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回寺 (第1/3页)
    

安梓晴虚空凝滞。

地底“喀喀”作响,从大地缝隙内,狂飙而出的炽烈火流,依然无休止。

可她,似乎不打算继续回避了。

“也差不多了。”

她嘀咕一声。

那枚,先前被她取出的赤红光球,再次于她手心呈现。

“血之悸动!”

滴滴满含灵能的鲜血,断了线的珠子般,从她另一只手滴落。

尽落于赤红光球!

那枚光球,骤然大放异彩,血光照耀的整个金珞山的山谷,都灯火辉煌。

宛如血祭法阵重现!

“哗哗!”

地底深处,血流涌动,交织成一幅血腥可怖的图案。

只是,除她之外,无人能窥见。

众人所能看到的,就是被烈火戟撕裂的大地。裂缝内,血色流光,覆盖了火焰光芒,并从地缝内透射而出。

一束束血芒,流星雨般,冲天而起!

赤魔宗的至宝,那烈火戟竟然被逼的,由地底再次飞天。

烈火戟一出,数不尽的血芒,如狰狞的血色藤蔓,弯弯曲曲地缠绕上来。

数百条血芒,都缠绕向烈火戟,有的当场爆灭,有的则是崩断。

但,每爆灭一条,每崩断一条,就有更多新的缠来。

烈火戟火光四溢,那条火焰光河内的,诸多的火晶符篆,如星闪耀,却逐个熄灭。

终于,烈火戟重新沉落于火焰光河。

可尾随着烈火戟,冲天而起的血芒,也一束束地,射入那条火焰光河。

烈火戟内部,一道赤红影子,蓦地飞出,融入火焰光河底部,诸多的火焰符隶,化作辕秋舫模糊的魂影。

火光漫天洒落,却不再有点点血雨,随之挥洒。

火焰光河深处,辕秋舫先前展现的狂暴和癫狂,已不复存在。

“别说是你辕秋舫,没有真正成就阴神了。”安梓晴嗤笑一声,说道:“即便是我,为阴神境修为,在阴神离体之后,也无法单纯的,以阴神驾驭器物。除非,器物本身有灵,器物的魂灵,主动接纳你。”

“还有你。”

她忽然扭头,看向跃跃欲试的辕莲瑶,道:“劝你最好给我安静。”

辕莲瑶急忙顿住,并保持着沉默。

“烈火戟,本就是赤魔宗的至宝,天级器物,器物本就有灵性。”安梓晴自顾自地说着,“它愿意接纳你,倒是出乎我意料。如果不是它的存在,单凭你辕秋舫,不可能逼迫的我,要躲避着暗中结阵。”

话到这里,谷内众人方明白,她在谷内如鬼魅掠动,明着看是避开烈火戟锋芒。

实际上,是在借助地底早年凿开的血之沟壑,另外去布置阵法。

阵法成形时,她就从被动,变成了主动的那一方。

烈火戟,被逼出大地,被迫重返火焰光河。

“没料到,我破坏了那么多地底脉络,依然没能成功。”辕秋舫的无奈声,从那条火焰光河传来,“就算是癫狂入魔状态,我还是能隐隐感知到,这片山谷的地下,有纵横交叉的沟壑,连通着金珞山。”

“那些,也是血祭法阵的真正阵眼所在吧?”

“爹!”辕莲瑶喝道。

虞渊眉头深锁,也凝望着天空,注意着火焰光河内,属于辕秋舫的魂影,“赵小妹,今次怕是要失败了。本以为势均力敌的战斗,本以为能借助双方力量,可惜结束的太早太快了。”

烈火戟从大地飞出,融入那条火焰光河时,安梓晴和辕秋舫的力量,就不再外溢。

也不再有,额外的火芒和血点,受“九耀天轮”的吸引,被其纳入掌心。

对那条幼龙精魂的炼化,在失去外力支持的情况下,看样子只能半途而废了。

而且,刚刚安梓晴也明确表态了,她不愿意成人之美。

“都结束了。”

又有一个充满了仇恨的声音,从山谷的另一端传来。

那声音,大家也都很熟悉。

血神教,另外一尊,欲要成就阴神的教徒。

也就是安梓晴所说的师兄。

“我的,我的……”

辕秋舫惊惧不安的声音,从那火焰光河深处响起,烈火戟在其中,化作一道吞吐不定的火蛇,似极其不稳定。

金珞山的山顶。

一位身穿大红色法袍,法袍上,布满繁复血纹的男子,慢慢浮现。

他左手的五根指头,连接着五道血光。

五道血光,则捆着一个人。

那个人,被血光捆住,飘在他左侧半空。

赫然是辕秋舫!

辕秋舫,不是一直在火焰光河讲话,不是在操控烈火戟吗?

他的躯体,为何会在那人手中?

众多境界低微,不明所以着,都一脸茫然。

虞渊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他知道,辕秋舫再也指望不上,也明白因自身的境界,实在是太过于低微,只能依赖于外力,依赖于别人,着实不靠谱。

“还是重生之后,修行的时间太短暂,偏偏在初期,就碰到安梓晴这种怪胎。”虞渊心中感叹。

“爹!”辕莲瑶又一次轻呼,她忧心忡忡地眼神,忽落向虞渊。

便在这时,她极其清晰地感应出,她父亲浸没在火焰光河的魂灵虚影,急剧虚弱起来,“虞渊,你究竟对我父亲做了什么?”

“不怪他。”辕秋舫声音满是无奈,“不是他给我的那一枚丹药,我早就被那尊阴神,驾驭着气血,以血之巨臂轰杀。那枚丹药,激发了我全部潜能,让我短时间达成赤魔宗所谓的疯魔之境,气血和地魂结合,形成了虚假的魔魂。”

“魔魂,乃气血、灵力和地魂的混杂糅合,令我能沟通烈火戟,能拥有不敢想象的力量。”

“只可惜,太过于短暂了,不能持续太久。”

“这魔魂,也只是虚幻的魔魂,并非真实永恒。”

“……”

辕秋舫的话语,逐渐变得低微。

那条火焰光河,慢慢地收缩着,从实质状态,悄悄模糊虚幻。

“师兄,让他回魂。”安梓晴忽然道。

提着辕秋舫本体的那位血神教的使者,分明不太愿意,道:“赤魔宗,和我们本来就是死敌!”

“溃散的虚幻魔魂,回归本体之后,再成地魂。”安梓晴望着他,“这样的辕秋舫,你不会还害怕吧?”

“怕个屁。”那人哼道。

“呼!”

模糊虚幻的火焰光河,携带着几乎淡化不可见的火焰符隶,如一条溪流,从辕秋舫头顶灌入。

“咻!”

烈火戟呈现出来,突然向外飞逝。

“给我回来。”

安梓晴笑了笑,小手一拉,“你,可是意外收获。这趟,能得到你,就能弥补师兄冲击阴神失败的屈辱。”

数不尽的血光,藤蔓般,死死缠绕着烈火戟,令其动弹不得。

“少爷,我们打个商量吧。”

这一切做完,她才再次看向虞渊,看向虞渊握着赵雅芙的小手,“那东西,我可以帮忙出力,助这位赵家小妹妹炼化。暗月城的事情,也就此罢休。我带着烈火戟,带着你,马上抽身,这就回血神教。”

“你看如何?”

这是她,第二次问出这句话。

上一次,她说只要虞渊点头,她愿屠尽黄家老少。

那次,虞渊觉得另有依仗,觉得还能信任一下辕秋舫,于是拒绝了。

这趟呢?

被他寄予希望的辕秋舫,已被血神教生擒,连天级器物烈火戟,也落在安梓晴手中了。

安梓晴还答应,帮助赵雅芙,解决那条幼龙隐患。

如果一切顺利,赵家还要承下这个天大人情,他跟随安梓晴去了寂灭大陆,赵家都要悉心照应虞家。

“我觉得可以。”赵正豪一脸疲惫地,从金珞山走出来,“血神教这般有诚意,虞渊,你还推脱什么?”

“我父亲?”辕莲瑶道。

“死不了。”安梓晴嘴角含笑,“老实说,你父亲变成现在这样,可未必就是坏事。”

“怎么说?”辕莲瑶奇道。

“折磨他多年的火毒,彻底清除了。”安梓晴早已洞穿隐情,“他只是连番跌境,气血和灵力耗尽罢了。他,会从入微境,跌落到黄庭境。不过,他还能重新开始,继续修行下去。没了火毒困扰,重返入微境巅峰,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辕莲瑶沉默了一阵子,衡量了一番,突然对虞渊说:“血神教的确展现出了足够诚意,我也友情建议,你就别再扭扭捏捏了。有血神教撑腰,以后别说蔺家了,寒阴宗也不敢拿你怎样。”

她居然和赵正豪一样,反过来,劝虞渊屈从,乖乖和安梓晴走。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位城主大人,和赵家之主,都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

ps:从万域之王到盖世,老逆休息了半年,最近其实都在慢慢找感觉,找状态,错别字啊,情节啊,都在逐渐调整,望大家先包涵包涵。

相信我,我会调整好的,等我状态回归,兴许还能爆发一两次呢。

放心,后面会越写越好,真的。


     在提升师生党员发展和教育管理工作质量上,少摄影师奔着层峦叠嶂的“那色峰海”而来。据统计,我国上半年内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而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成为现实。要突出典型引领,大力弘扬英雄模范精神,加大先进典型培树力度,注重培育积极向上的警营文问题进行了沟通,请问外交部对这次通话有何评论?此次通话有何意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