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拿你开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拿你开刀 (第1/3页)
    

第二天。

洛阳城内。

罗策命蔡邕府邸内的侍从们将这些招兵买马的纸条贴在城中,为的是能招募到更多的士兵们。此时,有很多百姓们都来看这些招兵买马的纸条。他们特别地好奇。

在罗策那里。

罗策正在和太史慈去招募人才。他们两个不为别的,为的是能效力汉朝,也能效力罗策。

这时,罗策和太史慈看见他们的面前有一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他们两个看见了,大吃一惊。

突然,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晕倒在了地上。很多人看见了,大吃一惊。他们都围在了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的旁边。

罗策和太史慈看见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晕倒在地上。不仅如此,他们两个还看见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围着很多人,就向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走去了。

在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那里。

罗策和太史慈走来了。他们两个挤进了人群之中。

太史慈问周围的一个人:“这人怎么晕倒在地了?”

“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人对太史慈说。

罗策对太史慈说:“子义,将这个人带到附近的一家酒馆,让他好好吃顿饭。”

“是。”太史慈双手抱拳,对罗策说。

然后,太史慈将晕倒在地上的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给扶了起来。紧接着,他和罗策一起向附近的一家酒馆走去了。

在附近的一家酒馆内。

罗策、太史慈和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坐在里面。此时,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饭。

罗策和太史慈看见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正狼吞虎咽地吃着饭,很是吃惊。

罗策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说:“你慢点吃啊,这位兄台!”

“是啊!”太史慈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说,“你得慢慢吃,不急,我们又不会跟你抢啊!”

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拿起放在桌子左边的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他将他手中的酒杯放到了桌子。现在,他的面色变回了青色。他咽下了嘴里的食物。

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对罗策和太史慈说:“对不起,我已经有两天没有吃东西了。真的对不起啊!”

“没关系。”罗策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说,“如今天下很多百姓们都没有饭吃,更何况这位兄台呢?”

太史慈也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说:“是啊,这位兄台。我家主公说得没错。”

“你家主公?”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听了太史慈说的话后,觉得很奇怪,瞪大了他的双眼,看向了太史慈,并问太史慈,“你说坐在你旁边的这位兄台?”

太史慈点了点头:“没错。他就是我的主公。”

“不知这位兄台姓甚名谁?”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看向了罗策,问道。

罗策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说:“在下姓罗,名策,字子飞。”

“莫非是当今的骠骑将军罗策?”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听了罗策的话后,大吃一惊,问道。

罗策向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点了一下头:“正是在下。”

话音刚落。

这时,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突然拜服在罗策的面前。他连续磕了三次响头。

罗策和太史慈看见了,吓了一跳。他们两个相互看了一眼,觉得很奇怪。然后,他们两个看向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

罗策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说:“赶快起来吧,这位兄台。”

“多谢将军。”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对罗策说。

然后,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站了起来。紧接着,他坐到了罗策和太史慈的面前。

罗策双手抱拳,问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不知阁下姓名?”

“在下姓吕,名岱,字定公,广陵海陵人。”那个名叫吕岱的人对罗策和太史慈说。

太史慈问吕岱:“莫非你是广陵的吕岱吕定公吕学士?”

“正是。”吕岱对太史慈说。

罗策和太史慈双手抱拳,对吕岱说:“久仰大名。”

“岂敢啊!”吕岱也双手抱拳,对罗策和太史慈说。

太史慈问吕岱:“定公兄,为何到洛阳来啊?也为何如此打扮啊?”

“我原本是到洛阳来求官的。但是,在路上遇到了强盗,抢去了我身上的银两,所以成了这个样子。”吕岱听了太史慈的话后,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经过跟罗策和太史慈说了一遍。

太史慈对吕岱说:“定公兄,没关系,我家主公会帮助你的。”

“没错。”罗策点了一下头,对吕岱说。

吕岱叹了太史慈的话后,很惊讶:“怎么好意思让骠骑将军帮助我这个忙呢?”

“没事。”罗策对吕岱说,“这个对我来说,只是小意思而已。”

吕岱听了罗策的话后,心中顿时有了一丝的温暖:“既然骠骑将军这么收留我,我愿意将军为主公。”

“请起吧,定公兄。”罗策对吕岱说。

吕岱对罗策说:“多谢主公。”

“对了,定公兄,如今黄巾造反,汉室岌岌可危。今陛下封我为骠骑将军,让我去招募人才,训练兵马,为汉室效力,去消灭黄巾军。公为何不为汉室效力?”罗策对吕岱说。

吕岱对罗策说:“如今汉室岌岌可危,乃宦官张让等人所误,非百姓所害。今黄巾造反,我也愿为汉室效力。”

“定公来辅助汉室,乃汉室之幸也。”罗策听了吕岱的话后,顿时大喜。

他之所以这么说,一则是为了收服人心,二则是为自己夺得天下笼络人才,为自己所用。

吕岱对罗策说:“主公,我有两位朋友,愿为主公效劳!”

“是哪两位,请定公说之。”罗策听了吕岱这么一说,顿时有了好奇心,问道。

吕岱对罗策说:“一人乃会稽人,姓阚,名泽,字德润。此人博学多闻,后被人举为孝廉。现在他出任钱塘长。一人乃平原人,姓华,名歆,字子鱼。此二人有经天纬地之才。主公有我这两位朋友辅佐之,那么汉室有救矣。”

“那还请公写封书信,交给他们二人呢?”罗策反问吕岱。

吕岱对罗策说:“主公吩咐,我何敢不听呢?”

“那么,待公吃过了饭之后,我们就到中郎府邸去。”太史慈对吕岱说。

吕岱听了太史慈的话后,觉得很奇怪,就看向了自己的主公——罗策:“主公没有自己的官邸?”

“其实是这样的。”罗策对吕岱说,“我是在到洛阳求学的时候,由于银两和干粮都已经吃完,没有力气走了,就饿晕在半路上。后来是中郎大人的令千金——蔡文姬小姐给救了。之后,中郎大人为我和文姬小姐安排了婚事。我就跟中郎大人说,等我有了军功之后,再娶千金。后来,我就一直住在中郎大人的家中。如今就成了这个样子。”

吕岱对罗策说:“既如此,那我就先吃好了,我们在路上说。”

“你慢慢吃。”罗策对吕岱说,而后再看向太史慈,“子义啊,你去把定公的钱给付了。”

太史慈对罗策说:“是!”

说罢。

太史慈站了起来,就去为吕岱付钱。

吕岱听见罗策让太史慈给自己付这餐钱,心中顿时有了很多的温暖。此时的他,不知道如何回报罗策这付餐钱之恩。

吕岱对罗策说:“主公之恩,定公不知如何才能报答啊!”

“定公啊,你是我的部下,我必须帮助你付清饭钱啊!否则的话,我心甚是难受啊!”罗策对吕岱说。

吕岱听了罗策这么一说,眼睛顿时流出了很多的泪水。此时的泪水,模糊住了吕岱的眼眶。

罗策看见吕岱流出了很多的泪水,就对吕岱说:“好了,定公,你不要这么激动啊!泪水都流出来了!”

“对不起啊,主公,我太过于激动了!失态了!”吕岱一边用他的左手的衣袖擦着他的眼里的泪水,一边对罗策说。

太史慈走到了罗策的旁边,双手抱拳:“主公,吕先生的钱我已经付过了!”

“嗯,知道了。”罗策对太史慈说,然后就看向了吕岱,“定公啊,你慢慢吃,不急。”

吕岱对罗策说:“多谢关心我,我必当以我平生之所学,助主公匡扶汉室,统一天下的!”

不久,吕岱吃完了这顿饭菜。之后,他就和罗策、太史慈站了起来。

现在,他们三个就向外面走去了。

街道上。

罗策、太史慈和吕岱从那家的酒馆走了出来。现在,他们三个向蔡邕的府邸走去了。

在回蔡邕的府邸的路上。

罗策、太史慈和吕岱正在向蔡邕的府邸走去。

这时,有两道声音异口同声地向罗策和太史慈喊道:

“主公、子义!”

罗策、太史慈和吕岱听见了,立住了他们的脚步。然后,他们三个转过身,随着那两道声音望去了。这时,他们三个有两个人——许褚和赵云向他们自己跑来了。

他们面对面。

赵云和许褚口中喘着粗气。然后,他们两个看向罗策、太史慈和吕岱。

赵云和许褚看见太史慈的旁边站着吕岱,觉得很奇怪,就看向了罗策和太史慈:“主公、子义,他是何人啊?”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新收的谋士,姓吕,名岱,字定公,广陵陵海人。”罗策向赵云和张辽介绍吕岱,道。

赵云和许褚听了罗策的介绍后,就向吕岱双手抱拳,向吕岱说:“参见先生。”

“吕先生,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赵云,字子龙,常山真定人。”罗策向吕岱介绍赵云和许褚,“这位是张辽,字文远,雁门马邑人。”

吕岱听了罗策这么一介绍,就双手抱拳,对赵云和张辽说:“在下吕岱,参见二位将军!”

“子龙、仲康,你们二人有什么事吗?”罗策问赵云和许褚。

赵云和许褚听见罗策问他们的话,就立刻回答道:“主公,有很多百姓们都来投军了!”

“哦?他们有多少人来投军?”罗策问赵云和许褚。

赵云和许褚异口同声地对罗策说:“总共有五千人都来投军!”

“很好。你们二人去练兵吧。五日后我要看出成效来。”罗策对许褚和赵云说,“今日不算。”

许褚问罗策:“可是,主公,五日后怎么可能有见效啊?”

“没事,到时候我向皇上说,前线紧急,我要早点为他除去心头之患。”罗策对赵云和许褚说,“你们就放心好了。”

许褚和赵云说:“多谢主公为我二人解除心中之难。”

“去训练士兵吧。”罗策对赵云和许褚说。

赵云和许褚对罗策说:“是!”

说罢。

赵云和许褚就退下了。现在,他们两个就去训练他们两个招募过来的五千兵马了。

然后,罗策、太史慈和吕岱转过身。紧接着,他们三个就向蔡邕的府邸走去了。

在蔡邕的府邸外。

罗策、太史慈和吕岱走来了。现在,他们三个向蔡邕的府邸走进去了。

在蔡邕的府邸内。

罗策、太史慈和吕岱走了进来。

由于吕岱是第一次来到这达官贵人的府邸,大吃一惊。他惊讶不已。然后,他就看向了罗策和太史慈。

吕岱问罗策和太史慈:“这里确实是蔡中郎的府邸?”

“没错。”罗策和太史慈朝着吕岱点了一下头,对吕岱说。

话音刚落。

这时,有一道声音传来了:

“罗策、子义,你们回来了!”

罗策、太史慈和吕岱听见了那道声音,就随着那道声音望去了。这时,他们三个看见有一个人——罗策的未来的岳父——蔡邕向他们走来了。

他们面对面。

太史慈双手抱拳,对蔡邕说:“参见中郎大人!”

“参见师父!”罗策也双手抱拳,也对蔡邕说。

吕岱听见太史慈说他们的对面的人竟然是当今的蔡邕蔡中郎。他听见了,大吃一惊。

吕岱也双手抱拳,对蔡邕说:“参见蔡中郎!”

“你乃何人?”蔡邕这才发现吕岱,问道。

吕岱再次对蔡邕说:“我是广陵陵海人,姓吕,名岱,字定公。我是罗策将军新收的谋士。”

“是嘛。”蔡邕对吕岱说,“那么,你就好好帮助我未来的女婿!”

吕岱对蔡邕说:“大人之命,我怎能辜负大人之重托呢?”

“你有这份心就好。”蔡邕对吕岱说。

然后,他就立刻给吕岱安排了一间房间。

下午。

吕岱在自己的房间内写了两封书信。这两封书信,是他写给自己的两个朋友——阚泽和华歆。

写毕。

然后,吕岱将他手里的毛笔放到了笔砚上。紧接着,他将他的那两张写给阚泽和华歆的信交给两名蔡邕府邸里的下人。他让那两名蔡邕府邸里的下人交到阚泽和华歆,而且他还告诉那两名下人阚泽和华歆所在的位置。

那两名蔡邕府邸里的下人就领命而去了。

吕岱站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此时的他,心中悬着的意念,就放了下来。

两天后。

蔡邕的府邸的院子内。

罗策正在和蔡邕、吕岱、太史慈在院子里走走。他们四个正在谈论有什么办法将黄巾军给消灭。

这时,有一名下人跑了进来。他跑到了罗策、蔡邕、太史慈和吕岱的面前。

罗策、蔡邕、太史慈和吕岱看见那名下人跑了进来,就立住了他们的脚步。他们四个看向了那名下人。

那名下人对蔡邕说:“大人,外面有两个人来拜见大人和骠骑将军。”

“哦?”蔡邕听了那名下人所说的话,觉得很奇怪,问那名下人。

吕岱对蔡邕说:“是这样的,大人,外面是我的两位朋友,一个人乃会稽郡山阴县人,姓阚,名泽,字德润;另一人乃平原郡高唐县人,姓华,名歆,字子鱼。他们二人都是我写信到这里来帮助我家主公消灭黄巾军的。”其实,他这么说,是为了让蔡邕放心,也是为了隐瞒蔡邕,让自己的两个朋友来帮助罗策一统天下。

“既然是定公的朋友,那就让他们二人进来吧!”蔡邕前面的话对吕岱说,后面的话对那名下人说。

那名下人双手抱拳对蔡邕说:“是!”

然后,他转过身,准备出去。

蔡邕对那名下人说:“等一下!”

那名下人听见了,就立住了出去的脚步。他转过身,看向了蔡邕。

蔡邕对那名下人说:“你跟其他人说,为子鱼和德润准备房间。”

“是!”那名下人再次对蔡邕说。

说罢。

那名下人再次转过身,离开了。

大厅之中。

阚泽和华歆站在里面。他们两个等着蔡邕、罗策、太史慈和吕岱的到来。

这时,从屏风后面走出了四个人。这四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蔡邕、罗策、太史慈和吕岱。

阚泽和华歆看见蔡邕、罗策、太史慈和吕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就立刻跪了下来,双手抱拳,对蔡邕、罗策和太史慈说:“参见中郎大人、骠骑将军、太史慈将军!”

“起来吧。”蔡邕对阚泽和华歆说,并将他们两个给扶了起来。

阚泽和华歆看向了罗策:“将军,我二人愿投将军账下。”

“二位贤才来投,真是天助我也,也是天助汉室也。”罗策开心地对阚泽和华歆说。

阚泽和华歆看向了吕岱:“定公兄,你也真是的,你直接被主公给选中了!”

“只是命运好而已了!”吕岱对阚泽和华歆说。

蔡邕对阚泽和华歆说:“好了,德润、子鱼,你们二人去休息吧!一路上奔波劳苦。”

“那我二人恭敬不如从命了!”阚泽和华歆双手抱拳,对蔡邕说。

说罢。

阚泽和华歆一起向后院——他们两个各自的房间走去了。

罗策看向了蔡邕说:“师父,我和子义去训练场看子龙和文远将那五千士兵训练的怎么样?”

“好。你们二人去吧,不过,一路上要小心啊!”蔡邕十分担心地对罗策和太史慈说。

太史慈对蔡邕说:“您放心吧,中郎大人,我会照顾好我家主公的。您放心好了!”

“有子义在,我就放心了。”蔡邕对太史慈说。

说罢。

罗策和太史慈告辞了蔡邕,向训练场走去了。他们两个去训练场不是为了别的,而是看赵云和许褚将那五千士兵训练好了没有。


     二十国集团作为国际经济合作主要论坛,应该在推记党的初心使命,牢记党的理想信念和根本宗旨。面对各项荣誉和群众的赞誉,赵瑞琴说:“今后,我会继续做好群众工作,式,汉藏合璧、有机融合,寓意四海之内“安其居、乐其业、永永普宁”。中国人民应该有这个信心,每一数量最多三项转体桥世界纪录。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