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发狂的牛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发狂的牛青 (第1/3页)
    

就在众人等待消息的时候,刚才离去的那个小弟匆匆赶了回来。于连庆跟扈三爷告了一下罪后,便走了出去。

只见那个小弟附在于连庆的耳朵边上轻语了几声,于连庆的脸色微变,事后对着他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了。

于连庆走回屋内,看着坐在主位上的扈三爷,他一时犯了难,就在他纠结着要不要实话实说的时候,扈三爷抬眉问道,“人搜到了吗?带上来吧!”

扈三爷的心中还是有着一丝期待的,但越是这样,于连庆越是有些不敢说话,只把一旁的王文山弄得有些做贼心虚,心中暗道:该不会是苟日新真的躲在院子里,被人给发现了吧?不是说,他去了再回楼吗?

王文山此时俨然是没法去核对这件事的真与假了,他看着一旁的于连庆,装作若无其事的打量着对方。

被两人注视着,于连庆的脸上也渐渐挂不住,在扈三爷无声的逼问下,他终于苦着脸坦白了,“三爷,没找到。”

扈三爷一听他说的这话,眼神顿时笑的眯了起来,“你看你,我都说文山是被冤枉的吧,你竟然还不信,还非要去人家家里去搜……”

于连庆在一旁干净利索的认错,“是,是小的疏忽,文山兄弟要是心中有什么不满的,老哥我在这里给你说声抱歉,是我狗眼看人低了,希望你能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个做哥哥的莽撞。”

王文山自然也得客套起来,“于老大严重了,是您帮我洗清了嫌疑,我谢谢您还来不及呢。三爷都说了,都是自家兄弟,勺子哪有不碰碗沿儿的,说开了就好。”

扈三爷看着自己手底下的两员大将在这里‘互谦互爱’,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就像面前的这两个人真是他的孩子那般。

“文山说的对,以后你们要多亲近亲近,将来等我老了,这天下都是你们的。”

于连庆和王文山及时的送上马屁,拍的扈三爷嬉笑连连。三人又闲聊了几句后,扈三爷便对着他俩人挥挥手离开了。

看着两人走远的身影,原本还满脸笑意的扈三爷,顿时将脸拉了下来,桌子上的茶具被他一扫而空。发泄了一通还没有将心中的怒火冲散,他便将一旁的花瓶也扔在地上。

那是他最喜欢的一只花瓶了,可在今天盛怒之下,那个花瓶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王八蛋!!!”

走到扈府大门的王文山仿佛是若有所思,他向着府内深处张望着。一旁的于连庆见他停下脚步,他也随即停下,斜眸看着一旁的王文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以后文山兄弟要与我多亲近亲近,我这个做哥哥到底还是太年轻,要是有什么触犯到你的地方,多多包涵啊!”

虽然于连庆是这样的说的,但是王文山却是从对方的脸上没有看出半点儿关于这些话的歉意。他扭过头看向于连庆,声音如同他的脸色,眨眼间便恢复了对方最熟悉的大冰块的样子。

“现在是在扈府外面,于老大自然不必再伪装什么。”

于连庆看了眼在不远处的门口那里站岗的门童甲和门童乙,他俩像是察觉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正往这里张望着。但是于连庆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只是默默的用自己的身体和衣服挡着身后的目光。

“王兄弟果然是慧眼识人,那我也不多说什么,希望你以后可以好自为之!”

于连庆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听得实在是令人犯迷糊,王文山想让对方讲清楚些,但是恐怕会丢了面子,于是只好将心中的疑问留在内心深处。

“我一直不明白,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竟然让你回回、次次都去找我茬?如果是我哪一点没做好,你可以告诉我,我去改!”

于连庆的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冷笑,他看着对方那脸上还有些稚气的脸,对着他说道,“自然是没有。”

“那你……”王文山的话中已经有了些许的怒气。

试问,无论是谁遇到一个不认识的人一直针对你,你的心情自然不会美丽到哪儿去,尤其那个人还在你对面的时候!

于连庆根本就不在乎王文山的态度,自顾自的说道,“你说,要是有块儿石头挡在了你前进的路上,你会怎么办?会踢开吗?”

面对于连庆的问话,王文山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淡淡的问了对方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于老大,你知道弹簧吗?”

于连庆有些不明白王文山为什么这么问他,疑惑的看着对方。

王文山接着说道,“当你压弹簧的时候,它就会往里缩。可当你不压它的时候,它就会往外弹,有时候,人也是这样的。”

这句看似平常的话,令于连庆明显一愣,眼神莫测的望着王文山。

但是王文山根本就没有给他再说话的机会,直接扭头走掉了,看也不看他。

镜头一转,画面来到了王文山他们几个现在住的院子这里。再次将兄弟几个召集起来,简单的说了几句。

“最近可能会有大动作,你们几个都老实些,只怕用不了多久,这青山镇就会变得热闹起来。”

“山哥,是有大事发生吗?”卓云问道。

“不好说,只是猜测,你们爱出去瞎逛的几个最近都老实些,别给我在外面惹了麻烦再回来!”王文山一脸严肃的说道。

见他如此郑重其事,几人都连忙点头。

确定每个人都记住了自己刚才说的话后,挥手解散了这次的家庭小聚会。只是没过多久,葛老二去而复返。

王文山将他在扈府的事情详细的讲给葛老二听,葛老二也将刚才于连庆手底下的人来家里搜查的细节也事无巨细的讲给王文山听。虽然自己早已知晓了事情最后的结果,但是当他再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后,心中还是忍不住的流下冷汗。

“看来,扈三爷是打算最近要对再回楼动手了!”听完王文山的叙述,葛老二试探性的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王文山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否认,因为在他看来,葛老二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

“下午的时候我让小山和小三都出去打探了,并没有在再回楼附近见到过苟日新出没在附近。”葛老二说道。

听完,王文山也点点头,“这是自然的,他还不会傻到这么快就暴露在众人面前。”

“而且你也不要小瞧他,能活到现在,怎么都不会是无名之辈,肯定有他的门路。更何况这里还是他的大本营,这次他着急的赶过来,肯定是这里有什么东西值得他过来。”王文山一口笃定的说道。

“来之前我们已经将这宅子的里里外外都粉刷了一遍,甚至连什么密室、暗门之类的都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并没有任何的发现啊?”

葛老二努力的回想着当初的记忆,但终究最后是徒劳的,最后只能无奈的选择作罢。

“他要是想走,我们怎么可能拦得住,就这样吧!”王文山也选择了放弃。

本来他最初的打算就是跟对方交个朋友,但自从昨天开始,他们就不再抱团了。说来也是够可笑的,他们之所以认识,是因为赵兮雪,他们现在形同陌路,也是因为赵兮雪。

一个女人,左右了他两次。王文山自己也没有想到,原来那个女人在自己心中是那么的重要!

“那上次小山说他去了再回楼是怎么回事儿?”葛老二对早上的事情还是有些疑惑。

葛老二这么一说,王文山才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他好像忽略了这点。他急忙起身,站在院子里对着前院大声喊着,“小山?小山?”

开始的时候葛老三还以为喊得是他,等他急匆匆的赶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不过他也算是没有白来,知道王文山要找王一山,转身去给他叫人去了。

等王一山刚踏进屋门的时候,葛老二和王文山心事重重的看着他,“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王文山没有开口,一旁的葛老二将他刚才心中的那个疑问说了出来,“小山,是你早上说苟日新去了再回楼的?”

王一山点点头,表示是自己说的,没错!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葛老二好奇的问道。

王一山笑了笑说道,“我是听刘五他们说的。”

“刘五?”

王文山只感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是一时之间却是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见一旁的葛老二同样也是迷惑的看着他,就知道他也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他是谁?”王文山开口问道。

“周涛大哥的人,就是那个特别爱说脏话的那个。”

听王一山这么一说,他俩顿时回忆起来。在周涛的身旁,确实是一直有个人跟在他左右,而且满嘴脏话,比他的名字还要令人印象深刻,所以当王一山说起的时候,他们才恍然大悟。

“他们看见有人从咱们院子里跑出去,还以为是偷东西的呢,正好碰见我了,就把这事告诉了我,说是人一直跑进了再回楼没出来,后来我仔细一琢磨就知道是他了。”王一山颇有些得意的说道。

对于他的洋洋得意,王文山和葛老二两人并没有露出他意料之中的表情,这令他有着些许的失落。

不过他随即又神秘兮兮的说道,“我还有个劲爆的大消息,你们要不要听?”

看着他献宝似的嘴脸,对面两人的心中是哭笑不得。王文山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是有些手段的,肯定是不知道从哪里又淘来的重要消息,不然他绝对不会这么郑重的开玩笑。

“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见自家大哥的脸上已经有了愠色,王一山也不好再卖关子,只听他干净利索的扔出一个不大不小的雷。

“陈浩要回来了!”

“陈浩又是谁?”王文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王一山又提了那个不知名的马仔出来逗他。


     郝万禄:是的,履职保障是谈,他就挤了进去看热闹。世界银行驻华代表处日前发布报告指出,中国消费者和企业信心2017年6月,在山西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他们家。现场检查过程中,督导检查组内环保和安全专家,分别结合专业特长年,张希良来到这里,师从邱大雄教授和顾树华教授攻读博士学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