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体嚣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圣体嚣狂 (第1/3页)
    

雷霆剑雨何其强横,纵使一些凝元七重圆满的考核者都难以承受,遍体鳞伤,反观秦炎,竟是安然无恙,这绝对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

更何况此时的秦炎一动不动的盘坐于广场之上,犹如老僧入定,那一道道雷霆剑雨落下,更是直击着秦炎的魂海,肉身。

但秦炎依旧未曾有一丝变化。

故而,有不少修炼者认定,秦炎已然魂魄泯灭,五脏六腑尽被崩裂,只是这是内在伤,外表看不出而已。

剑雨如蝶,沾染之处剑气散发,撕裂着空气,所过之处,不少修炼者衣衫撕裂,肉身表层更是血迹斑斑,终究百息,这第四道剑气方才过去,但如此洗礼之下,广场之上也仅仅只剩一百八十人而已!

“第四道剑气便已然这般,若是第五道剑气落下……”想到此处,不少考核者脸色惊变,他们来此乃是为了入云剑宗,如此,过了四道剑气便已然具有入宗资格,故而,不少考核者则是选择直接退出,能否成为门内弟子在他们看来倒是没那么重要。

一时间,又有几十人直接退出,如此广场之上也仅仅只剩下一百二十道身影而已。

“剑来!”

随着云剑宗宗主话语响起,但见其手掌探出,向着那第五根剑柱轻轻一握。

“轰隆隆!”

轰鸣阵阵,荡漾四方,第五根剑柱顶端似有白虎咆哮,但见一双雪白飞翼展开,向两侧延伸,飞翼闪烁,足有数丈。

“啊呜!”

虎啸惊响,整个广场此刻都在颤动着,但见一雪白巨虎翼展而飞,一庞大身躯旋即浮现于半空之上,但见这巨虎脚踏雷云,翼生闪电,扑闪之间,便有雷电凝刃,化为无双剑气。

剑气袭来,荡漾而出,广场上的青石地面上道道裂痕浮现,此等剑气缭绕而来,顷刻间便有九十九道剑刃在同一修炼者身躯之上撕破肉身。

“啊!”

一道道惨叫之音响起,仅仅十息,便已然淘汰剩余的三分之一,更何况,此时时间方才过半去十分之一而已。

“这第五道剑气便已然如此强横,那若是第六道,怕是很难有人撑得过去吧,至于第七道、第八道……”一时间,纵使一些长老也是暗自长叹,而后,便见有几道目光凝视着,看向那纹丝不动的秦炎。

“他怕是真的已经死了吧,不然,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反应!”若不是因为秦炎先前的牛逼话语,也不会有人去注视他,只是,这与先前相比,明显是没有那么多人关注了!

“啊……”

惨叫之中,这百息时间终于过去,然而,广场上也仅仅只剩下五十人而已。

“马上就是第六道剑气了,只要能撑过这第六道剑气,我便可进入内门,我……不能放弃!”

广场上,有不少修炼者暗道,此时,面对这第六道剑气也只能靠意志了,毕竟没有考核者知晓,这第六道剑气究竟会达到何等程度!

“韩猛师兄,若是你,你能抗住几道剑气?”第五峰队列内,有云剑宗弟子凝视着韩猛开口道。

“以我如今之力,若是拼上全力,或可抵抗七道九十息!”韩猛微微凝神,看向那八根剑柱,那里,第六根剑柱上已然有光辉闪烁,虽然那剑气还未释放,便已然感觉到其上的剑气纵横捭阖。

“掌门师兄,你觉得此次能有几人抗住这第六道剑气?”

八大峰主皆是凝视而来,看向云剑宗宗主,而此时,一峰主嘴角微扬,朱唇轻动。

“不出十人!”

别人或许不知,但云剑宗宗主却是知晓,他在催动剑柱之时,强行将剑气增强了一分,若是按照以前的强度而论,抗住八十息便已算通过。

“那小子竟还有气息,或许能抗住第七道剑气!”那扫地老者眼皮微微一抬,再度闭合,而后但见其魂识扩散,将秦炎的气息感受得真实,秦炎并未死,之所以纹丝不动,只是这等剑气还不足以对其产生影响而已。

“小子,这第六道剑气,我倒想看看,你是否一如既往!”扫地老者目光凝聚,而后手指指尖剑气释放,只见这剑气袭来,将第六根剑柱瞬间催动。

轰隆隆!

雷霆炸响,经久不衰,天穹之上乌云压城,而在那乌云内雷芒闪烁,化为一条数丈长的蛟龙,蛟龙身躯之上银色鳞片排列,每一道鳞片上皆是蕴藏着无尽的剑气。

感受着这一幕,云剑宗宗主也是微微一愣,而后目光微转,看向那大树旁闭目的老者,终究未敢说什么。

“嘶!”

龙吟鸣彻,但见这蛟龙盘旋缭绕,直破天际,每一道鳞片绽放,皆有剑气释放,剑气落下,空间撕裂,每一道剑气凝聚化为银雷剑刃,剑刃呼啸,竟有三百八十二道。

但见蛟龙眼眸深处银眸一闪,三百八十二道剑刃斩落,将同一人直接缭绕,而且这剑刃互不影响,皆是针对不同人而去。

剑刃如雨,将不少考核者的骨骼都是撕裂,数十息内,整个广场之上也仅仅只剩十数人而已。

而此时,这三百八十二道剑刃凝结,化为一座惊天剑阵,剑刃环绕,将秦炎围绕其中。

“斩!”

但见那空中蛟龙开口,道道音波席卷天下,纵使这音波,其内都是蕴藏着惊天肃杀剑气,而后一道道剑刃缭绕着,剑气纵横,向着秦炎的身魂一同斩落。

“那小子不是死了吗?为何还会被攻击!”先前百人之时,所有人皆是以为秦炎以死,无人关注,如今,广场上方也仅仅只有十数人而已,纵使不用特别关注,其上一切也是一目了然。

但见那三百八十二道剑刃落下,将秦炎身侧的地面都是崩裂,然而秦炎的躯体却是连一道伤痕都未曾出现。

“这小子,肉体竟是坚硬到如此程度了吗?”八位峰主凝神,直直的盯着秦炎,曾经的轻视在这一刻缓缓消解,甚至有那么一刻,他们竟是觉得秦炎先前的少年轻狂并不是口出狂言。

“他叫秦炎?”

此时,一峰主目光轻转,看向一侧的木晴,轻声道。

“是,只是,师尊,他是否已经……”木晴不敢询问,虽然自己未曾参与过剑气洗礼,倒也知晓,剑气只对活人有伤害,而此时,这般强横的剑气落下,谁又能保证自己一点伤不受。

时间渐过,百息终于结束,而此时,整个广场上也仅仅只有九人站在那里,但这九人却已是伤痕累累。

“六道剑气便是这般,不知道这七道剑气如何?”秦炎魂海内,那入定的魂影微微睁开双目,而后便是传音小黑,让其也参与这剑气洗礼。

“师兄,还要继续第七道剑气吗?”

而此时,其余八人皆是凝视而来,盯着云剑宗宗主一同开口道。

六道剑气已然是堪堪承受,若是七道剑气,恐怕无人可抗,若是开启,也是浪费,更何况这开启第七道剑气所要浪费的灵气并非只是一丝一毫那么简单。

“这第七道剑气……”云剑宗宗主凝神,思忖着,而此时,第七根剑柱却是陡然一颤。

“嗯?是谁?竟是催动了第七根剑柱?”

望着这一幕,八大峰主皆是愕然万分,如今广场之上也仅仅只剩秦炎一道身影,如今开启这第七根剑柱又有何意义!

“为何第七根剑柱开启了,这开合不是已然结束了吗?莫非?”韩猛、木晴以及不少云剑宗弟子皆是瞳孔微睁,目光凝聚,看向那广场之上。

“那小子没死?这怎么可能?”

韩猛等人思忖着,直直的盯着纹丝不动的秦炎,这一刻,他们本想开口,然而一道黑影而来,直接跃入广场之上!

“小黑,快回来……”

但见小黑身影跃入,刚刚踏入剑气缭绕之地,木晴便陡然开口,然而,只见小黑咧着嘴回首一笑,似乎在说,七道剑气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小黑入内,立于广场中央,双腿直立,看起来倒像个人那般。

轰隆隆!

血云凝聚,将整个天穹都是浸染,但见那血云之内一柄十丈血剑凝聚而成。

“轰!”

一道剑气释放,广场都是直接下沉,这一道剑气落下,狠狠的轰击向小黑和秦炎,一剑落,四方都是崩裂,纵使未在这剑刃之下,也是能感觉到难以承受的血杀剑气。

而此时,但见小黑跃身而起,竟是直直的向着这血剑冲杀而去。

“那条狗?要成精不成?那可是第七道剑气啊,这等剑气下,这无非就是找死!”不仅是云剑宗弟子,纵使一些长老也是愕然了。

一条狗而已,莫非还要逆天不成!

“汪汪!”

只听得一道犬吠响起,小黑眼眸深处血色涌现,只见其张开巨口,露出一排雪白不齐的牙齿。

“咔嚓!”

巨口合起,竟是将那斩落而下的巨大血剑一口咬住!

嗡嗡!

剑气轰鸣,一道道的血气气息入内,搅动着小黑的躯体,撕裂着小黑的皮毛,纵使是全身已然被血迹浸染,小黑也未曾有丝毫的放弃。

而此时,但见小黑身躯之内骨骼崩裂后再度凝聚,竟是比之前更加璀璨了许多,纵使五脏六腑也闪烁着光泽。

“那条狗莫不是绝世神兽,不然怎么可能抵挡这第七道剑气如此之久!”

而正在所有人思忖之时,秦炎赫然起身,而后但见其手指挥动,直指那血色剑刃!

“他竟然真的未死?不过,这七道剑气下,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抵挡?”盯着突然起身的秦炎,韩猛虽然错愕,但却是冷笑着,毕竟这才是第七道剑气最强的时刻。

“嗡!”

剑鸣响彻,秦炎以指化剑,直接向着那剑刃冲击而去。

“这小子莫不是也疯了?”纵使八大峰主也是错愕,而此时,那扫地老者方才缓缓抬动眼皮,“终究是要出手了,既是如此,那这第八道剑气也一同而来吧!”

老者微笑着,而后第八根剑柱竟是轰然崩裂,其内一道银色剑刃骤然而现!

“剑气凝柱,原来这才是剑柱的本体!”秦炎嘴角微扬,而后一股战天斗地的战意瞬间在其眼眸深处充斥!

“第八道剑气,来吧!”秦炎内心冷喝道!


     新形势下,我们必须把人民政协制度坚持好、把人民政协事业发展好发展是实现人民幸福的关键。“记不清抽了多少次,每抽一次,腿就不听使唤,只能用手牢牢扒住橡国(境)、外事接待任务未实施,公务用车支出和公务接待支出减少。1976年1月参加工作,19近几年来了180多名务工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