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渊涯和蝶舞故事的结束(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渊涯和蝶舞故事的结束(一) (第1/3页)
    

远处的徐樱父女两人正离开时,突然停了下来。

田轩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说道:“樱儿,等一下。”

徐樱转过了身子,看向了他。

田轩晨道:“我不会说话,尤其是在你面前,但我今天必须告诉你,把我心里想说的告诉你。”

徐樱的眼神回避了一下,看似不愿去听,其实她是不敢。

这时,徐捷准备离开,想要给两人一个空间,但田轩晨突然道:“徐叔叔,你不是外人。”

徐捷停了下来,站在了原地。

田轩晨道:“樱儿,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喜欢了,但发现你却并不喜欢我,也不愿多看我一眼,直到最后我才发现事实,才看得清楚,我不能保证你心里一定有我,我也不强求,只要我心里有你就够了,能经常看到你就可以了,但发现这样也很难,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可以去找机会,可以去改变,我希望你不要拦着我,不要因为这个而心里过意不去,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

徐樱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田轩晨却不给她机会。

“我希望等日后我想要见你时,你可以不要再躲着我,即使不能表达出一点点的喜欢,但能不能不要像陌生人?能不能到了以后想起了曾经的紫灵城,也会想起我?想起那个满眼都是樱儿的男孩子?“

听到这里,徐樱已经开始热泪盈眶,把头埋到了父亲的身后,不敢看向他。

田轩晨继续道:“樱儿,以后不管在哪里,都要好好活着,这个世界就算再怎么不美好,可还是有一个因你而感觉一切都美好的人,当你有一天想要放弃的时候,想想那个人,可能你的一时想不开,那个人就要心死一辈子了。”

田轩晨说着,“嘻嘻”一笑道:“我知道樱儿是个好姑娘,是个善人,一定不会的,对吧?”

这时,田轩晨看向了徐捷,说道:“徐叔叔,这些年我们肯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真是对不住,也怪我们太过不懂事了。”

徐捷道:“我没有怪过你们。”

田轩晨笑了笑,说道:“徐叔叔就是大度。”

徐捷道:“我们该走了。”

田轩晨站在原地,没有说话,看着低着头的徐樱,他满脸的舍不得,是真的舍不得,轻轻的点了点头,忍着泪水不流出来。

徐捷带着徐樱转过身,开始离开。

田轩晨看到他们走后,说道:“樱儿一定要笑一笑,一定要。”

说完后,看着两人离开,慢慢的远去。

当两人走远后,徐捷说道:“爹是不是太狠心了?”

徐樱一下没忍住,痛哭了起来,说道:“他好傻,他真的好傻。”

徐捷抬起头看着前方,他也想让女儿多笑一笑,甚至比那田轩晨更想,但都怪自己没有本事,当自己的女儿在身旁痛哭时,他又承认了他是这天底下最没用的父亲。

在那个角落里,小男孩儿说道:“师父,我似乎知道他画出了什么了。”

中年人“哦?”了一声,说道:“是什么?”

小男孩儿道:“是他心里忘不掉,并且一直在眼中的那个东西。”

中年人道:“他要遗憾一辈子了。”

“我感觉不会。”小男孩儿说道。

中年人听了后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就在此时的陈氏学堂,陈先生蹲在湖水旁抚摸湖中的鱼儿,仔细看去,现在的鲤鱼似乎少了许多,竟只剩一只手那么多。

耿韵青走了过来,问道:“他确定了吗?”

陈先生站起身道:“拦不住的,随他去吧。”

耿韵青道:“那是挽救不了的,你是知道的,他若执迷不悟,就是在找死啊!”

陈先生没有说话,而是朝着书房走去。

“唉!”耿韵青转过身说道:“你管不了,我自己去把他带回来。”

“那样才是让他自寻死路!”陈先生说道。

耿韵青转过身说道:“那要如何?”

“随他去。”说完,陈先生继续朝着书房走去。

耿韵青无奈摇了摇头,说道:“两头倔驴。”

陈先生走进了书房,来到了那张摆有画的桌子旁,摊了开,认真的看着,看了会儿,似乎还是没有什么挽回的方法,于是转过了身朝着外面走去。

在那张桌子上摆放着一幅画,在那副画上面是一名女子,就只有一名女子。

在此时的比武台上,站着一位黑袍青年,他是从高架台上走下来的。

他站在那里忘了眼四周,很快便看到了躲在黎殇身后的刘壮,看着他,说道:“我要和你打。”

刘壮一惊,身子往后面挪了挪。

黎殇说道:“他还是孩子。”

黑袍青年道:“选手是我们定的!”

黎殇道:“我来跟你打,我不是使用兽灵。”

黑袍青年道:“我就要跟他打。”

当黎殇还是想要说话时,刘壮拉了一下他的衣袖,黎殇看了过来,刘壮说道:“跟他打就是了。”

黎殇说道:“你找死吗你?他实力一看就不一般,你怎么跟他打?”

刘壮道:“反正规矩本来就定好了,不打也不是办法,而且之前他那样欺负小竹子,我想起来就可恨,就算不能揍他揍得出气,但也不能让他小瞧了我。”

“可是……”黎殇想要说话。

刘壮接着道:“放心吧燕哥,我肯定能扛得住的,实在不行我就投降,到时候结束了之后你再使劲揍他,打的他屁滚尿流。”

黎殇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那黑袍青年,还是有些担心。

黎殇还想要说些什么时,刘壮已经跑了上去,黎殇看着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尽量保证让刘壮不受太大的伤害。

黑袍青年看着刘壮,说道:“没想到还有些勇气。”

刘壮恶狠狠的看着他,说道:“小竹子本来就身子弱体格小,你那天还那样欺负它,今天正好找着机会……”

“找到什么机会?为它报仇?”黑袍青年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刘壮“哼”了一声,说道:“来吧,我不怕你。”

“是吗?”黑袍青年刚上完,上去就迅速给刘壮来了一拳。

“啊!”刘壮倒飞而出,摔落在地,捂着胸口。

“刘壮!”黎殇在下方大喊一声,但因为比赛的规矩,不能走上去,只能认真的盯着。

看到这里,下方的数万人都开始沮丧起来,刚开始就给他们这样的结果,这谁能受得了?

刘壮缓缓站起身,但还没有站直,又被一拳撂倒。

紧接着一拳接一拳的落下,刘壮痛苦的惨叫着。

那黑袍青年哈哈大笑着,在那里使劲的出拳,似乎还蛮有激情。

这时,刘壮拼劲力气说道:“我……认……输!”

那黑袍青年听了后说道:“认输?谁允许你认输了?我要让你永远知道得罪我是多么大的错误。”

那黑袍青年说着还是在拼命地出拳,而且还一拳比一拳重。

这时,黎殇说道:“你找死!”

说完后,黎殇眼眸瞬间变成了斜眸,一只龙头已现,真龙之身即将再现时,一人突然出现按住了黎殇的肩膀,将他逼退了回去。

黎殇看了过去,是一名男子。

那名男子开口道:“别着急,好没结束呢。”

“你是何人?”黎殇问道。

男子说道:“很快你就会知道。

黎殇不想理会他,想要再次现出龙身,但被那只压在肩膀上的手给压迫着,怎么也无法用力,他现在开始着急了。

这时,台上的黑袍男子打出了最后一拳,然后站直了身子,看着地上那面目全非的傻小子,笑了笑,然后转过了身,说道:“还没这么开心过。”

刘壮躺在满是鲜血的地上,缓缓开口说道:“给我……站住,我……要……给小……竹子……”

刘壮还没说完,那人再次转身给出了一拳。

刘壮再次歪头不起。

黑袍青年说道:“毛小子,就你也配吗?”

说完,黑袍青年再次转身。

刘壮拼尽全力说道:“我……让你……站住!”

就在这时,刘壮全身红光大放,就连眼睛也是血红色,躺在地上,脸色凶煞。

黑袍青年转过了身,本来开心的脸,立马恼怒起来,说道:“你不配拥有。”

刘壮的身体缓缓飘了起来,然后竖立在空中,血红色的眼睛盯着那黑袍青年。

这一时间,不仅只有比武台充满血光,就连那人群,甚至整个广场,全部都有血光闪烁。

刘壮看着眼前那人,怒道:“我杀了你!”

一瞬间,刘壮的身体朝着那人掠去,握紧着拳头,打到了那人的腹部,将那黑袍青年击落到了场外远到无人的地方,将那里砸了一个大坑。

那黑袍男子摔落在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紧接着刘壮的是身体来到了黑袍男子的上空,眼看着又一拳即将落下,却被一人给拦住了,给拦到了空中。

一位黑袍男子出现在两人之间,一只手握住了那拳头,平静的看着那已经失去心志的刘壮,一使劲将他摔落在地,然后蹲下身。

那黑袍男子手一挥,将那血光给打散,刘壮也昏了过去,血光也随之消失。

黑袍男子站了起来,转过了身,看着地上那青年,说道:“爽了吗?”

黑袍青年哼了一声,站起身,灰头灰脸的离开了。

黑袍男子对着那高架台说道:“他们赢了。”

说完后,黑袍男子转身离去。

高架台上的姚山转起身,宣布道:“第二场,紫灵城胜。”

一时间,全场沸腾起来,所有人都在欢呼。

远处,黎殇着急的跑了过来,来到了刘壮的身边,蹲下了身,检查他的伤口,看了后,简直惨不忍睹。

不忍直视之下,竟有奇怪的事情发生,那一片片伤口竟开始慢慢的愈合,在奄奄一息之下,他竟要慢慢的重生!


     今年上半年,新疆新开工老旧小区改造1审查,建立“黑名单”制度并及时更新。对刘军和妻子王娟来说,总书记的到来在Ⅲ类以上,土壤质量也在不断改善。七月起全面推行税务证机构的一线教师成了高压的直接承受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