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火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火热 (第1/3页)
    

通过手机摄像头,看到大踏步向自己走来的杨大伟时,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告诉钟小丫,现在的这个国字脸男人和去厕所之前相比似乎发生了某种改变,似乎丢掉了那种颓废憔悴的气息,多了些自信或是荣誉感之类的东西。

不过随即,她便笑着摇了摇头。

因为她的直觉一直不太准。

她以为自己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人生,结果却是年少失怙。

她以为自己遇见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好人,可那位从天而降的好人却毁掉了她的整个人生。

她以为自己不是孤家寡人,但是母亲却毫无意外的背叛了她们间的血脉联系。

似乎她所以为的所有好事,都将迎来一个悲惨的结局。

按照这个惯例,她以为他身上出现了好的变化,没准就是给自己带来什么坏消息。

人还没到跟前,杨大伟就笑着问道:“你在干嘛?拍照?”

钟小丫摇摇手机,点点头:“对。”

“拍的什么?”

“笑。”

杨大伟来到位置前坐下,向钟小丫伸出了手。

钟小丫将手机递给他,解释道:“每次来的时候,我都会拍一些。你看他们的笑,是不是有种奶茶般的甜腻感?”

杨大伟接过,随意翻看了几张,发现确实都是幸福洋溢的笑容。不过和很多女孩子不同的是,这里面没有钟小丫的自拍。

“怎么没有你的?”

“因为我不经常笑。”

“你该多笑笑的。你没听著名的诗人、哲学家、教育家我胡编的先生说过,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杨大伟念那个名字的时候速度很快,钟小丫没太听清,好奇问道:“谁说的?”

“卧胡编德。”

杨大伟刻意加重了自己的口音,让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像外国人的名字。

在自己并不聪明的小脑瓜里搜索了一下,没能找到这个名字的只言片语,钟小丫只能承认自己的孤陋寡闻。不过她也不沮丧,开玩笑说道:“我好像听过这句,但版本有些不太一样。”

“什么?”

“我听到的版本是,爱喝奶茶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杨大伟哈哈笑道:“我想说这句话的人名字应该叫里胡编德。”

钟小丫愣神片刻,才明白杨大伟是在玩谐音梗的玩笑。她也哈哈笑了两句:“怎么感觉你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都有心思开玩笑了?是我的错觉?还是?”

“你看出来了?”

“大概吧。”

杨大伟收起笑容,坐直身体,紧紧盯着钟小丫的眼睛。其神色间流露出来的认真让钟小丫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慌,仿佛要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她慌忙侧过脸,看向窗外。窗外刚好有一大群白鸽飞过。这群美丽小精灵的出现引得窗边和看台上的游客一阵惊呼,纷纷拿出手机拍个不停。

在这紫金大厦下面有个宽敞的市民广场,这群白鸽就是那的住客。

钟小丫也掏出手机,对准那群似乎要飞远的鸽子:“看,好多鸽子。你有喂过它们吗?以前我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去喂它们。今天因为太急了,忘了。对了,它们胆子好大,一点都不怕人。我之前去喂它们的时候,他们都敢飞到我的掌心啄食。”

杨大伟没接话。

钟小丫心慌地更厉害了,但又不想表现出来,只好没话找话:“以前我挺喜欢它们这么黏人。但现在想想,这其实一点都不好。它们太依赖于人类了。万一哪天这里重新做规划,广场被拆掉,它们将会去哪觅食?以它们不怕人的个性,是不是还会到人类面前乞食?到那时,你说等待它们的到底是亲切的爱抚,还是会扼住咽喉和翅膀的魔掌?”

明明钟小丫说的是鸽子,但杨大伟总觉得是在说她自己。

他清了清嗓子,身体在座位上轻微地扭动一下,双手自然地放置到了腿上,方才很正式地说道:“我想跟你坦白一件事。”

钟小丫看着手机上刚拍的照片。因为刚才心乱的缘故,她的时机没掌握好,没拍到鸽子。她只好将照片删掉:“是好事还是坏事?似乎不用问了。要是好事的话,你也就不必这么说了。所以,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你还是别告诉我了。”

“我觉得很有必要。”

“那是什么事?”钟小丫慌得拿手机的手都有些发颤,但仍然故作镇定地笑道:“总不会是你想说你喜欢我吧?那可真是太恶心了。不会吧?不会吧?”

“你刚才说你在等人是吗?”杨大伟控制着自己的音量和情绪。

听到这句话,钟小丫猛然回过头,瞪大双眼看着杨大伟:“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杨大伟停顿了一下,“他今天不会来了。”

回想起杨大伟之前在手机上说的话,钟小丫隐约猜到了他可能会说出什么。只是这个事实太过难以接受,她不愿意相信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

杨大伟知道这件事越早说出来越好,所以不再迟疑:“我刚才跟你说过,我今天是替委托人来与人见面的。”

钟小丫咬了下嘴唇:“所以……”

“所以,我是想说,我的委托人其实名叫范坚强。他今天委托我代表他来与你见面,并沟通后续事情。”

虽然已经隐约猜到了这个事实,但真的从杨大伟听到那个犹如梦魇一样折磨得寝食难安的名字时,钟小丫还是感到天旋地转,眼前更是一片漆黑。她伸出手,死死抓住了沙发的扶手,才使得自己不会就此摔倒。

同时她使劲的咬住嘴唇,好让自己不要歇息底里地哭喊。

在过去的这几个月时间里,她已经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她的哭喊并不能换取老天或是其他人的怜悯,只能让她仇恨的和围观的人笑得越发猖獗罢了。

她仰起头,将几乎快要挤出眼角的眼泪又憋了回去,方才低下头,直视着对面:“所以你早就知道我其实就是钟小草的事实了。”

“不是……”杨大伟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件事的整个经过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就连他自己,也仍是一头雾水,又怎么能向钟小丫解释清楚?

而且换位思考,即便他处在钟小丫此刻的位置上,也很难接受他现在想要临时反水帮助她的转变吧。

“我原本以为,你会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位朋友。”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钟小丫打断了杨大伟的辩解:“所以你其实并不是来帮助我的,而是来帮助他处理我造成的困扰的?”

“是,但是……”

“你刚才听到我讲小草的故事的时候,一定在心里狂笑吧。”

钟小丫的表情在经过剧烈的波动后平静了下来,但这却比刚才那种无法言说的愤怒与委屈更让杨大伟感到无所适从。这一刻,他只觉得对面坐着的并非是他的一位亲密网友,而是一位来审判他罪行的法官。他只能用无力地辩解道:“我没有。”

眼泪终于还是没忍住,从钟小丫的眼角滑落出来。钟小丫轻描淡写地用手臂擦去,然后她忽然对着杨大伟笑了:“把你手机给我一下。”

“什么?”杨大伟一时没弄明白钟小丫的意思,疑惑地看着她。

钟小丫伸出手重复道:“把你手机给我一下。”

“你要……”杨大伟没有再问什么,将手机从口袋中掏出,顺便解开了屏幕锁,将之慎重地递到了钟小丫手上。

他以为钟小丫是想翻看他与范坚强的沟通内容,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钟小丫在拿到手机之后并没有要查看的意思,而是在拿住的一瞬间,突然握紧,然后奋力地将之向前丢了出去。

手机几乎是擦着杨大伟的脸庞飞过去的,将杨大伟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回过头去观察,手机已经落在了好几米开外的一位年轻男性客人手上。

那位客人已经站了起来,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抱着自己的后脑勺,四处张望着,同时嘴里还骂骂咧咧。似乎是经过身旁好心目击者的帮助,他找到了方向,向着杨大伟二人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眼看着暴怒的对方就要离开座位冲过来找麻烦,杨大伟也顾不上安抚钟小丫,急忙起身小跑过去,脸上赔笑,口中连连高声说着对不起。

在看到杨大伟去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后,钟小丫看了一眼窗外。

那群飞远的白鸽又飞了回来。

钟小丫从包里掏出湿纸巾,擦掉了自己脸上肯定已经花掉的眼影,然后最后看了一眼杨大伟。

这个男人明明比那个受害者高壮上很多,但此刻却腰都不敢挺直。那位遭受飞来横祸的男子则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恨恨地看着他,口中唾沫横飞,手指更是连连点在杨大伟的胸膛上。

钟小丫慢慢扬起嘴角。

以前他们在游戏里与别人对喷的时候,他是那样的激扬文字意气风发。她还是挺欣赏那样的他的。

可现在看来,他虽然看上去高大威猛,但也仅仅是表现在网络上。现实中的他和她一样,都不过是在现实中有再多不如意也不敢表达,只能在网上狺狺狂吠的键盘侠罢了。

真是废物。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辉煌成就充分证明,这条道路适合中国国情、符合中国特点、顺应时代发展要求,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永续发展的千秋大计。中国驻孟加拉国大使李极明指出,去年5月,习近平主席在第73届世卫大会上郑重宣布,中国新冠疫苗研“以前田间地头被丢弃的农药瓶很常见,现在政府鼓励回收利用,捡一个瓶能奖励8分钱。人类社会再次面临何去何从的历史当口,是敌视对立还是相互尊重?是封闭脱钩还报告指出,本市上半年新增就业岗位40.2万个,完成全年目标的80.4%。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