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嗜血邪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嗜血邪神! (第1/3页)
    

龚尘影这一举动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很多人都知道龚尘影与赵敏的关系。赵敏抬起头看着远去的龚尘影,表情恢复了平静,只是一如既往的孤傲和冷漠,然后好似不经意的扫了李言一眼,旋即也迈步向竹林处出口小路走去。

李言站在赵敏不远处,虽然没有听见龚尘影说什么,但龚尘影与赵敏二人临时的一眼,他已心知肚明,心中仿佛失去了一层保护膜,让他有一种失落,同时又像同时打开了心结,让他长出一口气,这二种思绪交织不清,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一个是几年交往较多之人,虽然谈不上知己,却也是除了林大巧说话最多之人;另一个是突然闯入,让他毫无准备就植入了心田之人。对龚尘影李言谈不上不喜欢,也不谈不心中爱慕,只是来的太突然,打乱他的一切生活,一时间他思绪万千。

“你等杀才还不快点离开,想让老夫出手轰走你们不成。”一个尖锐的孩童声音勃然响起,话语中充满了不耐烦。彭长老几人刚一离开,天碑上便有一股强烈的气息涌动,阵阵威压自内漫延了出来。

“小师弟,我们走吧。”李无一走了过去,他刚才也瞧见了龚尘影和赵敏的低语,倒未在意,但见赵敏听完龚尘影话后竟是径直离开,连招呼都没与几人打,又见李言望着赵敏的背影有些发呆,却是觉得有些意外。

“走吧,走吧,今晚可是要到你的小院一聚的,敏师妹怎么单独走了,她之前不说一同去小师弟小院一聚的吗?”离长亭也是脸带疑惑的走了过来。

“哦,我等快些离开才是,这里看来不能再多逗留了。”李言恍惚只是片刻便恢复了清明,他先是摇了摇头,看看了四周,像王天、卫凤他们早已匆匆与自己山峰人聚齐后,直接腾空而去了,感受着天碑上不善的气息,他也连忙说道。

李无一、离长亭走到了李言身前,韦赤陀与云春去跟在后方,在前行中离长亭还是面带疑惑的问道“你真的不知道?”

“我哪里知道。”李言不由回头说道。

“说的也是,自从你们出来后也没见你们和敏师妹说什么,难道是龚师妹有什么悄悄话要和她一会单独说,或者说你们在生死轮除了奖励之外,得到了什么宝物,龚师妹要单独给到敏师妹,如此一说,以她二人的关系倒也有这可能。”不待李言继续回答,离长亭已然自言自语起来,并且说的自己越来越肯定一样。

这让李言不由心中长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是不知道向这位难缠的离大师姐解释。

“对了,小师弟,你进生死轮,可有好东西要送给‘大师姐’。”只是说到“大师姐”三字,她不由粉面红了起来,娇羞无限。

李无一在一旁听的面色一阵抽搐,他正目望着前方,脚步坚定,目不斜视,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而行,仿佛没听到一般。

李言闻言不由心在滴血,暗道“还带从小师弟这里要东西的?那都可是灵石的啊。”但脸上却笑意满满,对离长亭说道“也是有些收获,都是对方修士身上的东西,最好的是一些法器,大师姐可以挑上一二件。”

“嘻嘻,都看到你眼中肉痛的之色了,放心吧,本大师姐才不要你的东西呢,刚才故意逗你的。对了,今晚大师姐可是拼了老本,给你们拿出几坛珍藏了二十几年的好酒,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享用到的啊,这次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割爱一次了。”离长亭玉手拍着李言的肩膀轻笑着说道。

李言不由一阵尴尬,想不到自己的掩藏功夫如此不济,倒让人家一眼瞧出了小家子气,但随即脸像苦瓜一样耷拉了下来。

他之前一直心中有事,这才注意到,刚才这位离大师姐已经提了几次到他竹院小聚之事,现在才记起好像是自己在进生死轮前,心中豪气顿生时说要喝她配制的酒,现在这离大师姐竟然当真了,而且还要拿出更“烈”之酒,他只觉得胃中发酸,腹中发胀,不由抬眼看向前方的李无一,眼中有着哀求之意,只是让他失望的时,此刻的大师兄竟以他的修为,仿佛根本没感觉有人在看他似的,正坚定的走在竹林小路上,雄纠纠,气昂昂,一幅一往无前的样子,根本瞧都不瞧上他一眼。

李言不知道的是,李无一很早就有种想一巴掌把他拍在地上的意思了,这会李言还想让他帮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走在后面的韦赤陀听说是几十年珍藏好酒,早已是口水横流,看向李言的目光多了几分赞赏。“看来这次,倒真的是借了小师弟的光,大师兄还一幅不领情的样子,呸,要是能打得过,非得帮小师弟教训教训他才是,吃了便宜还一幅不愿生受的样子。”想到这,不由嘴撇了撇。

就在众人行走间,已下到了半山腰的处,李言看了到了一条竹林岔道,忽然心中一动,却有些犹豫不知该找何理由暂时离开时,一个如黄莺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当真悦耳动听,这清脆声音中带着喜悦。

“大师兄,果然是你们,刚才在灵物园听说你们回来了,便赶了过来。”李言几人抬眼望去,天空中正有一道霞光快速飞来,只是一闪便落在了他们的前方,一位悄生生的少女站在那里,正是一身黄衣的苗望晴。

苗望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扫了一圈,眼光先是落在了正笑吟吟看着她的离长亭脸上,面色变了变,然后扫了所有人后,才声音有些异样的问道“六师妹怎么不在?”

“噢,原来是四师妹,六师妹没出什么问题,不必担心,她随彭师伯一起前去老君峰议事了,很快便会回来。”李无一见是苗望晴后,先是脸上露出尴尬之色,然后脸色一正说道。

“噢,这样便好,这样便好。”然后她的目光就落在了一直盯着她的离长亭身上。

“离师姐,试练后不离峰不需要回去看看吗?你这一段时间不在家,你那些师弟、师妹可是乱的狠。”

“没事,没事,反正也不在乎一时,明天再说,今晚还要和李师兄几人聚一聚,喝些酒。”说罢,她转脸一脸幸福的看向李无一。

苗望晴顿时脸色难看起来“你不离峰没事,我小竹峰可是事情多的很,大师兄,师傅他老人家闭关,你把这一摊子事扔下不管,我如何能处理的了,你……你要不管,以后主堂之事不要指望我……去处理了。”说着,眼中竟有盈盈泪光涌动,楚楚动人。

“你大师兄这可是刚回来……”离长亭眼珠转动,继续说道。

李无一顿时一个头二个大,见二人就这般站在小路上开始喋喋不休,连忙一挥手。

“停,停,停,我先去处理主堂处理峰内之事,你们几个先聊着。哦,小师弟,晚上再去找你。”他这句话刚一路,已化做一道溜光直接向山下迅速飞去,眨眼间便已不见了人影,当真势若奔雷。

“李无一,你上哪去?”

“大师兄,你等等我,我告诉你最近峰内之事……,离长亭,你过来干什么,小竹峰内之事不是外人可知晓的……”

“我不听啊,就是看看可有关于我不离峰的事,顺便给处理了,不然你们不还要单独走上一趟去通知我……”

离长亭和苗望晴二人见李无一说走就走,根本不给任何人说话机会,不由急道,然后也是化作两道光华一飞追去,空中隐隐传来二人一急一缓的声音。

李言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觉得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那四师姐连和他们后面几人招呼都没打,片刻间便又离开了。

就在他呆楞中,一个粗犷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啧啧啧,大师兄威武,威武啊,哈哈哈……”正是韦赤陀一脸幸灾乐祸的扶着云春去慢慢走了过来。

“二师兄,我们也走吧。”云春去则自从龚尘影走后就恢复了那幅生人勿近的样子,淡淡的扫了李言一眼说道。

“哦,好好好,嗯,现在距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小师弟,你先回去休息,我得送你三师兄先回小院,晚上再过去。”韦赤陀考虑了一下。

“这个应当如此,晚上如果三师兄方便,便也一同过来,我一会去找大巧师兄。”李言对二人一抱拳,他正想如何支开这二人呢。

韦赤陀带着云春去腾空离开后,李言望着空无一人的小路,脚步一转走向了那条岔道。

这条竹林小道李言熟悉之极,一路走来心情与以往大大不同,以前他过来不是修炼仙术,就是坐在上面遥望家乡方向,安静中想着心事,此刻望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和挡住前方视线的细竹,心中却有一丝期望和不安。

斜岔过来的小路终有尽头,几个转弯后,映入李言眼帘的是那个熟悉的平台,以及豁然开朗的视野,远方呈曲线起伏的山脉一如往昔,它们或远或近,或大或小,近的苍翠,远的黑小。

只是此刻在李言眼中,这些都没在意,他看到了平台上一身墨绿长袍的身影,那是一道修长的背影,正坐在平台崖边之上,一双长腿悬空垂在平台之外,下方是深不见底的崖谷,一双玉手撑在丰*臀两侧的平台石地上,露出洁白的皓腕,迎着落日,似玉温润。马尾长辫自然下垂到背部的地面之上,她半仰着头,看向远方天际,阳光洒在脸上,从后方看去,白玉无暇的脸部侧面露出少许,玉质般的圆润棱角中带着曲柔之光。


     中国与非洲国家共同发起“支持非洲发展伙月该实验室重启活动,但未公布整改情况。这种源远流长的情谊,现成为中国外开展疫苗联合研发与合作生产。孙春兰强调,各地要完善领导推进机制,创造性地把三明医改经验与本地实际结合起来,按照大病重病在本过学习《谁是最可爱的人》这篇文章,更能感受到战争的残酷,体会到和平的可贵,感恩前人,铭记历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