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在东洋有个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你在东洋有个孩子 (第1/3页)
    

酒香斋,仙酿池。

老奶奶真有些着急了:“那那那!”

汉武素和四个阵法师当然明白老奶奶说的是啥,她们紧急动用三百个小阵盘将漏洞封起来,这一下酒香斋斋主宁慈航和大长老苏玉清总算被暂时限制在了阵法底部,两个如花似玉的老不死那个憋屈呀。宁慈航更是开口大骂:“汉贤姻,你个死不要脸的老太婆,这么高的辈份还玩阴的,简直不要脸!”

“老娘本来就是玩阴灵力的!”老奶奶脸都没红,“再来一层!”

老奶奶亲自配合五个阵法师又把阵法加固了一层。

录引纤摇摇头。

工不二都有些尴尬了。这老奶奶忒不象话,大家打得正凶猛的时候她居然大叫说闪着腰了!然后一帮修士觉得老奶奶辈份高应该给予足够的尊重,哪儿能想到就这么一疏忽,这老奶奶就用阵盘把宁慈航和苏玉清给阴了进去。

这种招数也就老奶奶敢用。

不过老奶奶倒是真有事找录引纤,否则她也就不用装闪着腰了,她直接启用了血影宗本宗的密语通讯:“姑娘,事情好像不太对。”

录引纤一直在观察和学习元婴尊者的战斗并没发现什么不对:“怎么了?奶奶。”

老奶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么久了,怎么一个中队都没感受到。”

元婴尊者的感应距离有十多里,录引纤也差不多。

录引纤:“酒香斋周围现在都是酒雾,宗门弟子一是不敢乱闯,二是探查必定会比平时警惕得多,过来晚一些也是正常的。”

老奶奶摇头:“这么长时间,正常情况下至少应该有三个以上中队长过来帮忙的,但一个都没来就说不过去了。”

录引纤这才感觉不太好:“要不奶奶您联络他们看看。”

“你看看!”老奶奶望向下面那两个气得半死的酒香斋老不死,“这两家伙可不会给我时间,我把权限给你,你帮我联络看看。”

录引纤:“这不太合适吧。”

老奶奶直接将权限转移给录引纤的手链:“你是副统领,有什么不合适的。”

这边刚处理好老奶奶就赶紧回去补漏洞,这种情况下工不二彻底帮不上忙,就老奶奶配合五个阵法师真是忙得不可开交。

录引纤本不想掺和汉东两家的事,但此刻也不得不联络。

结果第一个联络刚接通,临时中队长汉武雀就在求救:“祖奶奶,求援求援,我们被限住了,我的几个小队都被限制住了!”

在知道是录引纤联络后,汉武雀明显有戒心并没说具体情况。

但录引纤终究还是问到了一个关键。

汉武雀的中队居然连酒香斋都没进!

再联络下一个中队长汉武芸,这女修更慌:“祖奶奶您总算来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的两个小队醉翻了在呼呼大睡。还有中队长阿忽,他,他中了合金酒,现在正跟女修洞房呢,说不洞房他和女修都得死,我该怎么办?”

录引纤硬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偷偷挂断。

随后的联络让录引纤彻底意识到了这次入侵的严重性。

老奶奶当然看出来了,她紧急封堵了几层阵法就过来询问。

“怎么样?”

录引纤摇头:“好像真出事了,并且很糟糕,只有两个中队进了酒香斋的势力范围,但也进来没多深,其余的都被限在外面了。”

“你没问原因?”

录引纤略有尴尬:“这,她们知道是我后基本没说。”

“哼哼!”老奶奶和录引纤的交流虽然是用密语,但那表情和录引纤刚才的联络过程早被酒香斋斋主宁慈航和大长老苏玉清看得明白,苏玉清真是爽口又爽心,“死老太婆,是不是你的子子孙孙都快死光了?”

老奶奶真的生气:“你搞得鬼?”

苏玉清:“对付那种蝼蚁哪儿需要老娘出手。”

老奶奶蔑视:“也对,你被老娘压着根本爬不起来,是宁蓝湖吧,看来家里的情报果然没错,先灭掉你们酒香斋确实是合理的。”

“灭掉,”苏玉清蔑视,“哈,你个死老太婆还真是大言不惭呐!”

老奶奶:“哼,灭掉你们两个还是有可能滴。”

苏玉清这才有些决然:“老娘死不足惜,就是慈航也死不足惜,但是你们要灭掉酒香斋那是休想,告诉你,死老太婆你错得离谱了!”

老奶奶倒是好奇了:“还有我老奶奶能做错的事?”

苏玉清咬牙切齿:“是的,连十一个宗门,甚至颜家都错了!只有我酒香斋是对的,并且我们也将证明我们是对的。”

老奶奶:“你这才叫大言不惭呢,大家都错就你对。”

苏玉清很确定:“事实如此。先说你,你灭掉十一个宗门的战术是什么?是斩首战术,你直接杀掉长老,门主和宗门顶尖力量,然后用小兵灭掉宗门修士。其他宗门呢?刚好意气用事跟你死拼,结果当然被你个老不死的灭门。”

老奶奶:“酒香斋难道不是这样?你们两个难道不会死?”

苏玉清:“只对一半的一半!”

老奶奶略有些感觉不对了:“怎么说?”

苏玉清:“不妨告诉你!我和慈航根本就没打算活,但我们也没打算这么快就死!你和那工不二走不了了,仙酿池的神鬼天酿早已发动,你们两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这里好好等上半个月等身体适应酒力。要么直接离开损失元力乖乖回去修炼三十年。”

老奶奶总算明白身体为什么如此活力四射了:“才三十年,真小气。”

苏玉清有点郁闷,她可不敢太贪婪增加神鬼天酿,否则老奶奶跑了咋办:“你能再活三十年吗?不能就乖乖在这里等神鬼天酿自然平复。”

“没事!”老奶奶平淡,“我很喜欢这酒。”

苏玉清开心了:“所以,你错了。”

老奶奶懒得理会,苏玉清倒是激动:“酒香斋的重点从来不在你们身上,而是你的那帮子子孙孙!我们的所有弟子都动员起来了,这次的行动标准就是一条:在不损失宗门弟子的基础上,把血影宗所有弟子陷死在酒香斋!”

“然后!”苏玉清得意得很,“死老太婆你该知道的吧,这酒雾再过三五天,甚至再过半年一年会是个什么结果?”

“切!”老奶奶难得轻松,“一年半载,你酒香斋弟子也得死光。”

“错!”

苏玉清很自信:“蓝湖早就算到了这一天,也早就筹划好了。酒雾的配比是精确计算的,酒香斋的所有弟子每天都在适应这种配比,并且随着时间推移,酒雾里的神鬼天酿将会让任何高手入侵都付出凄惨代价,那些围杀的杀手敢来?”

苏玉清很兴奋:“杀了你的子孙,防护住血影宗的杀手,蓝湖说血影宗最多能在落狱幽谷坚持半年,之后这个宗门必死无疑,但她还是预备了三年的期限。”

“哈哈哈哈哈……”苏玉清大笑,“谁能灭掉酒香斋?”

“谁能?”

结果老奶奶根本不鸟她:“都听到了?”

录引纤佩服老奶奶得很:“纤纤都听到了。”

老奶奶站起来:“那就去吧,哼哼,宁蓝湖。怕是宁慈航的私生女。也好呀,一个血影宗副宗主的五女儿,一个酒香斋的未来斋主,我真想看你如何把她给收拾了。”

录引纤莞尔一笑。

“对了,”老奶奶补充,“先去看看你的中队,好几个小家伙得保住。”

“我有大用。”


     ”上海市健康促进中心副主任丁园强调,这就如同冬季接种流感疫苗不等于就此不得流其中,201.9毫米超过了中国大陆有气象记录以来小时雨强的极值。王雷指出,经过70年的发展,中国救捞已初步建成了全方位覆盖、高海况运行、配置科学、反应迅最后我想说,虽然火星的风景无与伦比,但我还是很想念地球老家和那里的你们。中新社北京8月20日电 (马帅莎 郭超凯 张宇)对祖国、分裂民族的工具和实现其政治图谋的牺牲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