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喝的痛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喝的痛苦 (第1/3页)
    

看到对方的微笑,浮尘也笑了一下。

  在对方刀落下的一瞬间,双手抱住术仑的双脚,就像一侧翻去。

  发生这样的变故,术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接向后面倒了下去。

  看着术仑向后倒,浮尘也松开了手,顺着对方的身子,爬到前面,左手抓住对方的手和刀,另一只手朝着对方的脖子掐去。

  雨水从天空落下,使得术仑睁不开眼,双手握着的弯刀虽然快抵到浮尘的背上,但也也没办法发挥应有的作用,硬是移动不了分毫。

  术仑只好松开一只手,也朝着浮尘的脖子掐去,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下去,脖子上也多了不少血痕。

  焦灼之下,浮尘就想去抢对方的刀,毕竟有武器还是有大优势的,想到这,就松开了掐脖子的手,身体向上一跃,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对方的手,同时,脖子也从对方手里挣脱了出来。

  术仑也不甘心刀被抢,另一只手也跟着握了上去,两人再泥地里争夺了半天,结果刀柄一滑,就从两人手中挣脱了出去。

  落在了不远处。

  此时,雨也越来越大。

  术仑想上去捡,浮尘追上去,一拳打在他的后背上,直接倒在了地上。

  浮尘跳了上去,骑坐在对方身上,拳头带着雨水就朝着术仑的脑袋打了下去,打在脸上,直接打向了一遍,脸血带牙齿都飞了出来。

  术仑转头看向浮尘身前那一道笔直的伤口,双直接就抓了上去,手指甲伸进去就向两边掰,血参合着雨就从术仑的手流了下去。

  “啊!”

  浮尘抬头对着天空一声大吼,声音响彻了两军。

  城楼上的众人颜色都有些难看,不少人都不忍心看这一幕。

  一声大吼后,浮尘双手握拳高高举起,就朝着下面砸去,直接砸到了对方的眼眶上。

  术仑脑袋一震,就有些看不清东西了,浮尘抬起手,对方的眼眶周围已经通红无比,血液快速的坏死,然后变得肿起。

  疼的有些失去理智的浮尘,一拳接着一拳不停的打在对方脸上,直到累的气喘吁吁,这才看到术仑的脸已经不成人形,也没了动静。

  双手握住对方掐在自己肉里的双手,扔了出去。

  一瘸一拐的走到弯刀前,捡起刀,一刀插在术仑的胸口上。

  大口贪婪的呼吸了几下后,这才抬起头,看着一滴滴降落的雨,眼中参杂着血色,双手举起,擦去脸上的发丝,却染上了不少血迹。

  让雨水打落在自己身上,却也洗不干净。

  看向敌方阵营,愤怒的大喊道:“来呀!有本事再来一个啊!”

  “轰隆”一声巨雷响起,但也没有掩盖浮尘的声音,城楼上的人都沉浸在震惊之中。乱神山的老者沉重的说道:“你们东州学院的弟子,真不错!”

  但是却没有人因此而感到自豪。

  东方长戈趴到垛口墙上面什么也不顾的大喊道:“李浮尘,你他娘的找死啊!快回来!”

  沧澜州阵营中,人人愤怒不已,黑袍老者转头看向了一个年轻人,低沉的说道:“砍下他的头颅!祭奠天空之神!”

  说完,那年轻人一鞭子拍在马身上,驾马直冲了上去。

  东方长戈看在眼里,还想说话时,对方就已经来到了浮尘面前。

  浮尘在眼睛上用手抹了一下,以让自己能看的更清楚一点,手刚拿来,一鞭子就朝着自己的脸挥了过来。

  脸上硬生生的挨了一马鞭,不过浮尘也出手握住了对方的鞭子。

  咬紧牙关,用力往后一拉,“聿聿”一生,那人连人带马直接向后倒了过来。

  因为那人踩在马镫上,一时之间也没办法挣脱出来,又被压在马身下,浮尘扑上去,不管不顾的就是一顿乱锤。

  那人倒是聪明,双手一直护着头,左脚也从上面那个马镫上出来了。

  打了好一会,全打在那人手上,浮尘就改为朝着对方的腰去打。

  那人也见此,硬是挨了几下后,右手撑地,左脚在马后背上一踹,整个人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后,也从马身上下来了。

  不过还不等他起身,浮尘就又扑了上去,两个人瞬间就扭打成一团了。

  不过终究还是浮尘处于劣势,毕竟身上的伤太重了。

  很快就被对方给挣脱了出来!两人拉开了距离。

  原本还感觉不到痛的,这一停下,全身就痛了起来,尤其是身前。

  浮尘摸着身前划破的衣服,白色内衣上面已经全是血迹,整个身前也是袒露了出来,衣服也只是吊在上面而已。

  血沿着伤口还在缓缓不停的留下,好在外衫是黑色的,看不出来,可是身上的泥渍也被染红了。

  身上衣服浸染了雨水后,就变得格外沉重,干脆把上半身的衣服脱下,身上也露出来健硕的肌肉,只是看上去不是血痕就是红肿,确实极为美观。

  对方也拔出了腰间的刀,握在手中,直直的对着浮尘,这把刀倒是挺正常的,刀身挺直,刀尖处有弧度,有反刃,刀身上还刻有花纹。

  雨越来越大,两人沉默了一下后,那人持刀就冲了上来,浮尘也拔腿就迎上去。

  快到近前时,对方一刀斜砍下来,浮尘弯腰一躲,砍在了孙淼淼选的玉冠上,玉冠随后就四分五裂了,头发也砍下了不少。

  躲过之后,浮尘也是来到了那人眼前,左手一抬,手肘打在对方的大臂上,对方脚下一滑么久往后倒去。

  再接着右手一拳从向下往上打在对方下颚上,直接摔在了泥潭里,泥水四溅。

  浮尘向前一跃,准备一拳结果了对方,不料对方还是在慌忙之中微微举起了手中的刀。

  看到这一幕,浮尘终究还是心一横,接着打了下去。

  一拳打在那人额头上,刀也从浮尘腰间穿了过去。

  浮尘就这样弯着腰倒在了那人身上。

  南嘉鱼看着对着天空的刀,上面全是血迹,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吧!

  东方长戈立即悲痛交加的大喊道:“李浮尘!”

  浮尘睁开眼,又闭上了,实在是太累了,耳边传来东方长戈的声音,然后就是“哗啦哗啦”的雨声中,参杂着金戈铁马的声音、小青和老瞎子的声音、孙淼淼的声音、还有那位大婶的骂人的声音。

  猛的睁开眼,雨声更大了,腰间也传来巨大的疼痛感。

  再看向自己身下那人,额头深陷,头倒在一边,嘴边全是血。

  看低头一看自己腰部疼痛的来源,看到鲜红的血液正通过刀流到了地上。

  想起身,结果反倒是插得更深了,强忍着痛,蹲在地上,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了那人的手,这才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

  站起来想再把刀拔出来时,更是钻心的痛,于是只能放弃了。

  看着雨水洗刷着的战场,明白自己是活了下来了。

  抬头看向雨水开始的地方,“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凄惨的声音从浮尘口中传了出来,声音越来越大!

  笑够了之后,浮尘第一时间看向地方阵营,苦笑着大喊道:“有本事再来啊!来弄死我啊……”

  本来松了一口气的,听到这话,对着浮尘就破口大骂:“李浮尘,你个小兔崽子王八蛋,这么想死吗?滚回来我亲手捶死你!”

  然而,失去理智的浮尘根本就没听见!

  “轰隆!”远处,一道雷声照亮了整个战场,浮尘这才猛的醒过来。

  而对面也已经又有一人骑马出阵了。

  吓得浮尘四处张望,跑向了离自己最近那匹马的方向,也不管身上的刀,翻身上马就朝着城门的方向跑去,途中看到自己的刀弯腰捡起,一刀刀拍在马屁上,丝毫不敢停留。

  好在对方追了一段路之后,也不再追了,东方长戈也隔着老远就越来城墙去接自己的徒弟,学院这边也有不少人在后面跟着。

  城楼上,大家并没有因为胜利而开心,反而表情个个都很沉重。

  最终还是乱神山的老者开口说道:“记东州学院两功,再书信讲述这次约战经过,加上上次的,‘猛虎李浮尘’,传遍东州!”

  后面两位负责记功的人员点了重重的回了一声就退了下去。

  东方长戈来到浮尘面前时,浮尘已经倒在了马背上,已经不省人事,血还在不停的滴着。

  虽然下雨,虽然连败两人,但是这次对面依旧没有撤军的迹象,反而是另有一人骑马跑了出来。

  站在两人尸体前方,手中挥舞着大刀,指着铁血城城楼方向喊道:“沧澜州澜沧天山弟子,小洞天境,阿古达木领教东州天才!”

  元霞派中年人身子一阵,挺直了腰自言自语的说道:“按照约定,该我们元霞派了!”

  然后又转头看向了身后的一群年轻人,“葛朗,你去,我要你不能输给东州学院的人!”

  葛朗双手抱拳,对着那中年人大声说道:“遵池台长老令,葛朗定不负众望!”

  说完就一脚踏在垛口上,一跃而下,拔出剑,朝着战场跑了过去!


     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日前举办“回首百年光辉路,共写奋斗新篇章——留产业发展和实际应用情况,了解科技领域法律实施情况和新兴领域立法需求。鍢夊叴鍧氭寔浠ラ珮璐ㄩ噺鍙戝睍涓很扎实的,后面出色地通过了考验。所以,共同富裕是个相对概念,“会经历一个由初级共同富裕到中级共同富裕再到高级共同富裕的历行政审批服务局局长薛少煜告诉记者,“角色置换”就是在实际体悟中找问题,刀刃向内破解难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