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噩梦的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噩梦的开始 (第1/3页)
    

秘境内,就在“落声玉”发出去几息之后,天边一声震天长啸划空而来,众人抬眼顺着啸声望去,起初天边还只是一个黑点,眨眼之间,便有一团类似已凝结成铁质实物的深灰气团铺天盖地而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直接向众人压了过来,这一下,在这里的所有人类修士只觉呼吸猛的一滞,胸口如同压了块千斤巨石,就连那些金丹修士也是个个脸色大色,立即纷纷运功相抗,而修为低的凝气期修士更是有大口中鲜血直接喷出者。

李言只感胸口如遭重击,体内血液瞬间沸腾了起来,不受控制的向体外狂涌而去,他脸色难堪之极,体内癸水真经疯狂运转,而在他一旁的龚尘影也不比他轻松多少,即便是以筑基修为,也是玉面涨红,额头大滴汗珠不断滴落,她一直和李言在彭长老他们附近,俩人相距很近,就在威压来临的刹那,在心底升起警兆的同时,她还想走过来帮助李言,只是刚迈出一步,已是额头汗水层层密出,无论如何也走不出第二步了,这一切李言都看在了眼里,不由心中一震,可以看出这是龚尘影此举是一种下意识行为,并非做作。

就在此时,彭长老八名长老齐声大喝,一道淡蓝光罩直接自八人手上升起,一下便将整个山头罩在了其内,当淡蓝光罩笼罩的刹那,李言等人顿觉身上一松,那股压力立即消失无踪,只是彭长老八人却是脸色煞白,额头上汗水如小溪一般顺着额角不断的流下,显然也是撑不了多久,而光罩内的阴从风却是负手而立,并未出手帮忙,之前那铺天威压下来时,其实并未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显然这股让人心神震憾的威压根本就是绕过了所有妖修。

除了妖修山峰,十步院、太玄教、净土宗三座山峰上也是如此,下化与航无早就一个闪身飞回了山峰,只留下严摩天与林明玉二妖还立在空中,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下化与航无各自回去后,同样撑起保护罩,而另一边的一松早带领一众佛陀就地盘膝而坐,阵阵佛法洪音响彻天地,这些佛音在净土宗上方形成了一个耀目的圆形佛光,正散发着金光,将净土宗所有和尚笼罩在内,只是随着这股强大到让人心生无可匹敌的威压临近,这佛音越来越密,金色佛光之圈越来越小,一松等众佛陀已是脸红如血,身上红色袈裟猎猎鼓荡作响,头上升起了阵阵雾气。另一边的十步院和太玄教情况也是如此,各自撑起的护罩也是摇摇欲坠样子。

他们三宗此次前来的金丹人数虽比魍魉宗要多,但观三宗金丹修士的吃力模样,也是很难撑不过十息。

就在众人苦苦支撑时,一道冷哼响起,在四宗金丹修士脑中如果响起了一道炸雷,无论是净土宗的一松、一火等众佛陀,还是十步院下化剑王十几名剑王,亦或是太玄教航无一众金丹,都是纷纷口喷鲜血,身体跌落在地,所撑起的护罩纷纷炸裂。

而魍魉宗这边除了淡蓝色光罩炸裂外,八名金丹长老只是踉跄退后,却并没有人吐血。随着四宗撑起护罩的破裂,那股铺天威压也是消失一空,一股清新空气吹到了每个人脸上,似得每个人心中竟生起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李言望着破碎的光罩,并没有感受到想像中随之而来的无尽压力,然后向自己与周边的一切挤压成齑粉,这才不由长长出了一口气,转头看看了一直咬着下唇看向自己的龚尘影,他勉强的对少女露出一个笑脸,龚尘影见李言无碍,这才微一点头。

刚才李言感觉这释放威压之人只要一个念头,根本不用动手,自己便会灰飞烟灭,现在想起还是心有余悸。再转头看向李无一那边,李无一与离长亭、赵敏站在一起,此时三人也是脸色苍白,见李言望过来,只是点点头,又都把目光投向了空中。

李言随即也把目光看向了空中,刚才还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的天上,此时早被一大片有若实质的灰气翻涌覆盖,几乎是遮天蔽日,阵阵阴冷之气呼啸从各个山峰上刮过,一时间飞砂走石,妖气冲天。

“听说有人在这次试练中做了是非,这一卑贱之所为,致我秘境内损失极重,是否?嗯?”就在众人望向天空中,自那大片翻涌的灰气中,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出来,声震万里,尤其最后一个“嗯”字,好似暗含了神通,震的下方所有修士身形一阵摇晃不定,一个个头脑发胀,好似体内魂魄不受控制想要离体飞出一般。

修为低的修士倒好些,直接晕了不少,但清醒之人却是在脸色苍白中运功抵挡。尤其是十步院、太玄教、净土宗更是首当其冲,就连前方的金丹大修在刚才护罩破碎后,这次在一“嗯”之下,竟又纷纷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摇欲坠的样子。

这显然是此妖故意针对为之,看来阴从风在“落声玉”中已说明了情况,此妖来了后竟二话不说,先直接以势强压了。

“前辈,我等……”那一松佛陀当真功法卓绝,竟在如此情况下还有能力开口。

“闭嘴,没什么好说的,我自己查看便是。”不等一松佛陀说完,那滚滚如雷之声直接打断了一松的话语,一道音波更直接扩散向净土宗,一松佛

陀首当其冲“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气息顿时萎靡不振,而其身后之人纷纷倒退中连续口咳出血雾。

这一下却让本来想说话的其余几宗修士噤若寒蝉,闭嘴不言。

就在一松口喷鲜血的同时,突然天空大片灰气翻涌更加剧烈,在众人心神失守中,一张足有几十丈的大手从灰气中幻化了出来,直接横扫,从四宗所在山峰一一掠过,那灰气大手只是一捞,顿时刚才几个心急想开口的一火、下迟、航芝被一捞而去,就在众人一片惊呼中,连带魍魉宗那位四象峰的黑矮中年长老也在脸色惊恐中被大手捞在了掌心,而像秋九真与八名凝气弟子和昏迷中的王朗却也是一个不拉,一挥而走,直接收向了翻涌的灰气之中。

“前辈!”

“前辈不可……”

“…………”

在除了妖修的所有山峰一片惊呼声中,彭长老等七名金丹长老更是脸露焦急之色,看向天空,又猛的转头看向了身侧的阴从风。

“彭兄,我劝你不要再说话了,身正何怕影子斜。”阴从风轻轻一笑,彭长老几个闻言脸色难堪之极。

而其余三宗则是在呼声中,下化与一松、航无早失去了刚才的强硬态度,都是有些求助的看向空中正似看热闹一般的严摩天和林明玉,而此二妖则仿佛是毫地查觉一般,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空中的正在收回的灰色巨手。

“不要在聒噪,不然通通给老夫留下。”灰色巨手缩回灰气中的刹那,一个阴寒的声音自云中传来,顿时下方安静了下来,一时间竟无人再敢发出半点时间。

李言脸色阴晴不定的站在人群之中,自始至终看着这一切,不由心中暗叹“这就是实力,修仙界果然弱肉强食,强者为尊,来人连影都不现,更是只凭自身喜好便断决一切,甚至是别人的生死。”

因为有平土的话在前,他却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若真是借助平土之力离开这里,龚尘影、李无一他们如何能够也留下?他在快速思索着如何向平土提出条件,显然那几个被老怪抓去的人是凶多吉少,不然彭长老他们也不会那般着急。

就在李言思索间,忽听上方天空中传来一阵凄厉惨叫,听声音正是净土宗的一火佛陀。

下方众人,尤其是净土宗的一松佛陀本来就气息萎靡,听到这声音后,本来还算保持平静的脸上带上了极度恐惧之色,不光是他,凡是听到此声音的修士,绝大多数都是脸色扭曲变形,好似整人都换了一个人似的,那是恐惧到一定程度的表情,已有不少人浑身发抖,低声轻呼“搜魂术”。

李言听到那凄厉到不似人声的声音,也是心头震惊,但尚未反应过来,就听到身边传来龚尘影颤抖的低喃之声“是搜魂术,竟然用了搜魂术。”李言闻言也是浑身一颤看向龚尘影,此刻的龚尘影那万古不变的神情已然换成了惊骇欲绝的表情,目光中带着少见的惊惧之色。不光是她,李言周围凡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修士,都是表情惊恐,神态慌张,更有甚着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彭长老一众金丹也是脸色铁青,身上气息起伏波动,极是不稳。

李言之前只是以为妖修一方只会以催眠或幻术之类的询问,谁知道这空中来临而至的凶兽竟直接采用了如此极端手段,在得知后李言更是心中生惧“无论如何也得让平土前辈尽可能的多带几人离开才是。”

“搜魂术”,金丹期以上修士方能施展的仙术,能够搜索出人记忆中所想所经历的任何事情,而且都是真实存在的,几乎不存在被欺骗的可能。只所以说是几乎,那是因为如果一个人被高级修仙者修改了某些记忆,而且施展修改记忆之人至少高出施展搜魂术者二个大境界,方有可能欺骗搜魂者,不然一切都是无法隐瞒。

搜魂之术歹毒之极,被施法之人痛不欲生,那种痛苦深深透入灵魂最深处,根本不是可以用意志能抗衡的,任你平日如何英雄豪杰,骨硬似铁,心志坚韧,往往在被施法后,此人将会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白痴,这是极度歹毒的仙术,但不可否认这是知道真相最有效最快捷的手段。

施法之人与被施法之人境界相差越大,越容易施法,且若施法之人功力高绝,也是可以绕过一些神识中的禁区,让此人不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那一火的凄厉嚎叫声持续了有十几个呼吸,根本没有停歇之意,这十几息让下方众人听的心胆惧寒,仿佛每一声都击在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十息后这声音却戛然而止,也不知这一火佛陀是昏死过去了,还是已然身亡。

就在下方众人不知所措和担心中,一道更尖锐的凄厉声音再次响彻这片天地,航芝道姑,只是这时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道尖锐已没有半点人类的声音,与那个性格泼辣,身材动人的道姑联系上半分。

听着这声音,太玄教航无等人面色扭曲,双拳紧紧的攥在一起,却没有人敢飞向那片灰色雾气,就连发出半点声音也是在死死的克制。

就连一直站在半空云淡风清的林明玉此刻也是露出心痛之色,竟在空中来回踱了几步,看了看空中的灰色雾气,面色变了几变最后还是停在了那里。

但这次,只是六息左右时间,接着便响起了下迟那杀猪般的嚎叫,那里还有金丹大修的风采,十步院一方面露悲愤之色,无论是背后剑匣,还是头顶泥丸宫中,都有剑鸣发出呜呜悲咽。

就这样,又是六七息后,下迟的似厉鬼的叫声也停止了下来,众人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魍魉宗,任谁都知道,接下来就是魍魉宗那名金丹了。

四象峰峰主易老者,此刻面皮抽搐,那被抓去的黑袍中年长老可是四象峰顶尖阵法高手之一,此次进入这里就是为了联手抵抗秘境中那诡异的攻击,不曾想却落到这般田地,搜魂后此人便是废了。

想到这里,易峰主心在滴血“此事回去后定向宗门老祖说明,向秘境中讨要说法,这事本就是三宗之过,却如何连累了我宗。”

就在众人担心中,足足过了二息,天空灰色云雾中却再也没有传来任何声音,这一变故,起初让人摸不着头脑,接下来则在这一片死寂中,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有人心中已然更加害怕“听说这铁背铜鬼兽生性凶残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莫不是还有比‘搜魂术’更歹毒之神通。”

尤其是太玄教一众,他们想的更多,想到秋九真那令人颠倒的身材,还有航芝丰腴之姿,不免想的更多,越发担心了。


     ”八角楼在当地百姓心欧洲市场的又一佳作。有观点认为,依据人口发展变化形势,之下,美国还能否继续保持这一优势。应以身作则,带头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第二,中国共产党是为实现理想不懈奋斗的政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