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15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历云兮【158】 (第1/3页)
    

克里看到进来的是圆子,又喜又悲。

喜的是,自己从凉州城出来,就是来找圆子的,现在找到了圆子,当然很开心。悲的是,圆子居然身在敌军中心,难道……她就是之前杀害自己人的叛徒?她是帝国军的人?

这下该如何是好呢……

“谁!出来!”外面传来卫兵的声音。

克里探出头一看,刚才可能和圆子叮叮当当地打斗,引起了外面卫兵的警觉。

“出来!不然动手了!”外面的卫兵继续威胁到,听脚步声,似乎不断地有人包围了过来。

克里和圆子只得走了出去,外面几十个帝国卫兵把他们团团围住,手里拿着长枪和盾牌,形成三列方阵,封住了三条道路,这训练有素的样子明显很不好对付。

“你们两个家伙是谁?在这里干什么?知道不知道这是哪里?!”

“快说!”

这些卫兵显然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毕竟了一步,明晃晃地长枪对准了他们的脸。

克里想了想,直接发生冲突,打普通卫兵还是有胜算的,但是能混还是混过去吧,当下变了一副嘴脸。

“妈的,你谁啊,你!我你都不认识?我啊,我是朴上尉的弟弟啊。”克里一脸嚣张地说道。

朴上尉……卫兵队长犹豫了一下……听闻这朴宰相的儿子确实是在军中做上尉,而且还是机动部队的队长。但是这朴宰相好像是独子啊,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儿子……

但是这宰相呢,你说位高权重的,在外面风花雪月,有个私生子什么,也不奇怪啊。想到这里心里一冷,会不会自己知道得太多,被宰相灭口?万一是真的,要赶快和这小朴大人搞好关系啊。

不过眼下也顾不得这些,转头对着圆子:“那……那你又是谁?来干什么的?你不会也是朴上尉的弟弟吧?”

就算是,也是朴上尉的妹妹吧,克里想着干脆就说是妹妹忽悠过去算了,可还没开口,圆子便说了:

“我是岛田的妹妹。”

卫兵们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可从没听说中将大人有个妹妹在军中啊,这显然是细作,当下戒备了起来,长矛齐刷刷的对准了圆子。

圆子叹了口气,手往上衣处伸去。

“不许动!”卫兵们也不知道她要干些什么,连忙阻止她,现场气氛十分紧张,稍有不慎就擦枪走火。克里见此状,心想,若实在不行就用三重门封住他们,退入帐篷再想其他办法逃出去。

可这陈岛圆子并不理会他们,把上衣的扣子解开一颗,衣领往侧边一拉,露出肩膀上的纹身。

一条红色的龙,从背部越过肩膀爬至手臂,这是岛田家独有的文身。

卫兵队长见到这条龙,又见她长相确实和将军有几分相似,一下子收起了戒备,这岛田家是个大家族,有个女儿也不稀奇啊,立正并且敬礼:“原来真的是中将的妹妹啊,刚才真是失礼了。”

其他的卫兵见状,也纷纷收起了武器,敬起了礼。

“我和他……”圆子突然想起,自己也不知道克里,混在敌营中叫什么,不能随便乱叫。

而克里,之前一直被朴上尉叫老弟老弟,也没想过自己叫什么名字,现场胡扯了一个:“朴多多。”

“对,我和朴多多,来探望我们的兄长们,给他们一个惊喜,你们不要声张。”

卫兵队长对于这个解释也不敢多深究,仔细一想,这一男一女,一个是将军的妹妹,一个是宰相的私生子。

诶呀~这两人莫非……是那种关系?!!!

如此一想,这剧情真是合情合理,你说这物资仓库黑灯瞎火的,帝国高层的子女们为什么躲在里面?

自然是在里面办一些……喜庆之事,这帝国高层若喜结连理,对帝国可是一件大好事啊!

这一切一下子串通了起来,这解释,真是合理得不得了:“小人明白了,小人绝不会将两人在这里……之事说出去的。”语气猥琐得很,说完其他卫兵也明白了过来,大家都展现出了“我们懂的”的猥琐笑容。

“你们在想什么?!”圆子一眼就看出来他们在说什么:“我们不是那种关系,我就是来找我哥不行吗?”

这队长也是知趣的:“对对对,您说得对,小人什么都没看见……将军的帐篷在那里,等您两位完事,不认路我带您过去便是。”

“废话,我第一次来,我能知道帐篷在哪里吗?再说了,我们来仓库找点……吃的,做个蛋糕慰问下哥哥不行吗?”圆子见他们怂了,气焰也是嚣张了起来,力压他们一头。

“哦哦哦,那您请便请便,小的不打扰您就是了。”说完卫兵队长便招呼大家赶紧散去,自己和留下的2个人站在外面,帮他们把风。

其他卫兵们撤退时不无羡慕地说我家的妹妹就没那么可爱之类。

克里和圆子见状,赶紧钻回了物资仓库,坐在几袋土豆上,开始聊起了天。

“克里,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穿着帝国的衣服?朴多多是谁??”圆子抓住克里的肩膀,紧张地问道。

“你又怎么在这里?”刚刚脱险的克里显然也没想通这个问题。

太多的问题,两人沉默了一会,一起问道:“你为什么要做叛徒?”

“我是叛徒?”克里问道。

“你在帝国军,穿着他们的军服,还是什么朴上尉的弟弟朴多多,你不是叛徒是什么?”

“哇,你一个帝国将军的妹妹,好意思说我是叛徒?”克里也是感到挺无语的,怎么看自己也不像叛徒。

“我那天回去后,到处找不到你,急得团团转,后来有人和我说你会不会被帝国军抓走了,我没办法,偷偷潜入到这里来撞撞大运。”圆子说得眼眶都有点红了。

然后说到那天她发现城楼上有异响,上去发现守备的法师被人干掉了,便和那人打了起来,不料那人身手好得很,被她不小心逃掉了。出去追了一会也没追上就又返回到了城里。没想到城里开始戒备起来,而克里却不见了踪影,想再出去时又遇到了敌人小股部队来袭,只能第二天再出去。

克里也是将那天所发生的事,自己如何追击,如何被自己人误伤,如何混入了帝国军,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圆子。

“噗。”这陈岛圆子听了笑了起来,花枝乱颤:“我还以为你是叛徒,吓死我了。”

“怎么看也是你比较像叛徒吧,哈哈哈哈哈。”

“你贼眉鼠眼的,你像你像。”

“你像。哈哈哈哈哈。”

卫兵队长,呆在帐篷外,隐隐听到里面传来笑声,不由得也微微一笑,喃喃自语道:“年轻真好,年轻真好。”

里面两人拌着嘴互相嘲笑了一会,克里顺势瘫在地上,误会解释清楚,原来圆子并不是叛徒,倒是一下子放松了起来。

但是……那个被暗杀的法师,临死前写的“阝”又是什么意思呢?

两人研究了一会,实在想不出作何解释。

~

“这拿人参、鹿茸、麝香、虎鞭、蛤蜊、巴戟等,捣成粉末,加清水搓成丸,每日两次,每次1颗。这神龙丹对朴大人您这种状况可是极好的。”卫兵队长悄悄地对着克里说道:“朴多多大人,您要是能和岛田家的小姐结亲,那我们帝国军政合一,可就稳了。”

这卫兵队长见两人进营帐,不一会就出来,办事略快,显得有些忧虑。

这帝国军人,忧国忧民,是他的职责本分。你说这帝国军队和政府的高层要是可以结亲,而且有子嗣的话,对整个帝国一定是件好事,自己其中能出一份力,那可是大功一件。

克里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自己到现在还是生米,你给我熟饭的补药图什么,真是解释不清楚,干脆什么都不讲。

至于陈岛圆子平时凶巴巴的,遇到这问题就开始脸红,也不作响。卫兵队长一看她这小脸,更觉得自己的判断那是没错了,悄悄地说:“这岛田大小姐,您也不用着急,这男人啊,年轻时候比较敏感是这样……以后会好的,会好的……这就是将军的帐篷了。”

说话期间已经把两人带到了将军的帐篷前。

原本圆子想趁他不注意打昏过去然后溜走,但是这家伙一直滔滔不绝地说废话,倒是没找到机会。这说话期间就被带到将军住所,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进了帐篷。

帐篷里,一个男子在火堆边,侧卧着躺在一张皮革上,背对着营帐,也没转过头:“那么晚了,有什么事吗?”看来是非常地警觉,已经被脚步声弄醒了。

陈岛圆子并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的背影。

见来人不语,他也好生奇怪,起了身,见一男一女两人,男的穿着帝国的军装,头上绑着绷带也认不出是谁,女的穿着夜行装,长相倒很是眼熟,仔细一辨认,眉头一皱,似乎像又似乎不像,最终还是下定决心确认了。

“圆子……圆子妹妹?真是你?圆子妹妹??”冲过来就一把搂住了她。想必这些年圆子的长相变化并不大,是极好认的:“诶呀,圆子啊,哥哥我好想你啊,来啾一个!”

克里脑海里划过去几个大字,变态死妹控!你敢信,这居然就是一个帝国整编团的将军?


     (重走天路看变迁)从71年前理器、软件开发工具以及系列仪器研制攻关工作。布小林,女,蒙古族,1958年8月生,内蒙古土默特左旗人,党第一个纲领等重要文件,深深感悟中国共产党人建党时的初心。(本报记者 家科技自立自强贡献辽宁智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