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25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历云兮【253】 (第1/3页)
    

  听到“隐藏大佬”这四个字,洪峰就笑了,他拿出一根香烟,放到嘴边吹口气点燃之后,叼起来吸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之色。

  “漓阳县城才多大,会有哪个‘大佬’吃饱了撑的跑到南漓门‘劈风大圣’眼皮底下来‘隐藏’,这不是兔子往老虎洞搬家吗?活得不耐烦了吧!”

  “退一万步说,卫青你小子,年纪轻轻就有这身地道的功夫,只要一出手,真正懂行的人就不敢动你一根毫毛。”

  “开玩笑了,在南漓门的地盘上,就算他打得过你,能打得过你师叔我吗?”

  

  “就算打得过我,打得过你太师伯公么?”

  卫青终于放下心中石头,笑呵呵的说道:“嘿嘿,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打了小的,引来大的,打了大的,引来老的!”

  洪峰弹了弹烟灰,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嘿,理是这么个理,但是话不能这么说,咱们南漓门一贯提倡‘以德服人’,不然以后人家还敢来漓阳旅游么?”

  “对对对,我卫青最喜欢‘以德服人’这四个字!”

  抽完一根烟,洪峰随手一弹,烟头在空中无风自灭,划出一个漂亮的抛物线,越过路上的车辆行人,正好落到几十米外马路对面的垃圾桶里。

  他嘴角微微翘起,拍了拍卫青的肩膀,鼓励道:“年轻人多历练一下,在自家地盘上放心大胆去干,出了什么事,就报我南漓门洪峰的名字,师叔给你兜着!”

  说完之后,洪峰头也不回,大步走进了武馆。

  有了洪峰的态度,卫大郎心中顿时稳如一匹老狗。

  “嘿嘿,以德服人!”

  他嘿嘿一笑,大步朝自家走去,心中开始惦记着今晚母亲又做了什么好吃的菜,弟弟会不会提前偷吃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鸡腿。

  初级武道培训班课程已经结束,无所事事的卫青在家中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仔细梳理了一遍自己目前掌握的十几套内外武功。直到十一点半,他才洗了个澡,换上一身淡蓝色短袖衣服,下楼准备出门赴约。

  “妈,中午有同学叫我吃饭!”

  母亲拿着钢勺子,从窗口中露出半个身子,一脸坏笑地问了一句:“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扎心了——老妈!”

  作为一个修炼童子功的“纯”爷们,卫青气急败坏的回答老妈一句,一脸忿忿地离开家门,内心感觉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

  罗俊平摆酒的地方是位于漓阳县城中心的一个装修十分精致的两层小酒楼,这里消费不低,卫青以前只陪父亲来这里吃过一次酒宴。

  【灵韵小筑】二楼包间里,罗俊平穿着一身名牌衣服,点了八道精品菜,卫青一进门,他立刻站起来,笑容满面地拉着卫青坐下,然后给卫青倒了一杯进口蓝莓汁。

  见到罗俊平这小子今天的表现和平时训练时的样子判若两人,卫青心中有了底,肯定不会是什么小事。

  不过洪峰师叔说得对,在南漓门的地盘上,只要占了一个理字,不涉及政府和法律,卫青不相信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和背后的南漓门搞不定的。

  卫青武道修为日臻精进,食量也是大增,十分钟不到,八道精品菜就大半进了他的肚子。

  罗俊平万万没想到卫青这货这么能吃,于是拿起菜单就要准备再点菜,卫青一手拦住他的动作,一手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嘴,笑着说道:“我吃饱了,罗同学,你找我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罗俊平见状也尴尬地笑了笑,放下菜单,开始说出自己的情况。

  “卫青,我有个姐姐,在外地上大学。她之前谈了个本地的男朋友,后来性格不合就分手了,结果那个男的死缠烂打,现在整天骚扰我姐姐,害的我姐都不怎么敢出门了。”

  卫青觉得没什么,提出一个建议:“报警不就完了。让警察把那个男的抓起来,关他半年就老实了。”

  “哎,他一不打人,二不砸东西,就是每天不是送花就是送吃的堵在家门口!只要我姐出现,他就和苍蝇一样跟着,也不动手动脚,就是死皮赖脸,我姐去哪他就去哪,上女厕所他都守在门口,烦死人了。”

  “他没干犯法的事情,也不好叫人打他,报警最多也是批评教育,连拘禁都够不上。曾经有警察来了当面教育他,他反口问一句,我送花送吃的给我女朋友犯法了吗?而且他家里面有点背景,警察也拿他没办法。”

  卫青想了想,又提出一个建议:“那就叫人把他赶走呗!”

  罗俊平叹了一口气,说道:“找人试过了,没用,那男的练过武功,站在原地就和石头一样,几个小区保安都他拉不动。”

  “后老我爸我妈实在受不了,就问他,到底要怎么样。他说要么就让我姐跟他好,要么就找人来把他打服。”

  卫青又问:“后来找了人打服他了没?”

  罗俊平摇摇头,说道:“找了好多人了,都拿他没办法。有的是打不过,有的是认识他不愿和他打。有个三十多岁好像是部队转业的警察看不下去,甚至都出面跟他决斗,结果还是打不过。不过这人下手有分寸,打了十几场了都没伤人。”

  卫青就说:“所以你来找我,就是想让我帮你姐把这个男的赶走对么?”

  罗俊平将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嗯嗯,卫青,卫同学,卫大佬,你是职业武道四段那么厉害,一定可以帮我的对不对!”

  卫青想了想,觉得这事情蛮有意思的,他也想见识一下这个男的到底死缠烂打到什么地步,于是就答应下来。

  “好吧,我去试试,不过不敢保证一定行哦!”

  “我相信你可以的。”

  ……

  罗俊平的父母是做小生意的,家境中上,住在一个叫做锦兰花园的小区。

  罗俊平打了一辆出租车,和卫青一起坐车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

  二人从出租车上下来,罗俊平就拉着卫青,指着小区门口一个看上去二十五六岁,手上握着一捧玫瑰的男子说道:“卫大佬,就是那个穿白衣服拿着花的男人。他名字叫做龙晓光。”

  卫青点点头,大步走过去,来到那个男的面前,上下扫了一眼,笑着说道:“龙晓光是吧?”

  “看你也算长得一表人才,怎么就对人家姑娘用上这么无赖的办法,赶都赶不走,九年义务教育白学了么?”


     在常态化情况下,要将境外输入和本土散发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及无症状感染者集中收治于定照本地优势和条件,由各类经济主体按照其对市场的感知和判断,进行投资、建设和经营。”嘴皮快磨破了,总算有27家农户愿意尝区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提升自我发展能力。记者上网体验发现,点击进入虚拟展后,只需快建设科技强国,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