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参天造化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参天造化露 (第1/3页)
    

在雪儿的指引下,那侍女将她送回了流云宫,看着这偏远的流云宫,那侍女突然来了一句:“你怎会住在这早已废弃的冷宫之中!你不是膳食局的侍女吗?”

  雪儿苦笑无言。

  进入流云宫后,小桃谢过那侍女便连忙扶过雪儿将她扶回了殿内,那侍女也告别了雪儿回了膳食局。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穿着侍女的衣服!”一旁的茉莉一脸惊讶道。

  “这里真是冷宫?”雪儿还是忍不住问道。

  话一出口,茉莉、艳艳和小桃便立刻闭了嘴,无一人敢回话。

  雪儿淡笑,细想起来也诸多细节,这里虽深处王宫却偏僻安静,虽紧挨着王家书阁,却需绕路,与书阁背靠背!每次雪儿去借书都是直接越墙,从未走过正门!不过雪儿并不在乎,只要有住处,冷不冷宫无所谓!

  穿过热闹繁华的街市,梦魔司魇便带着霁寒来到了位于王城中最大的花楼——花想阁前。

  “这花楼便是魔君您的产业之一!”梦魔司魇看着霁寒耐人寻味的表情笑道。

  “之一?”霁寒淡笑。

  “还有城中最大的茶坊、如意钱庄、当然还有客栈和城外的茶园田产,不过这些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在各地都有魔君您的产业!”司魇一一道来。

  呵呵,也是,魔恒活了几千年,那能没些家底!霁寒嘴角掠过一抹苦笑,自己本一贫如洗,父亲一世清廉,不想如今成了魔竟一夜暴富!

  司魇带头走了进去,不想身后的霁寒却未跟上他。

  “您不会是从未来过花楼吧!”司魇看着此刻有些踌躇的霁寒笑道。

  “要不,还是先去茶坊吧!”霁寒淡笑着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这可是您开的花楼,当初我还劝过您,色字头上一把刀!切莫贪杯!可您却说,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谁知司魇的一番话瞬间让霁寒哑口无言!

  霁寒心中暗暗埋怨着魔恒,未提前告知,此刻只得硬着头皮跟上了司魇。

  一入花楼,霁寒便被眼前的情景瞬间涨红了脸,巨大圆形台子上,几名年轻貌美的女子,穿着五颜六色的薄纱,有的荡着秋千!有的拨弄着琴弦,有的端坐在台上,有的露着修长的胳膊,盈盈柳腰,翩翩起舞!

  霁寒收回了目光,冷着脸跟上了此刻,正对着姑娘挥手示意的司魇。

  花楼的姑娘显然是被司魇身边的霁寒吸引,各个窃窃私语,掩嘴轻笑的望着霁寒,这也引来了席间其他几名男人的妒色。

  “敢问这位公子,您是来寻姑娘的?还是等姑娘来寻您的呀?”一个大胆的姑娘缓步走来伸手拽住了霁寒的衣袖娇声娇气的问道。

  “我们公子不是来寻欢作乐的!”司魇说着拉开了那女子的手。

  “呦……既不来寻欢作乐,那想来便是,要吟诗作对吧!害羞什么,奴家又不会吃了你!”那姑娘显然没想放弃,轻柔的转身躲开了司魇,伸手勾住了霁寒衣襟,身子便贴了上去。

  霁寒瞬间连耳朵都发了红,不敢看眼前衣着大胆的女子,眼神求助的看向司魇。

  “爱莫能助!公子你自己想办法吧!”司魇竟丢下霁寒转身向着楼上走去。

  司魇一走,其他几个姑娘也跟着围了上来。

  霁寒这下算是掉进了温柔乡,想脱身都难了。

  “公子长得好生俊俏呀!定会作诗,不如来一首,助助兴!”

  “公子你倒是开口说说话呀!”

  “公子你看奴家好看吗?哎……别闭眼呀!”

  “公子……”

  霁寒被拽到了桌前,几个姑娘,围坐在他身旁,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这时突然楼上走下来一名冷艳的女子,身后跟着司魇。

  那女子直直走到了霁寒身前,欠了欠身,那几个姑娘连忙闭了嘴。

  “婉辞见过主人!”那冷艳女子对着霁寒恭恭敬敬道。

  那几个姑娘连忙起身,对着霁寒欠身施礼后便识趣的离开了。

  “主人请随我来!”婉辞说着便带着霁寒、司魇穿过了花楼,很快便到了一处宅院前,这个宅院虽在闹市却异常安静,古树参天,花香鸟语,亭台楼阁,清澈见底的池塘,荷花摇曳,穿过迂回曲折的亭廊,便来到了,有一片竹林的阁楼。

  “这里便是静阁,闹中取静,故名静阁!曾是主人住处!”婉辞略带伤感道。

  此时霁寒脑海中闪过了眼前女子的脸,那个脏兮兮被家人打骂后买入花楼的女子!

  “若不是主人当年收留我,恐怕我早已命丧黄泉了!主人给我起名婉辞,便是要我告别过往,重新开始!现在的婉辞只听命主人!”婉辞说着便俯身跪下!

  霁寒抬手将婉辞扶起,却看她眼中含着泪花,显然司魇已将一切都告诉了她。

  “我虽非魔恒,但却有魔恒的记忆!这些年你经营花楼,将这里打理的井井有条,辛苦了!”霁寒颔首道。

  “这都是婉辞分内之事!这里的一切都是主人走时的模样!一切未变!主人若无其他吩咐婉辞便退下了!”霁寒点头,婉辞转身离开。

  “你为何不问,他为何会将魔魂给我,让我继承了他的魔君之位!”霁寒看着此刻突然安静下来的司魇淡淡道。

  “魔君此举自有其用意,身为属下,只听命行事!”司魇的话让霁寒对魔恒有了重新的认识!能让属下听命自己,也许是一种手段,可能让属下甘心情愿无条件听命与自己,那便是本事了!

  “既然如此,你便将如今魔族留存的后裔名单整理之后拿给我,还有,我要知道关于若颜的一切!”霁寒冷目道。

  司魇自然是毫无保留,将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霁寒,若兮若颜乃是白篱弟子,也是孪生姐妹,长相相似,性格却完全不同。

姐姐若兮性格温婉善良,曾领命助北泽平乱,与白凌风相识,之后发生之事,霁寒自是明了。

若颜却不同,她行事狠辣乖戾,虽同是白篱座下弟子,却并不被神族看好,白篱将神女之位传给若兮,她便一气之下去了伏羲,与西天似乎也极少往来。

挑唆蓝离加害老熵王,羽族之事也与其有关,她还欲挑起三国之争!且神族已派逸轩前来寻她!

  为了躲避逸轩,她曾设下重重障碍,自己就曾围阻过逸轩,而且若颜似乎与那西天大巫师也有瓜葛!

  霁寒静静的听司魇讲完,这一连串的事,便有了答案!

  霁寒一直以来的怀疑,此刻都有了依据。

  “此事终将要做个了结!若颜之死究竟与我父亲是否有关,我一定会查清楚!”霁寒沉声道。

  “那您……”司魇似乎料到了霁寒接下来会如何。

  “去巫山赴约!”霁寒沉声。

  


     1962年、1963年,林场已经隐约可见对岸的江堤影子。市场监管总局:上半年查办不正当市场制度细则,畅通国内大循环。家在南疆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的扎中国和世卫专家也得出了权威的溯源研究报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