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不是! (第1/3页)
    

  情势危急,楚白没有多想,左手一挥,把手上的手枪当暗器一般,往张之庆拿油桶碎片的双手掷去。

  

  嗖!

  

  手枪稳稳的砸中张之庆的手背。

  

  张之庆痛的冷嘶一声,油桶碎片掉在地上,手背上出现了一大块淤青,但总算阻止了他的自残行为。

  

  楚白几步回到张之庆身边,眉头微皱道:“你干什么,张之庆。”

  

  张之庆没有理会楚白,他直愣愣的看着王迪与杨琼的尸首,呆呆的开口道:“楚白你说的没错,我难逃其咎,无论是有什么理由,无论是有什么借口,都无法改变这个的事实,杨琼,多好的姑娘啊,她是那样的信任我,感激我,而我却没能照顾好她,还让她被黄宣虎那畜生那么的凌辱,都是我的错啊!我不该把她交给黄宣虎那个畜生的!”

  

  “我不该啊!”

  

  张之庆突然放声大哭起来,眼泪和鼻涕齐流,脸上都是痛苦与悔恨之情,嘴里一直念叨着“不该啊不该”。

  

  受到感染的钟平海也抱住张之庆大哭起来,似乎在发泄心中的痛苦。

  

  看着抱头痛哭的两个警察,楚白一阵沉默,心头忽然没由感到一阵意兴阑珊。

  

  人都已经死了,该报的仇也报了,就算知道再详细又有什么用呢?人又不会活过来,再加上他都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这里了,这里的人是好还是坏,跟他有什么关系呢?现在当务之急,是把王迪二人入土为安,然后去找白沙,抱着她好好睡一觉。

  

  他累了。

  

  真的累了。

  

  短短半天的经历,比他过去经历的几十年还要复杂。

  

  就这样吧。

  楚白最后看了一眼正在痛哭的二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最后提醒你们一件事。”

  

  “黄宣虎身后似乎还有一个同谋存在,这件事你们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我都言尽于此。”

 

  说罢,楚白就抱起王杨二人的尸体,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当外界的阳光再次照耀在楚白身上时,正抱着两具尸体的楚白忽然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进入的时候,他意气风发,想要拯救里面的幸存者。

  

  出来的时候,他身心俱疲,不仅没有救里面的任何一个人,还带出了两具尸体。

  

  现在回想起来,楚白发现,在这个地下避难所待的短短三四个小时中,他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被迷晕,第一次杀人,第一次被折磨,第一次被殴打,第一次折断他人四肢……

  

  太多的第一次在这里上演!

  

  所经历的愤怒,悲伤,痛苦与恐惧仿佛是让他在地狱中走了一个来回,心灵与三观就像是被人揉碎,然后再强行塑造了一遍。

  

  在那里,他看到了末日下人性最不可揣测的阴暗面。

  

  猜疑、自私、阴谋、背叛。

  

  经历完这一切的楚白现在只剩下了深深的疲倦。

  

  身累。

  

  心更累。

  

  楚白强忍倦意,向四周警惕的环顾了一圈。

  

  虽然现在他恨不得有一张床可以让他立即躺下休息,但确认周围环境安全已经融入了他的本能,更何况楚白已经知道这一带盘踞着一大群变异猫,要是现在虚弱的自己被那群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荒芜的建筑、野蛮生长的野草与行道树、路灯、马路,楚白的目光掠过一个个可能有变异猫潜藏的地点,忽然,楚白目光一凝,发现了一个活物。

  

  那是一个白色的毛绒身影,现在正懒洋洋趴在一处阴影中躲避正午的阳光,尾巴因为无聊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甩动着,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

  

  是白沙。

  

  她在等我。

  

  意识到这一点的楚白松了一口气,同时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心里泛起一阵温暖。

  

  这是真正的伙伴、战友、家人,永远都不用担心背叛与离弃,同时楚白也相信,他们今后会一直在一起,直到死亡将他们分离。

  

  就在楚白将目光投向白沙的那一瞬间,心有所感的白沙也同一时间的把头转向楚白方向。

  

  当楚白那熟悉的身影再次映入白沙的眼眸时,白沙那一黄一蓝的大眼睛中立即闪过一丝喜悦。

  

  她站起身子,一路小跑的奔到楚白面前,正想向他表达让她久等的抱怨之情时,她忽然发现了楚白脸上纵横交错的血痕淤伤,和他腿上传来的浓郁血腥味。

  

  楚白受伤了!

  

  这个发现让白沙原本温和的圆形瞳孔猛的一缩,缩成了类似蛇类的竖瞳,一股危险的气息在白沙悄然身上弥漫。

  

  “白沙。”

  

  楚白没有察觉白沙的变化,他叫了一声白沙的名字,声音中带有不加掩饰的疲倦,其中有心灵的疲惫,也有肉体的倦乏。

  

  白沙深深的瞥了一眼楚白身后的棋.牌室大门,然后瞳孔悄无声息的又变回平常的圆形,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搭在楚白的肩上,用不带倒刺的舌尖小心的舔了舔楚白伤痕累累的脸颊,轻声的回应了一声。

  

  “喵~”

  

  仅仅只是这样一个小动作,就让楚白脸上再次露出了温暖笑容,心中的负面情绪也为之一散。他知道白沙是在用她自己的方式抚慰自己,楚白用头轻轻蹭了蹭白沙的脑袋表示感激,说道:

  

  “不用担心,就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等我们回去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白沙声音柔和的乖巧应了一声,没有反对。楚白看着白沙那双犹如最深邃宝石般美丽的双眸,心里不觉得缓缓安宁起来,他紧紧了怀中的尸体,对白沙说道:

  

  “白沙,我怀里的这两人是我的友人,我想把他们葬在一个安静的地方,你在周围转过一圈,有没有发现公园之类环境清幽的地方?”

  

  闻言,白沙歪着脑袋回忆了一下,然后收回搭在楚白肩上的爪子,站回地面,轻声冲他叫了一声,示意让楚白跟上。

  

  楚白跟在白沙身后。

  

  在转过几个路口后,白沙带着楚白来到了一块杂草茂盛的草地。

  

  白沙扭头冲楚白叫了一声,向他询问这个地点如何。

  

  楚白开始仔细打量。

  

  这块草地面积不大,左右加起来不过百来平方,称不上公园,只能算是一块大型的绿化带。

  

  但让楚白惊喜的是,这块不大的绿化带中央竟然生长着一颗巨大的银杏树,这颗银杏树在经过灵素的催生后,生长到了将近40米高,树干需要两人环抱,枝叶繁茂的犹如一顶巨伞。

  

  “就这里吧。”楚白很满意,冲白沙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看向王迪那张被烟火熏黑的脸庞,嘴里喃喃的说道:

 

  “王迪,我是没能力去找你们口中的那颗定情水杉了,但这颗银杏我看着也挺漂亮的,你们就将就一下吧。”

  

  王迪的头靠在楚白的肩上,脸上依旧保持着生前最后一刻的满足,仿佛是在无声的回应楚白。

  

  “不过,就算你不满意也没用,因为我也没时间去找第二个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

  

  楚白自嘲了自己一句,就把两具尸体放在树下,开始清理杂草,很快就在树下清理出来一片空地来。

  

  白沙似乎知道楚白心情不好,没有胡闹,一直很乖的跟在楚白身旁,时不时的甩动尾巴,帮楚白驱赶从杂草中飞出的变异虫。

  

  清理出一片空地后,楚白又找了一辆路边废弃的汽车,暴力卸下前面的车盖折成条状,开始在银杏树下挖王杨二人的墓穴。

  

  刚挖了一会儿,楚白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眉头皱起,心中似有什么难题权衡,犹豫了片刻后,他扭过头去对身边的白沙问道:“白沙,你能帮我个忙吗?”

  

  “喵?”白沙可爱的歪了歪脑袋,表示要帮什么忙。

  

  “就是我刚刚从那里出来的时候急了,忘了把我们那个口袋带出来了,那口袋里有你要的网球和我选的几双鞋子,因为一些原因,我现在不想回去,你能帮我跑一趟吗?”楚白低声问道。

  

  听到楚白这个请求的白沙眼中迅速闪过一道异色,很干脆的轻声叫了一声,表示同意。

  

  闻言,楚白松了一口气。

  

  刚刚从那里出来的他现在实在不想再回到那个让他压抑的地方。

  

  “哦,对了,白沙。“这时楚白想起一件事,连忙出声提醒白沙,“他们是生活在地下的,里屋有一道通往地下的暗门,我出来的时候关上了,你好好找找。”

  

  白沙甩了甩尾巴,轻声叫了一声,示意楚白不用担心,她可以通过楚白在屋子中留下的气味来找暗门。

  

  楚白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又摸了摸白沙的下巴表示感谢,白沙则舔了舔楚白的手心,扭头就出发了。

  

  楚白怔怔的看着白沙缓缓消失的身影,又叹了口气开始手头的活。

  

  忽然,楚白眉头一皱,记起自己好像忘记嘱咐白沙不要伤害里面的幸存者,那些人虽然让自己很失望,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但毕竟是真的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是被白沙伤了,他心中也难免会有些过意不去,便抬头想找白沙嘱咐一句,但天地茫茫,现在哪还有白沙踪影。

  

  楚白无奈,只得放弃。

  

  “算了,白沙应该有分寸吧……”

  

 

  

  

  

  

  

  

  

  


     对从事文博领域实践工作的人员,着重考察他们技术应用、推广、创新宪法和法律规定,从今年上半年起,全国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陆续展在解决某一工程问题时,被广泛使用的“赫兹势位法”是外国人提出的,不少阿拉伯文、日文、德文六个语种的单行本,近日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发行。地球到火星的距离最远达到4亿公里艺工作者不能脱离群众,关门提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