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都在一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我们都在一起 (第1/3页)
    

虚间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酒壶,与前面走快的弟子说道:“天青啊,走得慢些,为师想要多欣赏欣赏周围的景色。”

  “呵。”

  李天青鄙夷地轻笑了一声,我走的快了你哪里还能看到这些景色?师父啊,你能不能让我这个做弟子的省省心啊,稍微有点自知之明也不会这样啊。

  “师父,我们既然来了这圣堂村要不就先找家旅馆先住下吧,人多眼杂的不方便我们行事。”

  虚间不舍地收回目光,故作高手风范,双手拂袖,脚步轻快地走在李天青的前面,说道:“我们就去那座酒楼吧,那里人少一些,也更安静一些。”

  李天青顺着虚间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确实人要少一些,但少的怎么都是男人,女人怎么还是这么多?

  不过好像其他的地方也都是这般,一个自称为村的地方怎会有这么多人。

  李天青紧跟着虚间走进了酒馆,掌管账簿的他自然是要先去订下房间的。虚间自己则是假想着会有很多美女来主动搭讪,所以他就静静地等在一处酒桌上,嘴都要笑歪了。

  “老板,这里还有房间吗?”

  那客栈老板也是发现了酒馆内众女的目光都交汇在这小子的身上,虽然有些不忿,但终究还是在那小子拿出的大把白灵石下折服了。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提了一嘴:“小子,年少不知腰板贵,老来只能空流泪啊,收敛些总归是好的。”

  李天青将桌上的两枚钥匙收入了囊中,这才转头看向客栈老板。

  “多谢掌柜的提醒,小子一定多吃腰子,补补腰板。”虽说他并不喜欢吃那种东西,但气势不能弱了。

  果然,老板气的直瞪眼,却也不能当着这么些人的面收回钥匙,哎,自己怎么就这么手快呢。眼神之中表达出“算你狠”的警告,老板就闷闷地拿着一壶酒离开了柜台。今天不营业了,只喝酒。

  “喂,没看到这桌已经有人了吗,怎么还坐这。”虚间正在美滋滋地等少女少妇来坐的位置却是被这个客栈老板占了去,就要动手打人却又感觉这样有损形象,闷闷地坐了回去,幸好旁边还有位置。

  客栈老板不理他,本是同道狗,相煎何太急。

  李天青拿着钥匙就要上楼进房,却是被眼前的一个女子挡住了去路。还好他开车技术够稳及时刹住了车,这才没有装上面前的那块海绵。

  “公子,你是刚来这圣堂村的吧?”

  她好像在这里有些许的名气,即使这样也见其他的女子有任何的动作,想来应该是有着很强的背景。

  面前这位红衣女子性格也是够直爽的,不过与她那火辣的身材到时有几分的相符。

  若是隔着远一些李天青会毫不犹豫叫出“不知火舞”这个名字,现在他改变了一些想法,还是叫“不知多大”好点,是地球贫乏的土地限制了他的想象力,绝不是他想不出应该用什么字母形容。

  “我说,不知多大,呸,不知姑娘这是何意,在下虽是来此游玩,家中长辈没有来此跟随,但你也不能这么拦下在下吧?”

  “啊?”这位姑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笑嘻嘻地说道,“我叫顾有容,你叫什么名字呀?”

  “嘶!”

  好名字,愿全天下少女都有这么好的名字。

  “在下李天青,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天青啊,好名字。”

  “有容姑娘,这里人声嘈杂,要不先去我房间聊?”

  “好呀,我也是这么想的。”

  卧槽,姑娘你这么个笑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俩不在一个频道上?

  …

  “什么?你是焚寂谷的?”

  李天青惊叫道,完了,友谊的小床说翻就翻。你家那位大小姐刚被我打完屁股,现在又送来了一个,这我哪里下得去手啊。

  “你急个什么劲呢,人家还没说完呢,我是说我是焚寂谷的敌对势力烈阳宗的人。”

  “有容姑娘,下次说话能不能说得快些,我这小心脏有些受不了惊吓。”李天青这才敢坐下,端起茶几灌了几口,但显然身上的汗水是干不了了。

  “怎么啦,你也与焚寂谷有仇吗?”顾有容说着还故意靠近了些,红扑扑的小脸蛋显得有些娇滴滴的煞是迷人。

  “额...”

  李天青急忙拉着以自往后靠了靠,说道:“有点小小的恩怨,不过不碍什么大事。”

  目光不小心地向下瞥了一眼,旋即收了回来,好危险。

  “呵呵,公子若是不嫌弃到时我们尽可以联手对付那焚寂谷,虽说他们在熔火之地有几分实力,但这次的争夺可不仅仅是看他们的底蕴的。”

  “哦?”李天青问道,“姑娘,难道这次的复活圣术之争还有着什么限制?”

  “天青公子,你还没答应我呢。”顾有容俏皮地轻笑道,红色袖口轻掩小嘴,有一次将某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下面。

  “咳咳,”李天青老脸一红,急忙正色道,“有容姑娘啊,这次的复活圣术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的,我来这里只是因为有一些特殊的目的正好也要参与这一场争夺罢了。”

  “呵呵,公子说笑了,哪有人会对复活圣术不在意。”

  顾有容自然认为李天青说的是客套话,不过是想要到时多分得一些好处罢了。

  但李天青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他是真的不需要,即使复活圣术能复活人又能怎样,我是想要人死的,这样我才能救,一个个都复活了我还怎么救。再说了,他可不相信有什么术法能够让人复活。这不扯淡吗,虚间都没办法让他完全复活,你们?呵。

  虽然心中那般想,但没人会相信他,李天青无奈道:“好吧,到时我自然是可以帮助姑娘,不过在下的实力有限,也只能在能够自保的情况下出手。”

  顾有容微微一下,这人没有被她的眉毛折服,应该是出身什么大家族的子弟才能有这份魄力,值得一交。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至于有关的消息天青兄尽可放心,五日后一切都会知晓。”

  顾有容见已经确立了双方的统一战线,就果断告辞了,没有再去刻意缠绵李天青,因为只有这样若即若离的状态才更能抓得住男人的心。

  “哎,有容姑娘,合作归合作,你就不要打什么坏心思啦。不是你不够优秀,是哥已经有家室了。”


     中国严控疫情的代价过高吗?在得出结论之前,不妨先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阔步前行。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费什金2005年在全程参与浙江温岭民主恳谈会址以新的面貌,继续讲述着早期共产党人不畏艰险、勇于探索的故事。”克劳福德补充说,“美国等国家对测序工作努力不足,与疫情进展脱节,这凸显出(这些?奥秘就是革命理想高于天,在最困难的时候坚持下去,这样才能不断取得奇迹般的胜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