永涛要不就吃这个。永涛一看,门牌确实很大,这外面看都很气派,价格肯也贵,就摇头。

我前世是在四川上学的,特别喜欢吃川菜,当然四川话也学会了。

拉着永涛就走进门,马上就有点菜员跑过来,问我俩几位,我告诉他两个人。

  坐下后,我就想试试这的川菜正不正宗。就用四川话问他,他说自己不是四川人,但是老板确实是四川人,让我放心吃,这里的菜很好吃的。我看了下周围,人还蛮多的,这么多人应该不会假。

我问了下永涛,永涛让我点,我就点了四个菜,两荤两素。

  点菜员走后,永涛就看着我。

“你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我疑惑的问永涛。

“你怎么会四川话?你哪来那么多钱,居然敢住那么贵的宾馆,吃这么贵的川菜?”永涛这一连串的问题,顿时让我好笑。

  “我老爸,不是做过苹果代办么,有四川的人去我家,我跟着学的。至于钱,这也是别人的,我这次来秦安市,是给别人办事的,给了我一些钱,够咱俩吃几顿好的。放心吧!”我的完美解释,他没发现丝毫破绽,就哦了一声开始喝开胃茶。

  这时候的他还是很好忽悠的,实情肯定不能告诉他,目的是为了带他出来淡化丽娜的事,回去了还要高考的。

很快第一道菜就上来了,一个荤菜,我叫了一桶米饭,大家知道的 ,我不喜欢吃面条。估计永涛也是饿了,盛了满满一碗,我尝了下菜,味道确实不错。

  我看到第二道菜要正过来的时候,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要抬头的样子。

我刚想提醒他后面有人,他还是和端菜人撞了,菜撒了一地,碟子碎裂声音,年轻人手里的纸也撒了一地。点菜员赶紧跑过来,看到菜撒了一地,检查了下戴眼镜人没事,就和他说要赔钱,年轻人愣了。

  这时我看到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也走过来了,他看了一下现场,问了下旁边的人经过。在检查完年轻人确实没事后,就和他说要赔钱,这是个荤菜36,让他掏钱。

  我看他短衬衫西裤,看穿着是蛮好的。可是他给老板说没钱,老板立马就变脸了,这时候我才知道他确实是四川人,因为他说四川话了。不过年轻人估计没听懂,还是一脸蒙。

老板才意识到自己刚着急说了四川话,就用川普给他讲,这个菜他是要赔的,不然就去后厨洗四个小时的盘子。

  年轻人,满脸尴尬,突然就哭了起来。

这又让老板诧异了,这又没打没骂的,只是洗个盘子么,至这样么。

  “老板,这个菜是我点的,没了就没了,上后面的,再给我做一份,我一会付钱。”我用四川话给老板说道。

老板一听方言,立马不好意思起来,“哪能让你认了,你是顾客。”

我告诉他没事,就算我的,老板看了看年轻人,只好走了。

  年轻人看老板走了,还在抽泣,收拾完地上的纸张就向我走过来。“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我明天把钱给你!”他带着哭腔说道。

  “没事的,出门在外,看你像个学生,我俩也是学生!”我笑着对他说,“你吃饭没有,我点的多,要不一起吃?”

  他连连摆手,说不用,然后整理手里的纸张,有一张飘到了我的桌子上。看样子像宣传单,我就拿起来看了下,这一看不知道,看了就觉得这也太巧了。

这小子是给证券公司发传单的,上面还吹的他们公司多厉害,让多少人赚钱之类的,总之,交给他们铁定赚钱。

  年轻人收拾整理好东西,就准备往外走。我就叫住他,他眼神很躲闪,估计以为我向他要钱吧。

我笑着说:“放心,我只是想问你点事,别紧张!”

  我看他明显放松了警惕,又走回来。我拿起宣传单,问他是不是给证券公司发宣传单的,他告诉我他就是这个证券公司的员工。我就让他坐下,他很狐疑,但又不好说不,就勉强坐了下来。

  这时候菜上齐了。我告诉他是别人想托我来秦安给他开股票账户,问他可不可以。一说到这个,他明显很激动,但又马上冷静下来,看了看我和永涛,明显很怀疑。

  “兄弟,人不可貌相!”做了个自认为很帅的动作,永涛白了我一眼,继续吃饭。

  “你出来做业务,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你都要尽全力,你们领导没给你说吗?”我笑眯眯的对他说。

  “你不会忽悠我吧!”他瞪着眼睛看着我。


     新时代的中国青年要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己任,增强做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底气,不负时代,不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2.6%,两年平均增长13.2%,新动能新产业发展创新力、牵引力不断增强。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家乡村振兴局有关代表,台盟各地方组织主要负责人,台盟中央专委会,台度贫困问题的突破口,统筹谋划、精心部署、强力推进,形成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工作格目前,近200位院士、40余位港澳科学家集聚广东提供了一个能够实现经济增长和社会繁荣的历史机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