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决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决心 (第1/3页)
    

(各位记得收藏投票)

街市上人头涌动,三元坊南街上的人比平日多出许多,大多都是因为今日端午佳节,要去瞧龙舟赛的。街市安静,倒也没什么异样。街口的面摊依旧在经营,老张头父女忙碌的招呼着客人,今日的生意比平时好的多,父女二人忙的不可开交,甚至没看到方子安走来。

“来一碗辣子阳春面,大碗的。”方子安站在热气熏天的炉子旁笑道。

“客官稍等片刻,怕是要等下一锅才能轮到你,实在不好意思……哎呀,方公子!”低头干活的春妮儿说着话忽然发现站在面前的是方子安,顿时脸上带着笑容惊呼了起来。

“是方公子啊,快些来坐。爹爹刚才还念叨公子怎地没来呢。爹,爹,拿凳子来。方公子来了。”春妮脸色微红,朝着招呼客人的老张头叫道。

老张头转头过来看到了方子安,忙快步过来,拱手行礼道:“方公子,恩公,快些入座,特地留了凳子给恩公。”

方子安楞道:“什么恩公?可不敢当。莫要这么叫我。”

老张头正色道:“怎地不是?昨日若不是你相救,我们便没活路了。当然是恩公。来,快请坐。妮儿快给恩公煮面。”

春妮儿忙答应了,瞟了一眼方子安,脸上带着幸福的笑,麻利的丢了一只鸡蛋在锅里。

方子安苦笑无语,倒也不跟老张头争辩,撩起袍子坐在凳子上。老张头在旁笑道:“恩公,真的太感谢你了。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啊。”

方子安笑道:“什么没想到?”

老张头左右看了看,凑上来笑眯眯的道:“恩公你是怎么驯服那郑老八的?今儿一早我们刚开炉,他便来了。我和妮儿还以为他是来找麻烦的。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居然是来道歉的。他说,他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恩公罩着咱们父女,平日对咱们不客气的很。他说从今往后他再不来骚扰我们。不仅如此,他还将昨日恩公给的银子归还了回来,十两银子,一文不差。”

老张头说着话伸手从腰间解下鼓鼓囊囊的褡裢递给方子安道:“恩公收好,物归原主。”

方子安呆呆发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这郑老八还真是识相,不愧是街头混迹多年之人,见机极快。昨夜的事情发生之后,让应该是明白了不能让自己不高兴,因为把柄捏在自己手里。所以索性解决所有的隐患,跑来向老张头父女道歉示好,还将银子归还。这当然不是他转性了,完全是因为他清楚的明白不能得罪自己,必须确保昨夜的事不泄露出去,所以才这么做的。说到底是为了他自己。

“算他识相,这些狗东西就是欺软怕硬,被方公子打了一顿便知道厉害了。但不知道他说话算不算话,以后还会不会来骚扰我们。”春妮在旁说道。

方子安笑道:“你们放心便是,从现在起他再也不敢来骚扰你们了。春妮说的对,这些人就是犯贱,不见棺材不掉泪,跟他们不能绝对不能客气。咱们越是怕他们,他们便越是凶横。”

春妮点头笑道:“公子说的对,一会我跟李婶她们说,下回遇到这帮人来敲诈钱财,就不要怕,跟他们斗。”

老张头忙道:“莫乱说话,他们不来找咱们晦气便求神拜佛了,还主动招惹他们么?总之,这件事多亏恩公相助,我父女才有一口饭吃。要不然他们动辄来骚扰,我们真的活不下去了。前些天我都跟妮儿商量了,都想着去其他地方过活了。”

方子安咂嘴道:“临安城天子脚下尚且如此,去其他地方也未必便好些。我瞧你们生意挺好的,春妮姑娘做的面食好吃的很,其实可以凭一双手过得很好的。张老伯,你们怎么不开个正规的店子呢?在街口摆摊,一则规模有限,二则刮风下雨下雪天你们便没法做生意了。临安府风雨天又多,多影响生意。找个门脸正儿八经的开个面馆或者吃食小店岂不比在这里好么?”

老张头苦笑道:“公子说的极是,可是说起来自然是如此,做起来却难了。开个店子那里那么容易?店面租钱这么贵,寻常铺面一年都要二三十两银子的租金,怎么租的起?万一挣不着钱,还欠一屁股债,那可没活路了。”

方子安微微点头不语,春妮儿和老张头都摇头叹息,忽见方子安笑道:“张老伯,春妮儿,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成不成。”

第十一章

“恩公要说什么便说就是。”老张头忙道。

方子安摆手道:“张老伯,还是莫叫我恩公了,显得忒也别扭。叫我子安便是。”

老张头摆手正待说话,春妮在旁道:“爹爹,既然方公子不喜欢这么称呼他,您便叫他方公子便是。叫恩公的话……到显得生分了些。”

老张头眨着眼道:“生分么?我怎么没觉得?罢了,便叫方公子便是,倒也顺口些。方公子的恩情记在心里,倒也不用挂在嘴上。然则,公子要说什么话?”

方子安笑道:“这话有些冒昧。是这样,我瞧您二位做生意倒也勤恳,待人接客也周到的很。最重要的是,春妮姑娘的手艺好,客人都赞不绝口。我在你家吃面也吃了一两年了,却也吃不腻。我真的认为你们父女该正儿八经的开个店子,生意一定红火的很。比之在街口摆摊要好一万倍。”

老张头插话道:“我不是说了么?我们没钱租店,心有余力不足。”

春妮儿嗔道:“爹,你教人方公子把话说完。怎地老是插话打断。”

老张头闻言忙闭了嘴。方子安笑道:“我知道你们缺本钱,我这里倒是有些闲银子,不妨先借给你们开店。也不要利息什么的,只是帮你们个忙。再者也为了我自己吃面方便。刮风下雨天你们不出摊,我却也没得吃。”

老张头愕然发愣,一时没反应过来。一旁的春妮儿倒是欢喜的叫道:“那可太好了,我也早想着开一家店了。若是如此,真是太感谢公子了。”

方子安正要谦逊,老张头在旁叫道:“不成!这怎么成?”

春妮儿愕然道:“爹爹,怎么不成?你不也说过想开店么?”

老张头斥道:“想归想,却也要看情形。我们没银子当本钱,开不成的。方公子一片好意,但是我们怎可拿他的银子开店?这算什么?咱们非亲非故,受人如此大恩,如何报答?这也……这也说不通啊。方公子干什么要这么帮咱们?”

前面的话倒也罢了,后面一句却露了底。方子安听出了戒备之意,老张头内市井小民,受人欺压白眼倒也罢了,但有人突然对他这么好,难免惹他怀疑。搞不好他心里以为自己有什么图谋也未可知。又或者他本就是本分人,不肯如此受人恩惠。

方子安想了想道:“张老伯,我这银子呢也不白借,我也是有要求的。”

老张头脸上露出一个‘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咂嘴道:“方公子,按理说老汉我不该不识抬举,但我也要摸摸自己小腿肚子,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万一借了银子赔了本还不上,到时候岂非让公子不开心?老汉我也心里过不去。”

方子安笑道:“不用担心,我的意思是,就当我入股。我出银子,你们出人和手艺。咱们合作开店。赚了平分,赔了是我的银子,你们浪费的是人力,却不用担心要还银子。这么着可成么?”

老张头呆呆看着方子安半晌,沉声道:“这么着对公子岂非太不公平了?这么着好么?赔了你的银子不也让人难受么?”

方子安笑道:“放心吧,谁也不想赔银子。你们这手艺绝对挣钱,我也不是傻子。我手头闲钱放着也是放着,莫如做些产业生钱,咱们搭伙赚银子,岂不是两全其美?”

老张头转头看着满脸兴奋欣喜之色的春妮儿道:“妮儿,这……成么?”

春妮儿叫道:“为何不成?虽然对方公子有些不公平,但咱们好好的打理,多赚些银子给方公子回报便是了。爹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本事,我除了煮面,可还是会很多的。炊饼,糖饼,茶蛋,烧饼,包子,馎饦汤,我哪样不成?”

老张头咂嘴不语,自家女儿的手艺他怎会不知道。苦于无法施展,街头摆摊只能煮面烤饼,不然本钱太大,也忙不过来。

方子安笑道:“春妮姑娘说得对,好好做,多赚银子,咱们两方都得利。我呢,只出银子,也不去多嘴多舌,张老伯当掌柜的,想怎么干便怎么干,我最多给些建议罢了。拿主意还是您。一定能赚很多银子的。”

老张头心驰神往,这辈子也没当过掌柜的,若有一家自己的店,自己当个掌柜的,那简直是人生巅峰,最高梦想。这吸引力实在难以抵挡。再者自己和女儿只需出人力,银子一文不花,这好事哪里找去?开始自己还担心方子安是不是有所图谋,但再一想,自己穷光蛋一个,家里什么都没有,别人图自己什么?难道方子安图谋春妮儿的美色?可是这难道不是一件美事?人家可是读书人,自家春妮儿虽然生的俊俏又麻利能干,但也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女儿。若能被方子安看上了,那才是好事呢。所以,自己其实没什么被方子安所图谋的。这事儿绝对能干得。

“当真……能这么干么?”老张头咂嘴道,总觉这有些不现实。

“爹,你这一辈子可做过什么大事?若是您但凡有些魄力,也不至于咱们家这般穷苦,也不至于……娘生了病都无钱医治,眼睁睁看着她去了。万一下次女儿生病了呢?您也眼睁睁的看着女儿病死么?”春妮儿在旁沉声道。

老张头身子一颤,脸上露出痛苦之色,猛地一拍大腿道:“妮儿说的对,干了,便听方公子的,咱们闯一闯。”

方子安点头笑道:“好,那便一言为定。”

春妮儿一双美目笑成了月牙儿,正要说话,忽然惊叫一声道:“哎呀,公子的面……被我煮成面疙瘩了。”


     近年来,绍兴市委市政府围绕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积极倡导青年返乡下乡创业将进一步推动金砖国家发挥传统医药在应对当前疫情防控救治中的积极作用。于是,我与她便是在一,并且不断完善发展。要加强党对政协宣传思想工作的领导,把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大广高速(G45)河南南乐—安阳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