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死局之死结所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死局之死结所在 (第1/3页)
    

 叶枫与孟沧行的对话并没有聊出什么毛病。

  叶枫编出祖师显灵的这么一段瞎话无非也就是要给自己修炼九天灵云经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在孟沧行与李守拙这边原本就是有意要培养他修炼这门神功的,两者虽然因为叶枫获得了时间穿梭能力的缘故绕了一些弯子,但最终还是都达到了双方想要的效果。

  至于李守拙要如何来验证叶枫的故事,那是后话。

  不过唯一让孟沧行感到不爽的是叶枫在酒桌上竟然说自己不会喝酒,硬生生的扫了他这个师叔祖的面子。

  到了后面,还是骨头给力,直接上来咕咚咚的干了半坛子的七日醉之后,咬着孟沧行的裤子把已经微醺了的老道士拖进了房间里面,随后啪的一脚把门踹上了事,业务极其熟练。

  出来后,骨头依然没有搭理叶枫的意思,直接趴在了孟沧行的门口准备睡觉,不过当他看到叶枫一人孤单的模样,终究还是撇了撇嘴,指了指旁边那间空置的屋子。

  “你,自个去那屋子呆着吧……不要影响本汪睡觉。”

  它的表情依旧很冷莫,仿佛这天下没有什么是比自己的睡眠质量更加重要的事情。

  叶枫点了点头,也真的不能去跟一只狗置气,便迈步进了小屋。

  里面,一片杂乱,甚至连一张床都没有。

  不过这些对叶枫来说并不重要,能过苦心潜修半年的他,又岂会在意这一点微不足道的外部条件。

  他简单的清理出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径直盘坐下来,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呼~~

  来到落云峰的第一天,还真是刺激的令人难忘啊。

  时间穿梭,九天灵云经,编谎话忽悠人,这一连串的事情下来,就算是叶枫心境那般坚毅沉稳,也不由的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做梦一般,一切都太不真实。

  但这一切的的确确的发生了。

  现在的他,已经真正的掌握了一部分的九天灵云经心法,修行中最大的困难已经解决,之后则是有三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完成。

  首先最关键的自然是修炼。

  自己如今拥有了【怒雷掌】的完整心法,一旦开启了第二条玄脉,就可以施展里面的体术身法【雷影步】,打通第三条,就可以打出最强的杀招【怒雷啸天】,这每一步都是一次巨大的实力提升,叶枫对此自然充满了期待。

  其次便是准备下一次的时空穿梭。

  虽然金盘并没有告诉自己下一次穿梭的时间,但叶枫隐隐有一种感觉应该不会隔得太久,而这一次,叶枫将会做好完全的准备,一定要将有限的一天时间利用到位,不仅要更多的掌握九天灵云经,甚至他还想要琢磨琢磨有没有更多的事情可做。

  开玩笑,时空穿梭啊……这么逆天的能力要是仅仅用来种药和学功法岂不是太浪费了。

  至于最后一件事,那便是时刻关注着孟沧行的态度,小心天云宗高层的动向。

  这其实是叶枫对天云宗的一点误会,经历了纪繁尘事件之后,他对于天云宗本身有着一些失望,这也是他今天没有跟孟沧行太过亲密的原因,他不确定这个有些冷血势利的宗门将会如何对待自己,这让叶枫心里总是有些不安,同时这也更加促使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变得强大起来。

  所以,叶枫并没有时间让自己有所喘息,在把一切梳理清楚之后便毫不犹豫的开始用九天灵云经引气修行,屋子里面顿时布满了星星盈盈的点点灵光,映照着他那张早已经脱去了稚气,无比坚毅的脸庞。

  而就在叶枫全身心的沉浸在修炼中之后,隔壁,原本呼噜已经打得震天响的孟沧行却是悄悄的睁开了眼睛。

  他感应了一下叶枫屋子里的动静,裂开嘴,笑了:

  “不管咋样,这小子这股子勤奋的劲儿,老子喜欢,哈哈哈~嗝~~~”

  ……

  落云峰上,不平凡的一夜,终究是要过去。

  但浩瀚的天云山中,除了两位天云大佬之外,还有一些人也在惦记着沦落放逐的叶枫。

  那间属于内门弟子休憩的小院之中,曾经一齐品茶言欢的四道身影却是又聚在了一起,言谈甚欢。

  “哈哈。”其中一人笑的甚是开心:“这次多亏了云台兄的妙手啊,要不然说不定真的会被叶枫那小子给咸鱼翻身,天知道这货从哪里练就的一身蛮力,竟是连纪繁尘都被打残了。”

  “嘿嘿。”另外一人也跟着笑道:“那又如何,云台这一招借刀杀人本来就是两头堵,叶枫要么被打废,要么伤了纪繁尘,自有纪家去找他算账,实在是厉害啊!”

  “可不是嘛!”第三人也竖起了大拇指:“现在好了,这小子被发配到了落云峰面壁,等到一年之后出来便是彻底废了,到时候你我兄弟就可以再去好好找他算算账了,哈哈哈!”

  “算账?吴刚,过去八年里你怕是没少去找咱们的叶哥算过帐吧?”

  “哈哈哈!”

  众人一阵放肆的大笑,似乎每一个都对叶枫有着刻骨铭心的怨恨,根本不想看到叶枫重新在天云宗崛起。

  不过,就在他们笑的正欢的时候,那坐在最中央的冷面少年却是冷冷的一笑,一对细长的眉眼中露出了淡淡的红色火芒:

  “你们不会觉得这样就结束了吧。”

  恩?

  剩下三人齐齐看向了他。

  “云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那冷面少年笑道:“八年了,谁都以为叶枫彻底废了,但没想到八年之后他竟然能够不知不觉的打败两脉玄境的纪繁尘,这样的人,天知道一年后他又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云台,难道你要……不行啊,这里可是天云宗,绝对禁止同门相杀!”

  “谁说我要动手了?”冷面少年笑的那般阴险:“现在纪家的人怕是已经将叶枫恨的咬牙切齿,而那落云峰又远远的离开了咱们这几座主峰,上面据说只有一个老头看管……你说如果这时有人把叶枫的位置还有画像泄露给了纪家……”

  “哈哈!那纪家肯定会派人直接做了叶枫啊!云台,还是你有办法啊!!”

  三人纷纷对冷面少年竖起了拇指,丝毫没有顾忌同门的情谊与天云宗的规矩。

  “这件事明天就去办吧,快得话,要不了几天,纪家的杀手应该就会悄悄潜伏向落云峰了。”冷面少年似乎已经见到了叶枫身首异处的惨状,笑的无比得意:“咱们几个也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

  “当然是趁着叶哥还在世的时候,再去找他好好算一回帐喽,以后,可没有这么有趣的游戏可以玩了。”

  “说得对啊,云台,我是在摩云峰欧首座下修行的,摩云峰同时还负责整个宗门的后勤事务,三天后就是给落云峰送食水补给的日子,我去安排一下,咱们三天后就去找叶枫乐呵乐呵。”

  “太好了!”

  “我都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看叶哥了,哈哈!”

  四人一拍即合,脸上尽数露着残忍的笑意,那般的令人厌恶。

  ……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叶枫的这三天,过得平淡而简单。

  他就仿佛回到了刚刚进入到天云宗的日子一般,每日的事情就只有修炼,从早到晚安心的修炼,清静至极。

  不过,到了晚饭时分,这种清静就会被小院里一人一狗打破。

  经过这三天的相处,叶枫发现老道士孟沧行其实是一个生活很有规律的人,每天睡到下午时分起床,之后便是在院子里晒晒太阳,逗逗骨头,到了晚上就拿出干粮美酒开始跟骨头一起嗨。

  要说这一人一狗之间当真有着叶枫难以理解的感情,别看骨头对自己永远是一副瞧不起的模样,但对着浑身酒气的孟沧行虽然也是满满的嫌弃,但不管对方如何揉捏,却也是不躲不闭,一副慷慨赴死的架势。

  一人半坛子酒过后,他们就嗨了。

  老孟会开始嗷嗷扯着嗓子吼一些叶枫听不懂的调子,骨头就在旁边跟着拍子晃脑袋,老孟唱一句,喝一口,骨头晃一晃,跟着来一口。

  有时候,喝着喝着,老孟就哭了,骨头就会带着满脸的厌恶用爪子帮老孟擦眼泪,有时候,老孟会骂人,指着天地狂骂不止,骨头便会安安静静的等着老孟发泄完毕,然后扯着那货的衣服把他拖到房子里面安顿睡好,才悠悠的趴在了门口,一脸不爽的睡了过去。

  叶枫竟是有些羡慕他们的这种感情。

  骨头显然不是一般的金毛犬,但它却那般忠诚的守卫在老孟身边,他们之间,定然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连三天,叶枫心中便是不知不觉的对他们都亲近了一些,而这种平静的日子一直到了第三天过后的早上,被一阵熟悉的人声打破了。

  “弟子范云台,拜见落云峰首座大人!!”

  唰。

  小屋里面,叶枫的眼睛猛地睁了开来。

  范云台!

  一个让他刻骨铭心的名字。

  这家伙竟然阴魂不散的追到这里来了吗?

…………

这一章送给夜里还在加班的庆庆同学,希望这点文字可以让你在黑夜残灯之中获得一些力量,叶枫陪着你,一起在变强的路上加油!


     云南继续实施290个省级单位包乡驻村,抓示范引领,新派2.5万名工作队员驻村尽管年事已高,但老人从不因身体原因推脱。授旗仪式一年来,全国公安机关聚焦“四个铁一般”公安队伍建设,深入推进全警实战大练兵,有效提升队伍政实、迎难而上、无私奉献的焦裕禄精神,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我们党的宝贵精神财富,永远不会过时。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也是重大政治责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