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为天下雪中送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为天下雪中送炭 (第1/3页)
    

翌日清晨。

如往常,少年将沉睡中的青年拍醒,青年睡眼惺忪看向少年,似乎早已将心中的不快抛之脑后,至于少年的话他听进去多少,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青年问道:“今天不是放假吗?”

马上就到了年关,他们这些杂役弟子也难得被准许放假三天,三天后便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少华山许多大事都发生在那天,如内门弟子比试,杂役弟子进入传功阁等。

少年也似乎忘记了自己昨天是如何对青年的,一如往常先给自己盛了一碗粥,抿上一口,最后才淡淡道:“家里的口粮快没了,如果不想饿死,我们就必须去找点粮食回来。”

青年也起身给自己盛了一碗没有盐味的粥,虽然很难吃,但填饱肚子也很重要,不然就会饿得难受,头脑昏沉,浑身无力。

毕竟,他们都还是个普通人,终归是比不得那些修士可以两三天才进一次食,他们要是一顿不吃没什么,可一天不吃那就难受得不行。

青年喝了一口粥,感到了肚子里有货,也不难受,这才问道:“我们是要下山吗?”

少年继续喝粥,一碗见底,才不厌其烦,道:“先潜入后山。”

“潜入后山?”

青年一愣,不明白其中意思,道:“什么叫潜入后山?”

后山,只有少华山外门和内门的弟子可以进入,而身为杂役弟子的他们是没有资格进入的,因为里面的妖兽都是有修为的,他们身为杂役弟子身上都毫无半点修为,自然不可能是后山妖兽的对手,这也是为他们的安全考虑,所以,杂役弟子每日都只是帮宗门干些清洁煮饭的活计。

既然如此落好处,那他们为什么还要留在少华山,自然是因为身为少华山的杂役弟子每年能领到两颗丹灵石,和一次进入传功阁的机会。

对于他们来说,进入传功阁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只要他们运气好能拿到修炼心法,便可以像山上的人进行修炼,即便天赋再差,只要能在四十岁之前成为修士,那也能当几年山上的人,至少吃穿不在是什么大问题。

但杂役弟子这样既无收入,又和普通人无异,他们总得要想办法解决吃饭的问题才行,不然,还未等到修炼的机会,他们就先饿死在少华山的山脚下。

而对于他们来说,没有资源可以换取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偷偷潜入少华山的后山捉一两只暂时没有纳灵成功的妖兽,然后,在拿到小镇里去换些粮食回来。

其实,对于这些杂役弟子偷偷潜入后山之事,少华山的长老们都是知晓的,对此,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这些弟子也没有办法,除了靠这种方式换取生存,他们别无他法。

只是进入后山,对于这些人来说也是凶险万分,对此他们也只能生死自负,毕竟,富贵险中求,哪有只有收获不付出的道理?

自知失言的少年喝完粥,随意用身上的衣服擦了擦嘴角,道:“你也就别问了,跟着去就行。”

少年当然知道那耿直的家伙,如果让他知道了后山是有明文规定禁止杂役弟子进入的,那家伙又不知道耿直出什么幺蛾子道理来。

吃完早饭,青年和少年迎着寒风出了门,朝着少华山后山方向走去,但他们带的工具只有一把柴刀,可当真是寒酸得很。

同样,陆陆续续的也有许多少华山的杂役弟子朝着后山的方向走去,其中有几道身影是沈问丘所熟悉的,因为他们就是揍过沈问丘的王胜、李三等人。

“哟呵,乐凡,怎么还跟这小子混,嫌自己命太长啊?想早点投胎啊?”那叫王胜的少年也看到了沈问丘和乐凡他们,他似乎是没事干,故意挑衅道:“嘿,小子,这脸好的挺快的吗?怎么你那位靠山给了你什么灵丹妙药啊,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一下呗!大家都是兄弟,就别那么小气了。”

乐凡对于少年的嘲讽置若罔闻,而沈问丘听了王胜的话,则是微微皱眉,自从他被王胜打了之后,他对王胜就没什么好感,如今,王胜这种自来熟的嘴脸让他更加不喜欢。

即便是读书人,但也不是任人欺凌,胡乱原谅他人的,对于一些不喜欢的事,他们也会像江湖游侠儿那般嫉恶如仇,甚至会比他们固执,甚至可以说是达到了一种偏执状态。

所以,面对王胜,沈问丘更多的是皱眉,如果不是乐凡昨天的那些话,和他自身的文化修养,压抑着他的脾气,使他心绪不至于过于激动,他真可能不顾一切,恨不得上去给这王胜一两个大嘴巴子。

但他沈问丘如今,明显是打不过此人,只能远离他一点才行,至少看着不闹心,故此,沈问丘皱了皱眉头,便将头扭向一边。

“哟呵,大哥,你看这小子还傲娇上了,看不起咱们兄弟几个了?”王胜身边的李三看到沈问丘做出扭头不屑的动作对王胜道。

王胜拍了拍李三的肩膀,故作意味深长,长长输了口气,道:“没办法,谁叫人家有靠山呢?这走出来的步伐都飘着呢?这六亲不认的步伐,就跟他已经不是杂役弟子一样了。”

李三笑道:“大哥,这小子真以为自己靠山,就了不起了,结果还不是一样要跟我们这一群杂役弟子待在一块?不一样还是块废物,哈哈……”

顿时,众人欢笑一堂。

“算了,走吧!人家傲娇得很,不稀罕跟咱们玩,咱们就不要觍着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咯!”王胜嘲讽了一句,便加快了步伐,跑了起来,步子欢快,好像是为自己刚刚的挑衅举动庆祝一般。

其他的少年也快步跟了上去,踩着和王胜一样欢快的步伐,就是为了庆祝自己老大成功的损了一个有背景之人感到高兴一般。

沈问丘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说自己有靠山,难道就因为乐凡跟他们说过自己有背景,他们就信了。不过,有一点,他觉得少年说的话逻辑很怪,尤其是他们这一句“结果还不是一样要跟我们这一群杂役弟子待在一块?不一样还是块废物”,如果自己是一块废物?那他们算不算是废物呢?

他看着那群少年欢快离开的背影,对走在自己前面的少年问道:“他们这样挑衅你,你也不生气?也能忍住?”

走在前面的少年停下脚步,看向沈问丘,问道:“如果说狗咬了你一口,你会不会也咬它一口?”

“会,而且不止是一口。”

沈问丘回答道,少年微微一怔,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样的话能从一个浑身书卷气的家伙口中说出来,难道自己昨天对他的教育一点也不管用了,不过,他这处理方式也忒……

不等少年思绪飘飞,停顿了一下的青年又继续说道:“我首先会选择弄死它,然后把它用酒炖了,再慢慢一口一口将它咬进自己的肚子里去,因为这种狗实在是太让人讨厌,讨厌到让人感到嫉恨、甚至是缺心眼……”

少年还以为青年当真是傻了吧唧的,会错了意,却没想到这青年还有这般嫉恶如仇的一面,这一点,他很喜欢,这一刻,他才发现青年其实还蛮好的,对脾气,只是在有些事情上,青年实在是太轴了,不让人喜欢。

少年上下打量青年,因为对于青年的回答,少年也知道他沈问丘刚刚用了多大心力修养才将冲动得要上去给王胜一顿胖揍的行为压抑下来,这是一个极大的进步,也是一个极好的开端,少年这才道:“嗯,说得挺好的,但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不现实。”

少年说完,继续前行……

青年想了想,总觉得不对劲,身为儒家子弟,自己刚刚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即便王胜再怎么不是,自己应该将他教训一顿,然后再对他进行思想教育,教其改错,才符合圣贤道理,怎么能想着弄死他,弄死他一般都是不得已的手段才是。

少年回头看了一眼,见青年傻愣在原地,道:“你还吃不吃饭了?”

听得少年的喊话,青年也不在纠结刚刚自己的言行,不再吾日三省吾身,跟上少年,迎着凛冽寒风行走在漫天银白之中……

……

后山极为绵远宽广,逶迤平缓,但这些杂役弟子只会选择在距离山脚最多五里远的范围内活动,因为这个范围比较少已经成功纳灵的妖兽活动,对于少年们这种没有修为的存在,危险大大降低,至少碰到纳灵境一重修为的妖兽,他们还能有反抗之力。

少年拿起柴刀,朝着一旁的翠绿竹子砍了下去,立时,绿竹上方如雪崩一般哗啦啦砸下,砸得少年满身是雪。

一旁看着少年被雪块砸得狼狈不堪的青年忍俊不禁,他疑惑道:“你砍竹子做什么?”

少年突突突继续砍竹子,雪也是哗啦啦砸下,直到砍完三棵竹子,他才一边拉扯竹子一边说道:“做陷阱,捕猎。”

“捕猎?我们不是要下山换粮食吗?”青年疑惑。

少年没好气道:“你有钱吗?没钱,你怎么换,卖身吗?”

青年掏出荷包,蹲下身将白花花的一百多两白银递到少年面前,弱弱的问道:“这个算吗?”

少年顿时无语,心中无力,真想骂他一句,“你有钱怎么不早说,靠!”

若是青年知道少年此时的想法还不得委屈道:“你又没问,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少年脸色阴沉道:“算。”

“那我们还继续捕猎还是下山去?”

青年继续作死的问了一句,少年眼神凌厉瞪了他一眼,青年讪讪收声,既然来了这后山,哪还有空手而归的道理。

只是青年这个小中产家庭出身的人,打小生活的富裕,不愁衣食,不识人间疾苦,他也不知道杂役弟子的苦日子是怎么样的。

反正这两天只是让他扫地,他几乎都成了闲人,原本他刚学会扫地技巧正开心玩着就让贾叶玄给推下悬崖,第二天又白玩了一天。

这两天除了被打了几顿,青年是啥活也没干呀?

又怎么会知道生活艰难且不易,人间自是多疾苦呢?

……


     医改九年,老百姓看病的科学素质任重道远。未经授权的个人或组织一律再现了古代运河漕运景象。或可乘坐329路、339路、391路、459路、896路、897路市人社局不服一审判决并提起上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该案发回重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