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厨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厨子 (第1/3页)
    

2001年8月20号,惠达小区物业部。

“物业费倒是收的挺勤,让你们解决问题的时候比什么都慢。

我就问你们,去看下蓄水箱有这么难吗?

我都反映几次了,自来水一直浑浊,还有异味儿,你们物业到底管不管?”

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些许怒气,在物业办公室门口大声嚷嚷着。

门口站着一个穿深蓝色制服的女人忙捯好话。

“您别生气,最近物业维修咱们小区的其它设备人手有点不够,所以耽误了点时间,我们现在就叫人去看看。”

“现在吗?那我跟你们一起去。”

“您就不要去了,我们肯定给解决。”

“上次也这么说的,你们平时不喝水吗?水今天不光臭,浑浊的快成浓汤了。

你们这蓄水箱到底多久清理一次?这以后还能好好给你们交物业费吗?”

中年男人正说着话,旁边来了一个熟悉的老邻居。

“干嘛呢?”老邻居问道。

“你家自来水不臭吗?”中年男人说道。

“咋不臭呢,我就是过来反映这事儿的。

我儿子说,水里还有长头发呢,把我恶心坏了。”

中年男子微微一怔,面色一变,嘴不由的抿住,他感到胃里有些翻腾。

他突然想起,前几日的一天早晨,接水刷牙的时候,那水中还带着一些絮状物,如果仔细回想,那些絮状物像极了肉糜烂后脱落下的皮肤组织。

头发、絮状物、浑浊,这让中年男子不由的脊背发寒。

他又想起了某个新闻,七岁小孩落入楼顶蓄水池,整个单元的500位居民喝了一个多月的泡尸水。

想到此处,中年男子忍不住皱眉,他觉得一刻都不能再耽误了,于是摆出了更加冷硬的态度。

“你们现在就派人去,马上去看。

别里面掉进去尸体了,让大家喝泡尸水。”

这句话让围观的人多了起来,他们本是带着事不关己的态度看看热闹,但此时却炸开了锅。

大家开始七嘴八舌,越说越悬。

“这说的真没准儿。12栋的四楼有一户,他老婆失踪了,至今还没找到,不会就掉蓄水池里了吧。”

“呵,要是里面真有尸体,咱们这每天拿泡尸水洗澡,那不得病才怪。”

“洗澡算啥,每天还煮着喝,做饭用呢,那不是更恶心?”

“你恶心啥,你又不是没喝过,你家那些酒坛子里,泡的不都是动物的尸体吗?”

“你看你们,说的就和真的一样,蓄水池有盖子,哪能轻易掉进去,除非有人故意把人推进去。”

物业办公室门口瞬间热闹起来,人们好事儿的心理让围着的人越来越多,终于物业顶不住了,从办公室里出来了几个人。

“大家别围着了,事情肯定是要解决的,最近维护的东西真的比较多,可能疏忽了水箱这件事。

我们已经给维修师傅打电话了,马上,马上就回来了,你们放心,肯定解决,肯定解决。”

半个小时后,警车的鸣笛声响遍了小区。

有鹿市,西郊野外。

一栋三层高的楼房,看起来有些年代了。

灰色的墙砖外侧被爬山虎遮蔽了一大半,本来是绿意盎然,但衬着那有点老旧的色调和年代感很强的建筑样貌,又处在荒郊野外,就显得有些森暗诡秘了。

楼前是圈起来的一个很大的院子,并排停着几辆车,让这里看起来稍稍像是哪个老单位的办事处。

冷戎的办公室在这座楼的一楼。

他此时坐在办公桌前,旁边站着苏轶,他俩面前,是一台最新款的CRT平面显示器。

顾雨正在琢磨要不要去院子里练下车,元化星并不在。

冷戎盯着显示器屏幕,看起来有点忧愁。

“局里给新弄的电脑,我不大会使啊,你会吗?”

苏轶笑了笑。

“会,我以前在公安局上班的时候用过。”

冷戎眼睛一亮,把光盘递给了苏轶。

“电脑这种东西,我是不会,你把这里面的东西鼓捣出来,咱们这次的任务全靠这个了。”

冷戎给苏轶让开了位置。

“组长,我能冒昧的问一下,您是多会变成阴舛人的?”

顾雨抬眼看向了办公桌那边。

冷戎倒是没怎么犹豫。

“还是不要说了吧,容易吓到你们。”

顾雨没忍住,开着玩笑说道:“组长,您不会已经千岁了吧?

我看您跑起来的速度很惊人,不像是年轻阴舛人的样子啊。”

冷戎哼了一声。

“阴舛人活的越久能力越强,你这样说也是对的,就是听起来别别扭扭的。

千岁?能活那么久的,局里头也没几个。”

顾雨好奇心一下上来了。

“组长,您知道的千岁阴舛人有谁?局里我都是靠听来的,真真假假都分辨不清,您给说说呗,咱们言局长是不是?”

“言局长不是,石局长是,但他比较特殊,在就没谁了。”

电脑开机屏幕的Win98图标消失后,进入了操作系统的界面。

屏幕光映照在苏轶的脸上,他的眼神恍惚着,似是什么画面让他内心突然有些痛楚。

他表情黯然,随后微皱着眉还带着一点恨意,声音很是低沉。

“还有一个人,他也是千年的阴舛人。”

冷戎只是微微一怔,但立马就反应过来,恍然说道:“哦,对对对,那个人,那个人我知道,嗯,那个人...最好别打听。”

冷戎将目光投到苏轶身上,随后他拍了拍苏轶的肩膀。

顾雨在一旁看着组长和苏轶,不管是对话还是动作,一定是有什么含义以及她不了解的事情。

顾雨猜测,那可能跟苏轶的过去有着什么关系,并且应该是一段不愉快的经历。

顾雨微微撅起了嘴,显然苏轶哥的事,冷戎组长也是知道的,可是她也很想了解,侧面还问过苏轶哥几回,都被含糊带过了。

“先把那段录像放出来,都看看这个怪物长什么样。”

冷戎成功的岔开了话题,苏轶调出了播放软件,打开了文件。

录像显示时间:2001年/8月16日/05:14分。

录像里是一段空荡的高速公路,录像视角的右侧是公路护栏板。

大概在05:15分左右,一位身穿橘色马甲的环卫工人出现在了录像中。

他是名男性,从银白的头发和模糊的面容上看,似乎岁数不小。

高速护栏的里外,从录像中隐约看到了一些零散的垃圾,似乎是些矿泉水瓶和方便面桶,还有一些白色塑料袋里装的不明物,这些都是高速路上的车随意丢弃的。

顾雨看着屏幕,突然有点小怒气。

“这些人可真没素质,丢这些垃圾,环卫工人收拾这些多危险啊。”

冷戎也看着屏幕,说道:“高速上往车窗外扔硬一点的东西,与高速飞驰的车子发生碰撞时,威力不亚于普通的手榴弹,这和鸟撞飞机是一个道理。

如果是塑料袋这类物品,飘过去还会遮挡后方车辆司机的视线,也会造成很大危害。

再过分些,货车上掉落的砖头和酒瓶,还会让一些车辆爆胎、侧翻、失控。

像每年因为收拾那些垃圾被撞死撞坏的环卫工人也很多。

人吧,很多时候都是自私自利的,根本不管那么多,也不计后果,心存侥幸。”

冷戎在说这段话的时候,录像中的环卫工人往车道的左边方向看了一眼,大概是发现没有车过来,所以他翻过了护栏,去捡一个矿泉水瓶子。

时间为05:19分,环卫工人刚把路上的瓶子捡起,然后打算翻回去。

这个时候,他一条腿已经跨过了护栏,突然从他对面飞窜出一个人影直奔而来。

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环卫工人不知是被推的还是撞的,整个身躯朝后仰倒,似乎头先着了地,躺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便慢慢一动不动了。

冷戎朝屏幕前探了下身子,苏轶将画面停止定格。

“能重新看一下吗?慢点。”

苏轶在键盘上一点点调试,画面开始慢动作回放。

当出现了合适而清晰的镜头时,苏轶将那个人影的画面放大了些。

顾雨只是看了一眼,不由心中一惊。

画面中袭击环卫工人的人影是一个身材矮小,赤身裸体,浑身灰绿的类人生物。

这东西身材类人,头部却像是某种鱼类,脸上的眼睛臌突着,甚至还能看到脖子两侧有些像是被割开的褶皱痕迹。

这种样貌,让顾雨突然想起了《西游记》。

“组长,这不会是霸奔波儿吧?”

冷戎看了顾雨一眼,明显他没听明白。

“什么玩意儿?波儿什么?”

“《西游记》里的妖精,您不会连《西游记》也没看过吧!”

冷戎砸了咂嘴,“这个跟那个妖精长的一样?”

“反正看起来有点像鱼精鱼怪的。”

苏轶此时又调整了几帧,冷戎发现怪物在冲向环卫工的时候,那双奇怪的小手是在抢环卫工人手中的矿泉水瓶子。

不知是不是怪物抢夺力度太大,或者是环卫工惊吓过度重心不稳,总之环卫老头朝后仰倒摔晕了。

冷戎让苏轶正常播放,想看看之后发生了什么。

只见画面里,那只像鱼精的怪物在夺下瓶子后,便用牙咬开塑料瓶,将里面残余的水倒到了自己的头上,然后像疯了一样翻过护栏,跑向了对面,消失在了镜头中。

之后的录像里,再没出现过那个怪物,至少那一段路没有出现,但是却发生了更令人骇然的事情。

没一会,一辆高速行驶的货车,从这段高速路行驶而来。

地上的环卫工人似乎醒了,他稍稍挣扎了一下,但过来的大货车却未有任何减速,瞬间从环卫工人身上碾压而过,司机丝毫没有察觉任何异样,正常行驶而去。

顾雨一下捂住了嘴,眼睛瞪大,不敢相信。

冷戎也微皱了下眉头,苏轶表情同样凝重。

接下来的画面,可以说惨不忍睹。

不知道是这段高速路面视觉问题,还是这些司机都没看见,所有路过的大小车辆,无一例外的碾压着这具尸体,竟然没有一辆车察觉到什么。

在经过几次大型货车的碾压后,环卫工人的尸体彻底由内脏横流、脂肪血肉、骨断成渣的状态,变成了跟衣服混合贴于路面的一张薄皮。

“我听说,过来给这老人收尸的人,最后拿铁锹才把尸体给铲起来的。”

顾雨强忍着恶心,深呼吸了几下,才把这种感觉强压下去。

“这也太惨了吧!那些司机都看不见地上有人吗?”

苏轶沉重说道:“大多数司机可能真的没看见,但这些人里,应该有看见的。

或许一瞬间看见了,但车速太快没来得及,所以压了过去,装作没看见逃走了吧!”

“这什么事儿啊,都怪那个鱼精怪。

组长,这种怪物哪来的啊?这世上怎么真的有精怪。”

“我要是知道它哪来的,还费这功夫干嘛。

走吧,出现场了。”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30日作出(2019)最高法相关研究成果发表于《自然》(Nature)等权威期刊。张家口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刘海峰说:“我们已建成秦淮数据新媒体对此,王广华称,党中央、国务院始终高度重视耕地保护。政府补贴的职业技能培训项目全部向具备资质的技工院校、职,牵起了矛盾化解的各方力量,打造一个纠纷协同治理体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