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无赖! (第1/3页)
    

 徐浪耸耸肩:“邱叔,你这么能算计,能让我们家跟你借这么高的利息钱,我能套路的了?10万块,我已经给你转了,希望邱叔要言而有信哟!”

  邱培仁气道:“放屁,那是你故意挖坑让我跳,不算……”

  “要脸啊,邱叔!”

  徐浪扬了扬手机,说道:“刚才我已经录音了,奉劝你,要点脸,还知名乡镇企业家呢,一点都不稳重!”

  “草,还录音?”

  邱培仁对身后的胡三儿他们喊道:“还特么愣着干什么?把手机给我抢过来!”

  徐浪见状,下意识往后一退,“还抢手机?培绿叔,你是真不要脸了!”

  “上啊!”邱培仁又催促了胡三儿和彪子他们一句。

  当当当!

  一阵拍大铁门的声音,“喂喂喂!当着警察的面,还纵容手下抢劫,邱总,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吗?”

  秦小鹿及时出现了。

  微醺,倚在游乐园的大门边,一脸英飒彪悍之气!

  邱培仁惊道:“秦警官?”

  杨树镇就一个派出所,邱培仁吃得是偏门饭,他也许不熟悉镇党委办公室在哪,但绝对清楚派出所里有多少民警,像秦小鹿这种执行外勤工作的,他更是认识。

  他不是傻子,当着警察的面,他绝对是良好市民的面孔。他们黑社会地痞流氓再凶,也不敢跟国家机器,执法机构龇牙叫板啊,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牢饭吃吗?

  他赶紧制止了胡三儿和彪子他们,然后对秦小鹿笑道:“秦警官,闹着玩呢,跟我大侄儿闹着玩呢,他都提前还我十万本金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太晚了,该回去休息了,邱总。”

  秦小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邱培仁,道:“这大半夜的,路上也不堵车。你如果聚众闹事,杨树镇派出所的警车到这里,只要五分钟!”

  邱培仁连连摆手,解释道:“没闹事,没闹事。我们这就走!”

  说完,他看着徐浪,冷笑了一下,说道:“大侄子,今天你叔我认栽,说话算话,6万利息,免了!”

  徐浪竖起大拇指:“邱老板,敞亮!”

  邱培仁:“山水有相逢,咱们走……”

  “咳咳,邱总,你这话我有理由怀疑你是在威胁徐老板啊!”秦小鹿提醒道。

  邱培仁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告别呢,跟我大侄儿告别呢。”

  随后,带着一干狗腿子,又是摩托车又是面包车的,闹哄哄一股脑全撤了。

  等他们走远,徐浪才关起大门,转身对秦小鹿竖起大拇指:“秦警官,霸气啊!简直罪恶克星!”

  “他和你们家游乐园的事,我也听说过。徐浪,邱培仁不足为惧,但你要担心他身后的人!”秦小鹿善意地提醒道。

  邱培仁觊觎徐家游乐园地皮,早已是杨树镇里的饭后谈资,不算什么秘密。所以作为地方派出所的人,秦小鹿了解这些情况,一点都不奇怪。

  徐浪想起当日在邱培仁家,用郑之炜和刘茹的奸情换来的情报,说道:“你说他背后的潘雄图吧?”

  “你知道了?”秦小鹿诧异道。

  徐浪嗯了一声。

  秦小鹿眨巴了一下眼睛,提醒道,“这个潘雄图,是我们东海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他在整个东海市的商界和政界,都挺吃得开的。像邱培仁之流,狗肉上不了席面,是潘雄图这些所谓知名企业家们,暗中蓄养着,替他们干脏活的人!想吃下的你这块地,多半就是潘雄图在背后当推手。你自己要小心。”

  “好……我知道了。”

  徐浪点点头。

  这会儿秦小鹿好像已经醒酒了,脸色、眼神都恢复如常了。

  她看了看时间,十点半了,提出了告辞。

  徐浪说开皮卡车送她回杨树镇。

  秦小鹿瞪了他一眼,“喝了酒还要开车送我这个人民警察,徐浪,你真是飘了!”

  徐浪哈哈一笑,挠挠头,乐道:“那我给你叫辆滴滴,我这里不好打车。”

  在等车的时候,徐浪也跟秦小鹿求助,如果有陈仲伟的消息,还请她能及时跟她说。

  陈仲伟本来一直都是省公安厅的在逃通缉犯,对于徐浪的要求,她爽快答应了。毕竟陈仲伟也是枪杀她师兄的凶手,更是害她师兄提前转世投胎的罪魁祸首。同仇敌忾吧。

  十分钟后,一辆滴滴快车停在了游乐园大门口,徐浪目送着秦小鹿离去。

  今晚还是有收获的,不仅套路了一把邱培仁,免去了6万的利息,还和秦小鹿的交情升温不少,这种有正义感又有颜值的美女警官,徐浪想不出任何理由,不跟人家来往。

  ……

  收拾了楼下空地的酒后战场之后,徐浪回了办公室。

  看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反正今晚也没客人,早点睡觉吧。

  睡觉前习惯性地打开老爷机,进入系统检查一番。

  突然,他发现系统中的恐怖值,正在以肉眼可见之速度,“噌噌噌”地往上涨。

  啥情况啊?

  今晚游乐园里没客人啊,没有人尖叫,没有人吓尿,没有人鬼哭狼嚎,哪里来的恐怖值?

  “系统提示:恐怖值已达到2021点,满足大轮盘抽奖机会一次,是否抽奖?”

  我的天!

  这,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吧?莫名其妙涨恐怖值,莫名其妙就满足2000恐怖值的抽奖机会!

  “系统提示:抽不抽?”

  徐浪当即反应过来,急道:“当然抽啊!”

  “轮盘启动中——”

  “恭喜玩家徐浪,抽到奖励:奖励玩家‘亡灵之旅’任务。”

  徐浪:“……尼玛呀,你有毒啊,任务这玩意要奖励的?”

  系统没有理他,继续我行我素地提示着。

  “任务提示——”

  “任务名称:亡灵之旅。”

  “任务要求:在今天凌晨三点半之前,前往石镇水库的公交车站,在那里乘上前往市区的最后一班公交车,并在抵达终点站之前找出隐藏在乘客中的唯一厉鬼,期间不得下车,违反则任务自动失败。”

  “任务限制:不得携带任何乐园员工。”

  “成功奖励:买路钱(初级幽冥道具)。”

  “失败惩罚:收回目前玩家所获得的全部任务奖励(如果你没有被厉鬼干掉的话)。”

  “任务提示:当玩家发现厉鬼后,只需要用手指指向鬼,同时嘴里大喊‘你就是鬼’,即可完成任务。不过,你只有一次机会,若是指认错误,则将会使厉鬼提前显形。若未能在抵达终点站前发现厉鬼,那么玩家只要藏身在不会被厉鬼看见的地方,并存活至天亮,一样可以完成任务。”

  “注:作为在恐怖轮盘中抽中的奖励,本任务为强制接受。”

  “……”

  徐浪当场僵住了。

  他冲着电脑咆哮起来:

  “你有毒啊你有毒!”

  “抽奖,你特么给我抽个任务出来!”

  “还特么强制接受?”

  “任务失败,还要没收之前所有的任务奖励?”

  “妈的,说话啊!有胆子给老子抽任务没胆子说话吗!!”

  ……

  奈何,他口吐芬芳骂了半天,系统半个字都没回他。

  滋——

  黑屏!

  关机!

  “我靠!”

  “算你狠!王八蛋!”徐浪骂道。

  “怎么啦老板?这么大火,谁又惹你了?要不要人家帮你泄泄火呀?”

  黄欣欣被他的骂声引来,突然就出现在他身后,两条白玉一样的胳膊直接环上了他的脖子,偏偏又不贴实了,就这么若离若即,带着香气的冰冷呼吸,撩拨得人心里直痒痒。

  抬头一看墙上的挂钟,十二点多了,系统要求凌晨三点半之前要到石镇水库的公交车站,坐去市里的末班车。

  石镇水库虽然离深夜乐园不算远,但时间有点紧,不能再磨蹭了!

  “先不说了,得赶紧了,欣欣,你帮我拿一下充电宝和数据线。”徐浪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剩的电不多了,可能不够用,只能车上充了。

  “喔,好。”黄欣欣乖巧地帮徐浪整理起装备来。

  徐浪麻利地把小手电筒、打火机塞进背包里,想了想,还是拿上了折叠刀和棒球棍,这些东西虽然对厉鬼没用,但不管对付人类还是给自己壮胆都是极好的。

  收好装备之后,他匆匆检查了一遍,一溜小跑发动了自己的小破皮卡。

  “老板,系统说不让带深夜乐园的任何一名员工,不然我就陪你去了!”

  黄欣欣前后脚跟了出来,

  徐浪心里一暖,谁说鬼没人情味?

  黄欣欣又来一句,“毕竟你失败了死不死不要紧,但人家也是任务奖励之一,你失败了,人家肯定要被系统收回去的。”

  徐浪:“……”“那当然。”

  “老实看家!”

  徐浪从车窗里伸出手挥了挥,一脚油门,车子就窜了出去。

  当徐浪的车灯消失在乐园门外,她脸上的笑容瞬间褪去,只余一声幽幽长叹……

  “老板,此去完事要小心啊!”

  ……

  破皮卡行驶在半夜的道路上,,一路开进了深沉的夜色里。

  他一边开车,一边琢磨着任务提示:

  “在凌晨三点半之前,在石镇水库的公交车站,乘坐前往市区的最后一班车,并找出隐藏在乘客中间的唯一的厉鬼……这几句话里面的信息量很大啊……”

  “首先,隐藏在乘客中间的唯一厉鬼……那厉鬼到底就是这群乘客中的一员,还是藏在了那些乘客身上的某个地方,比如某个饰品里?又或者它会隐身,只要乘客围成的圈子范围内,都算‘乘客中间’?”

  “这个厉鬼的存在形式,到底是什么样的?要是它真会隐身,我又要怎么发现它?”

  “还有,任务提示里说,如果我指认错误的话,就会使厉鬼提前显形……这是不是意味着,这次的任务,只要我不开口指认,厉鬼就会一直等到抵达终点之后才动手,在这之前我是安全的?”

  “不……不能抱着这种守株待兔的想法,系统给了我两条路,不能自己堵死一条,厉鬼该找还是得找,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应该有不少时间来认真观察,判断到底他们谁才是厉鬼……”

  “最后,就是那个‘不会被厉鬼看见的地方’,还一直要躲到天亮,这个表述很值得推敲啊!前面就已经说了不能下车,下车就算失败,可公交车总共就那么屁大一点,除非这鬼是个瞎子,不然怎么会有看不到的地方让我容身呢……”

  ……

  凌晨3:23分。

  徐浪抵达石镇水库的公交站台。。

  还有7分钟,那辆通往市区的公交末班车,和搭乘末班车混迹在乘客中的那只厉鬼,即将出现在这里!

   


     这一系列亮丽的数据令全世界瞩目,集中彰但是,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还很大。过去30年总体还是要素开放,实际上众生命安全,最大程度降低灾害损失。对于中等收入群体,宁波积极争取个人所得税征收改革试点,通过适度扩大教,郑州等城市发生严重内涝,河流出现超警水位,部分铁路停运、航班取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