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谷口灵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谷口灵气 (第1/3页)
    

船长室内,满身污泥的姑娘正在一丝不苟的掌控着渔船。洁白的驾驶室上到处都是她淤泥的痕迹。

“你叫什么名字?”张牧率先开口。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谁啊?”,她目不斜视。

“我叫张牧,刚刚那个莽夫是林路,我们当时不知道这艘船的主人还在。”,张牧解释道,他目光四处打量,看到了墙壁上贴着的图片。

“不许看,给我出去!”,黑姑娘脾气很大,张牧不敢久留。

“你稍微绕点路啊,找个空间大的地方登陆!”,他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一句,然后来到甲板上。

时间已经来到中午,照理来说此刻正是补充的好时间,但是之前的混乱让秦保国等人的补给品几乎全部丢失,实在没有可以吃的了。

“小妹妹,你们那还有吃的吗?”,陈淼找到文寻隐问到。

“没有,我什么吃的都没有。”,文寻隐本来就没有,她的吃的还是张牧包里的。

“你看,就算我一个女人不吃不喝没事,那黑子和许心他们不行啊,饿着肚子他们待会遇到丧尸也没力气啊!”

“你和我说有什么用,我又没有吃得。”文寻隐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但是陈淼其实书籍说给张牧听的,她之前已经要过水了,现在不好意思直接找张牧要,想找个女孩子下手会容易些。

“我们也没有吃的了,想要吃得就赶紧休息,早点到达仓库,就有的吃了。”张牧听到对话后说道。

“小兄弟,我看你包里还有些东西,反正晚上也能到了,分出来让我们补充一下不是正好早点到吗?”许心肩上挂着猎枪走上前来,阴沉的三角眼咄咄逼人。

秦保国昏迷不醒,林路刚刚大战一场,他的热武器此时就是场面上的绝对王牌,这点手段他再愚蠢还是拎的清的。

张牧沉吟不语,他稍微看了一下远处翻着浓烟的大桥,然后二话不说,走到袋子前拿出最后的食物,分了一半递给了黑子,然后说了一句“给秦大哥留一点,不然等他醒了没吃的了。”,然后拿着另一半食物走向林路等人。

因为这一出,队伍现在明显分成两边,林路等人因为让出了一半食物所以明显不够吃。

林路睁开眼,看向了张牧,张牧隐晦的对他摇了摇头。文寻隐也抓着他的胳膊,拿了些东西准备喂他。

“我自己可以了!”,他温和的对文寻隐说道,稍微抿了一口水。

“那个黑妹!”,林路突然嘟囔道,他拿起自己没怎么吃的食物,勉强起了身,走

到船长室前。

“黑妹儿,吃点东西不!”林路敲着门。

“没空,我不叫黑妹!”,她依然专注在开船。

林路拧了下门把手,一下子直接给拧断了,门也被迫开了。

“啊,这。”,林路走了进去,把食物放在一边。

“猪,你就是个!”这黑丫头气炸炸的。

“之前这屋里的,应该是你父亲吧,对不起。”林路亲自前来就是想化解尴尬。

黑丫头不回话,林路眯着眼看墙上的照片。

黑丫头瞟见林路在看照片,一手推开林路,然后三两下把照片给拽了个干净,林路眼疾手快,赶紧接过船舵。

黑丫头把所有照片放在边上一件男士外套里包住,然后轻轻放在一边。

“你个猪会开船吗,快给我!”,她忙完就要夺船舵。

“你别急,先吃点东西,你应该很久没吃了吧,在一边指导就行!”

那丫头看见吃的,犹豫了一下,没客气,坐下吃了起来。

“你看着舵看啥,看河啊,手抓这么紧是怕舵跑了吗?”一边吃还要一边骂林路。

林路也不以为意,这年头遇到个活人都不容易,况且还是会开船的,性格什么的还挑啥啊。

“吃饱了吗?”

“没有,再给我拿点。”

“啊,我也没有了。”

“那你问什么?”

“我想你吃饱了你开会,我想休息一下。”

“等会”

说完人不见了,林路人给气乐了。

又过了10分钟左右,黑丫头回来了,她现在才终于露出本来的模样。

黑丫头有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狡黠的眸子下是清瘦的脸骨,高挺的鼻梁,黑黑的脸蛋。她的嘴唇很薄,里面藏着一口洁白的牙齿,还有两颗亮晶晶的虎牙。

她湿漉漉的披着齐肩短发,穿着大一号的衬衫和短裤走了进来。

林路看见她,就像看见那个叼着冰棒的小丫头走出了照片。

“你这衣服是你爸的,还有吗?”

“没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林路,你叫我路哥就好!”

“我为啥要叫你哥?”

“看着你没我大啊……”

“我显年轻,起开,我来开吧”,说着把林路催起来,自己开上了。

“那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叫我平姐吧”

“……,那我还是叫你黑妹吧。”

“滚!别在这烦我”

林路早想回去休息了,陪着温柔的小隐,它不香吗?

因为所有人都没吃饱的原因,大家都显的十分疲惫。

距离对岸的码头大概还剩几分钟了,他们的行船路线是斜着穿过恒河,所以会比预想多花些时间,这是黑丫头按照张牧的要求选择的地方。

在丧尸聚集的大桥中间,客机坠毁引起的滔天火焰,仿佛在一瞬间抖动了一下,没有人注意到这微不足道的变化。

秦保国突然咳嗽起来,他苍白的脸色多处一丝红润。

“秦大哥,你醒啦!”,黑子激动的开口。

秦保国睁开眼睛,模糊的世界渐渐清晰起来。他看到黑子那张黝黑淳朴的脸上,挂着没有清洗干净的血迹。

“你救了我?现在在哪?”,秦保国身体微弱,但思维依旧十分清晰。

“我回去发下你已经昏迷了,现在是在张牧他们找来的船上过河”,黑子一板一眼的解释道。

秦保国听懂情况后,勉强拧转头,看到张牧时,友好的微微一笑。

“其他人呢?”

“都已经。。。。”

秦保国双目黯淡下来,沉默不语。

“那些丧尸没有跟过来吗?”

“林路挡住他们一会,大桥被堵住了,那些鬼东西不会游泳,跟不上来。”

“堵不住的,上岸后尽快跑。”作为和丧尸战斗过的人,秦保国认为现在的丧尸比之前要危险十倍。他之前也毫无畏惧,但现在却知道面对的是一群悍不畏死的军队,再也不是一盘散沙。

黑子不知道丧尸给秦保国造成了多大的打击,但是他看的出秦保国在受伤之后,变得软弱了。他只以为是他是惊弓之鸟。

张牧此时走上前来,他有些很关键的问题想问清楚。

“秦大哥,你见过那诡异声音的源头?”

“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是一个丧尸,它比较特别,可以聚集别的丧尸,很多狠毒。”

“如果方便的问一下,秦大哥你是不是有特殊能力?”这一点非常关键,他要先了解异能。

“是的,我的异能是体能的共生体,黑子的能力是力量强化,许心的十分特殊,他动态视力十分精准。”秦保国没有任何隐藏,到了这步,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他起初看不太懂的小队,对他们今后的生存至关重要。

“共生体?”

“它会随着我的召唤帮我战斗,全方位提升我的体魄,另外。”说道这里,一股黑色的液体从秦保国的手腕上渐渐浮现,然后凝聚成一只黑色嘴巴。这只黑色的丑陋嘴一出现就裂开,露出里面森森白牙,一口咬在食物上,三两下吞了下去。“它还可以单独进食来补充体力。”

这怪嘴显然没吃够,但是食物已经被吃完了,它抖动了一下就融化在了秦保国的皮肤上。

“我还有些吃的。”黑子马上拿出自己没吃完的食物。

秦保国摇了摇头,“它永远吃不饱的。”

张牧看到这里十分惊讶,如果不是秦保国现在十分虚弱,他恨不得马上研究一下。

“秦大哥,您还能战斗吗?”,林路此刻问了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他转望向许心。

黑子听到,羞愧的低下头没有说话。

“等我的共生体消化完,我应该还可以勉强支撑一下,但是我不能召唤它很久。”秦保国已经完全信任张牧,证据就是他依然活着呆在船上。

“嗯,那你先好好休息。”张牧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首先面临的是诡异声音,既然是丧尸,那么已经被甩在河对岸不用再过多的担心。其次是队伍中潜在隐患。许心与陈淼看起来是十分惜命的,他们很可能在关键时候犯蠢,并不值得信任,有秦保国在,黑子估计可以信任,那么许心也就不敢为所欲为。

最后关键的一点,异能的信息。并不是所有的异能都是对人体本身进行改造。像共生体这样匪夷所思的异能也是存在的。也就是说异能所有支撑的能量级,很有可能能超过人类所承受的范围。无论人类如何改造人体自身,你也无法徒手接子弹,这是生物机体的限制,但是现在看来,如果恰好拥有强力的异能,那么飞天遁地都不是不可能的。

并且秦保国所说,他是召唤出的共生体,这是主动的释放。不同于林路和顾恒的被动使用,这可能是由于异能本身的不同,又或是林路和顾恒并没有掌握正确释放的方式?

渔船忽然停止了轰鸣,打断了张牧的思考。

黑丫头从船长室中走出,她喊道“已经到了”。渔船借着惯性缓缓向前飘着,码头就在不远的前方。

“你怎么不开过去?”,林路站起身来。

“猪,那不得把丧尸都吸引来?”,黑丫头一脸鄙夷的看着林路。

林路摸摸下巴,觉得她说的有理啊。

“黑妹,你待会去哪?”张牧学着林路的叫法问到。

“你叫谁黑妹!”,黑丫头气的龇牙咧嘴。

“她有地方去会躲在船仓里?跟我们找吃的去吧。”,林路哈哈笑出声,觉得黑妹着名字起的贼好。

“你说跟就跟?”,黑丫头嘴可犟了。

船终于靠上了码头。

“走吧!”,林路一只手直接把黑妹给拎起来了,他抓着她的衣领子,往码头上一放,轻轻松松。

“你干嘛,你个猪,啊!”黑妹拳脚交加,这哪能碰到林路。

林路马上转头拉起文寻隐的手,轻轻的把她抱到码头上,动作那叫一个熟练,他早在脑子里演练一万遍公主抱,可算逮着机会了。

黑妹气的眉毛都立起来了。

众人相互搀扶,张牧和林路在前面领路,黑妹混入其中。

“你们要去哪还没告诉我呢?”

“你知道这里有一个食品仓库吗?我们要去那找可以吃的东西。”

“可以吃的东西?为什么非得去那里?到处不都有吗?”

张牧突然瞪大眼睛,“你之前是吃什么的?”

“鱼啊,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活的了,那天之后不久,鱼就相继死了,我挑了新鲜的吃。”

“你竟然吃生食!”,林路叫出声来,“你真恐怖!”

“你吃了那些鱼之后 ,没有其他反应吗?”张牧示意林路不要吵。

“生的有点难消化,不过害怕有寄生虫没有多吃。”黑妹砸吧砸吧嘴。

“嗯,你不太正常。”张牧总结道。

“你说谁不正常呢!”黑妹跳脚。

“现在食物都不能吃,吸收不了,因为辐射量太高了。”林路在一旁解释,“你铁定变异了什么大胃王的异能,啥都能吃,你才是猪呀!哈哈哈哈。”

“啊,你!”黑妹挥拳便打。

———————————————————————————————————————————

“牧哥,前面100米处有两只丧尸,散开的。”顾恒说道。

“我去解决它们”,林路当仁不让。

“别急,我们先绕个路试试”,张牧否决了他。他们沿着河岸向前,想要绕过这两个丧尸,走了大概20分钟。

“牧哥,前面也有一只丧尸,远处还有两只。”顾恒再次提醒。

“牧哥,我们继续绕过吗?”林路有些着急。

张牧迟疑片刻,然后说道“再试试吧”。

“怎么回事,我们本来就没力气,这样天黑之前到不了了!”缺半边耳朵的青年显得有些难以忍受。

“我来解释清楚,现在开始,我们不用互相约束,愿意跟着我们的,就跟着我们,不愿意的可以自己行动。”张牧沉静的声音传播开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拖油瓶吗?”他显得色厉内敛,看向许心和黑子。

“我没什么意思,人身自由是事实,你不用觉得我在针对你,我甚至不知道你叫什么”张牧稍微又些生气了,这人有些讨厌。

“你……”

“跟着他们,别说了庆民”,秦保国开口。

他们又向前走了几百米,张牧看向顾恒,后者点点头,“还是这样,三只,站的很开。”

张牧停下脚步,眉头紧皱。

“怎么了牧哥?”林路知道张牧一定遇到了麻烦。

“我们被包围了,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丧尸在等我们。”张牧一边解释,一边拿出地图查看。

“什么包围了,到处都是丧尸不是很正常吗?”黑子满脸不解。

“就这几个丧尸包围也没什么吧,正面冲出去就行。”庆民看起来自信的很。

“不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们是在等我们,冲出去就是送死。”张牧好像十分笃定。

“那我们怎么办”陈淼丝毫不关心谁做决定,只要活下去就行。

张牧并没有回答,他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也不能一直往前绕路,谁知掉包围圈多大。

“如果要突围,还是趁早,如果包围圈缩小,那就更加不利了。”秦保国此时建议道。

林路看了看众人,低头思考了一会。

“要不我去吸引丧尸,然后你们趁着空档逃走,然后我返回船上逃走,换个码头登陆,再去找你们?”林路觉得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你白痴啊,这么为他们?”黑妹第一个叫道。

“太危险了,况且一分开,就断了联系。”张牧早已经考虑过这办法了,但是难以想象,这一分开会发生什么。

“牧哥,路上照顾好小隐。”,林路相信张牧,也相信自己,他不再犹豫,转身往来路跑去。

“等我一起啊,猪,你会开船吗。”黑妹拔腿就跑,生怕追不上林路。

“你跟来干什么?不是碍事嘛!”,林路头大。

“她这一带比你熟悉,路上听她的。”张牧行注目礼,微笑着不知再想什么。

“我去。。。这还得要带个姑奶奶!”林路真是万念俱灰。

林路向之前码头方向奔跑,黑妹后面一边跑一边骂,林路觉得太慢了。

他停下脚步等黑妹跟上,他弯下身子,“快,我来背你,你太慢了。”

“你神经病啊你,我不要!”

林路不愿墨迹,索性一把抱住黑妹的腰,扛在肩上就跑,健步如飞。

黑妹一下子不说话了,连动都不动一下,腿上肌肉绷的紧得厉害。

这下子林路跑起来快多了,估计不到10分钟就能跑到之前那个码头。

“黑妹,没事吧,我可不是占你便宜,我不是那种人!”林路虽然不屑解释,但是面对毫无动静,心里有些发虚。

“喂,你没事吧!”,“芽儿喽,你咋动手呢,别揪了别揪了!”林路一边跑一边像个神经病大呼小叫。

很快他们来到之前的渔船边上。林路将黑妹放下身,不去看她。

“等会你发动渔船,准备好随时开跑,要是我10分钟内不回来,你就来到牧哥他们那去找他们。”林路快速交代完,跳上船拔起之前的鱼叉,风风火火的走了。

“我等你回来”黑妹总算开了口,林路转头一笑。

林路快马加鞭,直奔着之前顾恒提醒丧尸的地点奔去。这丧尸躲开是不容易,想撞上是真不难。他刚刚跑了两分钟就看见一直丧尸出现在视野里,二话不说,直接一支穿云箭,鱼叉在空中发出一声轻啸,将丧尸定在身后的一辆公交车上。

丧尸左右挪动挣脱不开,突然对着天空一声怒吼。

“这声音?”林路在坦克型丧尸那里见识过,他知道要来其他丧尸了,快速动手解决了这只丧尸。

果然不出30秒,几只丧尸从不同的方向赶了过来,林路见状,觉得自己的兵器太过简陋不太行,前方人行道上有个倒了的红绿灯牌,上面带有2米左右的铁杆,这可不行,红绿灯可是马路上最重要的标志,怎么能放任倒在路上呢!

林路连跑带跳躲开丧尸包围,冲到灯牌跟前,捡起铁杆就跑,丧尸穷追不舍。

林路转身用上一身蛮横的劲,向挥扫把一样一把拍了过去,红绿灯牌被一下拍的七零八碎,铁杆上的电线勉强拖着灯牌漫天飞舞。

两只丧尸直接被领空抽飞,一只丧尸的头都被拍变形了,另外一只丧尸滚了几米远才停下来,摇摇晃晃挣扎着起声。

林路一脚踩断电线,拿起铁杆,挺好一根铁棍,单手勉强提起,双手才能挥动。他转身奔着刚起身的丧尸,一棍砸下,丧尸头骨碎裂,脑仁都掉了出来。

此时,沿路的绿化带后面不断的有丧尸转出,黑色异形大军逐渐集结,空气都开始停滞不前,沙城暴吹了一天,也要停止喧嚣。

诡异的声音突然响起,一栋白色的写字楼顶,佝偻的身影若隐若现。

林路突兀的心脏慢了半拍,压抑的空气让他难以呼吸,他抬头看见一只披着头发的丧尸正在他头顶面对着他,仿佛端详着自己的猎物。

所有其他丧尸瞬间安静下来,颤动的利爪摩擦的路线吱吱作响。林路此时瞬间明白,这就是他们之前遇到的那只丧尸,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追了过来,丧尸包围圈就是它的成果,张牧所料一点也不错,如果强行突围,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如今只希望张牧带着小队,尽快转移走,离开这只阴魂不散的丧尸。

佝偻丧尸突然从楼顶一跃而下,三十多米的高度视若无睹,孱弱的身体摇摇晃晃下坠而来。

林路赶紧跑开,“轰!”,佝偻丧尸如坠落的流星,砸在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上,爆裂的玻璃碴漫天飞舞,车顶都被砸穿了。

然而佝偻丧尸安然无恙,轻松从车上跳了下来。它飘散着过腰的长发,全身突出的骨刺如同旋转的玫瑰花瓣,将它重重包裹,诡异而恐怖的照型无不说明它在丧尸中的特殊地位。

林路此时额头渗出了汗,两只手腕不停的颤抖,他拔腿就跑,手中铁棍左右开弓,强行开出一条路来,不要命的向前冲。

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活下来!”,什么仁义礼智信,什么温良恭俭让,全都是狗屁,自求多福吧!

他仓皇奔跑中,只听见背后传来如同海豚般的嘶鸣,然后眼角一瞥,一只黑色的身影如同雄鹰,正在他的头顶伸开双爪,俯冲而下。

林路一个右跳 ,手中铁棍朝着丧尸双腿横扫而去,按照林路此时的力量,就算是防盗门也得砸个凹陷,然而丧尸双脚化作的利爪竟然稳稳抓住飞来的铁棍,然后踏着铁棍向林路飞来。

林路双手一麻,看见丧尸竟然没有被砸开,反而顺杆儿爬,之能连带着铁棍,一起往旁边甩去。

丧尸轻松躲过铁棍,然后再次一跃而起,直奔林路。

林路跑到公交车前,一个飞扑,钻进公交车底,只听见砰的一声,丧尸的骨刺把公交车都洞穿了,林路干净连滚带爬到另外一边。

丧尸拔出骨刺,跳过车顶,在空中举起双臂,准备将另外一边的林路穿个透心凉。

然而在另外一边等待的却是手持公交车门的林路,他弓着腰,双手托起门板,对着飞来的丧尸就拍。原来之前林路之前和丧尸打斗,将公交车的门都撞了下来,正好掉在林路爬过去的位置,他捡起来就当个大号苍蝇拍。

丧尸被拍了个结实,撞碎了公交车的钢化玻璃,掉入车中,但是包裹它身上的骨刺完好无损,甚至门板都被弹飞了。

林路看都没看成果,起身就跑,身后丧尸愤怒的用双爪直接抓烂了公交车窗户,才顺利爬出。此时林路只剩了个背影。

林路此刻速度早已突破了人类极限,以豹子般的速度向之前的码头冲去,他只听见一声凄厉的嘶吼在身后响起,所有伫足的丧尸如同挣脱了锁链,向他一涌而来。


     紫贞派出所辖区人口4.2万人,有9个大型居民小区和诸葛亮广场、万达广20年来,两国互尊互信、相互支持,树立起大国相交、邻国相处的典范。詹长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