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伤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伤感 (第1/3页)
    

听完鱼琦的话,木夏二人面面相觑。好家伙,原来一切皆由他起啊。

木春朝夏敬忠递了个眼色。夏敬忠会意,若无其事地绕到了鱼琦身后。鱼琦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就被身后的夏敬忠拽到在地,木春跟上,二人把鱼琦按在地上好一顿暴打。

“啊,不要打脸。”

“轻点轻点啊。”

“啊,疼,疼啊。”

过了有一炷香的时间,木夏二人打够了,坐在一旁休息。鱼琦坐在地上,衣衫不整,捂着脸哭泣。

木春听着烦了,说道:“好了,别哭了。我去求杜叔叔。不过有言在先......”

鱼琦听到木春愿意帮忙,也不哭了,从地上窜了起来,一跃就到了木春跟前,硕大的“猪头”几乎快贴到木春的脸上,嘿嘿笑着说道:“我就知道小春你最仗义了。”

木春把他的脸推开了一些,接着说道:“刚才杜叔叔说了,有不少百姓受伤,万幸,没有人丢了性命。但你必须出钱给这些人治伤,还要给点补偿。”

鱼琦点头如捣蒜:“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木春略感意外,这可是一大笔钱啊。这鱼琦眉头都不皱一下,他们家那么有钱吗?还不待他询问,就见鱼琦又殷勤备至的给木春捏腰捶腿。

木春立刻警觉起来:“你还要干嘛啊?”

鱼琦呲着他的大板牙,谄媚地说道:“我看那匹追风也被城防营带走了,怎么样,没受伤吧。”

木春回想了下,不确定地说道:“当时灵教的人过来,我没注意,应该没受伤吧,我记得杜叔叔把我和小夏护着离开后,那匹马是被牵走的。”说完,他明白过来。“你不是吧,还想要那匹马吗?”

“嘿嘿嘿,是的是的。麻烦兄弟帮我带个话,只要能把马牵回来,我鱼琦不会亏待城防营的兄弟的。”

“额.......”木春一阵无奈,不过也理解鱼琦对这些东西看的比命还重。“好吧,我试试吧。不过,今天不行了,明天吧。”

“行嘞,兄弟你多费心了。”

夏敬忠在旁边不屑地搭话:“切,上嘴皮一碰下嘴皮,我们兄弟的人情也太不值钱了。”

“哈哈哈,懂,懂。咱现在就走,花香楼怎么样。”

一听花香楼,夏敬忠两眼放光,刚要答应,木春说道:“你们去吧,我想回去了。”

街也逛了,鱼琦也打了,心里的烦躁也消失了。他得回去想办法了,对他来说,如何击败熊劲博,解救凤临于水火是当前的第一要务。至于这所谓的解救是不是太一厢情愿了,木春没有想过。

鱼夏二人一听,正主儿不去,他们还去什么劲啊。

“那就改日再约吧。”夏敬忠看了看木春,接着说道:“小春你别钻牛角尖,肯定还有别的办法的,需要帮忙说话。”

木春点了点头没在说话。

三人又走了一段,到了岔路,各自回家了。

木府内,木春在自己的房间内来回踱步,思量对策。自己一辈子也别想再进灵殿,看来学习灵能的计划要落空了。可不能眼看着凤临落到熊劲博那个混蛋手里啊。除非......

木春闭着眼睛,思忖良久,终于下定决心。既然已经有了决断,他踏实的坐了下来,嘴里喊道:“辰老,在吗?”

一股旋风凝聚,辰老爬了出来。

“何事。”辰老淡淡地问道。

木春把今日的事情向辰浩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也没想到会与灵教结怨,而且还是这莫须有的罪名。可我现在已经被灵教永远封禁了,但灵能我却必须学,所以还是先请辰老教我凝结璇玉吧。”

木春说完,辰老却迟迟没有说话。他以为辰老是怪自己办事毛躁,刚要再次解释,却听辰老问道:“你是说,你冲向圣女的时候,那个殿主和附近的侍卫傻了一样一动不动的?”

“啊,木春没想到,辰老竟然关心这个问题。”他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老实答道:“是啊,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辰老点点头,没在说话。

“那......辰老,凝结璇玉的事情......”木春试探的问道。

“今晚开始。”

木春蒙了,他以为辰老会强烈反对的。他忍不住问道:“您就不怕我私学灵能,灵教找我的麻烦吗?到时候恐怕也会影响到我要帮您做的事情啊。”

辰老撇了他一眼:“那你是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木春语塞:“没...没有。”

辰老气极反笑:“你没办法,我就有办法了?“

木春尴尬地回道:“我就是好奇,您怎么一点都不反对呢。”

辰老难得地笑了,说道:“算无遗漏,两全其美,固然很好。可活在这世上,真的所有事都可以做到吗?先干了再说吧。”

是的,木春也是这么想的,先干了再说。

听完这番话,木春内心竟有一丝莫名的激动,好像是寻到了知音一样。也正是这次的对话,让木春第一次感受到这个老者身上还是有那么一点可爱之处的。

深夜已至。繁华喧闹了一整天的安定城此时却寂静异常。街上除了巡逻的兵丁,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

这个时间,多数人都已进入梦乡。这些梦有的美好,有的恐怖,有的离奇,有的温情。有的梦明明虚幻但你却不愿醒来,有的梦那么真实你却不敢面对。

而木春此时也在做“梦”,而他恰恰做的就是一个真实到不敢面对的“梦”。

此时他正躺在床上痛彻心扉地喊叫着,如果不是辰浩提前布置了结界,恐怕全安定城都能听到木春的喊声了。

这种感觉似梦似真。他感到身体内像有无数条蛇在他的经脉里快速游走,这是梦,这不可能。可剧烈的疼痛又无时无刻地在提醒着他,这是真实的。

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木春此时都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他想过放弃,可一想到凤临,一想到他这么做都是为了凤临,他的疼痛便能缓解一点。

“啊~~~”

终于,一声惨叫过后,木春昏了过去。

辰浩漠然地站在床前,看着床上满身是汗,面色苍白的木春,内心竟有一丝感慨。

只听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你对亲人有愧疚,你希望用这一世来补偿他们。可你想过吗?世事变化,沧海桑田,一切真的可以像你想象的那样发展吗?”


     生态价值可以更广泛转化为、凝聚力不断增强的历史。航海日当天,各地会举办多种庆祝活音响、录像机、摩托车、电脑……。新华社记者赵丹平、顾钱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