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爵你欺人太甚(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帝爵你欺人太甚(六) (第1/3页)
    

  蔣父再一次输入密码,对上指纹,对上眼膜。一道一道的程序走完终于保险箱打开了,里面露出了一个小盒子。再往下看底下是一叠一叠的美金。

  背后的人吹了个口哨。“我以为有多少呢?这点儿钱,值得你跑到国外来?对陆家动了心思?果真是鬼迷心窍、让钱财蒙了眼?”

  蒋父不敢说什么,只是指着保险箱瘫坐在地上。直发颤的身体让他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地上浸湿了一片。

  那人实在嫌弃往过去走,就让蒋父抱着保险箱来到卧室中间。将所有的东西倒在床上。

  除了数一0万的美金以外,小盒子里打开只有几个房产证,乱七八糟的首饰、支票、以及一把钥匙。

  其他的东西那人抛在一边儿,实在没有兴趣。

  “这把钥匙是哪的?”蔣父知道这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了,未来还指望他有一天能够翻身,这会儿也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就在犹豫间突然感觉自己手指一痛,再回过神时大拇指已经从手上离分离出去。后知后觉的痛感让蒋父心中更加惊恐,不自觉的叫出声啦。“啊!”

  “你不是犹豫吗?看样子是这东西还挺重要的。那你不想告诉我,也就不用告诉我了,你死了去告诉阎王吧。”

  蒋父知道自己今晚在劫难逃。用自己的左手捏住自己的右手大拇指流血处。只希望这人能快点走,好让自己去医院接手石头,他今年才不到五0,还有大好的时光。就算没钱,他相信自己也可以东山再起。但是自己绝不能成为一个残缺的人。

  声音不自觉地因疼痛而提高了两个分贝。“我说!我说!这把钥匙是瑞士银行的。除了这把钥匙还有一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这是我爸爸留给我的,只是告诉我。如果有朝一日走不下去了。就让我来这个国家这个城市,找一个名叫约翰的律师,到时他会告诉我一句话。让我拿着这句话和这把钥匙。去这个城市的瑞士银行总支行。”

  “有点儿意思,他没有告诉你银行里到底是什么吗?”

  “没有。只是说让我不要轻易去找,找到了可能有杀身之祸。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定不要去。”

  “那约翰住在哪儿?”

  “我不知道。只是说去一个叫做Katy的律所去找。但是我没有到那一步,我也没有去找过,更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以及可能的杀身之祸是什么?”

  “你最好祈祷自己没有任何秘密。”

  蔣父看见那只匕首逼到自己嘴边,生怕下一秒就割掉自己的舌头。从摊坐上变成跪着一个劲儿的嗑着头。头在地上磕的砰砰响。

  “这真的是我知道的全部了,我没有隐瞒任何一点点,求你...放过我吧...我还不想死。”

  “今晚我心情好,只送一人走。你说...是送你儿子?还是送你老婆?还是送你呢?”

  蒋父脱口而出:“我老婆,我老婆。他就是一个家庭主妇,他不能为你们带来任何利益,而我可以。求求你放过我吧!”

  男人似乎早已料到他会这么说,更加的嫌弃。把匕首从他的嘴边移到他的心脏为止。

  “我生平最痛恨不要老婆孩子的人,好好的心情都被你破坏掉了,那就先送你走吧。”

  说完没有任何一点犹豫。刀子缓缓的刺进皮肤,蒋父挣扎都来不及。就看献血很快沁湿了衣服,染红了地毯。蒋夫瞪大眼睛不相信自己就这么走了。

  那人将刀在肉里轻轻转了一圈,再慢慢抽了出来。这还算干净的被子上擦了又擦。

  将盒子里的东西和现金都塞进自己的背包,转身走了。

  他出来时发现门口另外两个人早已在等待了。其中矮一点儿的男子略有嫌弃的问:“老大,你这次速度不行呀。怎么这么久?”

  另外一个瘦高的男子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就你事,老大做事还用你教?”

  矮一点的男子憋憋嘴:“我不是开玩笑吗?”

  但终是没有敢再多说一句,从蔣父房间出来的那个男子没有理财他们。只是走到蒋瑞的房间看了眼。发现他还在深睡中。

  “走吧!让我完成回去还可以再睡一会儿。”边走边拿起手机给路明波打电话过去。

  “陆少爷,你在干嘛呢?”

  “正准备陪我老婆吃饭呐。你们完事儿啦?”

  “当然!不过今晚上有点儿意外收获,那老东西留了一把钥匙,说是这边瑞士银行那个保险柜的钥匙,但是还要去找一个叫约翰的律师。”

  “蒋家不是才从他这儿发家吗?他爸怎么会有瑞士银行的钥匙呢?”陆明有点疑惑。

  “这我哪知道?我是给您老办事儿的,钥匙和东西到时候我一块儿给你带回国。至于后边儿的事儿你自己去弄吧。”

  “行!你下次给我带回来钥匙再说吧。我现在实在没什么兴趣。老子还要跟我老婆培养感情。”

  “是啊。您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我们给您任劳任怨的卖命,这会儿就希望回去还能睡个美容觉。您不知道熬夜会让人皮肤变差,长皱纹吗?我等会儿回去还得敷个面膜。”

  滚,哪个男人这么精致?”陆明很是嫌弃。

  “那是你这个已婚的男士不懂我们单身男士的快乐。”

  “少跟我贫。没事儿?挂了啊,我老婆出来了。”说完那边儿的路名毫不犹豫挂了电话,立马换了一副嘴脸,一脸讨好的帮顾情拿着包。

  “老婆,等会儿去吃什么?”

  “吃!吃!吃!就知道吃。就不能在其他地方帮帮我吗?我一天都要累死了。”陆明知道最近顾情为蒋家的事心情一直不好。

“那等会儿就吃楼下的牛排吧,我预定了位置。”陆明对他的其他话视而不见,继续询问道:“刚好那儿今儿是今天早上空运来的牛肉,你最喜欢的那瓶红酒我也给你带来了。你等会儿可以少喝一点,极其醒神,下午才有力气干活儿,我给你做好保障后勤工作就好。”


     《环球时报》记者:据报道,20日,美国、期调度机制,定期报告工作进展,确保“双减”工作取得实效。诺维科夫祝贺中国共产,财务管理部部长;。在破产程序中和免责考察期内,债务人的多种行为和权利受到限制,包括限制高消费、不能传染病曾是人类第一大死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