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天见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海天见闻 (第1/3页)
    

范天磊和工人们的收入逐渐变得可观,就在他们高兴万分的时候,谁能想到,麻烦来了。

有一天,工人们刚把拉沙车送走,大家正在吃午饭,忽然从外面开进来两辆面包车。

车还没停稳,就从车上呼啦下来十几个人,气势汹汹的过来就把张焕的父亲张震东按倒在地,接下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这些人一边打人还一边大骂。“揍你个不识相的东西。”“叫你抢我们的生意。”......

张焕在旁边吓得嚎啕大哭,张焕的母亲也吓得抱着张焕瑟瑟发抖。

这些人如此嚣张和狠毒,气坏了军人出身的范天磊,他对工人们说道:

“如果张老板的沙场干不下去了,我们就没钱挣了。兄弟们,我们饭碗都要没了,他们让我们没饭吃,咱们和他们拼了!”

范天磊带着工人冲了出去,张震东的这些工人,平时老实巴交,现在为了自己的饭碗不被人夺走,突然爆发出惊人的斗志。

别看这帮地痞流氓,手里都拿着砍刀,铁管子,但根本不是特种兵出身的范天磊和那些已经红了眼的工人们的对手,被范天磊带着工人用铁锹,木棒给打的钻回面包车,一个个带着伤落荒而逃,范天磊他们一战成名。

原来,张焕父亲张震东在这里开的小沙场,经常受人欺负。这里有大大小小十几个采沙场,竞争城市里的那几个建筑工地。

有人起了歪心思,竟打起这些沙场的主意。让这些沙场交保护费,要不然不是拉沙的车被砸,就是被人手持砍刀棍棒打上门来。

那个年头社会秩序不太好,人们干点啥都不容易,本来他们是不敢反抗的。

今天范天磊带领工人把这群找上门的地痞流氓打跑了,张震东他们头一次这么扬眉吐气。

范天磊他们当时没想到,这一仗,他们以后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讲到这里,范天磊用小勺子搅动着咖啡,眼里有些湿润了,等情绪平复一下后,又接着讲述起来。

那天,看到老板被打,看到张焕和他母亲无助的哭喊,也是为了自己的饭碗,范天磊带着工人忍无可忍的同那些地痞流氓打了一架,让范天磊有了当年在部队带战友冲锋陷阵的感觉。

范天磊出于对那些地痞流氓无比的痛恨,仗义出手打这一仗,竟然打出了老板张震东的万丈豪情。

张震东和范天磊商量,为了不被欺负,为了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我们也要当回社会大哥,让那些地痞流氓知道,他们也不是好惹的。

于是,他们把工人招集起来,张震东和范天磊做了动员,当工人的,谁不想让自己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谁不想出人头地,所以不用范天磊他们怎么动员,工人们纷纷表示,愿意跟张震东和范天磊干。

于是张震东和范天磊与那十几个工人歃血为盟,拜了兄弟。同时明显带有团伙性质【震东建筑材料商贸公司】宣布成立。

没过多长时间,由于范天磊他们作战勇敢,不怕牺牲,很快打出了响当当的名气。

附近的沙场都不是低价卖给张震东,就是每年愿意拿出保护费,让张震东和范天磊他们罩着。

说实话,这时的张震东还是很讲义气的,那些沙场都是主动转让和寻求保护的,张震东并没有强迫他们。同时他们的沙子对工地也是按时供应,保质保量,价格公道。

因为沙场有了一定规模,当时的歃血为盟的工人兄弟也就都成了大大小小的工头,打架和冲锋陷阵的事情也不全都亲自上阵了。

范天磊亲自招了十多个退伍军人,穿统一的制服,作为公司保安的核心力量。这些人训练有素,打架更有分寸,战斗力更强。

原来那些老弟兄收入提高了,也不用亲自打打杀杀了,日子过得倒也都心满意足。

突然有一天早上,天刚刚放亮,范天磊还没起床呢,几声枪响打破了寂静,军人出身的他对枪声再熟悉不过,一猫腰就爬起来,以为对手又打上门来了。

范天磊操起一个木棒,冲了出去,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

出乎意料的是,范天磊看见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跑过来,跑着跑着,突然扑倒在地,一动不动了,在倒下的这个人不远处,旁边地上还有一把手枪。

范天磊猫着腰跑过去,将刚才倒地的这个人头部扶起来,同时捡起这人掉在地上的手枪,握在手里,向四周警惕的观察。

他发现四下没有其他的人之后,麻利的为其止血,包扎,这些战场救护操作,当过特种兵的范天磊训练过无数次,并不陌生,更何况他还真的上过战场。

范天磊遇到这种情况一点不慌,然后轻轻地摇晃着这个人的头,过一会儿,这个人醒过来,声音微弱的对范天磊说:“我是警察,在执行特殊任务,遇到麻烦了,快报警。”说完就又昏迷了。

这时,张震东也跑过来了,看到这种情况惊慌失措。

范天磊叫张震东把新买的五菱之光面包车开过来,他们一起把受伤的人送进医院,同时报警,并让工人看好现场。

我没想到,范天磊救的人就是现在乐迪酒吧老板罗丽的父亲,叫罗开,这个人我在医院抢救夏省长时见过一面。

在这时候还是一个普通的缉毒警察。在跟踪毒贩的时候不小心被发现。经过短暂的交火,击毙一人,击伤一人,自己也身负重伤。

多亏张震东和范天磊送医院及时,罗开才被抢救过来,保住一条命。

从此罗开仕途上一帆风顺,直到坐上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

这件事,让张震东、范天磊和罗开成了好朋友,事业发上了巨大的变化,也让罗开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罗开保住了一条命,他也成了英雄。可他反复在想,万一那天要不是张震东和范天磊救了他,自己流血过多牺牲了,女儿罗丽怎么办?

他想到自己离婚独自带女儿罗丽生活,自己死了,成了烈士,就那点抚恤金,女儿罗丽谁替他养活啊?

于是他觉得必须给女儿攒钱,攒多多的钱,钱越多女儿就越有保障。

罗开从一名优秀的警察开始慢慢的变成了敛钱机器。工作更卖力气,再加上英雄的荣誉,仕途十分顺利,即使坐上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罗开也不满足。

钱从哪来,靠别人行贿吗,不行,那样挣不了多少钱,用不老多久就会被发现。

顺便提一句,范天磊原来的顶头上司,那个叫杜凤林的副区长就因为受贿,已经作为本市一只老虎被查处,这是范天磊后来在报纸上看到的,那个副区长被判了十二年。

罗开看到张震东和范天磊,眼睛一亮,从此罗开和张震东的强强联手,一起打造了我市最大的商业集团,同时也是最大的带有黑涩会性质的团伙,黑虎帮。

张震东在罗开的指点下,在本市迅速展开了扩张,首先目标就是迅速垄断本市的建材市场,包下了本市所有房地产的建筑材料。

在罗开的帮助下,张震东结识了我市的某商业银行的行长李峰,贷下一笔巨款,【震东建筑材料商贸公司】迅速扩张,经营的项目从几家小沙场,变成了经营范围包括水泥,钢材,砖瓦,装饰材料等,几乎涵盖了所有的建筑材料。

当然现在这公司的建材不愁销路,本地的房地产公司大大小小的工地所需建筑材料供应几乎完全被张震东垄断。

不过,张震东虽然强买强卖,但是老谋深算的他,从来不把事情做过头,给自已留有余地,对外公平价格交易,保质保量。

即使这样,张震东在扩张的过程中,也侵犯了一些人的利益。

在一次给一家大型建筑工地送建筑材料车队,半路上所有的车辆玻璃都被砸得粉碎,对方放出狠话,如果不识相,还往这个工地送材料,见一次砸一次。

现在居然还有人敢找震东商贸的麻烦,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经过调查,原来,这件事与建筑工地无关,是原先给建筑工地送建材的一家公司。

这家公司在本市也很有背景,说来也巧,这家建材公司曾经在【震东建筑材料商贸公司】崛起之前,是本市最大的建材供应商。

老板姓程,叫程野,个子一米八多,是个膀大腰圆的家伙,这个人就是前文提到的,那个叫杜凤林副区长的表弟。

这一天震东商贸的车队又浩浩荡荡开过来了,程野带着一伙人,骂骂咧咧的走过来,还和上次一样,就要砸车。

突然车队停下来,从每辆车上下来身穿保安制服的人,有十多个,战力超群,旋风般冲过去,把程野带的这伙人打的抱头鼠窜,一个个捂着脑袋全都趴在地上。

这帮人把程野一顿拳打脚踢,打个鼻青脸肿。

我不用说了,这群人大家就知道是谁,正是范天磊带领的自己亲自训练出来的保安队员。

事情到这里还没算完,张震东报了案,说有黑涩会对他们送材料的车队打砸抢,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作。

因为震东商贸公司行事风格很有手段,不同于一般的团伙,从来不骚扰平民百姓,相反还给百姓提供了众多就业机会。

可是对竞争的打压手绝不手软,毫不留情。而对使用他们建筑材料的客户,就是大小小的工地供应的建筑材料都保质保量,价钱公道。

同时震东商贸的总经理张震东出手大方,口号就是有钱大家一起赚,大大小小的工头也偷偷收了震东商贸的“福利”。

在这件事情上几乎所有的建筑商,对警方全都说震东商贸公司的好话。

保障经济投资环境是公安局的重要工作之一,罗开局长亲自主抓,把程野一伙人很快抓捕归案。

程野等人还以为像以前一样,让自己表哥杜凤林区长出面活动活动,自己再花点钱打点一下,反正自己也不缺钱,然后就没什么事情了。

可是这次不一样,罗开局长谁的面子都不给,程野他们还落下腐蚀贿赂党员干部把柄,全都定为黑涩会性质的团伙,判了重刑。

同时罗开局长还因为打掉我市的最大黑涩会团伙,受到市政府的表彰。那个叫杜凤林的副区长后来被查处,这件事情也是导火索之一。

就这样,震东商贸垄断了本市的所有的建筑材料市场之后,又进军娱乐业市场。

没用多长时间,本市规模大一点的洗浴中心,KTV,酒吧,几乎全都是震东商贸名下的产业。当然除了罗丽开的这间乐迪酒吧之外。

这时震东建筑材料商贸公司变成了赫赫有名的震东集团有限公司。

罗开就是几个大股东之一,包括范天磊也是重要股东,兼着震东集团的副总经理。

范天磊知道经营企业不是自己的长项,所以集团保安部长的职位一直由他担任。

张震东十分精明,名下企业都交给你专门的职业经理人打理,自己只担任董事长一职。当然每年有巨额的股份分红打入罗开局长的秘密账户。

震东集团的标志就是一只上山猛虎,集团职员统一着装,服装的右胸部,绣有集团标志,黑色上山猛虎。所以黑虎帮的名字在江湖上广为传开。

震东集团分红的钱罗开一分钱没有动,女儿罗丽大学毕业后,罗开就想让罗丽去国外生活。

那笔钱足够罗丽在国外生活一辈子了。罗丽说什么也不肯,罗开给安排的正式工作也不去,自己开了这间乐迪酒吧。

在外人眼里,罗开局长公正廉明,但罗丽知道怎么回事,大学毕业后,父亲给的钱一分也不花,就自己专心经营这个酒吧。所以全市只有乐迪酒吧不是震东集团的名下产业。

震东集团不但不去干扰乐迪酒吧的正常经营,相反,严禁自己名下的酒吧和罗丽的乐迪酒吧抢生意,所以乐迪酒吧很快成了我市最大的酒吧之一。

范天磊讲到这里,我以为就要结束了,可范天磊接下来讲的,比黑虎帮起家的历史更引起了我的注意。

因为他接下来的话题说到了尹墨甄。范天磊,似乎完全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他停顿了好长时间才接着讲下去。

在前不久一次集团的管理会议上,董事长张震东向大家介绍一个人,范天磊一看,是个瘦精精的老头。

这个瘦老头眼睛很小,个子也不高,身上穿着一件唐装,脚上穿着一双布鞋,说这个老头叫尹墨甄,是集团新聘请的高级经营顾问。

在座的几乎都是和董事长打拼过来的老弟兄和高级经理人,一下子来这么一个顾问,谁都不清楚怎么回事。

那些高级经理人没说什么,但这帮老弟兄有的可不干了,会议开得剑拔弩张,不欢而散。

老头尹墨甄在会上什么也没说,只是冲大伙点点头。用小黑眼睛向四周扫了一眼,不论是谁都不敢和他对视。

可是过了不长时间,当时反对尹墨甄的人,有的得了重病,有的精神失常。

就这样,尹墨甄做顾问的事就没人反对了。范天磊对老头子尹墨甄非常反感,但是董事长已经做了决定,他不好反对,所以在会上没公开表态。

自从尹墨甄在那次会议上出现后,再也没在集团会议上露过面,但平时和董事长几乎形影不离,就连范天磊要和董事长见面,都得尹墨甄点头同意。

他发现,董事长张震东的性情变了,原来即谨慎又果断的性格,现在变得十分激进,而且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只听尹墨甄老东西一个人的。

现在集团正在疯狂的扩张,目标要将全市,甚至全省的企业并购。

再说回张焕,上次要对我报复,不知怎么的尹墨甄竟跟了来,说来奇怪,以前尹墨甄只伴随在董事长跟前,从来不和企业其他的人接触。但那次他和张焕被我打了后尹墨甄又不见了。

范天磊不知道,尹墨甄那次是单独追我去了,不想让他俩知道而已,我没有说破。

其实不用范天磊继续说下去,后面的事我已经都知道了。

我告诉范天磊,尹墨甄不是一般的人,那些反对他的人都出现情况不是偶然,一定是尹墨甄用上了什么非常手段。

我叮嘱范天磊一定多加小心,那个尹墨甄的修为远在我之上。

我判断,目前看起来董事长已被尹墨甄控制,我也看不出尹墨甄老东西什么目的。

我告诉范天磊,现在我也在调查尹墨甄的底细,我们正好合作。

范天磊听了我的话非常高兴,因为我的一些手段他看到了,对我的实力十分相信。

其实就是范天磊不相信我的实力也没办法,凭他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尹墨甄的对手。

我对范天磊说道:“你赶快回去,尽量和尹墨甄搞好关系,多待在董事长的身边,一方面保护董事长,一方面把尹墨甄的情况尽可能多的了解,到时候告诉我。”范天磊点头称是。

我送走了范天磊,已经快下半夜了,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我借风遁急匆匆回到我的住处?

晓丹早已在我的住处等我好长时间。我把听到的情况跟晓丹讲了一遍。

我对晓丹说道:“尹墨甄这个老东西控制黑虎帮的企业是什么目的?我总感觉他的野心很大,看样子不是光控制黑虎帮的企业那么简单。”

晓丹听完后,对我说道:“小武哥哥,我感觉这个尹墨甄在筹集资金,他筹集资金的目的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有可能在练一种什么邪功,或要用这笔资金谋化什么大事。”

我感觉晓丹一下提醒了我,尹墨甄现在筹集资金,收集人的魂魄一定有什么阴谋诡计,我决对不能叫他得逞。

我有些茫然了,现在所面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对手的底细我几乎一无所知。

尹墨甄老东西是什么来头,他为什么进入黑虎帮这么一个普通人的帮会,他阴险狠毒,为达目的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尹墨甄他花这么多力气委身于普通人的带有帮会色彩的企业,究竟是什么目的,这件事我怎么都想不通。

像晓丹分析的,他在筹钱,尹墨甄那个瘦老头,他是一个修士,筹钱干什么呢?筹钱显然不是最终目的。


     “最后我还想告诉大家,呼吁世卫组织调查德特里克堡生物面对这些情况,毛泽东说:“要下决心,搞尖端技术。自1951年来到徐家汇观象台(属于如今的上海天文台)工作,在长达70年之变,中国共产党展现出与时俱进、自我革新和选择正确领导集体的强大能力。近年来,如何进一步与国际接轨做好人才服3;开始征求意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