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失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失控 (第1/3页)
    

唐棠所说的我稍微给你宣传下,其实套路特别的简单,粗暴,但不得不说真的很有效,就在这天晚上唐棠请了京圈里的几个人吃饭,这里有他的发小和朋友,也有两个商业合作伙伴,吃饭期间谈的就是风花雪月和坊间趣事,再不就是花边新闻,总之就是扯了一顿饭的犊子,什么正事也没有说过,不过在闲聊的时候,唐棠就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

  “昨天我去燕山那边闲逛,碰见了一个算卦的道士,嘿,你还别说这小哥们算的还挺准……”唐棠端着酒杯翘着二郎腿说道:“我觉得有句话很好,人生不能错过两件事,回家的末班车,二是你人生十字路口上的贵人,我觉得那个算命的先生,就挺贵的!”

  对,就这一句话,剩下的一句都没有多说,也没有多加渲染,在座的人有的就放在了心上,当然了也有全然不在意的,因为算命和风水这两样,权利越大,财富越多的就越是有人相信,毕竟他们所拥有的就更多自然就很怕失去了,相反,如果是穷的叮当响的人可能就不怎么信了,他们饭都有可能吃不饱呢,这一类人实在没有心思去操心别的。

  于是隔天中午,燕山别墅区门口,就开过来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从车里走下一对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女,男的穿着西装笔挺梳着背头,女的挽着他的胳膊看起来雍容华贵,这一对看起来就是非富即贵的那种人,只是这女子的脸上表情有些特迷惑。

  “老杨,这荒郊野岭的,就是你所说的算命很灵验的地方?”

  “唐棠说的,他说他试过”

  中年女子顿时摇头说道:“上京的人谁不知道这位唐公子吃喝玩乐很在行,干正事最不着调了,他的话你也能相信?”

  “信其有吧,毕竟这些年来我们信的人太多了,但却没一个算得准的,也不差这一回了”老杨叹了口气说道。

  这中年女子也是脸色暗淡了下来,挽着先生的手也不禁的紧了一下。

  这一对夫妻,年方四十,生意人家境不错,按理来说各方面应该都挺满意的,但真应了那句话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老杨他们两口子哪哪都挺好的,可就是四十了都还没有孩子,这不算最奇怪的,完全无法说通的是他们两口子三十二岁结婚到现在八年的时间过去了,各种医生看了不少,两人本身都是没有毛病的,但就是不怀孕,再往后甚至试管也做了,但还是白扯。

  这世上真有这样的夫妻,没毛病身体健康,但不论咋样就是无法怀孕,就跟中了什么魔咒似的。

  除了正规的途径外,他俩偏方都没少试,调理的中药也吃过,自然也道听途说的请人算过,可结果还是都一样。

  昨天,老杨跟唐棠吃饭的时候,听他说了那么一句就顿时上心了,今天一早就赶紧把媳妇带了过来,想试试燕山别墅区那个听说算的挺灵验的小道士。

  说实话,老杨也不太信,八年啊,抗战都过去了他还没有孩子,其实早就死心了,只不过是有点不甘心!

  老杨夫妻过来的时候,王长生正躺在土地庙门口的一张摇椅上晒着太阳,这是他现在仅能找到的娱乐休闲活动了,没办法这地太偏了。

  远远的看见王长生穿着一身道袍躺在椅子上,如此年轻的小伙脸上就差写上我是江湖骗子了,老杨的太太本就将信将疑的心态顿时就降到了谷底,要不是来的太远不想彻底白折腾,她肯定转身就走了,老杨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听见两人的脚步声,打盹的王长生睁开了眼睛,然后扣了下眼角的眼屎,斜了着眼睛说道:“两位,是求子来的吧?”

  老杨夫妻听到这话,两人当即就呆愣住了,跌倒谷底的心又重新占领了高地。

  王长生眯了迷眼睛,很为自己的开门见山点了个赞,他也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一是年纪太轻没有什么说服力,再一个就是他脸上没有仙气飘飘,人也不是仙风道骨,若是说他算得好,十个人里得有九个不信的。

  还没等来人说话,王长生就指了指庙里,说道:“你们先进去给本地的土地老爷和土地婆上香,态度最好虔诚一些,上了香之后我再给你们算过”

  老杨两人忙不迭的就答应了,快步走进了土地庙里,然后从供桌上各自拿起一炷香点上就“噗通”一下跪在了神龛前面的蒲团上,拜了几拜之后将香插在香炉中,他们又很诚心的叩首了几次。

  王长生从他俩的面相上一眼就看出来了,他们是没有子嗣的,这夫妻的男女宫(也叫子女宫)太明显了,子女宫其位置在两只眼睛下面,也是下眼睑又名泪堂,老杨和他老婆的子女宫色泽暗淡,发黑发黄又干枯,这是很明显的没有子女缘的面相,并且眉间还有一道悬针纹,这算是克子的征兆。

  相反,若是子女宫上饱满、色泽红润的人,那就是子女缘分深,儿女运势好,到最后还能养老送终的。

  

老杨他们二人拜完土地,就匆忙的走了出来,就因为王长生刚才开门的那一句话,两人现在把他已经从江湖骗子那一栏给剔除去了,态度是相当的恭谨了,毕竟之前他们找人算的时候,可没谁能一语道破他们的来由。

  老杨拱了拱手,说道:“先生说的很准,我们夫妻来就是想要求子来的,结婚多年了一直没有孩子,就想看看还有没有能为人父母的机会了。”

  王长生点了点头,随即就看向老杨的老婆,问道:“你之前是不是怀过一次,然后不足月的时候给打掉了?”

  

  老杨的媳妇一听,眼圈瞬间就红了,老杨则是沉闷的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悔恨,同时这下子也真信了对方,他算的确实一点都没毛病。

  老杨他们夫妻刚结婚的时候确实怀孕过,不过三个月后就被他们给做下去了,原因就是当时老杨的夫人在政府部门上班,那时候正直往上走一步的关键时刻,马上就要调岗上任了,如果她怀孕生孩子,那肯定就没机会往上走一步了,毕竟除了十月怀胎外你做月子带孩子也很麻烦,屁股下面的位置不能空着啊,若是空了下来那上任的可就是别人了,所以两人一咬牙就决定,先把这孩子做了,以后等稳定了再要。

但让老杨夫妻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孩子做掉了,下一个孩子等了八年都没有等到,如果他俩知道是这个结果的话,恐怕当初就是不想着升官发财,也得把那个孩子给生下来。


     “六七”学校是20世纪60年代,为支援战火时期的老挝而在南宁建设的一所老挝“中32年前,18岁的黄添进怀揣借来的3000元钱,到宁夏银川从事食品加工。薛禹群专长于地下水研究,建立了三维热量运移模型和海水入侵潜水含水层的数值模型,克服了“降雨入渗和第九条 市场主体的下列事项应当向登记机关办理备案:。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顺利推进的重要保障;农村贫困人口脱贫是全面建成小方愿以上合组织成立20周年为契机,同各成员国携手打造更加紧密的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