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嚣张的巫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嚣张的巫妖 (第1/3页)
    

营地共有五顶毡房,北部一字排列了三顶,稍向前的左右两方各摆放一顶。

而营地却异常安静,看不到进出的人影。

阿保机他们径直来到营地,却没有下马。

这时,从北面靠西的毡房里走出一名年轻女子。

阿保机漫不经心地看去,只见这女子的年龄与他们差不多,衣着上也与普通牧民并无区别。

女子将阿保机他们上下打量了一番,对着另一顶毡房,轻声唤道:“阿妈,来客人了。”

女子不等母亲回话,平举手掌,轻轻弯腰,指了一下拴马桩,示意阿保机他们去拴马。

阿保机发现,这女子虽然穿着朴素,身上的衣服却格外得体、整洁,给人一种一尘不染的感觉。

女子的发型与普通牧户女子也无区别,而头发却梳理的一丝不苟,黑亮亮泛着灵动。

女子站在原地,个头并不高,却亭亭玉立,举手投足之间,落落大方,显得清爽精神,不得不让人从内心深处对她产生出莫名其妙的尊重。

在阿保机等人下马、在拴马桩拴马之际,从另一顶毡房里,款款走出一位老妇人,彬彬有礼地将众人引进了正面靠东的毡房,一边为他们倒奶茶,一边问阿保机:“客人是要在这里过夜,还是用过晚餐便上路?”

阿保机看那老妇说话慢言细语,举止不卑不亢,不怒而威,令人不自觉要敬她三分。

阿保机急忙礼貌地回答:“秋深夜长,睡袋难抵风寒,若是方便,就在此过夜了。”

老妇微微一笑,道:“这顶毡房专门为过往客人而备,只是男主人不在家,未免欠礼,还望客人见谅。”

阿保机急忙恭敬地答道:“卤莽过客,但求温饱,搅扰主人了。”

老妇人让他们稍等,转身走出了毡房。

阿保机回头,看到述律平正捂着嘴笑,正不知她为何发笑,只见述律平拿腔作势,学着阿保机的语调说:“卤莽过客,但求温饱,搅扰主人了。”

述律平的话立即将敌鲁和于骨里逗乐,全都大笑起来。

阿保机顿时觉得不好意思,涨红了脸,想到,自己真是奇怪了,怎么也学着老妇人的语腔说起话来。

阿保机担心意外,钻出毡房,看到老妇人和年轻女子正在毡房外的锅灶前忙活,显然是在为他们准备饭菜。

阿保机决定将所有毡房逐一检查一遍,刚刚走到左边毡房门外,就听老妇人对年轻女子说:“阿佳,你给客人将营地介绍一下吧。”

那位叫阿佳的姑娘轻盈地走了过来,对阿保机淡淡一笑,轻轻推开毡房门,对阿保机说:“这是我三哥和我四弟的住房,他们出去打猎已经几天了,还没有回来。我大哥二哥都已成家,搬到别的地方去住了。”

阿保机看到毡房里面并无异常,便直起腰来,向右面的毡房走去。

阿佳抢先一步来到毡房边,打开房门,对阿保机说:“这是供下人们居住的毡房。下人们出牧还没有回来。”

阿保机想到,这户人家果然有奴隶在为他们放牧,不简单。

看到毡房内也无异常,阿保机便直起腰来。

阿佳一边向北面的毡房走,一边指着中间的毡房对阿保机说:“中间那顶毡房是我阿爸阿妈的住房。阿爸经常不在家,大部分时间由母亲一人居住。西边的这顶毡房是我的,进去看看吧。”

说着话,阿佳已经走到毡房门前,作手势示意阿保机进去观看。

毡房门本来就没关。

阿保机弯腰钻进毡房,看到毡房内的床铺高出地面一截,旁边有桌,桌上和桌旁的一个架子上,摆放着方方正正薄厚不一的物件,却不知是什么东西。

阿保机随手拿起一块,翻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黑乎乎一片,仍然不知为何物,便问道:“此为何物?”

阿佳笑着回答:“书籍也,用文字记录天下之事汇集而成。”

阿保机曾听人说过,南面的大唐与西面的回鹘都有自己的文字,将文字集结到一起便成书籍。

原来书籍长成这等模样。

据说文字可用来记录各种事情,神奇的很,但要学会认识和书写那些文字,却并不容易,要先学会大唐或回鹘的语言才能做到。

阿保机扭头看着阿佳,问道:“这是大唐书籍还是回鹘书籍?”

阿佳含笑回答:“是大唐书籍。”

阿保机惊奇地问:“这书上的字,你全认识?难道你精通大唐语言?”

阿佳又是淡淡一笑,道:“会说精通大唐语言有啥奇怪的,我阿妈是大唐人,从小就教我说大唐话、认大唐字,所以我就会说大唐话、识得大唐字了嘛。”

阿保机更加惊奇,瞪大眼睛追问道:“你阿妈是大唐人?你阿妈怎么会是大唐人?”

阿佳大笑起来,笑弯了腰,说道:“你这话问得真傻,我阿妈怎么就不能是大唐人呢?”

阿保机也觉得自己的问话有些不合情理,急忙改口说:“我是说,你阿妈是怎么变成室韦人,又来到草原上的?”

阿佳收敛了自己的失态,正色道:“我爷爷曾经是室韦都督府派驻大唐的联络官,我阿爸打小就在大唐的长安城长大,后来又接替我爷爷,成了室韦都督府驻大唐的联络官。我阿爸在大唐与我阿妈相识相知,便与我阿妈成了家。这有啥奇怪的。”

原来是这样。

阿保机点了点头。

阿保机听说过,他们契丹也曾经是大唐的松漠都督府,现在,可汗牙帐象征着最高权力的旗鼓,就是大唐赐予松漠都督府的遗物。

为方便及时与大唐高官联络,都督府在长安设联络官,这一点都不奇怪。

阿保机又问:“你阿爸现在还在长安吗?”

阿佳又笑,含羞看着阿保机,道:“你这人问话真有意思。我阿爸若是仍在大唐,我和我阿妈当然也应该在大唐才对,我们家怎么会在这里设营地呢?我阿爸早就带着我们来到这里了。”


     在这辆中巴车里,搭载着来自中国和津巴布韦两国的共厅厅长分别担任组长带队开展跨省监狱交叉巡回检察。他们重金引进全球科技领军人才,每年投入数亿元重奖科技创新,培养了一批科研人才“中国的成就绝非偶然”。在我们党百年的奋斗历程中,一次次危难之际柳暗花明、磨难销毁或者找不到相关证据,如何维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