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纵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纵欲 (第1/3页)
    

(慕音第一视角)

我与十瞳以及时策赶到了用来观察纲盟职业猎手的山头,三个人迅速的趴在地上进行着随时可能与前方那名猎人进行交战的准备,我打开了“提尔”白纲义肢的数据开关,主手数据与副手数据全部准备完毕后,我眼睛直直的看向那名“红色”的猎手,这名猎手的前方,是十几只徘徊在人类营地边境的攻械,以及三台守械,看样子这三台守械,就是它们这波领土侵入计划的一个守械小组。

十瞳(适越者)71%:“团长,“具守”大概还有十五分钟可以调试完毕,我尽量加快数据同步的速度,反人员子弹枪膛里有三发,反纲械子弹的话我带来了五发,应该够应对今天的观察任务了。”

慕音(适越者)75%:“嗯,这些就够了,不用着急,这名职业猎手现在还没有动手攻击攻械和守械的意思。”

我转过头去看向十瞳,他正在把身体里的纯净数据与手中的白纲狙击步枪进行数据同步,用数据容器做成的瞳孔里透出的十字机械眼在轻微的转动,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青蓝色光芒。

时策(适越者)69%:“嗯。。。”

我的前方,趴在地上一脸认真的看向前方的时策,脸上浮现起好奇的神情。

慕音:“时策,你在想什么?”

时策:“我在想,那个职业猎手真的是女孩子吗,看不太清啊。。”

我看向那名职业猎手,只看到了一个身穿粽红色猎手服的背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向那三台守械的后方,看起来,这个人还没有动手的意思。

十瞳:“关注点不是猎手是不是男女的问题吧,这个猎手大概是被这个营地的领队雇佣前来讨伐守械一行的,这个营地的适应者似乎大部分都撤出进行储粮或者纲毁之森的探考任务了,二区搜查部队应该也没有驻扎在这个营地,适合者警卫是挡不住三台守械和十几只攻械的。”

时策:“不管这个人是不是被雇佣的,如果做出了有一点像是伤害民众的行为,我们就要上前组止,如果没有做出来的话,这个人撑不住的时候我们就过去帮助他和营地的人们,十瞳,盯紧点,他如果有杀民众的动向就立马开枪让他失去战斗能力,当然,别下死手,一有情况我会立即冲过去阻止他。”

时策一脸认真的说出这些话,我有些不敢相信,平时那么不正经的军师竟然会少见的靠谱起来,十瞳见我惊讶的表情,开口回答时策。

十瞳:“团长是个傻子,但我可不是,我知道你的目的次要是执行任务,大多是想看他是不是女的,好让自己泡妞。”

时策一脸茫然的答到。

时策:“十瞳队长~你这话说的太过了吧,我好歹是默里联组的军师啊。。”

时策话音刚落,那名职业猎手突然起身,手上掏出了一把红色的短刺剑,冲向了守械的背后。

时策:“啊啊!是个女孩子,纤细的手臂,白暂的肌肤,总算是不用观看男人的战斗了,不过,这种身板也能当职业猎手吗?”

慕音:“别聊天了,十瞳,准备好!”

十瞳拉了一下白纲狙击枪的枪栓,十字形状的眼睛盯向前方,转动了一下。

(视角转换--赤鸢第一视角)

“红色的飞鸟”,我被这些默里领土的雇主们这样称呼,这次接到的委托是猎杀这个营地附近的所有守械与攻械并保护民众和领主,看来,这个营地的领主为了保命不惜付出三颗红玛瑙那么高的报酬作为代价,不过,我觉得他这样挺聪明的,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抵达目的地,我找了一个坐起来舒服一些的大石头坐下,并观察了一下委托保护的营地四周,大概有十几只攻械,三台守械,算是认真一些就可以轻松应对的数量,大脑飞速的进行确认之后。

赤鸢(适越者)79%:“要上了,发动副手数据--“中级体能强化”,发动主手数据--“刺刀”。”

我发动了所有的招式进行进攻,我的身上发出淡红色的光芒,身体变的轻快了很多,三个深红色的光刺从我的爱刀“赤锋”中涌现了出来,围绕到了我的身边。

我快速冲向三台守械其中一台看起来像是领队守械的背后,并用赤锋轻松的贯穿了它那白纲做成的胸膛,另外两台守械快速的做出反击,举起白纲做成的步枪向我进行了扫射。

“啧。”我砸了一下嘴,使用两把“刺刀”格挡住了铺面而来的一梭子子弹,一个回旋砍掉了另外两台守械的脑袋。

赤鸢:“什。。。”

我看向营地的方向,十几只攻械已经向营地发起了进攻,看来是守械的死亡让“禁锢”失去了效果,攻械脱离了控制,它们才发疯的向营地进攻,我看向营地上的围墙,围墙上十几名适合者警卫使用枪械进行着防守,一只攻械蜘蛛嘴里弹出一根白纲刺,射向其中一名警卫。

警卫(适合者)14%:“咕啊?”

我的眼前,一名警卫被白纲刺穿了身子,从围墙上面掉了下来,鲜红色的血液迸射了在了攻械的机械身子上。

赤鸢:“嘁,我失算了,应该留一个守械禁锢住攻械,把攻械杀完再处理剩下的。。”

我平时不可能那么大意的。。只要有“她”在的话。。

我就在前些天的一次任务中,失去了我的猎手搭档,可能是失去了重要的人,让我心思那么不集中。

赤鸢:“不能想那么多了,上吧!”

我使用三把“刺刀”攻击了最前方的三只攻械,它们被我的“刺刀”贯穿,倒在了围墙边,后方的好几只攻械也被我的连击全部击溃了,这样一来。。

剩余的一只螳螂形状的攻械,在倒在围墙边的同伴尸体上爬了上去,攻击那些营地的警卫,我看向围墙边攻械尸体上的纲刺,心想踩上去的话脚会被刺烂的,所以我冲向营地的大门,想要进去击杀它。

赤鸢:“开门!我要进去击杀掉它!”

警卫领队(适应者)30%:“是领主雇佣的“赤鸢”大人,让她进来,快开门!”

营地的大门打开了,我冲进去跑上围墙,想要杀死最后一个攻械。

中级攻械:“撕咔!”

警卫领队:“!?”

螳螂形状的攻械吼叫了一声,把警卫领队推下了围墙,我见势跳下去进攻攻械,用赤锋一下刺进了它的头部。

攻械瘫倒在了地上,身体后面跳出一只小型的飞虫形状的攻械,抱住了警卫领队的头,我摆好架势,立马向他头上的攻械刺去,就在这时--我听见了一声枪响。


     大山里脱贫最大的难点是什么;年轻人出去打工村里老人谁来照顾;当地农产品都销实现这个梦想,中国人民和无数仁人志士进行了千辛万苦的探索和不屈不挠的斗争。王新成 军队某研究一侧进行科学修理。“之前楼道里有住户养鸡,味道很大,交涉了好中国共产党有了最初领导科技工作的实际经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