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更为震惊的事(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更为震惊的事(三) (第1/3页)
    

这几天,林骁都在养伤,原计划参与到文化组的授课也被推迟。王初一只要有空就来念叨,说什么自己一把年纪了,不想把一身本事带进棺材,又说什么林骁靠着所学,将来必成大器等等。

不过王初一都只敢悄悄在他耳边碎碎念,不能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这里毕竟是监狱,要是让警官知道了,非得给你安个拉帮结伙、传播犯罪伎俩的罪名。

林骁以为老王像个老小孩儿,只是玩心大发而已,岂知老王居然持之以恒的天天来烦他,后来实在受不了了,林骁便对他讲:“老王,你再这样缠着要收我为徒,我就给监区长报告了。”

王初一这才偃旗息鼓,但内心依旧不甘,连续几天闷闷不乐。

直到……

晚上就寝,林骁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恍恍惚惚来到一处小庙,庙门上方金光闪闪,上书“玉虚观”三字。林骁正好奇的打量时,里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你来了?”

“这里面的人知道自己要来?”好奇心促使林骁向里走去,刚进了院门,屋子里走出一人,长须长发,且须发皆白,身着白底金丝八卦道袍,手拿拂尘,面色红润,嘴角含笑,好一副得道仙人模样。林骁觉得此人好生面熟,可搜肠刮肚,认识的人中也貌似没有哪个能有如此仙人气度。

仙人开口道:“来的可是林骁?”

林骁懵懂的回答:“是。”

仙人闭目,掐指一算,点点头说:“你乃上界真仙下凡,自呱呱落地,已是三花聚顶、先天道体,只需名师引导,必能修成正果,位列仙班。不若就此拜入我玉虚观门下,让贫道指引你成就大道。”

林骁一愣:眼前之人的面相,这说话的口气,怎地如此熟悉?

揉揉眼睛猛地一看,若这仙人剃了光头,刮了胡子,不是王初一是谁?不过……我现在应该在东山监狱的啊!

他悄悄用手掐了掐腰上的嫩肉,咦,居然感觉不到疼痛。林骁哈哈大笑:原来我是做梦来着。

林骁又好气又好笑,难怪会梦到这里,老王这些天一直给他叨叨,说他是道门中人……又说自立玉虚观……看来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对面的王道长还在向林骁招手:“好徒儿,快入大堂,焚香叩首,拜过三清,为师引你入道。”

林骁已经明白过来,可纳闷儿的是为何梦里思维还这么清晰?但对面的王道长仿佛不耐烦了,失了仙风道骨的姿态,过来拉着林骁的手就要往屋里走。

林骁也是个性子犟的人,就算在梦里,也不愿遂了老王的心意,挣脱王初一的手,只想着快点儿醒来,便左右开弓,一边一个大耳刮子的抽自己。虽然在梦里,可也“啪啪啪”抽的很是吓人,眼前的王初一目瞪口呆,完全被林骁这做派给搞蒙了。

林骁连抽几个耳光,居然还没有出梦境,干脆一狠心,对着旁边的石台阶一头撞去。他知道,梦里要是梦到自己受到伤害,或者被惊吓,多半便会醒过来,所以林骁也是想用这招来摆脱怪梦纠缠。可这抽也抽了,撞也撞了,怎么还在这里?

那个像极了王初一的道长叹口气,大手一挥,所有的场景瞬间四分五裂,整个空间陷入黑暗。林骁使劲儿揉揉眼睛,然后再睁开,借着微弱的灯光,入眼的是上铺的床板,心底总算踏实。

翻身起床,轻手轻脚的去撒泡尿,脑海里还在回味刚才那个奇怪的梦境。

第二天,林骁和往常一样,依旧老老实实接受改造,认认真真做好文化组授课工作,不过闲暇之余,打量着王初一,这老头,要是续上长发,留起长须,把囚服换成道袍,的确一副道家仙人做派。而王初一好像也在打量着他,两人目光对视之时,王初一噗呲一笑,把林骁搞得莫名其妙。

夜里,林骁简直要崩溃了,今晚又梦到了和昨天一模一样的场景,还是那个道观,还是那个老头儿。林骁心想:“天底下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但今天不一样的是,面前的道长居然一句话也不说了。林骁干脆先开口:“你是不是王初一?”

老道笑着回道:“梦由心生,这是你的梦,也是你的心,你为何问我是谁?你要觉得我是他,我便是他了。”

林骁回味着话里的意思,突然想道:“我怎么犯迷糊了?梦里的一切都是我潜意识构建的场景,问那么多干嘛?我干脆努力幻想,看能否换个场景?”

于是,他闭上眼睛,努力回忆在家里的点滴:有和父母温馨生活的场景,也有和文婧打闹的趣事儿,不知不觉间,还想到了刘婷婷。待再次张开双眼,面前依旧是玉虚观和仙风道骨的王初一,王初一还一脸有趣的望着他,张口说道:“今晚不抽自己耳光了?”

林骁无语,怎么做梦还可以做成连续剧吗?究竟怎么回事儿?诡异,太诡异了。不管那么多,得先离开这里再说。林骁故技重施,又用出左右耳光大法,朝着脸上“啪啪啪”抽上了。

王初一连忙招呼:“哎哎哎,小子,你是不是有自虐倾向?不就是让你拜师么?又不是要你的命。”

林骁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错乱了,这都做的什么梦啊?为了早点儿醒过来,既不答话,也不停手,闭着眼睛只管抽就是。

王初一无奈挥挥手,空间瞬间崩塌变黑。林骁试着慢慢睁开眼睛,当又看到熟悉的上铺床板时,悬着的心才放。但梦里的一切,实在让他难以释怀,为此,他专门盯着王初一看了一夜。只见这老头张着嘴,打着鼾,睡得不知道有多香。

林骁彻底失眠了,害怕睡下又是那个可怕的梦,便瞪着眼睛守到天亮。当大清早的顶着俩黑眼圈洗漱时,温雪峰还关心的问他:“是不是想家了?”

林骁摇摇头说:“想家倒是天天在想,不过昨天做了噩梦失眠而已。”监舍里大家都是过来人,知道人进来后有时候会情不自禁的想一些事情导致失眠,便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他。

唯独王初一坐在床边怅然失神:“怎么想收个徒弟都这么困难?”


     我注意到,很多媒体都在为溯源工作积极提供各种助力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许又声表示,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我们各民族共同守护了辽阔事,在大的历史进程当中找到那些卓越的人物和事迹,也要用极小的切口去关注普通人的生活。执法人员到这些非法社会组织的办公地址去调查,发现所留的都是虚假地址或乡镇任职,推动乡村夜市建设、电商直播、村居改造,助推受援地乡村振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