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真是时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真是时候 (第1/3页)
    

红树滩畔,风冷,人更冷。

被称为那个人的黑袍人,周身散发出阵阵令人不敢靠近的冰寒之气,正欲转身离开,“这就走了,难得见上一面,你的计划是不是该说得更详细一些,听说你特意收了个弟子,还特意传授他你的剑术,你就那么怕吗?”青衫客一声轻咳,声音里带着几分玩味的问道。

“看来,你的师祖已经和你说了不少了。”黑袍人声音不带丝毫感情的说道。

“那个东西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除了林家人,别人都不能直接受用,必须用一个人中间过滤才行?”青衫客一声淡笑,接着又问道。

“你一个修炼玄道的,当然不会明白剑道之中的可怕,那个人留下的剑术与剑气,虽然可以成就一个人但同时也是可以毁掉一个人。他的可怕绝不输给林家的后手。这一点,我想你的师祖也已经很了解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得到了那个东西之后又丢给了林家。论起阴险,你的师祖绝对是人间第一。”黑袍人忽然转头看向青衫客说道。

青衫客顿时一怔,接着呵呵一声干笑说道:“想不到你尽然已经追查得这么详细,难怪师祖说与你这人合作必须格外小心一些才行,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

黑袍人听了,顿时冷哼一声的说道:“既然是我想要得到的东西,当然是需要追查清楚他的来历出处,要不然我也用不着花这么多年布下这么大的一个局。”

“你的局的确很精妙,简直无懈可击。”青衫客似乎拍马屁般的说道。

黑袍人又是一声冷笑,接着冷冷的说道:“比起你的师祖,我布下的局实在是不值一提,我的局只不过为了自己而针对一个林家而已,而你的师祖所布下的局,却是想要针对整个十荒天下。”

青衫客听了,面色顿时僵了一下,旋即又是一声干笑的说道:“你这话可就太高看我师祖了,我师祖可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这完全是没有根据的胡乱猜测。”

黑袍人再度一声冷哼接着幽幽说道:“这种问题你也不用辩解了,因为我根本就不关心,只要你们不妨碍我的计划,我自然也不会妨碍你们的计划,今天说这么多,就是想要告诉你们这一点,我们是相互利用又相互合作的关系,所以你最好别招惹我,而且…”

“而且什么?”话到此处,黑袍人却是忽然停了下来,青衫客急忙的问道。

黑袍人玩味的看了青衫客一眼之后说道:“而且我对你的实力很是怀疑,听说你在经过雷国的时候,以玄道玄霸之境的修为,居然输给了一个剑道修为只是剑师之境的人,若是你那自认为玄道十荒第一的师祖知道了恐怕会气得吐血。”

青衫客很明白黑袍人话里威胁的意思,在黑袍人看来,若是师祖知道他输给了一个剑道修为不强的人,定然不会被轻饶的。

然而,令给袍人没有想到的是,青衫客却是淡然一笑的说道:“前辈果然消息灵通,想不到我在雷国所发生的事情,这么快就被你知道了。事实上,我师祖也已经知道了,师祖还说,只要我告诉你那个人是谁,你就会帮我一起对付他的。”

“是谁?”黑袍人顿时充满了好奇的问道。

“甄随意。”青衫客怪笑一声的说道。

听到这三个字后,黑袍人只露出来的可怕的双目之中的顿时充满了杀气,当年就是被这个甄随意追杀得最惨的,几次剑道修为被杀得跌境,就是这个人所为,对于黑袍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他恨之入骨的人。

甄随意人如其名,随意得有点离谱,特别是在剑道一徒上,明明剑道一徒被人们称为人间剑仙李春一第二般的存在,却是每次当剑道修为达到登顶状态的时候,他就会很随意的散尽周身剑气,回归成一个小小剑手又继续修炼剑道。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不愿意做李春一第二,而只愿做做甄随意第一。

有人说甄随意就是个剑道天才,因为他每次自降境界之后,又很快再度登顶剑道,也有人说,甄随意就是一个疯子,因为他所达到的剑道修为是很多人一辈子修炼都难以达到的,他却能随意的散去剑道修为,这恐怕也只有疯子才会这么做。

因此,青衫客遇上的甄随意是跌境状态时候的甄随意,然而玄霸之境的青衫客依然还是惨败。

黑袍人短暂的回忆之后冷冷的说道:“看来遇上甄随意也是你师祖的安排,怎么样,见识了一下剑道疯子的剑术之后,你这个下一代玄道天才有什么感想?”

“终有一日,我会证明玄道胜剑道的。”青衫客语气很是坚定的说道。

“听说,你的玄道修炼很是特别,可以窃取剑道修为来助长自身的玄道修为,以此来进行修炼。这恐怕是你想要我帮助你一起对付甄随意的真正意图吧!如今,你的玄道修为已进入了瓶颈期,唯一突破的办法就是借助剑道天才的剑道,以道证道的方式,来突破自身玄道的修炼。”黑袍人接着又冷冷的道。

“你果然已经知道了很多,都说玄道是剑道的根基,垫脚石,而我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剑道也可作为玄道的垫脚石。”青衫客没有否定的说道。

黑袍人,一声冷哼的说道:“看来你以后,一定会变成一个可怕的对手。”

“在此之前,我们还是盟友。”青衫客沉声说道。

“当然,只要你能帮我除掉我想除掉的人,到时候我也一定会帮你达到你的目的。”黑袍人同样沉声的说道。

听雪峰上,一男一女并排而立。女子一身白裙身影优美,远远看去有如仙女下凡一般。女子身旁的男子一身绿袍,身姿伟岸,看上去,说不出的潇洒。“哈哈,才大婚不过一天时间而已,这么快就厌倦了,居然这夜半时分来会我这美男子。”女子身边的男子怪笑一声的说道。

“师兄,不要胡闹了,我拜托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女子有些气恼的问道。

身姿有如天仙,面若桃花的女子正是刚嫁进林家不久的白双儿。而白双儿身边的男子就是她的师兄,叶明。

生怕师妹生气的叶明顿时好声说道:“好了好了,师兄不再胡闹了,我所打听到的消息正如你告诉我的一样,那小子生前的确是出生市井,是个很好的剑道胚子,也的确是因为被一个女子的算计而惨死…”

他们所说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双儿现在的丈夫林晓锋,新婚之夜,白双儿以媚术让林晓锋失去自我意识,然后以秘术使他说出之前的所有经历与秘密。

白双儿的目的很明确,便是想要查清楚这个占据着林家少爷身体的林晓锋究竟是什么来历,是不是也是伤害林家的恶人,然而在听了林晓锋如自白般的诉说之后,发现林晓锋似乎是被无意中卷了进来一般。白双儿当然不相信事情会是这么简单,况且林家守护者花无伤还知道他的情况下,居然还让他伪装成林家少爷,所以她便拜托师兄调查了一番。

听着师兄如复述一般的话语,白双儿顿时打断道:“难道这里面就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叶明皱眉想了一下后道:“要说特别之处,也不是完全没有的…”

“特别之处是什么?”白双儿急忙问道。

“那就是太多的巧合了。”叶明道。

“巧合?”白双儿狐疑道。

“林晓锋刚好在林家守护者手下学剑,死后刚好撞上重伤将死的林家少爷,帝王庙时刚好为林家守护者所救…这些都实在都是太巧合了,在我看来,这小子应该是步入了一个巨大的局中,而且他还是这局中的一个重要的棋子。”叶明解释道。

“所以说,这林晓锋现在还是杀不得,只有留着他,日后方才可以抓到真正针对林家的人?”白双儿面若桃花的粉颊不知何多了一层寒意的说道。

一旁的师兄叶明听了顿时瞪大了双眼,声音中充满了惊讶的说道:“你居然想到了想要谋杀亲夫?”

白双儿点了点头。

身在林家修炼的林晓锋,竟然莫名其妙的感觉脖子处一阵冰凉。

叶明继续道:“我还真是越来越不明白师妹你了,当初即便知道林家的少爷是个大傻子你说为了报恩非要嫁入,如今好不容易嫁入了,才不过一天的时间,你居然又想要谋杀新夫。”

“我要报答的是林家,林晓锋不是林家的人,当然就该死。听了你的话,我现在已经改变主意了。我要继续留在林家,找出针对林家幕后的人,这已是我如今可以报恩的唯一方式。”白双儿道。

“真为那小子担心,若是知道自己的枕边人一见面就要杀自己,不知道那小子会是什么奇妙的表情。”叶明接着珊珊一笑说道。


     坚持以人民为中则是大力支持。——前任大使的回忆与想法,克宣战决议,海湾战争爆发。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强大是小概率事件,但一旦发生,就难以逆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