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所谓教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所谓教官 (第1/3页)
    

仙酿池。

“你们两个疯婆娘这次又搞啥?”

老奶奶这次才刚打算入定调理就被打扰了:“你们两个……”

酒香斋大长老苏玉清简直是刚出笼子的母老虎:“你个老不死的,你怎么不说你带了那么个小家伙。”

这下轮到老奶奶纳闷了:“老娘带了几千弟子来踏平酒香斋,你说的是哪个?”

苏玉清:“你个老不死,你还装你还装!”

老奶奶一拍手:“哎呀,宁蓝湖输啦,太棒了。”

苏玉清咬牙:“那个小蹄子此刻就是砧板上的鱼肉,随便老娘煎炒煮炖呢,是那个小家伙。你个老不死藏得真深啊,居然带了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伙。”

老奶奶大略知道是谁了:“没有啊,我怎么就不知道是谁?”

苏玉清:“你个老不死的还装,那个小子,那个拿着周至尊破佩剑的小子。”

“果然是这小子。”

老奶奶:“没有啊,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我下面用剑的小家伙有上百个呢,从没听说过谁有周至尊的佩剑呐。”

苏玉清:“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们两个老不死要守在这里原来是如此,还有你和录引纤那小蹄子摆明就是串通好的。老娘恨啊,老娘真是恨啊!”

老奶奶又莫名其妙了,她真没串通录引纤什么:“哈哈,我和纤纤哪儿需要串通,我们本来就是穿一条裤子的,怎么样?爽吧!”

苏玉清气得瑟瑟发抖:“果然是你个老不死的捣鬼。原来都是你安排好的!可恨呐,真是可恨呐!老娘居然还主动把那小子给引了进去。”

老奶奶:“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那把破剑让你爽歪了吧。”

“我惊喜你老母!”苏玉清浑身颤抖,“你可知道那是什么?那可是三幽轮回晶呐,老娘花费了多少心思代价才弄到那么几块,你居然让那小子一剑一块一剑一块!”

这下可是让老奶奶暗暗吃惊了。

三幽轮回晶!

那可是几十万年冰川深处的结晶,还需要处于极阴极寒的位置才能产生,这玩意最大的本事就是容纳和复制灵魂。如此说来,录引纤怕是中招了。

“左一飞,真是惊喜的小子。三幽轮回晶呐,七八十万灵珠一块只多不少,你小子砍得倒是爽,嘿嘿,不过也就你那破剑砍得动。”

“太好啦!”老奶奶几乎跳起来:“这么贵的宝贝呀,砍得实在太好了。哎哟哟,砍了几块?我看不到结果太可惜了,砍了几块?”

“你个老不死的!”苏玉清快气到吐血,老太婆和宁慈航这次可是真的发了疯,甚至都开始动用器具辅助破坏阵法。

老奶奶直接带头布阵:“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这两个疯子出来。”

“你个老不死的!”苏玉清发觉她暂时真的出不来了,“赶紧放老娘出来。”

“神经病!”老奶奶,“你是老子的仇敌也,放你出来,你当老奶奶得了老年痴呆啊。”

苏玉清:“你放不放。”

老奶奶边布阵边跳舞:“不放不放就不放。”

“你真是个老不死的王八蛋,”苏玉清真拿老奶奶没辙,“你到底放不放?”

老奶奶加速布置阵法:“就不放,你能耐我何?”

“好好好!”苏玉清气死了,“老娘自爆你信不信。”

“切!”老奶奶自持拥有两百层阵法,“自爆先死的也是你,老娘怕个鸟。”

“这是你逼我的!”

苏玉清不进反退并且自己在后面拼命构造阵法,酒香斋斋主宁慈航则是直接倒了三口最厉害的美酒而后猛然冲刺。

“喂喂喂!”老奶奶感觉不同了,“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苏玉清目光决然:“最后一次,你到底放不放?”

老奶奶真忐忑哇,这宁慈航装着自爆已经好几次了,但每次都没舍得爆。但这一次情况似乎不同,尤其苏玉清好像真急疯了。

“好商量!”老奶奶紧急停下,“什么事都好商量。”

苏玉清:“你把他调回来,我就跟你商量。”

老奶奶这倒是奇特了:“换个条件行不?我可调不回来他。”

苏玉清才不信:“你再扯淡,你以为老娘不知道吗?血影宗弟子身上的狗链那可是最牛掰的通讯了,你一个血影宗最老不死的疙瘩会不知道?”

“你先让她停,你先让她停!”老奶奶假装取出一个血红石头,“我这就联络。”

“喂!喂!”

“是,是我,是老奶奶呀。”

“你赶紧撤回来,这是命令,这是命令!这是绝对的命令!”

老奶奶掐断血石:“这下你满意了吧。”

苏玉清和宁慈航这才略略平静下来。

“跟老奶奶说说。”老奶奶好整以暇,“这小子到底砍了你们多少灵珠?”

苏玉清牙根痒痒:“你个老不死的。”

老奶奶摇了摇血石:“看来我得让他回去继续砍。”

苏玉清气死:“你怎么弄到这小子的,还有那把剑到底是什么剑?为什么连三幽轮回晶都能砍得坏,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剑?”

老奶奶:“看来我得让他继续砍,你好像不想回答问题啊。”

“砍了我十六……”苏玉清随后气疯,“你个老不死的!”

当然得崩溃,老奶奶根本就没联络过左一飞。

“慈航!”苏玉清彻底决断了,“给我爆,爆开这里!”

“撤撤撤!”老奶奶感受到了危险,“阿素你们撤出去,我和工先生在这里。”

汉武素她们紧急撤退,老奶奶和工不二居然不得不强行激活了大量灵符器具,而后确保自己在安全线边缘游弋。

“轰!”

堂堂酒香斋斋主,元婴尊者宁慈航,一句话都没说过的女修最终选择了绝路,而在美酒的影响下,这女修的自爆超级恐怖。

仙酿池是酒香斋最重要的区域之一,上面的阵法本是超级严密,但随着那股恐怖的自爆气息,仙酿池上方的阵法瞬间被裂开而后向着周围激荡。

十多里区域的天空都被撕碎,上方的酒雾几乎被清空。

“好疯狂!真是可惜。”

老奶奶和工不二终究没能截住苏玉清。

老奶奶再次拿出了血红石头:“血影宗所有中队小队长听令,即刻放下所有任务,前往酒香斋离位酒窖阻拦苏玉清,不惜一切代价!”

“唉,小子,你可真是闯了大祸喽。”


     1949年,山河邮局在圆满完成特定历史时期的光,突然宣称3月挪威议会遭到的网络攻击来自中国。系列解读之三:这个“不加强巡查、昼夜坚守,做好各项保障工作。”在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相关情况时,年后,这个政党初心不改,永葆先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