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以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以南 (第1/3页)
    

由是看向书本,翻了几页,越觉没趣儿。朝柳倾城道:“柳姑娘,这本书苦涩无味,我不爱看。”

柳倾城道:“公子再耐着性子看上几页,此书看似枯燥,实则饱含内容。”

莫寒无奈,只好续自看着,只见这一段:“贾生仰头观摩,那是一片淅沥假山,中间点坠几笔,更有文风古墨。再寥寥涂抹,俨然一幅晴空万里,群脉相交的假山假水画卷。问贾玉此画可成?贾玉只说略有差别,再弄一幅内观近景图,才算尽善尽美。”

莫寒见到“假山”二字,倏然思起昨夜的种种情景,脑中浮想联翩,手中页角停住。柳倾城又凑近了些道:“公子怎么了?怎么不往后翻了,是不是想起了甚么往事?”

莫寒看了她一眼,忙垂头看书。翻过一页来,只看那后头写道:“贾玉提起笔墨,费有一天一夜,将远山近景勾勒得惟妙惟肖。青石红鲤,白溪杂叶,一一不落。

第二日拿给贾生看了,受他连连赞誉。贾生仔细端详近山,又加思度,心生一念。要贾玉再行涂勾许笔,形成道士念经之形....”

莫寒读到此处,思起昨夜断断续续的符咒声儿来,这书中所载的,竟也有此声。且看这贾玉怎生作画,便续自看下去。正看到贾玉废寝忘食,彻夜思索,也难以思得出如何勾勒这假山藏经画卷。

柳倾城却突地盖上此书。莫寒愣住,朝她看去。口中不解道:“姑娘这是.....”

柳倾城道:“公子既然不喜爱此书,柳倾城便即收起好了。”

莫寒急道:“我方才读了读,颇觉有趣,劳烦姑娘让小生读下去。”

柳倾城诡笑道:“怎么?公子又喜欢了?”

莫寒望着她,突地醒悟过来,朝她怒道:“你是在耍我的罢。”

柳倾城不解道:“公子说甚么呢,倾城怎敢呢?”

莫寒喝道:“明知故问!”柳倾城道:“小女子实在不知公子的意思,还请公子道明。公子不就是想看书嘛,来!给公子看。”

说着将书递给莫寒,然莫寒极为恼火。并没接书,只是怒道:“这书姑娘是从哪里得来的?”

柳倾城道:“自然是藏书阁喽。”

莫寒冷笑道:“我看是姑娘你自己杜撰的罢。”

柳倾城笑道:“这是哪里的话,虽说小女子才高八斗,却也不愿去费时间杜撰书籍。而且这本书可是千古佳话,小女子怎能编纂?”

莫寒急道:“你别以为我读书甚少,就在那里胡说。这书明明....”

说到这里,莫寒忽地想到,昨夜柳倾城费了好一般功夫。所寻所找的书,难不成就是这本书?

柳倾城疑道:“明明甚么?难道公子看过此书?”

莫寒想着这柳倾城定是故意为之,而自己又是急欲探知这里面的因果。却又不肯在她面前低头。思来想去,朝船公道:“麻烦您靠岸停下,我要下船。”

船公看向柳倾城。柳倾城笑道:“您别理他,我们继续游湖。”

船公又看向莫寒。莫寒刚要说话,柳倾城却凑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你若不配合我,小心昨夜的事儿!”

莫寒惊得往后一退,直眼盯向柳倾城,那船公忽道:“公子,还靠岸么?”

莫寒望着柳倾城,摇了摇头。船公便续自划桨,柳倾城笑道:“怎么?寒公子,还要下去么?”

莫寒轻走过来,靠近柳倾城道:“姑娘,你我唇齿相依,你若不仁,别怪我不义!”

柳倾城回道:“你就算告诉他们,又能怎样?我柳倾城并不在意世俗的眼光,他们如何说我,任凭他们说去。公子可不一样,公子身份显赫,可要顾全上骏府的名望才是。”

莫寒冷笑道:“姑娘,你这话说的可真可笑。我上骏府家的四公子,会些武艺有甚么打紧?又如何能损了我上骏府的名声?”

柳倾城意味深长地看了莫寒一眼,道:“公子当真要我都说出来么?小心隔墙有耳!那船公耳朵可好使着呢。”

莫寒这时候才注意到原来还有船夫在,自己刚才情绪有些激动。不过声音压得极地,他应该并没听到。

柳倾城见莫寒神色紧张,又笑道:“公子这样心虚,还不配合本姑娘?”

莫寒道:“你到底要我配合甚么?”

柳倾城道:“自然是告诉我所有你知道的事儿了。”

莫寒硬着声儿道:“我没甚么好说的。”

柳倾城道:“当真?”

莫寒道:“当真!”

柳倾城这时并没说话,只弯腰走进船舱,到船的另一头,对船公说了几句话。那船公点着头,而后划桨靠岸,再将双桨斜放在船沿,自己上岸去了。

莫寒还以为柳倾城要回去,哪知她将书本撂下,拾起木桨,插进湖水中划定。

舟船立时挪动,往湖中心行去。众学子赶过来后,又见柳倾城划船而去。又是惊异,又是失落。部分人已经甩袖离开了。

柳倾城划着双桨,莫寒走过来道:“你到底要怎样?天色已晚,你我都该回去了!”

柳倾城边驶船边道:“公子会划船么?”莫寒道:“不会,你别想让我划!”

柳倾城道:“无妨,我来也一样,只是想离岸上那些人远些。”

莫寒道:“你到底要干嘛?”柳倾城道:“你还不明白么?我这是在为你我创造独处的空间呀。”

莫寒一愣,恍然大悟,暗想这柳倾城必是要有所行举。而自己并不愿受她摆布,若换作平时,只飞步荡起,几下就到岸边。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一点事也没有,可如今这些皆成了妄想。

柳倾城笑道:“我记得公子会飞檐走壁,若是不愿,可自行飞走呗。”

莫寒转过身去,不愿看他。

木舟已至湖中央,柳倾城将双桨躺靠在船上。走到边凳坐下,喘着气儿,朝莫寒道:“公子,现在只有你我二人,也不会有别人听见你我的谈话。公子尽可坦言相告。”

莫寒急道:“你若是不想让别人听见,大可以寻个隐晦一点的地方,何以要在这里吹着凉风?”

柳倾城道:“公子觉着,哪里算是隐晦之地,这书斋里头尽是学子才人。而你我都是引人注目之人,公子如何能保证不被他人听见?我倒觉着,此处正好。”

莫寒不耐烦道:废话少说,你到底要问甚么?”

柳倾城道:“公子可是七雀门的人?”

莫寒道:“不是。”

柳倾城道:“不是?你哥哥可是七雀门的呦。”

莫寒道:“我哥哥是七雀门的,我就该是七雀门的么?”

柳倾城道:“既然不是,那为何在沐休之日,赶到书斋?还两次阻我?”

莫寒道:“我明明是救了你的性命,哪能算是阻碍你?”

柳倾城道:“头一回是个极好的机会,就是被你弄砸了,你还说没阻碍我?”

莫寒道:“头一回我又不认识你,还以为你是闯入书斋的刺客呢。后来我不是走了么?你要干甚么就干甚么,没人拦你!”

柳倾城道:“你说的这么没轻没重的,你当是过家家啊。我那时害怕极了,哪有心思干其它的事?”

莫寒道:“总之我不是七雀门的人,全然是要查明真相而已。”

柳倾城道:“也就是说,你是为了伸张正义喽。你且告诉我,你的这一身武功自哪里学的?”

莫寒道:“这是我自己的事儿,和你没关联罢。”

柳倾城道:“似你这等手段,全京城都找不出几个来。你绝不会是家传武学,难不成是外头学来的野门子?”

莫寒怒道:“甚么叫野门子?柳姑娘没出过京城,怎知外头卧虎藏龙。你没见过的多着呢。”

柳倾城道:“公子不肯透露尊师的名讳,倾城也不为难。只是小女子希望公子日后不要再去那座假山里头了。”

莫寒道:“怎么,是不是里面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密事?”

柳倾城冷道:“不论你有何谋算,都给我适可而止。”

莫寒道:“我看你自己一个人也搞不定,不如我助你一臂之力何如?”

柳倾城道:“你以为你武艺不俗,就能风雨无阻么?你初来京城,对这里一概不知。如此莽撞行事,当心惹祸上身!”

莫寒道:“我看你也不能算是睿智冷静罢,不然何来被黑袍人围困一说?”

柳倾城微怒道:“昨晚即便没有你,我也能想出法子脱逃。我今日在这里提醒你,你若执意如此,出了事,我可不会管你!”

莫寒急道:“你把话说明白些,能出什么事儿?那黑袍是何许人也,那些咒符怪声又是甚么?你又为何要调查这些?”

柳倾城道:“我为何要告诉你,正如你不肯告知我一样。”

莫寒道:“我听同僚说过,这符咒声儿是那神明所念。柳姑娘家住书斋,当知一二,何不顺从天意,哪能逆天而行呢?小心惹祸上身呀。”

柳倾城道:“公子才应该顺从天命,这符咒之事当属渺茫。公子还是少涉足的好!”

莫寒又要说话,那柳倾城竟兀自走到船头,拿起躺靠在地的双桨,荡进水里划船。不一会儿,二人已至了岸边。

柳倾城就此下船,一句话也不说,冷若冰山。就此穿过众学子身边,往别处走去。

莫寒愣在原处,遐思了稍刻,也渐渐走了。

众学子见他二人离开,各处闲言碎语此起彼伏,也慢慢地散了。

莫寒回到药香楼,至屋内休歇,脑中千百思度。小淑进屋服侍莫寒更衣,又将汤药端来给莫寒用,待莫寒饮完,收拾着炉具,出门去厨房了。

莫寒躺在榻上,今夜难以入眠,直到二更,才渐渐睡了。


     习近平总书记向广大青年发出了新征程上的进军号令:“新时代的中国青年要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们始终不渝坚持党的领导,就一定能够战胜前进道路上的任何艰难险阻,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他很认真地说,要是只知享受,病毒频繁变异,疫情起伏反复。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