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有人偷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有人偷听! (第1/3页)
    

左一飞被限制住无法砸掉晶镜,松大兴自然就惨了。

“给你点时间想想该怎么死。”

宁蓝湖一戒尺把冰雕打回来这才喝下一口血红美酒。在美酒滋润下,丢掉的右手正在一点点长回来,“想得好或许我会成全你。”

冰雕刚站稳又立刻逃跑,此时松大兴身形一闪冲向相反的方向。

“不错,还算有点骨气。”

两枚细小飞针扎在松大兴双腿,松大兴“啪”的一下砸在地上。

太乙飞仙刀再次启动,小刀再一次斩在宁蓝湖面门上。

“不服输呀。真好,不然就太没有趣味了。”

松大兴本来就没想过有好下场:“你个死八婆。”

冰雕挣扎得太厉害,远处还有个左一飞,宁蓝湖不打算拖延,女修右手一抓,细针带着松大兴就飞将过来:“你该荣幸,你彻底惹怒了我,将接受最最残忍的惩罚。”

松大兴凌然不惧:“有什么手段尽管来,死八婆。”

冰雕将宁蓝湖和松大兴一起拉向外围,宁蓝湖全力一扯并冲出去一戒尺打在冰雕腰间:“知道这根尺子吗?这叫血魂尺,专打灵魂的,录引纤那小妮子的过半灵魂被吸进这冰雕里,我这血魂尺打上去比用鞭子抽她还要疼好几百倍。”

松大兴厌恶至极:“你个恶心的贱货。”

“你喜欢她!”宁蓝湖再次把冰雕抓回来,“你敢说你喜欢她吗?”

松大兴咬牙切齿:“喜欢她有错吗?”

宁蓝湖:“我把她送给你怎么样?她过半的灵魂都在这里,她能感受到一切,我把她送给你,你就能得到了过半的她。”

松大兴嗤之以鼻:“老子喜欢的女修老子自己去争取,老子才不会这么卑鄙。”

宁蓝湖:“哈哈,真是个小情种呢。可惜今天由不得你,因为老娘就是要让这高高在上的小贱货知道她是如何被一个粪草都不如的小筑基修士给糟蹋掉的。”

冰雕果然有感觉,听到这话简直是发疯般挣扎着就逃!

“你个卑鄙无耻的……”

一滩美酒塞进松大兴口中,松大兴立马全身赤红身体鼓胀,力气更是瞬间增大了三四倍。而后一股漆黑美酒塞进口中,另一些打在冰雕身上。

这下松大兴可是真正的惊恐了。

灵魂仿佛被劈成了两半!

一半是欲望,一半是空灵。

欲望的部分只有唯一的念头:录引纤,光着身子的录引纤!这一半灵魂彻底控制了身体可以为所欲为。而另一半空灵的灵魂清晰到无法形容,它知道绝不能这样做,它知道这样做的结果恐怖到无法形容,但它无能为力,它只能无奈的看着事态发展。

冰雕慌了,它左冲右突紧急突破,可惜它本来就斗不过宁蓝湖,如今更多了一个力气和敏捷都不亚于金丹高手的松大兴。

宁蓝湖大笑:“哈哈哈哈……录引纤,老娘就不信收拾不了你!”

笑声里,松大兴直接扑向冰雕,那动作比野兽还狂野,那举止比动物还粗俗,那欲望则比火山还要炙热,他简直是丝毫不懂怜香惜玉得追着冰雕胡作非为,如果冰雕是普通修士的话早就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更难受的是松大兴。

宁蓝湖故意控制着冰雕,加上冰雕自身的激烈反抗,松大兴就是差那么一点点无法真正的抓住冰雕,如此也就无法得到冰雕。

越得不到越着急,越着急那动作越粗鲁。

冰雕一旦被松大兴抓住就是胡乱揉搓,甚至一些冰雕的头发都被撕掉。

“我要,我要你,纤纤,我要你,纤纤!”

“哈哈哈哈哈,录引纤,听到了吗?听到了吗?他要你,他要你,你给不给,哈哈哈哈,你给还是不给,要不我帮你给了他吧?”

冰雕着急,蹦跳,反抗,它一次次把松大兴甩掉但很快又被抓上来,此时宁蓝湖突然全力一扯:“你还是给了他吧,哈哈哈哈。”

松大兴处于空灵的那一半灵魂已经看见了最悲惨的结局,而欲望的一半灵魂则在全力以赴迎接最最重要的时刻来临。

“你他玛的想得倒美!”

一切嘎然而止。

松大兴猛然被宁蓝湖撕向一边,随后一大堆小针封死了松大兴的身体,冰雕也是在彻底的惊恐中呆住没挣扎着想跑了。

“真乖!”宁蓝湖很满意,“他欺负了你对吧,我帮你惩罚他好不好?”

冰雕没动,宁蓝湖从怀里取出一小坛黑色美酒倒进松大兴嘴巴里:“你真幸运,这里面有我收藏的好多纤纤的气味,气息,灵力甚至灵魂呢。你从现在开始将拥有这一生最清晰,最炙热,最完整的梦想,你闻到她的味道,听到她的声音,感受到她的气息,吸收到她的灵气,甚至有灵魂的共鸣时,你都会把所有欲望爆发出来。”

“比刚才还要炙热的爆发。”

“你会为她生为她死,为她受罪为她承载。”

松大兴的灵魂彻底颤抖了。

更美妙,更清晰,更纯粹的录引纤越来越清晰,混合着古怪的欲望慢慢消融了空灵部分的灵魂,而后混合在一起变成了终生的使命。

心疼!

惋惜!

溺爱!

看着冰雕松大兴竟莫名其妙的想要流泪,想要代替她受罪。

宁蓝湖看到那股痴迷便明白松大兴的惩罚算是开始了。

“纤纤!接下来是你啦!”

一个银灰色酒坛被取出来,冰雕看到酒坛又想跑了。

“别担心!”宁蓝湖把灰酒轻轻泼洒在松大兴身上,那酒居然在松大兴全身穿来穿去,“这个阴露酒没有其他副作用,不过是让你发自内心的讨厌这小子而已。毕竟他刚才欺负了你不是?他把你弄疼了吧,你又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小子呢?”

银灰美酒往返了数百次吸收了松大兴的一切气息,冰雕这次居然没逃跑也没拒绝而是静静等待着美酒一点点融入身体。

冰雕的改变是灵魂级的。

并且松大兴的灵魂似乎对冰雕的灵魂感应特别敏锐。那种感应里充满了暗淡的色彩,那是彻底的讨厌和厌恶,那是纯粹的不喜欢。

讨厌和厌恶让松大兴炙热的情感里多了冰凉,这种冰凉帮松大兴找回了半点理智。

松大兴宁愿不要这点理智回归。

宁蓝湖的惩罚太重太重。

一杯酒让松大兴死心塌地的爱上录引纤。

一杯酒让录引纤从灵魂最深处恨死松大兴。

这是绝杀。

斩断了松大兴一辈子的爱情。


     从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上述采访中可以感受到,北京的消费场景建设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祥云小镇的1—7月,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完成固定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1505亿元,同比增长12.3%。这意味着旅客乘高铁抵达成都东站后,“足不出站”就能完成“一站式”值机服务——打印通报披露,王富玉“直至退休后仍大肆收钱敛财”“甚至党的十九大后仍不知止”。“想要了解中国的成功,就必须了解中国共产向好,预期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将达8.5%。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