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知不知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知不知道 (第1/3页)
    

张小样,洛溪的小表妹,舅舅家的孩子。

  从小对计算机有着超乎常人的天分和爱好,洛溪背着家人,教了小样所有计算机方面他能教的,直到他教不了,他就给她买各种书,让他自学。

  小小年纪的她,在这方面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有着洛溪给她打下的基础,各种编程她一看就能学会。

  山城所有跟编程有关的比赛和活动,只要她参加,第一名基本上就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了。

  所有的软件,只要有漏洞,经过她的手无一例外都会被光顾。

  要么系统崩溃,要么查漏补缺,最后留下一个她独有的专属标记,潇洒离去。

  她不光喜欢编程序,还喜欢找别人的漏洞,在这样的兴趣催动下,她的黑客技术可以说无师自通,且突飞猛进。

  直到洛溪发现的时候,她已经黑进过,几十个其他小网站。

  这让洛溪震惊了!

  小样喜欢用字母M右下角加一个小小的数字2,来作为她的标记,每次都会在最后,留下一个大大的M2。

  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里她最喜欢M,而数字2则是她跟哥哥两个人的意思。

  后来,洛溪建议她去掉那个2,直接用一个字母就可以了。

  就这样黑客M成了洛溪和小样的秘密。

  在洛溪的谋划下,他俩瞒着家人,悄悄的做起了生意,当然他们只做自己认为可以做的。

  洛溪负责接单,小样操作,三年下来,他们不仅积累了庞大的财富,同时在这个领域也闯出了大大的名气。

   M,没人知道是男是女,多大,但是经他手处理的活,干净利落不留痕迹,甚至还会半路搭线转嫁,让人闻之色变。

  四五年前的网络攻击事件,几乎百分之六十都是他们做的。

  而那些有着不干净历史的人,都在惶惶不可终日,害怕有天M会查到他们头上。

  所以很多人都在千方百计的查,很多时候都是查无此人。

  然从四年前五月份开始,M在如日中天中消失了,他彻底从网络上失去了踪迹。

  那些尝试联系他的人,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转悠,就是没有了他的踪迹。

  四年前二月份,洛溪接了一单生意,这单生意的委托人,是通过朋友介绍过来的。

  对方的唯一的要求,就是需要M拖住省城龙家,在医药板块的,一种抗生素的上市节奏,他们需要三天的时间。

  起初洛溪以为,就是一起单纯的,抢占市场份额的争斗,他简单了解了一下资料,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就接了。

  然而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三天之后,对方竟然雇佣专业人士,开始追踪小样的具体方位和地址。

  被小样安插在程序中的木马攻击,小样收到报警之后开始反追踪对方,最后确定是在委托人的住处。

  小样第一时间通知了洛溪,洛溪果断告诉小样,切断一切可以追踪到她地址的联系,然后层层覆盖,直至对方晕头转向。

  当洛溪赶到那里的时候发现他朋友被绑在一张椅子里,左手两根手指被剁掉了,且身体多处受伤。

  洛溪检查了朋友的伤口,并在他的左脚指缝里,找到了一款超级微型的监听器。

  就像一个渣渣贴在脚趾头上,一般除非特意去看,你永远不知道,那里有一个监听器存在。

  洛溪出了一身冷汗,他事后询问朋友,朋友并不知道委托方的具体身份。

  朋友声称跟对方认识两年了,对方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是文质彬彬的。

  其所展现出来的各种素质,让朋友相信他是个值得信赖的成功人士。

  所以在对方向他打听M的时候,朋友答应找人帮忙,他知道洛溪通过中间渠道,可以联系上M,但M具体是谁,没人知道。

  幸亏当时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说是谁可以帮忙,否则洛溪和小样,两个人都将暴露出来。

  这件事洛溪选择私下处理了,并没有让朋友报警。

  随后洛溪私下调查发现,这所有的一切,与首府一家外贸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抽丝剥茧之下,几乎可以肯定,是这家公司下的单。

  洛溪查到这里之后就停了下来,他专心致志复习高考,随后考进了京大。

  在这之前,对于考哪所学校,洛溪实则挺迷茫的。

  高考完之后,来到首府之前,洛溪托朋友对龙家进行了,专门的细致入微的调查。

  洛溪意识到这次很可能被人算计了,为了小样的安全,他们遂决定暂时收山。

  等搞清楚这件事之后再做打算,加上张小样已经上了高中,再有两年即将参加高考了,

  她目前需要努力学习,好好的做个正常的中学生,等着将来参加高考。

  龙家在首府可以说是泰山北斗般的存在,而对方能让龙家,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可见其实力之强,一样不容小觑。

  洛溪知道,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忽,没有收集完全的资料,就想当然的判定,对方是抢占市场份额,从而导致了,如此重大的失误。

  这一失误,差点令他跟小样儿身处险地,这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而这件事,不仅仅是让他们遭遇危险,还导致了首府龙家的惨重损失。

  从他调查的资料显示,龙家在首府的途冠集团,在业内风评良好,属于难得的良心企业。

  这件事因他而起,他必须要负责。

  他也打算为龙家找回这部分损失,这是第一次,洛溪主动为了一件事,花费心事。

  但他并不想跟龙家人,有任何接触,哪里失去的就从哪里找回来,这一直以来都是他的原则。

   M突兀的消失在业内人士的视线里,但是洛溪知道,这件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不管对他来说,还是对委托方来说,都已经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他们的及时收手,让对方掉进了黑灯瞎火的摸索里。

  洛溪等着对方有所动作,只有动起来,他才可以顺着对方的痕迹,去寻找线索。

  有些帐不是不算,只是时候未到,时候一到,连本带息他会一次性讨回来。

  洛溪接单有两个原则。

  第一:没有什么大的原则性问题,不能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尤其是老百姓的。

  第二:不帮公职人员,尤其是本身存在职业污点的人。一旦遇到,下手不留情,直接检具告发。


     2019年9月,“织金皂角精”湖北迎来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8月28日-29日 中央箟鍔℃暀鑲蹭紭璐ㄨ祫婧愩据中央气象台预计,“烟花”将向偏西方向移动,强度逐渐加强,23日傍晚前后移目,向大众普及天文学知识很有必要,并要注重介绍天文学领域的新发现、新理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