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吞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吞伞 (第1/3页)
    

少女的话打断了周大少的思考。

“住址?”

周大少说出了自己家的地址。

接着,在一连串基本信息问完之后,少女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周大少立即猜测,下面的环节才是决定大聪明加入梦之国,成为合法一员的关键。

少女清了清嗓子。

“下面将进行最为庄重的宣誓仪式。”

宣誓,不论是对个人还是国家而言,从古至今都是一项庄重而严肃的大事。

周大少也收起了轻松的表情,换上和少女一样的严肃表情,顺便伸手在大聪明的脑袋上摸了一记,以提醒大聪明注意。

大聪明不再动弹,安静待在周大少怀里。

“我念一句,你便跟着念一句。”

大聪明没点头,看了一眼周大少。

凭着一人一猪的默契,周大少立即明白了大聪明的意思,像是学生一样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少女微微一笑,双手背后,拿出一副教书先生的做派。

“周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蛛蛛老师,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周明聪同学因为脑子不太好使,至今未能学会口吐人言。恐怕无法宣誓。”

“这样吗?”少女歪了下头,似乎有些苦恼,但旋即,她便对着周大少笑道:“既然周明聪同学无法亲口宣誓,那么就由他的监护人代为宣誓。”

监护人吗?

周大少看着少女精致的脸,视线一瞬间失去了焦点。

他在未成年之前,也有过一对监护人,然而那对监护人除了给他生活费以及对他种种行为给予最严厉的批判之外,竟好似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

等到了高中,那对陌生的监护人开始规划周大少的未来。周大少以为事情有了转机。他开始期待,他的那对监护人是有苦衷的。不管是他们忙于自己的追求也好,是身不由己也罢,只要能给出一个周大少能够接受的理由。不,其实不管是什么理由,周大少觉得自己都能接受。

毕竟,他们不管怎样,都是这个世界上和他血缘最为亲近的两个人,甚至没有之一。

然而,他们什么解释都没有。他们只是强硬地逼着周大少按照他们预想的道路去走,并且态度鲜明的表示,只要周大少不按照他们的安排生活,就不配做他们的儿子。

很显然,那对监护人似乎被自己在其他领域的成功冲昏了头脑。他们以为自己能够执掌上万人的企业,那么掌握一个未成年男性的人生不过是小菜一碟。

所以,大方的周大少很自然地为他们上了生动的一课,让他们知道了周羊羽是个什么样的人!

第一,周羊羽不是一个会被金钱压垮脊梁的人。

第二,除了他奶奶的鸡毛掸子,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令他周羊羽感到害怕的东西。

第三,周羊羽不欠他们的,是他们欠周羊羽的。

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周羊羽其实很容易走上歪路。但是幸运的是,那对不靠谱的监护人有一对属于他们的靠谱的监护人。

在爷爷奶奶的照顾下,周羊羽健康幸福地成长了起来。

也因为这样,在周大少心中,对监护人的认识比大多数人都来得更为深刻。

在他看来,这个看似简单的词汇中包含着的是比神明更为神圣的神圣。

监护人并不意味着对被监护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而是意味着对被监护者拥有无法逃避的责任与义务。

这种责任和义务是如此沉重,以至于周大少光想想都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他低头看了眼大聪明。

大聪明此刻表现的很平静,然而他短促的呼吸还是暴露了一些东西。

那是一种名为忐忑不安的复杂情绪。

周大少熟悉这种情绪——这种情绪曾经几度推搡着周大少,游走于爱与恨的边缘。

那种滋味很不好受。以至于周大少每每想忘,却总记得越发深刻。

“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不会给予了你名字,给予了你全新的生命之后,却又一走了之。虽然他们那么对我,但我不会学他们。我用我的生命起誓!”

周大少在心底默默发了个誓。

随后他的眼神经过片刻的坚定之后,变得笑意盎然:“好的。不过这样符合规定吗?”

周大少只是随口一问,并非真的想知道答案,只是单纯的说点什么以缓解自己肩上突然多出的压力。

“不用担心。”少女也很随意地回道:“这个宣誓的规定其实本没有,是我自己加上去的。我说可以当然可以。”

“什么?”周大少低叫一声。他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啊,没什么。”少女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不清不楚说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你也什么都没听到。”

周大少叹了口气,心底默默流泪:“把我刚才的自我感动还给我。还好刚刚没把那些心里话说出来。不然真是丢死人了。”

而大聪明在听到周大少很自然地流默认当了自己的监护人,心底也是说不出的高兴,小尾巴一甩一甩。他趾高气昂的用头顶了周大少一下,瞪了周大少一眼。似乎不是周大少成为了他的监护人,而是他成为了周大少的监护人。

周大少看着嚣张的大聪明,只能继续叹了口气。

“唉,自己惹的麻烦,只能含泪往肚子里咽。”

那边的少女没管一人一猪的暗中较量,在茧里又摸索了一会儿,摸索出一张纸条,递给周大少。

周大少伸手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少女之前准备好的誓词。誓词不长,但口吻诚挚。

周大少默读了一遍,忽然觉得有点眼熟,再定睛细看,顿时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份誓词周大少之前在网上也看过。

那个时候,这份誓词不叫梦之国入籍誓词,而被叫做灯塔国入籍誓词。

周大少手里拿着的这份誓词和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只有三处不同。

这让周大少更是用审视地眼光盯着若无其事的少女。

“网上抄来的吧?”

“不是。”少女依旧镇定自若。

“那为什么前面三处是梦之国,最后一处却是灯塔国?”

“哪里?”少女露在外面的手屈指一弹,一根白色的蛛丝从她指尖激射而出。

周大少眼前一花。手里的纸张已经被蛛丝黏住并带回了少女手中。

少女扫了一眼,并迅速找到了周大少指出错误的地方。在确认周大少并没有骗她之后,她才嘿嘿对着周大少笑了一声,随后从茧里摸出一只黑色签字笔,将纸张凌空固定住,拿起黑色签字笔在上面唰唰几笔修改起来。没过一会儿,便又心满意足地将纸张重新递给了周大少。

周大少接过一看,忽然有种回到学生时代的感觉。

原来少女的修改就是将灯塔两字涂黑,并在上方添上了梦之二字。

周大少清楚地记得,自己当初考试的时候不止一次这么干过。尤其是写语文作文的时候,八百多个字里总会夹着几个黑团。后来老师为此还专门提点了他。

本着助人为乐的态度,周大少便学着当初那老师教他时的口吻说道:“下次写错字,别这么改。你看看都涂成什么样了。你记着再在遇到写错字,轻轻地在错字上画上一个斜杠,在后面继续写正确的就行。”

说到这周大少突然来了感觉,咳嗽一声,继续批评道:“还有一点,能自己写作业,就别抄别人的。你就算抄,也要会抄,适当改一改行不行?。最起码别把人名字也抄上去啊!你这不是把老师当傻子吗?”

少女听着周大少抑扬顿挫的表演,乐不可支,笑呵呵地说道:“我这才不是抄。读书人的事,能算抄吗?这叫借鉴。”

听到这么熟悉的梗,让周大少有些意外。他再看向少女,忽然觉得只要不提起两脚羊的说法,眼前这个异常人类少女不仅不再可怕,反而显得有些可爱。他心中的一些拘谨和害怕,也随着少女如同春日暖阳一般的笑声中渐渐被融化掉了。

“话说回来,你干嘛不抄一些生僻一点的。灯塔国的入籍宣言现在在网上都被扒烂了,一眼就看出来了。你换点其他国家的,没准我还真认不出。”

“我就是从网上搜的嘛。谁点击率高我抄谁喽。”

“为什么?”

“因为既然那么多人看,那说明这份入籍宣言写得一定很好。不然怎么有那么多人看?而且我也看了一下,好像挺多梦之国人都挤破了头想去灯塔国。”

这样的推论无疑是幼稚的。幼稚到周大少都不想反驳。

当然,这也因为周大少不想告诉这个少女,那些想加入灯塔国的人其实并不是因为被入籍宣言所打动。

从某种方面来说,这些人中除去一些愚蠢的容易被人蒙骗的,其他的和人类并非一种生物。大多数的人类属于人科人属智人种,但他们属于利益科利益属利益种动物,所做所为皆受利益驱动。

哪里利益大,他们便会往哪里挤。

他们想去灯塔,无非是觉得去了之后带给他们的利益最大。

同理,有朝一日,他们觉得梦之国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他们即使去成了灯塔,也绝对会费心一切心思再回来。

其实说到底,这不过是人类,或者说一切生物共存的本性。

但区别在于正常人类有底线,但他们只有底、裤。他们的底、裤只保护了他们的屁股,但保护不了他们的立场。

当然,更直白一点的说,跟这种人谈立场,还不如给性工作者立牌坊。

因为性工作者很多都守得住自己的立场,但他们往往则会“水太凉,头皮太痒”。

这其中的腌臜,周大少想想都觉得恶心,更不想将之说给面前这个天真无暇的少女听。于是他笑着将话题重新拉了回来:“让他们那些渴求着灯塔的去灯塔,让我们这些爱做梦的继续做梦。我们就开始宣誓吧。”


     我们要用好这笔财富,使其在今后家,既充满活力又拥有古老智慧。(抗击新冠肺炎)扬州主城区以队“宁将鲜血流尽,不失国土一寸”的赫赫威名。3.科学整治小水行着“空间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